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

    两个保镖被从后面扭断了脖子。这两个虽然并不算高手,但也是退役军出,当了几年保镖警觉也应该不弱,却被如此简单地解决掉了。许易知不由眉心紧紧拧起。

    夏一川跟着出来看到这一幕,立刻回房拿起便携电脑,开始入侵酒店监控系统。他是半瓢水报分析师,却是名副其实的黑客高手。

    此时许易知已经打开了冉桐房间的门,里面空无一。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显然冉桐和孟瑶已经准备入睡,然后被闯入掳走。两张都有睡过的痕迹,多了一辆餐车,其他的部分却很整齐,没有反抗的痕迹,对方很有可能有枪,只有这样才能瞬间制服两个女孩而没有遭到反抗。

    许易知搜查了一遍冉桐房间,回来时夏一川已经调出了这层楼的监控视频,用倒放的方式,找到了事发时的一段视频。

    “十分钟前,两个,穿着酒店工作员的制服,其中一推着餐车,走到保镖边大概是说房内客点的餐。保镖这个时候大意了,检查餐车时被分别弄死。期间两一直背对着监控摄像头,看不到面目,目测都是一米七五左右,结实精壮,行动干脆狠辣,推测他们是军,至少有从军经历,正斧军或者少数民族武装。”夏一川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干掉两个保镖之后,敲门哄骗冉桐两开门,然后闯入。两分钟后一挟持一个离开房间,进入消防楼梯,从楼梯下到八楼,这里有一个监控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正好坏掉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他们的影。手段粗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些招数电影中十分常见,这两应该不是职业的。”夏一川最后点评。

    许易知冷冷地扫了夏一川一眼,夏一川不以为意地说:“很认真,得出这样的结论后,认为他们还没有走远。因为能力不足,没办法最短的时间内带着两个质离开酒店。”

    “这里看着监控,先去八楼看看。”许易知认可夏一川的判断,再次看了一眼视频,将那两个的体型动作习惯牢牢记心里。

    夏一川知道此刻许易知心急如焚,缅甸,少数名族武装经常做绑架翡翠商勒索缅甸正斧的事。如果真是少数名族武装还好,至少有得谈。可冉桐之前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自从上次真面目暴露网络上之后,就很难说有没有特地打她的主意,还有那个无法无天的女。如果是暗中打冉桐主意的,危险就大大增加了,说不定对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金钱。

    这种事通知酒店并没有多大的帮助,甚至酒店内部员说不定会有内应,真正要救出冉桐两肯定还是需要他们自己。不过等他们抓住弄清楚幕后指使之后,就必须通知酒店来处理了,住他们的酒店中出了这种事,当然不能就这样掩盖过去,有些必须揪出来。

    许易知沿着两名歹徒的路线朝消防楼梯走去,他看到楼梯口的墙壁上用尖锐的东西画了一道横着的直线。继续往下,拐弯的地方再次有一道线,然后一直走到八楼监控坏掉的地方。他知道这是冉桐墙上画出来的痕迹,监控录像里面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她的手有时候是贴墙上。

    许易知站八楼走廊上沉思了片刻,拨通了夏一川的手机:“801,803,805帮查查这三个房间都住的什么。”

    801,803正好处于监控坏掉的位置,805紧紧挨着这一块。夏一川几分钟后就回拨许易知:“巧了,都是熟。801袁老板,803姓王的,805是卓少阳,那个女住806。”

    许易知眼底的寒意加深,虽然还不能肯定那两个歹徒和这些有关,但是显然已经被他迁怒。没错,801这一排墙上的壁纸同样被画出了几道痕迹,说明冉桐等是朝着801这边走的。如果夏一川检查监控录像没有出错,那么只有可能是进入了801或者803,而住附近的卓少阳和倪欣也少不了嫌疑。

    此时的冉桐和孟瑶的况的确有些凶险。事回到十多分钟之前,两已经洗澡换了睡衣躺上准备睡觉,不过今天白天孟瑶标中了一块小型石料结果解石解出了蛋清种的翡翠,大赚了一笔,有些兴奋,两还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这时外面响起敲门的声音。

    异国他乡,如果是许易知他们肯定会一躲门后防备,一确定门外的没有危险才会将门打开。但她们两个女孩没有经验,只以为门外有保镖不会有什么危险,听到敲门声就去将门打开,结果歹徒进来时两都没有防备,很快就被用枪挟持。

    面对着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冉桐和孟瑶脸上的表都凝固了。不过,冉桐可以说是经历过了蜕变,很快就镇定下来。但是冉桐虽然有勇气和对打,却不敢保证能枪口中活命。持枪歹徒轻轻晃了晃枪口,示意两走出房间。冉桐看了孟瑶一眼,两互相无声地安慰了一下,就听话地从消防楼梯下到八楼。

    一路上冉桐都思考目前应该怎么应对。这两个歹徒显然和之前乌龙绑架了她和赵磬雅的小混混不同,是用惯了枪械的。而且两都没有蒙面,并不担心被他们看到真实面目之后会造成什么影响。皮肤黝黑,前额低,颧骨较高,鼻梁扁扁的,典型的缅甸特点。目光凶狠坚定,说明他们不会因为她们两个示弱而心软。

    面对着两柄手枪冉桐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脱离这两个的挟持,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地墙上划了几道印记,这酒店里肯定有监控,她都不知道自己划下这些印记到底能有什么作用。这个时候冉桐还不知道,歪打正着地,八楼的监控坏了,她划墙上的印记让许易知确定了她们这里的去向。

    801的门是被两名歹徒用类似的方法打开的,极为礼貌的敲门方式,不轻不重,一长两短。很快,胖呼呼的袁老板带着一脸猥琐的笑跑来开门,结果被其中一的枪顶住了肚子。

    “呵呵,这胖子还等客房服务吧,死色佬。”说这话的语调怪异,表冷硬,配合着他语气中的鄙夷,让袁老板打了个冷颤。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两个计划好的,给袁老板打电话推荐客房服务,然后挟持冉桐和孟瑶敲门,袁老板以为是客房服务来了毫无戒备地开门,结果被闯入。

    另一个没有回话,而是关上房间的灯,然后走到阳台拿出一把滑索枪,对准对面的楼房|出一道绳索。缅甸晚上十点多就已经没敢外面活动了,他这样的行为并没有引起什么的注意。

    这些做完之后,阳台上的再次走了回来,和另一个歹徒两拿出了带着锁扣的安全绳准备绑住冉桐和孟瑶。他们要将两带着滑到对面的房子中再逃脱。

    而冉桐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再忍耐下去,处混乱的他国,谁知道他们会把她和孟瑶带到什么地方去?

    “中秋,觉得能打过他们吗?”冉桐避免对上两名歹徒的目光。一个的目光最能暴露出这个的想法,而她现的打算绝对不会是对方想要看到的结果。

    “没有枪的况下,可以。”中秋十分中肯地说,“当只有一把枪对着们的时候,是百分之七十的风险。不过建议试一试,不然离开了这家酒店,再想逃就更困难。”

    冉桐也是这样想的,一个月的咏训练,每次通过教官的试炼奖励的训练点数加上全部课时积累得到的成果,她现已经可以对付LV3的虚拟教官。也就是说,对付一般完全没有问题。这两个虽然军出,但是脚下虚浮,虽是格斗好手全不能和华夏武术相比。对于冉桐来说,困难有,却并不是没有应付的能力,只要能阻止他们开枪。

    要为冉桐和孟瑶绑上绳子,其中一名歹徒不得不暂时放下手枪,他们得到的资料中这两个女孩就是普通的中国女大学生,并没有反击能力,行动到目前为止如此顺利似乎应证了这一点。

    说话怪异的歹徒将手枪关闭保险放到了口袋中,朝冉桐走来,沉默的歹徒站原地冷冷地看着他们,这个时候只有一把枪指着他们三个。袁老板已经被吓得尿裤子了,冉桐和孟瑶都闻到了一股味。此时他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孟瑶有些惊讶冉桐的镇定,而冉桐也对孟瑶表现如此冷静感到意外。

    但是最让意想不到的是,放下枪的歹徒站冉桐面前捆绑安全绳的时候,冉桐突然出手,小巧的个子微微一缩,歹徒就将她整个给挡住了。持枪歹徒,拿安全绳的歹徒,冉桐,三成一条直线,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击冉桐也没有角度。然后两名歹徒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冉桐肩膀一顶,将歹徒朝持枪歹徒上撞去。这一变故,房间里另外四个都没有预料到,顿时两名歹徒撞到了一起,而冉桐靠近歹徒的时候,将放他口袋中的手枪掏了出来,转举枪对准了两名歹徒。

    然而冉桐是第一次接触枪械,举着枪的手有些发抖,甚至忘记了要将保险打开才能够开枪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