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

    赵磬雅没有直接回答绑匪的话,而是讥讽地说道,“你们真以为能有机会花他给你们的钱吗?很快他就自难保,说不准现在就已经开始准备逃跑了,你们还想等他来送钱?”

    冉桐此刻的内心极不平静。看上去赵磬雅的话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激怒绑匪,但是对这几个并不专业的绑匪似乎还真的有效。

    老大似乎压抑了半天怒气,不过事实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想清楚。本来按他们事先说好的,他们把人绑来,那个人亲自送钱到这里,之后就不关他们的事了。谁知道他们把人绑来将近两个多小时,那家伙却一直没有出现,电话也打不通。刚才好不容易来了电话,却是告诉他们准备把钱打到他们的银行账户上。干这种事的,把钱打到账户上不是找死吗?他恨不得再去把那小子也绑了,谁知,对方却说现在到处都设置了临检关卡,一打听才知道,玉琢轩的大小姐被人从学校门口绑架了,这事因为目击者太多,已经传遍了网络。

    这个老大其实也不过是个老混混,平时最多也就干一些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这次如果不是有人牵线给的惑太大,他也不敢带兄弟干这种事。还以为趁人不注意拉个女学生上车而已,没想到却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当时就不该怕另外个女生乱喊连她一起拖上车。

    谁能想到她恰恰是个惹不起的麻烦人物呢。

    想到这里,老大沉沉地瞪着冉桐,脑子里面的念头不断地交错挣扎。

    “老大,怎么了?”最瘦小的那个小弟猴子走了过来,目光还不忘从冉桐和赵磬雅的上扫过。

    “那个是玉琢轩的大小姐,这事闹大了!”老大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么一句。

    “啊?!”猴子瞪大了眼睛,凑近冉桐看了又看,然后又缩着脖子凑到老大边,“老大,你现在在愁什么?”

    “你说呢?”老大瞪了他一眼,“本来把那女人绑来就不关我们事了,现在惹了个大麻烦,全城警察都出动了!那小子也不敢来送钱,我们岂不是白干了?!”

    猴子听完,又看向冉桐,然后眼珠子一转,笑道:“老大,那小子不送钱,让玉琢轩冉总送啊。”

    老大皱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往门口走去,然后冉桐两人就听到外面传来那几个人的争执声,有一个坚决反对把事越闹越大,本来就只是小混混,胆子没那么大,现在听到警察到处都设置了关卡,哪里还有胆子继续干下去。但是猴子和另外一个人却说反正都这样了,不如捞票大的就远走高飞。最后老大犹豫再三还是听了猴子的话。

    听到这里,冉桐才松了口气。她之前一直怕这几个害怕了反而铤而走险直接撕票逃跑。现在想要冉总送钱,那么就必须和妈妈联系,这样就算她自己没办法脱,也能把处的地点想办法透露给妈妈。

    果然,那个老大让冉桐拨打了冉容的手机,一通阳怪气地交涉之后,就把手机放到冉桐的嘴边,让她随便说两句证明她是真的被他们绑来了。

    冉桐咬了咬唇,对着手机说道:“妈妈,我没事,就是肚子好饿,而且好冷,早上应该听你的穿件玫瑰灰的外的。”

    “啧啧,真是大小姐,体贵的。”猴子调笑着走过来,伸手想要摸冉桐的脸,结果被老大拉住了,对他使了个眼色,“别再惹出多的麻烦。”

    “唉,老大你就是太……”猴子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收回了手。

    冉桐那么一句撒的话,只让他们以为是大小姐的气,连赵磬雅都觉得冉桐是不是真的还没搞清楚状况。但是听到这话的冉容却微微怔了怔。

    因为今天早上她根本就没有对冉桐的衣着做什么建议,冉桐今天穿的是很普通的波点T恤加长裙,很可乖巧的打扮,这温度并没有冷到需要穿外,而且,冉桐好像没有玫瑰灰的外

    冉容皱着眉看着窗外,她知道冉桐不会无缘无故说这句不合常理的话。

    “玫瑰灰的外,玫瑰灰,外……对了!”冉容突然想起了冉桐还小的时候,她准备购买一个仓库来放原石,曾经挑选过几处位置,在郊区有一个仓库区外就长了许多野玫瑰,那次跟着她去的冉桐跑去摘了不少,结果回家就发现胳膊上长了许多红疙瘩,花粉过敏了,那几天明明很,冉桐还非要穿着长袖外才出门,冉桐现在这么说一定是想提醒她什么,“桐桐一定在那里!”

    现在那片仓库区被划到了城际高速的建设范围,已经处于荒废状态,只等项目正式上马就会推平了。绑匪很有可能就是把冉桐带去了那边。

    大致方位已定,负责这次案子的警察们也很快就赶到了这片废弃仓库区。

    看到这么快就被警察找到并被包围,四个绑匪一下子全都慌乱起来。最初建议直接逃跑的那个人开始埋怨起出主意的猴子,两个人吵了几句,猴子气恼地把西瓜刀往墙壁上一砍,狠厉地低吼:“我就不信了,人在手上他们还能把我们怎么样!”

    说完,猴子就朝着冉桐冲过去,西瓜刀架到了冉桐的脖子上,自己躲在门里,把冉桐推到门口。

    外面的警察看到这一幕,场面一下子僵持了下来。

    冉容也是警察出,在这个时候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冷静的。只是她现在无比懊悔,因为看冉桐子柔,又不希望冉桐长大后也对当警察感兴趣,所以一直都往娴静的方向在培养。如果她让冉桐从小就学一些防术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负责此案的警察队长正在安排谈判专家试图说服绑匪,可是根本就得不到里面的回应。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注意到仓库的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什么人?!怎么上去的?!胡闹!”警察队长皱紧了眉头,谁能听出他压抑住了多大的火气。

    冉容也随着警察队长的视线朝上方看去,然后她握紧了拳头。

    是许易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破警察的封锁线,悄无声息地爬到了仓库顶上。

    雷义平手下的人鱼龙混杂,查某些消息反而比警察更容易,在许易知快到w市的时候,他终于得到了消息,说有辆商务车开到了废弃仓库区,司机是个带着黑色头的人。没等雷义平安排人过去查看,就又得到了警察往那边调动的消息。这样一来,事就确定了。而许易知没有进城,直接往这边赶来,正好看到警察和里面的绑匪僵持的场面。

    远远地看着架在冉桐脖子上的西瓜刀,许易知周的寒气冰冷渗人,眼眸如猎鹰般冷厉。那是他打算好好照顾的女孩,没想到一个转,这几个不开眼的混蛋居然胆敢伤害她!

    许易知脱下上的西装,丢进车里,慢慢地朝仓库后方走去。以他的手,绕过几个普通警察非常容易,很快,他就来到了仓库后面的墙壁夹角,双臂一撑双腿往上一蹬,没几下就爬到了仓库顶上。里面的匪徒看不到,但是这个时候却已经无法避开警察们的视线。

    到了这个地步,警察队长也只得让大家尽量不要做出引起匪徒怀疑的举动,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仓库顶上的那个年轻男子。

    许易知静静地伏在冉桐上方的仓库顶,呼吸绵长均匀,虽然与下方的猴子相距不到两米,却丝毫没有被发现。

    而这个时候谈判专家依然在保持着谈判的状态,就在谈判专家再次拿着喇叭说话的时候,许易知黑不见底的眸底倏然一沉,周的肌都在一瞬间紧绷,单手抓住仓库顶的边缘,一个翻就如同壁虎一般贴在了仓库门外的墙壁上。

    此刻,他与拿着刀的猴子只隔着一道墙壁。

    冉桐睁大了眼睛,她的眼睛余光已经看到了许易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