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

    学校门口顿时一片混乱,反应过来的保安连忙通知了学校领导,在场学生很多都拿出了手机开始报警,毕竟是件非同小可的案子,警察也很快赶到了,很快他们就确定了被绑架的女学生中有一个是玉琢轩老总的女儿,这可真的成了大案。学校领导战战兢兢地给冉容打了电话,学生在学校门口被当众绑架走,这事闹大了他这校长可真的当不下去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许易知和夏一川正在w市周边的J县考察市场。见县里各位重视的两位大投资商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陪同在一边的几个管外商投资的县领导心里不由一个咯噔。难道是投资意向有变化?

    而这个时候许易知才管不了其他人的想法,将事交给夏一川,许易知就冷着脸离开了J县。夏一川此刻也非常担忧,冉桐的资料他也是看过的,就算接触之后发现这个女孩并没有报告上说的那么胆小怯懦,可他也不觉得有哪个没有经过训练的女孩能冷静地面对绑匪。因为心里装着事,连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的夏一川脸上也没了笑意,这让招商办的领导心中更加忐忑。

    许易知一边开车朝w市疾奔,一边联系了w市的三合会[注]堂主——当然,在这里他们自有一个另外的名头,新平安保公司。虽然洪门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迁往海外,但是国内的三合会势力还是不敢无视洪门的威信,洪门弟子遍布世界各地不说,许多真正大佬级的人物还都是洪门成员。

    许易知到了w市之后,并没有暴露自己的洪门份,但是现在冉桐出了事,他无法等待警察慢慢调查,最快的办法还是找地头蛇出面帮忙。

    三合会在w市堂口的堂主雷义平放下电话,沉着脸思索了片刻,就将命令布置了下去,一时间w市的大街小巷都多了不少年轻人。

    雷义平虽然对于许易知到了w市连个面都不露颇有微词,但是现在接到对方的电话要求他帮这个忙,他也不敢不答应。得罪了许易知还好说,毕竟他现在在洪门并没有担任很重要的职务,可是内八堂的坐堂许老爷子可是他们老大的师父!也就是说,北方三合会现在的老大程立辉是许易知的师兄。

    在黑白两道都在为这起绑架案忙碌的时候,冉桐正在被中秋狠狠地教训:“任务都发布将近一周了,完成度才只有一半!如果你早点把任务做完,开启了初级训练教程,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被人绑架?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还记不住吗?”

    “你知道我上一世怎么死的对不对?”冉桐问道,这个时候她正和赵磬雅一起缩在中排椅上,前后都有带着头的人拿着西瓜刀指着,两个女生一动也不敢动一下。

    “能说的我都会告诉你。”意思就是他没说的都是不能告诉自己的,问也没用的意思?冉桐有些焦急,毕竟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将来某天会意外死去,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事,那这个人根本不可能真正地冷静下来。而明明知道很多东西的中秋,每次到关键时候就保持沉默了,让冉桐根本得不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谁指使你们做这事的?我同学是无辜的,把她放了。”赵磬雅的话让冉桐微微一怔。

    这些人是冲着赵磬雅来的,她只是凑巧撞上了吗?

    坐在最后排的一个精瘦的男人发出猥琐的笑声:“嘿嘿,已经到了哥哥们的车上,还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乖乖地听话,等会有你们享福的。”

    冉桐和赵磬雅的体全都有一瞬间的僵硬,她们都听懂了这个男人的话,大概等到了他们的目的地,等待她们的就是不堪的折磨了。

    难道这些人的目标并不是绑架勒索?

    不过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却发出了不满的训斥:“猴子,少说废话,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支线任务:脱险。任务完成奖励:训练点数10点。”中秋在这个时候又发布了任务。

    “我们两个人怎么能够打得过这些人啊,他们都拿着刀呢。”而且这么危险的任务奖励只有这么少……

    冉桐偷偷地打量着车上的四个绑匪,他们全都带着只露出眼睛的头,看不到长相,这很可能说明他们暂时并没有撕票的打算。

    “硬拼不过就智取。”中秋言简意赅。

    冉桐也没其他办法了,只好绞尽脑汁地盘算着能有什么“智取”的办法。

    赵磬雅的内心其实十分讶异,原本以为冉桐这样胆小内向的女孩,在突然遭遇这样可怕的事后,会害怕得哭泣。没想到冉桐虽然低着头缩在椅子上,但赵磬雅能够感到到她其实还是比较冷静的。没有发抖,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难道是吓傻了?

    她哪里知道冉桐连意外死亡都经历过一次了,现在又有中秋辅助——虽然中秋给出的提示少之又少,自然不会像普通女孩那样脆弱。

    在冉桐拼命想办法的同时,赵磬雅的脑中也不停地在思考。两个女孩的沉默让几个绑匪都以为她们是被刚才的话给吓到了,不免也放松了许多。

    面包车开了一会之后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冉桐和赵磬雅被拉下车又上了另外一辆商务车。商务车再次朝城外开去。

    这一次没有再换车,直接开到了市郊的一座看上去废弃了的仓库。冉桐心中又升起了一阵怪异感,他们并没有遮住她和赵磬雅的眼睛,难道不怕她们看到行走路线而得到相关的线索吗?

    被绑匪连拖带扯地拉进仓库之中后,冉桐和赵磬雅被绑在角落里。而其中一名绑匪粗着嗓子说道:“直接出来只要半小时,非要在城里绕这么一圈,真麻烦!”

    “你懂什么?这样叫故布疑阵,对不对,大哥。”另一名绑匪带着讨好地笑看向其中一个粗壮的大汉说道。

    “嗯。”被称作大哥的人应了一声,又说道,“得了,也别抱怨了。这次事干好了够咱们逍遥好一阵子的,就好好地照着做吧。”

    冉桐低垂着眼睛,她这个时候明白了那份怪异感是怎么回事。这几个人之前的行为并不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而是真正的指使人安排的,所以会有矛盾的感觉。只是不知道这个指使绑匪绑架她们的究竟是谁,目标到底是赵磬雅还是自己?

    赵磬雅突然轻轻撞了撞冉桐的胳膊,然后用嘴形慢慢地对冉桐说:“右边裤袋。”

    冉桐看了几次看明白了赵磬雅的意思,她们两个的手全都被绑在背后,赵磬雅大概是在牛仔裤右边裤袋中放了什么东西,想让冉桐拿出来。

    她们这个角落被堆着几个大箱子,那几个绑匪并不专业,大概是头带着不舒服,现在早就跑到一边去摘了头抽烟去了。冉桐看到暂时没人注意到她们,连忙转背着赵磬雅,用手慢慢地摸索着从赵磬雅的右边裤袋里拿出了一把小折叠刀。

    赵磬雅居然随着带着这个。

    联想到之前赵磬雅的表现,冉桐开始相信这次自己是遭受到了无妄之灾了。

    两个人互相割断了绳子,手上免不了多了几处伤口。然而两个女孩对上四个壮年男子还是毫无胜算,两人只好将割断的绳头捏在手心,装作无事的样子,她们必须等待时机。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几名绑匪也表露出了焦躁的绪,不时走到冉桐两人的面前。冉桐可以从头的眼洞中清楚地看到他们越来越凶狠又不安的目光。

    这时,有电话铃声响起。

    老大拿着手机看了一两秒,才接起来:“喂。”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大显得更加焦躁,他恶声恶气地说道:“你想耍哥几个吗?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现在你不自己过来送钱,我们就一拍两散!……怎么可能!你别骗我!”

    对方这次说的话比较长,过了好一会,老大才平静下来,但是声音还是有点颤抖:“好,我再给你一个小时,我再见不到现钱,就把你给捅出去。”

    挂了电话之后,老大在原地站了一会,才转头看向冉桐,“冉家大小姐?”

    冉桐面无表地看着他,没有吭声。

    老大发出了几声难听的笑声:“没想到我们还一不小心把玉琢轩的大小姐给绑来了,这可是意外收获啊。”

    虽然他这样说,但是却难掩语气中的惊慌烦躁。

    “我知道是谁指使你们的。”赵磬雅突然说,“这事和你们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放我们走,我保证只找那家伙算账。他给你们多少钱,我也可以给多少,何必把自己卷进来呢?”

    老大冷的目光从冉桐上转移到赵磬雅那边,沉默了许久才说:“小妞,我凭什么相信你?”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