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结

    持枪歹徒被猛地撞了一下,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枪响。袁老板不幸被这颗子弹击中。肥胖的体颤抖了一下,轰的倒地。

    冉桐怔愣了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些懊恼、悔恨。一个月前她还以为自己不会有接触到枪械的时候,完全将初级枪械训练放到了一边,没想到这么快就需要这项技能。来不及多想了,冉桐将手枪朝最远的角落一扔,然后侧上前再次撞向歹徒。她的力气可能不够大,只能依靠全的力量来达到目标。本来就撞到一起的两个歹徒还没站稳就再次被撞了一下,这次真正地倒了地上。

    孟瑶一惊之后也反应了过来,看到两名歹徒倒地上,连忙跑过去对准持枪歹徒的手狠狠地踢过去,手枪被孟瑶的一脚踢远,而那名倒霉歹徒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估计他的手腕被孟瑶踢折了。

    冉桐听到这声惨叫也愣了愣,看向孟瑶,孟瑶耸耸肩,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正好走到门外的许易知听到里面传来的枪响,薄唇抿成了刀子,后退一步然后冲上前一脚狠狠地踢门锁处,厚重的酒店房门就这样被他踢开。

    “桐桐?”房内的光线很暗,里面的灯被歹徒关掉了,现只有走廊泄进来的灯光。许易知微眯眼睛以适应房内的光线,里面的景象纵然是许易知也不由得怔愣当场。三个男都倒地上,目前还站着的居然是冉桐和孟瑶!

    摔倒地上的歹徒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朝冉桐扑了过去,许易知深邃的黑眸冷肃一扫,目光狠戾,双臂一展迎上了两名歹徒。

    不大的房间内顿时混战成一团。许易知没想到只是教了几招防术给冉桐,她现居然能够有模有样地迎击敌。两联手,再加上个一旁见缝插针地拿东西乱砸的孟瑶,两名歹徒很快被制服。

    而这个时候,夏一川也赶到。许易知将审讯两个歹徒的任务交给了夏一川。夏一川拎起其中一个朝洗手间走去,他要将两名歹徒分开来单独审问。

    冉桐和孟瑶这个时候才放松下来,两个慢慢坐了地毯上,然后她们看到了鲜红的血迹……之前黑暗之中她们没有注意到,这时才看到袁老板中的那一枪正好击中了额头,胖胖的中年男大睁着眼,一脸地不可置信,血从他的额头涌了出来,流到地毯上。冉桐转过头,紧紧握着孟瑶的手,下唇被咬出了深深的痕迹。

    “中秋,袁老板是被害死的,对不对?”冉桐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生生的死自己面前,而且还和她的行为有着莫大的关系。

    中秋的声音依然平静严肃:“那个时候的选择是最恰当的。”

    “可是……”

    “没有可是。没有能够绝对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冉桐没有再问下去。虽然她明白中秋说的其实没有错,但是中秋毕竟是一个智能系统,他没有类的感,怎么可能真正地理解冉桐此刻的心

    的确,当时她只有那个最好的选择,否则她和孟瑶很可能已经被带到了对面的楼房,然后不知去向了。可是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为她的举动而她的面前消亡……

    “桐桐,不是的错。”孟瑶虽然总是说话直接又刻薄,但是心却很细,冉桐的状况让她很快明白冉桐的心结哪里。她将冉桐搂怀里小声地说。她不打算把之前冉桐击倒两名歹徒的事说出来。这个胖子的死是意外,她不想让觉得是冉桐造成的——绝对会有不明是非的这样认为。

    将剩下的那名歹徒绑好的许易知注意到了冉桐的不对劲,朝冉桐走来,她的面前蹲下,黑沉深邃的眸静静地看着她:“桐桐,不管发生了什么,有。”

    “……哥哥。”冉桐垂着头,半晌之后才轻轻“嗯”了一声。她信任许易知,可是现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她根本就连回想一点都没办法做到。

    许易知抬起手,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轻柔地放冉桐的头顶,轻轻揉了揉,“想说了就和说,现别想太多了。”

    “嗯。”冉桐许易知的手掌上轻轻蹭了蹭。她会慢慢接受这些事的,她明白,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她很可能会遇到更加危险的事

    夏一川打开了洗手间的门,靠门框上对许易知说道:“他们知道的太少,只说是一个中尉派他们来抓冉桐,其他的一概不知。”

    “正斧军还是自卫武装?”

    “自卫武装。”

    许易知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通知酒店吧。”

    没多久,酒店经理就带着缅甸警察到了801,一部分跟夏一川后沿着消防楼梯朝冉桐住的1204房间走去。这个案子非常明显,除了袁老板之死有些奇怪之外,缅甸警方很快就做出了是绑架案的结论。但是两名歹徒是少数名族武装的,落到他们手上估计比绑架的罪名还要严重。而袁老板的死也被定为故意谋杀。

    酒店为了安抚他们,免费提供了总统房,这样一来,比四分别住两个间要安全得多。这一夜,冉桐依然几次从噩梦中惊醒,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但这件事带来的影响依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第二天是明标的头天。几都有些担忧地看着带着黑眼圈的冉桐,玉琢轩的几个鉴别师也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忧心忡忡。

    冉桐微微笑了笑,安慰着众:“没事的,就是有点没睡好。”

    今天冉桐穿着一镶着木槿紫边的淡藕荷半袖真丝旗袍,袍角绽放着一簇淡粉色的梅花。因为没有休息好,脸上略施粉底,微卷的长发斜挽脑后,簪了一支白玉簪,这打扮将她的稚气掩去了几分,添了一些女的婉约含蓄。她旁的孟瑶则是一白色的衬衣长裤,加上长直发自然披肩,干净利落,偏偏又是玲珑有致的姣好材,爽利与感的结合,同样吸引着们的视线。

    许易知走到冉桐边,把右胳膊弯起。冉桐抬起头笑吟吟地看了看许易知,然后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一同朝交易大厅走去。

    落后面的夏一川笑了笑,然后看向孟瑶:“如何,不知是否有与美丽的孟瑶小姐并肩而行的荣幸呢?”

    孟瑶挑眉一笑:“凑合,本小姐看还算顺眼,比其他男要强多了。”

    夏一川不甚意地把胳膊借给孟瑶,孟瑶笑着挽了,也一起走向交易大厅。

    进入交易大厅之后,冉桐顿时感觉到了有一股冰冷的视线落自己上,许易知也觉察到了异样,两同时朝那边看去。那片中间的位置上坐着几个熟,正是倪欣,卓少阳和王总。刚才那冰冷的视线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冉桐对此感到非常困惑,她不明白倪欣为什么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不过是小事而已,结果闹得好像是生死仇一般,每次见面都冷冷地瞪着自己。而许易知黑眸微微眯起,他和夏一川都怀疑昨天晚上的事是这两个捣的鬼,只是没有证据能够指证他们。不过,有些事做起来并不需要什么证据……

    玉琢轩一行的位置另一边的前排,坐下之后,发现唐氏兄妹就坐他们的另一边。双方互相点头示意之后,缅甸珠宝交易中心的拍卖师就拿着话筒出场了,这位拍卖师主持了许多界,十分有经验,简单的几句客话说完,就直接进入了正题,这才是这么多商家聚集这里的目的。

    掌声之中,工作员将一块巨大的原石运送到交易大厅的正前方。

    “这块原石的编号是八百零七,老坑种,重一百八十九公斤,起拍价为九十万欧元,最低五万欧元一加,现开始。”拍卖师公布了原石的资料之后,就让各位商家相竞出价。这一块冉桐和倪欣都没有参与。虽然冉桐并不是和倪欣一样,能够用特异功能就看出这块原石中的翡翠价值并不够高,而是这块原石对于玉琢轩来说并不划算。

    后面陆陆续续的几块原石,冉桐有的参与了竞拍,有的同样直接放过,直到出现了一块巨型的老坑玻璃种原石,从切出来的窗口来看,水头非常足,色浓翠鲜艳夺目,再看皮壳,冉桐认为这块原石里面的翡翠不会太小。和几位老经验的鉴别师商讨之后,冉桐决定一定要竞拍下这块原石。

    而倪欣的资金并没有玉琢轩充足,之前的几块明标她都没有参与,因为那些原石都没有达到她心目中价比最高的水平。而这一块原石出现之后,她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这么大一块原石,她能够看到的皮壳部分只是极薄的一层,而老坑玻璃种的中间,她还能看到帝王绿的字样!

    这块原石她势必得!

    看到场的众虽然表各异,但明显都对这块原石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拍卖师笑眯了一双小眼睛:“这块原石编号一千三百一十五,老坑玻璃种,重九百一十四公斤,起拍价为八百万欧元,现开始竞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