标王

    这块石料当然不会只有冉桐和倪欣两看好,拍卖师宣布了石料的数据和起拍价格之后,很快就有一个珠宝大亨举起了手中的牌子:“八百万!”

    “九百万!”他的话音刚落,就又有举牌喊道。

    “一千万!”

    ……

    竞争非常激烈,价格很快就抬到了三千万欧元。一些实力不够的商家渐渐退出了竞拍,而大商家之间的竞争也进入了白化。

    唐长宁随手举起竞标牌,声音不高不低地响起,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三千二百万。”

    冉桐侧头看了一眼唐长宁,如果唐氏珠宝要全力投入竞拍下这块石料,玉琢轩大概是没有办法胜利的。但是看唐长宁的样子又似乎对这块石料的兴趣不算太大。不过她并不了解唐长宁的个,也无法判断他表现出来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伪装。感觉到冉桐的视线,唐长宁也看了过来,对着冉桐温煦一笑。冉桐收回目光,看向许易知,“哥哥,唐三少了解吗?”

    “很有城府,比较难琢磨的一个。”许易知似乎是斟酌了一下,才说道。

    看来不太好对付。冉桐有些紧张,一个是昨天晚上的事对她的影响很大,有些静不下心来,再一个就是玉琢轩的实力剩下这些商家中并不算突出。

    不过和玉琢轩况有些相同的还有倪欣,她已经能够肯定,这块石料最终解出来之后,绝对价值非凡,其中的帝王绿部分可以成为目前已经属于她的翡玉阁的镇店之宝。而且如果她能够拍下这块石料,也能够珠宝界打响名头。

    “三千三百万!”倪欣觉得时候已经差不多了,也举起了牌子加入了竞拍。

    唐长宁再次举牌:“三千四百万。”

    倪欣也知道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应该就是唐氏珠宝,这位唐家三少爷她这几天遇见过好几次。这样一位气度尊贵,俊逸风华的男子,群中也是极为醒目的聚焦点。倪欣不可能不去注意。她也发现有好几次的打量视线,都是出自这位翩翩公子。倪欣对此有种莫名的悸动。

    那天夜晚将受伤的卓少阳救下的那一刻,卓少阳眼中那一抹惊艳,被倪欣捕捉到。之后卓少阳对她的信任和追求,让她的心也慢慢地陷了下去。没想到这次翡翠公盘上遇到的这么出众的男子,居然也对自己有特别的关注,倪欣心非常矛盾。不过有一点倪欣非常肯定,那就是她不会因为这些男而放弃追求自己的目标。

    唐家三少爷当然不知道有如此揣摩自己,他举牌报价之后,并不像很多那样东张西望,去看其他竞争对手的表判断对方的底线,而是悠闲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冉桐紧紧握了握竞标牌,她有些软软糯糯的声音终于响起:“三千五百万。”

    倪欣恼怒地瞪着冉桐的后脑勺,又是这个女,她就一定要和自己作对是不是?!坐倪欣边的卓少阳脸色也非常不好,之前就听倪欣说冉桐这女抢走了他们的四块极品原石,现居然又想破坏倪欣的事

    “三千六百万!”又有一个声音加入了进来,这次是一位湾家的大珠宝世家。

    “三千七百万!”倪欣再次举牌,虽然按捺着火气,但给旁的感觉这个女孩依然清冷淡定。

    一直到价格被唐长宁喊到四千一百万的时候,湾家的那位大珠宝商也放弃了。毕竟只是开了一个小窗口,这么大一块原石也很有可能只是靠皮绿,价格再往上就完全不值得去冒险了。

    唐佩妮皱着眉头,她的想法和那位大珠宝商一样,“三哥,会不会风险太大了?”

    “嗯?”唐长宁微微转头,“价格确实差不多到了,不过这个风险值得冒。”

    冉桐这个时候也有些犹豫,看皮壳冉桐和其他几位鉴别师都觉得里面会有好料,不过无法确定大小,如果切出来的翡翠太小,那么就算是老坑玻璃种,四千多万的价格也差不多了。但是冉桐内心却有些不想放弃,似乎有个声音告诉她,这块石料非常重要。

    “桐桐,”看到冉桐一张小脸上满是苦恼的神,许易知嘴角微微弯起,“有时候可以适当冒些风险。而且,会一直支持的。”

    “嗯!”冉桐抬头,看向许易知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笑容。是啊,她就是总是害怕太多东西,自信心不足,缺乏冲劲。明明通过经验判断这块石料非同一般,怎么能因为一个不太靠谱的猜测就这么容易放手。玉琢轩还有能力。

    “四千五百万。”冉桐一次加上了四百万。这也是一种竞拍策略,因为目前的价格已经接近了众的心理价位,如果继续一百万一百万地加下去,很可能不知不觉陷进被动而失去掌握最佳价位的时机。还不如一次提到差不多的位置。

    果然,这个价格喊出之后,停顿的时间更长了。拍卖师已经开始确认:“四千五百万一次!”

    “四千五百万两次!”

    “四千六百万!”倪欣沉吟了一会,拍卖师最后一次确认前举起了牌子。

    唐长宁微微偏头,借着和唐佩妮说话的姿势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冉桐:“看来玉琢轩这位大小姐也并不像外表那么简单。”

    “说不定是易知帮她的,之前w市,发现这位冉小姐似乎并不衷于社交,也没有什么相同背景的朋友。”唐佩妮说道,“感觉很内向,不过这次翡翠公盘倒是能看出,她鉴别石料上还是有一手。”

    “不仅仅如此。虽然每次她做决定都很犹豫,但是最终做出的决定都非常恰当,并且做出决定之后就会相当坚决。现虽然看起来很懵懂,但很有成长空间。”

    “三哥,似乎对冉小姐的印象好。”这话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唐佩妮敏锐地发觉了唐长宁对冉桐和倪欣两个完全不同的感观。

    唐长宁没有回答,而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然后举起了手上的竞标牌:“四千八百万。”

    “五千万。”冉桐这次没有再犹豫,她已经打定了主意,玉琢轩最大承受范围内,拍下这块石料。

    唐长宁没有继续举牌。唐氏确实如唐佩妮所说,重点并不玉石原料方面,往往他们更愿意去购买已经切出来的翡翠,这样更有计划和针对

    倪欣看向冉桐的目光变得更冷,她的事业刚刚起步,虽然捡漏捡到一些古董,但是已经花了许多用古玩店上面了。而帮会的开销也不小,产业链也还没有建立起来。如果她继续竞拍下去,可能就要直接回国。不过,这块石料的价值绝对值得她放弃其他的。

    “五千二百万!”倪欣冷冷地喊道。

    冉桐很快再次举牌:“五千四百万。”

    最后这一段竞拍,让许多都惊讶万分,没想到这块石料的最终归属竟然是两位从来没见过的年轻女孩之间竞争。而且这个价格,很有可能就是这一届翡翠公盘的标王了。今年六月多件天价原石流拍就不说了,过去几年的标王最高也不过是三千九百万的那块绿色冰种。没想到几个年轻就把价格抬到了五千多万,真是后生可畏啊!

    倪欣看到冉桐举起牌子就黑了脸,她现能够拿出来的,正好是五千四百万!偏偏冉桐跳过了五千三百万,把她的路给堵得死死的!这下,倪欣更加确定冉桐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少阳,决定了,回去后就对玉琢轩动手。”倪欣看着冉桐跟着工作员去办理手续,眼中寒气氤氲。

    “好。”卓少阳本是个把女当作玩物的典型黑二代,但自从遇到了倪欣之后,他的这颗浪子心就彻底地沦陷,现基本上是唯倪欣命是从。

    各路媒体纷纷报道这次翡翠公盘标王诞生的时候,冉桐一行已经准备离开缅甸。她的任务可以说是完成了一半,如果回去解石之后,有个不错的成绩,就能够给妈妈递交一份优秀的答卷。不过她现几乎可以肯定,这些石料收获一定不小,因为她办理好标王的手续之后,中秋就宣布她完成了主线任务三:成为这次翡翠公盘的大赢家。

    任务奖励的50点训练点数冉桐本来是想直接加到枪械训练上面,不过经过再三考虑之后,她还是加到了初级武术。想要熟悉枪械,她可以去击训练馆,去参加野战训练,很多种方式能够让她初步了解枪械。而初级武术现她只能算粗通皮毛,与其全都半桶水,还不如先专心学好一样。

    而倪欣没有标下心目中最好的那一块石料,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地拍下了几块小块但是能切出上好翡翠的石料。回到w市之后,倪欣就开始加大了扩张力度。翡玉阁的比玉琢轩的字号要老,只是前些年一直都没能购入能够压制住其他玉石行的翡翠,所以渐渐势微,王总一时心急,翡翠公盘拍下了超出承受能力的原石,结果却全都赌垮,不可谓不是走了极大的背运。不过现翡玉阁的老板换了,有倪欣这样一个带着金手指的,自然很快就改变了亏损的局面。

    重新玉石行里站稳了脚跟之后,倪欣开始策划着抢占玉琢轩的市场。而卓少阳的手下大将被她派到西南,开始开拓新的业务——毒品。

    要说那种生意暴利最高,自然就是各种毒品。而卓少阳的帮会原本只是别那里拿了货,然后自己的场子里零售,但是倪欣的野心非常大,她希望自己能够垄断w市的毒品市场。而事实也证明了,穿越女的金手指和运气是无敌的,倪欣这条路上也越走越顺。

    许易知并不能一直陪冉桐边,他这次回国有两样任务,一是投资建厂,第二个,自然就是找赵敏珊算账。不过对冉桐有可能有危险的,他也不会放任下去。

    “易知,这女还真是……”夏一川摇了摇头,感叹道,“和冉桐一样的年龄,怎么这心就这么毒呢?”

    “收集证据,找机会递到关键的地方去。”许易知看完资料,说道。以他们的能力,证据收集起来并不难,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倪欣w市还有没有什么背后的力量,万一证据递到有问题的面前,那不仅打草惊蛇,还有可能会被反咬一口。所以他们得弄清楚之后,再送到有魄力的手上。

    “好,会弄清楚再决定。”夏一川手指轻轻桌上敲了两下,似乎思考什么,“易知,还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许易知的目光从便携电脑上移到夏一川上。

    “雷义平和这个倪欣有来往,而且,似乎关系还不错。”

    许易知黑沉的眸半垂下来,过了一会再次抬起的眼睛里面看不出任何的绪,淡淡地说了一句:“嗯,知道了。”

    雷义平是三师兄陈立辉最信任的,他和这个倪欣走得那么近,应该瞒不过三师兄,那么,三师兄到底知不知道倪欣贩毒的事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