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既然儿子好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冉容的心结也打开了一半。一行人再次来到了玉琢轩的休息室内,冉容将往事徐徐向冉桐道来。

    许易知今年二十五岁,比冉桐大五岁。

    而冉桐自从有记忆以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哥哥,这说明至少在冉桐两岁的时候,冉容就再也没见到过自己的儿子。那么,许易知六七岁的时候开始,就离开了母亲的温暖。

    冉桐怜惜地看着许易知,这个人会变得这么冷漠肃然,大概也就是因为幼时的这些经历吧。

    而许家,并不是一般的家庭。甚至,他们的爷爷,许老爷子还偶尔会在新闻联播上被提及。虽然并没有成为最顶端的那一批人,但这位参加过那个年代的战争的老英雄,在军界依然有着极高的威望。

    当年,许老爷子的幼子,投警界的许振宇偶尔结识了警官学校刚刚毕业的小警察杨容,花了极大功夫才将这朵警花娶回了家中。许家虽然是高门大院,但许老爷子却并不是个讲究门户观念的清高之人。按他老人家的说法,自己都是泥腿子出,难道还能去瞧不起普通老百姓了?

    一开始,许振宇和杨容的感很好,甚至儿子的名字都被许振宇取为许杨。谁知道许杨六岁,许桐一岁那年,许振宇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救了一个人,一个叫做赵敏珊的女人。

    赵敏珊是赵家的人,虽然只是个私生女,但是在只有儿子的赵家还是受喜欢的。

    这个被惯坏的女人在被许振宇救了之后,就对这个英武的男人倾心相许了。做为一个有妻有子的男人,许振宇最初并没有动心,何况,他本人虽然不是军人,但是毕竟是出自许家这个军人世家。可是赵敏珊的手段却非同小可,在一次又一次的巧合之下,许振宇还是没能逃开这个女人的温柔陷阱。

    赵敏珊当然不愿意当地下人,杨容自然就在“无意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刚烈的杨容自然无法容忍丈夫的背叛,只是在许老爷子的劝解下,暂时没有真的和许振宇离婚。谁知,在杨家父母开车载着许易知他们回家的时候,正好遭遇一场大案,当军队赶到的时候,只剩下一辆被炸毁的车子和杨家父母烧焦的尸体,两个孩子无影无踪。虽然这个案子最终因为影响太大而被压了下来,而上京的几大家族都知道的消息是:许家的亲家、三儿媳妇和孙子孙女都在这次意外中遇难了。

    父母的离世,儿女的意外夭亡,让杨容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而丈夫又已经背叛。最终杨容改成了母姓冉,在w市生活了下来。她不想再看到许振宇那个人,不想再接触到任何和许振宇有关的事物。

    “妈妈,那我……”冉桐注意到妈妈是说许家的孙子孙女都在那次意外中失踪,这么说来,许桐应该是真的出了事,那么她究竟是谁?还是说在几大家族中流传的消息有误?

    冉容看到冉桐的脸变得苍白,略想一想就明白了冉桐此刻的想法,将冉桐揽入自己怀里,笑道:“你当然是我的桐桐了,当时他们都以为你也一起……实际上那天你有些吵闹,我不放心,所以你是和我一起留在家里的,谁知……”

    当初得知这一噩耗的时候,她差点就昏死过去,幸好有个一岁的桐桐在边。冷静下来她就发现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他们的行踪也只有许家人才最清楚,哪有那么巧合,正好遇到那群亡命徒?

    为了桐桐的安全,冉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和许老爷子秘密商谈了一次,然后一个人带着桐桐离开了上京。

    而许老爷子将事的报告修改成杨容和许桐也一起在这次事件中遇难,也让冉容隐藏份没了后顾之忧。这一切,连许振宇都不知道。

    那个年代的影像资料很少,而她的份本就不同,又因为装饰打扮有了很大的差别,所以到了w市化名冉容之后,居然这么多年都没人会想到这个商界女强人就是当年许家的三儿媳。自然在她创立玉琢轩到现如今能够如此顺风顺水,都有许老爷子派人私下的照顾的因素。

    冉桐听完这一切之后,脑中一团乱麻。没想到一直想要知道的爸爸会是这样一个出轨的男人,没想到她的爷爷会是那个著名的将军,没想到妈妈当初带着自己独自在w市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正遭受着怎样的痛苦,没想到她的哥哥在那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

    “杨杨,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爷爷并没有告诉我找到你了啊。”冉容也有一肚子疑问,她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许易知的手。

    “因为爷爷也不知道。”许易知还是没什么表,但是看向冉容母女的眼神却温和了许多,“我被a国警察救出的时候,因为惊吓,大概有一年多没能开口说话。”

    冉桐的心脏顿时一阵抽痛。

    虽然许易知的讲述十分简单平淡,但完全可以想象许易知那个时候是怎样的一种状况。才七岁的孩子,亲眼见到姑姑惨死,被那些冷血的人用黑布蒙着眼睛全捆着被塞在各种狭小的空间中,辗转不停地被带到异国他乡,直到被异国警察发现并救出。在这漫长的一次旅途中,只有七岁的许易知该承受了多少的恐惧……

    “杨杨,你受苦了。”冉容的眼泪早就止不住,就算她一直以来表现得有多么坚强,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原本以为已经夭亡的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结果又听到儿子曾经经历过的那些苦难,大喜大悲之下,这个女强人也有些控制不住绪。

    “因为份不明,所以被送到了当地的孤儿院,后来被一位许姓华人收养了。”许易知拿着手帕轻轻给母亲擦拭着眼泪,“那个华人在唐人街有着很高的地位,我并没有受什么苦。”

    但是冉容听到这些微微怔了怔,虽然早已不做许家儿媳多年,但是政治素养还在那里,许易知的话,她怎么可能听不出其中的含义,许易知现在的份十分敏感:“所以,你这次回来没有回许家?”

    “嗯。”许易知点点头。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还认出桐桐是你的妹妹?”冉容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妈妈,就像您能一眼就认出我是你儿子,我也能从新闻报刊中,认出您是我母亲。”许易知黑沉的眸看了看冉桐,又看向冉容,那里面辨不清的绪,却让人一阵阵心疼。

    “我很早就开始调查您和妹妹的下落,我知道你们已经不在上京。后来无意中看到了一篇刊登着您的照片的报道,里面又提到您独带着一个二十岁的女儿,所以,我就开始怀疑您是我母亲,得知玉琢轩是在十八年前建立之后,就更加确信这一点。后来我偷偷调查了你们,请原谅我,妈妈,我偷偷做过了亲子鉴定,确定您就是我的妈妈。”

    冉容听完,哪里还记得起怪罪许易知偷偷做亲子鉴定的事。她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是啊,冉容自己何尝不是每天都回想着儿子小时候的样子,想象他长大了会长成什么模样,所以,才会在第一眼见到这个和自己和许振宇都有几分相像的年轻人时,就有一个声音在心中疯狂地叫着,那是她的儿子,那是她的杨杨!

    而她虽然气质和装束发型都和以前不同,但是母子连心,何况是一直都在试图找到自己母亲的人。许易知会认出自己是很正常的事

    “主线任务二完成,奖励训练点数20点。”中秋有点煞风景地跳出来宣布,“建议你尽快完成支线任务,开启初级训练课程。这样以后遇到事也不至于被动了。”

    “知道了。”冉桐心好,这时也懒得去想怎样获得颜熙琴的好感。

    冉容突然寻回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一时之间连玉琢轩的事都忘了处理。直到助理打电话进来说是展览已经结束,请冉容到展台去亲自看着展品入库。

    冉桐看到妈妈此刻全部心思都放在许易知上,微微笑道:“妈妈,你就在这里让哥哥陪着你说话吧,我去就可以了。”

    之前冉桐也有参与过玉琢轩的事,虽然内向胆小,但是同样也非常心细,这件事交给现在改变了许多的冉桐,冉容也是非常放心的,于是她点点头:“那好,桐桐你去处理一下吧。”

    冉桐走到电梯处的时候,夏一川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之前知道许易知和母亲妹妹相认,一定有许多私密的话要说,他很自觉地自己找了个地方窝着去了。

    “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展览结束了,我去处理下玉琢轩的事。哥哥还在陪妈妈说话呢。”冉桐对这个哥哥的朋友还是有好感的。

    “啊,那我和你一起去吧,一个坐这里真无聊。”

    “好啊。”

    并肩站在电梯中,冉桐从电梯的镜面中看到两个人倒影,这才发觉这个人也长得非常好看。和许易知深刻如雕琢般的轮廓不同,夏一川的五官比较柔和,眉眼总是弯弯的,似乎一直带着笑。但是那双细细长长的丹凤眼同样难掩凌厉的光芒。

    夏一川和哥哥,都不是普通人啊。冉桐感叹道。

    而此时,许易知正对冉容提出了一个问题:“妈妈,您不打算告诉桐桐,她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