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在冉桐的视线偏向许易知的同时,许易知霎时间散发出一种极度戒备与危险的应战气息,而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况的警察队长也紧张了起来。他们不知道冉桐在现在极度害怕的状态下,突然看到有人救自己,会不会不顾一切地想逃过去而打草惊蛇,如果那样的话就糟糕了!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冉桐只不过在那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就很快冷静了下来。

    她已经看出了此时的状况,她不能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不然,就会让躲在里面的绑匪们知道,已经有人靠近了仓库。她相信自己会没事,她对许易知有种难以解释的信任感。

    许易知看到冉桐不动声色地样子,眼底微微闪过一丝赞赏。调查报告中冉桐就像是一个易碎总是躲在角落中的瓷娃娃,这让他心疼的同时,也非常担忧。但是这几天冉桐的表现总是会不断地刷新他的感观,他可以看到冉桐有多么努力在改变自己,每次看到她虽然紧张得发抖也要坚持时,就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在如今这种况下,冉桐还能够控制住自己。

    冉桐对他的信任和此刻的冷静表现,让许易知的绪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谈判专家见到这一幕,劝说的话语更加多起来,他在努力配合许易知吸引匪徒的注意力。

    许易知悄无声息地落地,慢慢地靠近门边。几乎是眼难以看清的速度,那只拿着西瓜刀的手就被许易知狠狠地抓住,向外一扭。

    冉桐清晰地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然后就被许易知一拉,护在了后,同时狠狠地将猴子朝警察那方一甩。警察队长还没有直接下令,就有警察拥了上来,将猴子极快地制服。

    猴子的惨叫让里面的几个人全都一愣。可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白色的人影闪了进来,这几个绑匪不过是普通小混混,除了打打架之外,还真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这次的绑架闹到最后也是赶着鸭子上架,完全不是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现在被猴子挟持的冉桐已经被救下,许易知直接冲了进来,剩下的三个人没几下就被打倒在地。等警察冲进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三个青鼻脸肿的家伙倒在地上哼哼唧唧。

    脸色一直很难看的赵磬雅看到这一幕,眼中稍微有了点神采,被女警扶起来的她对许易知微微笑道:“谢谢你。”

    但是许易知的表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没有注意到这里面还有一个人一样,看到几个绑匪被捉就转出了仓库。

    冉桐这个时候已经被冲过来的冉容抱在了怀里。虽然冉桐只是收养的孩子,但她一直都是把冉桐当亲生女儿看待的,尤其是那件事发生之后,冉容的全部寄托就在冉桐上。这次冉桐出事,冉容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是内心却如同在被油煎。十八年前,那次意外,就差点让她的意志彻底垮掉,虽然现在亲生儿子回来了,让她有了安慰,可是这件事依然还是她的噩梦。没想到冉桐也……

    如果冉桐受到什么伤害……冉容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冉桐被儿子救了出来,冉容只觉得自己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腔。

    这一次,她不会再失去任何人,她的儿子女儿都安然无恙地在她边。

    许易知走出仓库,就看到紧紧抱在一起的母女俩,冰寒冷漠的表瞬间就柔和了下来。

    “哥哥。”冉桐也看到了许易知,那种有了哥哥就万事都好的幸福感让她忍都忍不住,转扑进了许易知的怀里。

    冉桐软软的还带着淡淡少女清香的躯一下子紧紧地贴在怀中,让许易知浑都紧张了起来,张开的双臂在半空中停滞了一瞬,才在冉容微笑的目光中,有些无奈地圈住了冉桐,轻轻地在她后背拍了拍:“没事了,桐桐。”

    冉桐根本不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妹,这样的亲昵,只是单纯地把他当作值得信赖和亲近的哥哥。可是他却不同,他一直都知道冉桐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又是时隔多年才再次相见,真要让他这样紧紧拥抱着冉桐却心无杂念,真的很难。

    何况,在真正地见面之后,他是真的越来越对冉桐有好感。

    冉桐不知道许易知的纠结,她只是一时之间忍不住想亲近自己信赖的哥哥。

    这个时候赵磬雅也被女警扶着走了出来,冉桐连忙走了过去,“磬雅,没事吧?”

    “我没事,反倒是你,刚才没有受伤吧?”赵磬雅状态还是有些不好,显得很虚弱,回答了冉桐之后,目光又移向了许易知,“冉桐,他是你认识的人?”

    提到许易知,冉桐有些小女孩的炫耀心理,笑着拉过许易知,对赵磬雅介绍道:“这是我哥哥,小时候他就去国外了,最近才回来。”

    赵磬雅的视线一直在许易知上,听到冉桐的介绍,她眼睛再次亮了一分:“你好,冉桐哥哥,今天真是谢谢你。”

    “没什么,我不会让桐桐出事的。”从雷义平的调查中,许易知已经知道今天这事其实是一个小公司老板的儿子,收买了这几个小混混想教训分手的女朋友。所以对于这个连累冉桐被绑架的女人,许易知实在没什么好感,而且他说的也是实话,他只不过是来救冉桐的,顺便教训了一下那些不长眼的混蛋而已。

    实际上,许易知此刻心思正有些复杂,刚才冉桐突然离开他的怀抱,他居然有了强烈的不舍,他一时还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冉桐不知道许易知复杂的心,今天折腾这么久,她也有些精疲力竭。不过还要去警局做笔录,冉桐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支线任务脱险完成,将来训练点数10点。”中秋的声音响起,“另外,支线任务:室友的好感,完成度2/3,再接再励,争取尽快完成。”

    “咦?”冉桐听到中秋的话,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大概是和赵磬雅这次一起共患难,然后让赵磬雅对自己的好感也到了100%吧。现在只剩下最困难的颜熙琴了,虽然冉桐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任务,不过为了那个初级训练课程的开启,她也不得不拼了。

    “桐桐,你的手受伤了。”许易知这才看到冉桐手上那几道刺眼的红,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扫过那几个被押上警车的绑匪的眼神更加冷了几分,“上我的车。”

    说完,许易知对冉容说了一声,就牵着冉桐的手朝他停在外围的那辆车走去。

    冉桐被他拉着一起坐到了后座上,许易知拿出了一个小型的医药箱,里面放着纱布,消毒水,还有一些药膏之类处理伤口的东西。

    “把手给我。”许易知的声音低而不沉,在安静的车厢内更加有着一直特殊的磁,让人安心。

    冉桐乖乖地将手递给他,看着他小心又迅速地为她的双手消毒,检查伤口的深度。其实只是在割绳子的时候不小心被那把折叠刀划伤的,伤口都很浅,许易知看清楚之后也松了口气,然后拿出一瓶药膏,轻轻地将淡绿色的药膏抹在了冉桐的伤口上,又仔细地用纱布将她的手包好:“这种中药膏效果很好,每天都抹一些,直到结疤完全脱离,这样以后就不会留下疤痕。”

    “嗯。”许易知细致又认真的动作让冉桐感受到他对自己重视和呵护,这种感觉让冉桐心中某处仿佛有暖暖的什么在流动,心口也酸酸涨涨的。

    “哥哥。”

    冉桐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许易知动作微微一滞,半天才嗯了一声。

    冉桐没有察觉许易知的异样,她内心还是十分疑惑前世许易知为什么没有在这个时候回来找她们母女。

    如果,前世有哥哥在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些事……

    这样的想法冉桐只不过是想了想,她很清楚,问题的根源在自己,她必须要自己坚强起来,比如说这一次,如果她能够自己应付这几个匪徒,就不会让妈妈和哥哥担心了。

    “哥哥,你还会离开吗?”

    许易知沉吟了一下,才回答:“有事要做的时候,肯定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不过,我会经常回这边的。”

    “那就好,不然妈妈会舍不得的。”

    “……你呢?”许易知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我当然也会啊,好不容易才见到哥哥。小时候我就希望有个哥哥能保护我了,可惜妈妈从来不肯和我说你们的事。”

    许易知看着冉桐清亮透彻的眼睛,心变得柔软,不由露出了一个极淡的笑容:“以后我会保护你。”

    冉桐和赵磬雅按照程序被送到医院做检查,刚到医院外就看到外面已经围满了记者,这件案子最早是被微博宣传开的,又牵扯到本省著名女企业家冉总的女儿,各媒体的记者们自然会闻风而动。

    然后,冉桐再次看到了不想见到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