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

    冉桐没有出去,反而退回了厕所隔间。

    她可以猜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对于李蓓蓓和黄新原配侄女王惠萍等人来说,不过是踢了一脚路边那块看不太顺眼的小石头,可是对颜熙琴来说,这是一份让她无法忘却的耻辱,也是她后来不顾一切地想要缠住林钧卓的原因。林钧卓或许不是顶尖的那批人,但是对颜熙琴来说却是最合适的。温文尔雅,惜香怜玉,家境优越却又不是那么高不可攀——除了有冉桐这个障碍。但冉桐在颜熙琴心中根本不算是什么对手,她一直觉得自己把冉桐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过现在冉桐不是以前的冉桐了,她对颜熙琴没有信任,没有同。现在发生的事是冉桐早就知道,并且也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洗手间中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冉桐才推开隔间的门,走到洗手台附近的时候,前被香槟浸湿的颜熙琴正好被王惠萍用力地推了进来。王惠萍没有想到洗手间里正好有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无所谓地笑了笑。她们也认识冉桐,只不是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冉桐的个又十分内向,彼此之间倒是没打过交道,但是这个颜熙琴似乎和冉桐关系不错。

    不过冉桐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神,有些值得考究,有错愕,有怜悯,唯独没有气愤。这不像是面对朋友被欺辱时的反应。

    李蓓蓓也走了进来,颇有意味地微笑了一下:“冉姐姐,真巧。”这是按照之前冉桐跟着冉容向李老爷子问好时的客话来称呼的。

    一直低着头的颜熙琴这时才回头看来,楚楚可怜,泪盈于睫,连冉桐看了都不免有些觉得她非常惹人怜。冉桐的表没什么变化,淡淡看了一眼颜熙琴,又看向李蓓蓓,点点头:“李小姐。”李蓓蓓可以称呼得那么亲,但是她却不能自来熟地贴上去。

    “惠萍,走吧,我还有个东西准备给你看看呢。”李蓓蓓也点点头,转头看向王惠萍,说道。她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过于跋扈,虽然她很受宠,但李家越是势大,她更要注意言行,不能给李家带来不好的影响。何况这个颜熙琴并不算什么,只不过碰巧看到了想给她点难堪罢了。冉桐却不一样,玉琢轩虽小,冉容本人人脉却很广,没必要为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破坏自己的形象。

    王惠萍算是李蓓蓓的跟班,听到李蓓蓓这么说,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立刻一脸好奇地样子,跟在李蓓蓓后离开。

    李蓓蓓两人走后,洗手间内只有一阵水流声,是冉桐在仔细地洗手,她没有说话,仿佛没有看到颜熙琴一般。颜熙琴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看着冉桐的动作,也没有开口。她到现在还不太明白冉桐到底是什么意思。三年多的交,颜熙琴自认非常了解冉桐这个人,冉桐对她的信任和依赖甚至不亚于冉桐的妈妈冉容。半个月前突然的变故,毫无征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冉桐在教室外听到了那些话?可是那个时候她并没有直接说冉家的**。或者是因为林钧卓?冉桐发现了自己对林钧卓有意思所以才会翻脸?颜熙琴觉得这个可能比较高。虽然冉桐格一直很软弱,但是面对,颜熙琴明白一个女人会变得多么的自私和偏执。

    “桐桐,刚才谢谢你。”颜熙琴首先打破了沉默。

    冉桐这个时候已经把手擦干,在抹护手霜。听到颜熙琴的话,冉桐的动作停了停,才开口道:“我并没有做什么,不用谢我。”这个当然是实话,换一个人在场,李蓓蓓也绝对会离开,她虽然任傲慢,却很懂得收敛。

    颜熙琴自然也不会是真的想感谢冉桐,被冉桐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她的心里实际上对这些有钱人的恨意又深了一层。“大概是我真的不适合当这种场合来吧。”颜熙琴自嘲地笑了笑,慢慢走到洗手台边,用纸巾沾湿了擦着前的污渍,“桐桐,我明白自己和你们不一样……我也知道林少是不会把我放在眼里的。我承认我对林少有好感,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什么。桐桐,只有你才是林少放在心里的人。”

    这话的意思很有趣,如果林钧卓和颜熙琴有了什么,也和这种说法不矛盾。反正林钧卓只是把她冉桐放在心里,至于和其他的女人怎么了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只是颜熙琴真是把自己放在极低的位置,这让冉桐又产生了反胃的感觉。她看了看水龙头的流水,慢慢地说:“惜琴,我们朋友三年,一起哭过,一起笑过,我一直把你当做姐妹一样亲近。可有些事,和他人无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就算是为了任务,冉桐也说不出什么麻的话来,她和颜熙琴的友谊早在前世见到那一幕时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颜熙琴其实并没能完全懂冉桐的话,但是她却明白了一件事:“冉桐,你变了。”

    “谁不会变呢?”冉桐微微一笑,瓜子脸大眼睛的女孩笑起来就显得特别甜美,仿佛最初两人相谈甚欢的那个下午,冉桐带着一丝羞涩地展颜。

    冉桐说完,朝洗手间外走去。她的步伐不快不慢,保持着一个频率朝着会场走去,然后在她即将踏入会场的时候,中秋的声音响起:“虽然我不怎么满意你刚才的表现,但是还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支线任务室友的好感完成。初级训练课程开启。”

    冉桐并不对这个任务的完成报太大的希望,但是中秋却告诉她这样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机会,于是她按照中秋的建议选择了这个方案。这个时候她才想明白,颜熙琴为什么能够持续三年对自己那么温柔和照顾。

    人总是复杂的。

    颜熙琴从一座小城来到w市,人生地不熟,贫穷又有着强烈虚荣心的女孩在看到一个内向胆小似乎随时需要人照顾的室友时,同时这个女孩很快对她产生了依赖和信任,难免产生了一定的优越感。虽然之后因为外在的那些事物让她的想法渐渐变质,但是三年的朝夕相处,曾经付出的那些友谊,绝对不可能是过眼云烟,那一点一滴都或多或少地在彼此心中留下印记。冉桐是因为受到了刻骨铭心的背叛,所以才无法继续这份友谊,但是对于颜熙琴来说,对冉桐的嫉妒和对冉桐的好感并不互相矛盾,只看在什么时机下哪种绪会占多数罢了。实际上,女孩之间的友谊有很多都是处于这种复杂的况。

    冉桐在颜熙琴受到打击,感脆弱的时候,提到过去,会产生两种后果。一是让颜熙琴对冉桐的恨意加深,一是让颜熙琴回想起冉桐从来没有这样轻视过自己。中秋就是判断出第二种况会占据百分之八十,才会建议冉桐这样做。果然,颜熙琴在那一瞬间,回忆起过去三年的两人相处时的快乐的一面。冉桐的任务完成。而之后,颜熙琴在绪稳定下来之后会怎样想怎样做,已经和冉桐无关了。

    “桐桐。”许易知看到了冉桐,朝这边走来。冉桐朝会场里扫了一眼,正好一曲音乐响起,夏一川拦住了朝这边追来的唐二小姐,提出了跳舞的邀请。唐二小姐和夏一川也是认识的,并没有驳夏一川的面子,而是微笑着将着放到了夏一川手心。注意到冉桐的视线,夏一川趁唐二小姐没注意对冉桐眨了眨眼。

    冉桐忍不住笑了起来,许易知顺着冉桐的视线看过去,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朝冉桐伸出了手,黑沉的眸静静看着冉桐:“可以请你跳舞吗?”

    “我很荣幸。”看到许易知的动作,冉桐眉眼弯弯,也同样认真地回答,将手放入许易知的手心之后,才笑道,“哥哥。”

    许易知的手微微握紧,轻轻揽住冉桐的腰,带着她往舞池中滑去。冉桐虽然没有和男生一起跳舞的经历,但是这些基本的东西冉容都有安排老师教导过她,又是和哥哥在一起,竟然完全没有局促感。

    唐二小姐也注意到了冉桐,笑着对夏一川问道:“那位就是易知的妹妹,冉桐小姐吗?”

    “没错,易知可是非常宝贝这个妹妹。”所以你别打冉桐的主意。

    但是唐二小姐却误会了夏一川的意思,在她看来,许易知会认冉容为义母应该只是因为上一辈的事,而冉桐这个妹妹自然也是需要照顾的角色,而她想要获得许易知的好感,说不定可以从冉桐这边着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