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

    “妈妈,您准备一直不告诉桐桐,她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吗?”许易知沉吟了片刻,向冉容提出了一个问题。

    冉容讶异地看向许易知:“杨杨,你不喜欢桐桐这个妹妹吗?”

    “不是,我怎么会不喜欢她?”许易知连忙否认,他当然是喜欢冉桐的,小时候那么可的一小团,到现在恬静内向的女孩子,都让他有种想要保护冉桐不让她被任何人欺负的念头。

    “杨杨,桐桐虽然是收养的,但你也知道,这么多年妈妈就是有桐桐在边才能够坚持下来,你可别像小时候那样,闹别扭。”

    “怎么会。”许易知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小时候刚知道家里要多个妹妹的时候,他确实是闹过几天别扭,可是这些全都在看到那个软乎乎的小宝宝之后,改变了,小小年纪的他也有了当个好哥哥的决心。只是谁也没想到,只过了一年,事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冉容看到儿子窘迫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大概很多母亲都喜欢用孩子小时候的事来取笑已经长大的孩子,用这种方法来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而她漏掉了儿子整整十八年的成长……

    这样想着,冉容又伤感了起来。不过看到儿子如今长得一表人材,而且看他的气息和步伐都显然是个练家子,虽然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如今的份也比较敏感,但显然已成为人中龙凤,就算是再对上那些暗中的敌人,也绝对不会落于下风。

    “对了,杨杨,你刚才说赵敏珊活了不了多久了,是怎么回事?难道当年的事真的是她做的?”

    许易知点点头,“和她有关。养父在收养我之后,就有调查当年那件事,他查出赵敏珊和其中的一个人有过接触。事并不是她策划的,她只不过想利用那些人顺手解决掉我们一家。”

    “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冉容捏紧了手中的杯子,忍了又忍,才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上。

    “她会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的,不会太久。”许易知语气平淡地说,仿佛提到的已经是个死人。

    冉容担心地看着许易知:“杨杨,赵家不是好对付的。”

    许家也没办法和赵家比,在前一次换界之后,赵家就已经成为了上京的三大家族之一。而许家,随着许老爷子的退休,早就不如以前。只有许家大伯二伯处军界重要位置,但是赵敏珊却凭着赵家已经成为了许振宇的第二任妻子。就算许家大伯二伯看着许易知的份上不干涉这件事,可后有赵家和许振宇双重保护的赵敏珊也不是容易对付的。

    “别担心,妈妈,我有办法。”许易知虽然总是一副面无表的冷然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出人意料地让人信服。

    冉容久久地看着这个十八年未见的儿子,叹了口气:“妈妈知道你现在……你不打算回许家了?”

    “那个家,不回也罢。”许振宇自然不是个东西,可许老爷子居然也默认了赵敏珊进入许家。虽然说许家人并不知道赵敏珊私下做的那些事,但是明明冉容还活着,许老爷子居然能够真的承认那个新儿媳,这只能说明,在他的心中还是许家最重要。从一个需要考虑整个家族的老人角度来说,大概许老爷子的不得已选择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为人子,许易知不可能会原谅让自己母亲不得不隐姓埋名独自拼搏的那些人。

    “唉。”冉容拍了拍许易知的手背,“你有自己的打算,妈妈也不干涉你。只是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做违背良心的事。”

    “我记住了,妈妈。”

    “还有桐桐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她。你大概不知道,桐桐她……是妈妈没照顾好,让她有些过于自卑,遇到事喜欢逃避。现在好不容易有些改变,我担心突然告诉她真相,她一时接受不了,变得更加封闭内心。”

    许易知想起调查报告中的内容,黑眸一沉,“放心,妈妈,我会照顾她。”

    而冉桐知道了十八年前的事之后,也不再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爸爸了,那样的爸爸她才不在乎。这些年来,她和妈妈在一起生活得很好,虽然一直以来她都胆子太小,不够坚强,也没能帮上妈妈的忙,前世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枉送了命。

    但是这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有了改变自己的决心,还有了中秋的帮助,现在前世三年半之后才找到她们母女的哥哥也提前相认了,全部的事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她的心怎么会不好呢?

    中秋珠宝展会随着玉琢轩的那对金丝红翡镯拍卖出了一个最高价而拉下了帷幕。

    冉桐也在剩下的两天假期里像个小尾巴一样,紧紧黏在许易知的边。

    收养许易知的许先生,是洪门内八堂的坐堂。十八年前,已经是知命之年的许先生偶尔得知了附近孤儿院新接收了一个华裔男孩,最初只是听下面的人提到那孩子来历有蹊跷,又说那孩子虽然被吓坏了不肯开口,但显然是个极聪明的。一时好奇,平时和个普通老先生没什么两样的许先生拎着个鸟笼子,闲逛着到了孤儿院外,看到了那个坐在角落长凳上发呆的孩子,然后就看中了这个孩子的优秀资质。

    许先生能够在洪门这样的组织里担任内八堂的坐堂,本事自然不小,只是因为年轻时的一些事,导致到老了也没个后人,徒弟倒是收了几个,却没有一个能真正让许先生看得上眼的。而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小男孩的资质就正好符合了他的要求。

    收养手续很快办好,从那之后,许杨就改名为许易知,成为了许先生的养子,以及关门弟子。

    许易知以稚龄经历了如此凶险的磨难,心和意志都远远强于一般的孩子,这些年来,不仅将许先生的本事学了个透彻,还在洪门中也树立了自己的威信。而被许先生特别挑出陪伴许易知的夏一川就是他最信任的助手,也可以说是挚友。

    这次他回国寻找母亲妹妹,许先生也是同意了的。虽说是养子,但许先生更多的是把许易知看作自己的接班人。自然不会过多地干涉许易知想做的事。而在这个年代,有不少洪门人士归国进行观光考察,进行投资,支持祖国建设。许易知这次回国的理由也是如此,只是这样一来,公开份的他就不可能接触到位于玉泉山的许家。

    不过,许易知也并没有想过回那个许家,对付赵敏珊一事,他有其他的打算。

    这些事他没有告诉冉桐,在他眼中这个妹妹最好是不要沾染到这些肮脏丑恶的事中来。可是没想到的是,冉桐在回校的第一天,就遭遇到了危险。

    许易知和夏一川既然是华侨回国投资的份,还是有许多事需要忙的,22号早上,许易知送冉桐回到学校之后,就离开赶往一个考察地。

    因为学校不许开车进入,冉桐下车后慢慢朝校门走去,没走几步就遇到了赵磬雅。假期的三天也不知道赵磬雅做了什么,冉桐乍一看到她就被吓了一跳。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在外保持着精致妆容的赵磬雅,今天居然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没有化妆,脸色苍白,两只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十分明显。

    赵磬雅也看到了冉桐,勉强地扯开了一个微笑:“桐桐,回学校了?”

    “嗯。磬雅,你不舒服吗?”冉桐快走几步来到赵磬雅的面前。

    “有些没睡好。”赵磬雅明显没说真话,但是冉桐也不好勉强她。

    “那怎么不在寝室好好休息一下呀。”冉桐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步履蹒跚的模样。

    “想去买点东西,”赵磬雅本来还微微笑着回答冉桐,却突然变了脸色,把冉桐往校门的方向一推,“你快回去吧。”

    “怎么……”

    冉桐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倏地停在了她们面前,还没等反应过来的她跑进校门,就和赵磬雅一起被拖上了车,车门在她们后刷地一声关上,这辆面包车很快就飞也似地远离了校园。

    这一幕实在太突然,不仅冉桐没有想到,校门处目睹了这一切的人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个女生指着冉桐掉在地上的包,颤抖着声音大叫:“是绑架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