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不过,她也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哥哥,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自己,妈妈也不肯告诉自己。而他和妈妈又有没有见过面。

    冉桐给自己打了一会气,就朝着他走去。

    黑西装有些诧异地挑眉:“易知,你这妹妹似乎和调查报告中说的不一样啊。”

    “这样很好。”许易知向来惜字如金,没想到这个时候还真会回答自己的话,黑西装觉得更加有趣了,妹控什么的……

    而这个时候,冉桐走到了许易知的面前,有些紧张地笑了笑:“刚才谢谢你们。”

    “不用。”许易知面对冉桐的时候,脸色的神不再那么冷。

    黑西装眼睛在两人上来回一扫,笑道:“是啊,有什么好谢的,只是正好碰到了。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一川,这是许易知。”

    “你们好,我叫冉桐。”冉桐好奇地看向许易知,她从小跟着妈妈姓,没有见过爸爸也不知道爸爸姓什么,原来是姓许吗?

    她突然很想带着许易知去见见妈妈,不知道那个时候妈妈会不会告诉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主线任务二:让许易知和母亲相认。任务奖励20个训练点数。”中秋的任务在这个时候发布了。这大概是冉桐最愿意接受的一个任务。听到这段话之后,冉桐的眼睛都亮了一些。

    不过想要完成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冉桐还在那里绞尽脑汁地想,怎样找借口把许易知带到妈妈的面前,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桐桐。”林钧卓从电梯中出来,就看到冉桐和之前那两个男人站在休闲区的窗边,那个深灰色西装的男人凝视冉桐的目光让他感到刺眼。

    冉桐微微皱了皱眉,她也知道自己突然改变态度,林钧卓大概一时不会接受,但是她是真的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每次见到他,冉桐就会想起前世发生的那一幕幕。她虽然没能成为妈妈那样精明强干的人,但是却一直牢记着妈妈的话,要好好护自己。所以正式和林钧卓成为男女朋友之后,两人并没有越过那条线,林钧卓说他会尊重她,那般的深款款,温柔体贴。可是没多久就和颜熙琴滚到上去了。

    虽然之后林钧卓说他和颜熙琴是一时的不自,可是冉桐却无法原谅这样的双重背叛。而且,不自?只有没有责任心的人才会觉得可以借着不自去背叛。

    所以向来软包子的冉桐在亲眼看到林钧卓和颜熙琴的亲场面之后,就表现出了一种无声的决绝。她不再愿意见到那两个人,不再愿意听他们的任何言语。哪怕是被所有人说她无理取闹,纵任,她也绝不原谅。

    在那个时候,冉桐原本以为妈妈会责怪她,却没想到妈妈相信了她的话,一直支持着她。

    重生回来之后,虽然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可是林钧卓还是林钧卓,他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他现在没有做出那种事,只是促成那种事的条件还没有达成而已。

    每次看到他,冉桐就仿佛看到他和颜熙琴亲的样子,仿佛听到他说的那些所谓不自的话,还有他和颜熙琴在她的墓前的那些表现……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

    许易知觉察出了冉桐对林钧卓的厌恶,所以在林钧卓朝冉桐走过来的时候,上前一步将冉桐护在了后。男人冷冷的黑眸仿佛是沉在黑夜里,林钧卓在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那冰寒瘆人的冷意。

    “她不想见你。”许易知声音微凉,有些漠然。

    林钧卓是第一次被如此毫不客气地对待,哪怕是耀世集团的那位姚少。当然,他知道有太多比自己家有钱有势的人,只是现在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就算是再怎么温和的脾气,也绝对无法容忍被这样冷视。

    林钧卓冷笑了一声:“这位先生好面生,不知道你是桐桐的什么人?”

    夏一川靠在窗户边沿,在一旁仿佛看戏一般,嘴角带着颇有意味的笑。

    许易知的停顿不过一秒,就回答道:“她的哥哥。”

    冉桐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许易知会这么说,难道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可是为什么前世他知道三年半之后才回来找她和妈妈?

    “哥哥?”林钧卓愣了愣,随即脸色缓和了下来,笑道,“我没想到桐桐还有一个哥哥,刚才真的失礼了。我是林钧卓,初次见面。”

    “许易知。”许易知只略略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桐桐不想看到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

    林钧卓的笑凝固在了脸上,他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许易知看到躲在后面的冉桐:“桐桐,这是你的意思?”

    虽然冉桐不想看到林钧卓,但她并不怕他,其实许易知并不需要那么紧张地护住她。只是在那种况下,她反而不好直接走出来了。

    这时冉桐很平静地从许易知后走出,双目直视着林钧卓,让他明白她的决心和认真:“是的。林少,我们真的不合适。”

    “不要叫我林少!”林钧卓被冉桐的态度弄得有些绪失控,但是许易知阻止了他试图靠近冉桐的动作。深吸了几口气,林钧卓苦笑道,“桐桐,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我真的对颜熙琴没任何意思,你不要相信她的挑拨,好不好?桐桐,我对你是认真的。”

    许易知的眉心微微拧了一下,然后看向冉桐。他也不明白冉桐怎么会突然拒绝这位林氏珠宝的公子,在之前的调查报告中他就知道了林钧卓在追求冉桐的事,所以他也详细调查了一下林钧卓,发现他并没有任何不良劣迹,没有不良嗜好,为人也比较上进。虽然在一个妹控的心中,依然觉得这个人配不上冉桐,但也实在没有什么让人不满的地方。

    “林少,我也是很认真的在拒绝你,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冉桐也感到十分无力,因为她根本就说不出林钧卓究竟有什么令她不满意,而突然改变了态度。可是,难道要她委屈自己接受这个人,直到他再次犯下那种错误吗?!

    冉桐说完,就抬头看向了许易知:“哥哥,妈妈那里说不定需要帮忙,你和我一起去吧。”

    被冉桐那双清澈透亮的圆眼睛祈盼地注视着,许易知原本就打算去见妈妈的,这个时候却突然产生了想让冉桐多求求自己的古怪念头。有些不自在地轻轻咳了一声,许易知点点头:“好。”

    原本绪有些烦躁的冉桐瞬间高兴了起来。她重生回来第一个想要知道的,就是他们一家为什么会分离。冉桐拉着许易知的手,就错过林钧卓边朝电梯走去。

    夏一川看了看林钧卓,摇着头叹了口气,“唉,女人心海底针啊。虽然我同你,但我还是相信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让咱家桐桐妹妹生气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夏一川也没等林钧卓回答,就不紧不慢地跟在冉桐和许易知的后。只留下失魂落魄的林钧卓站在原地。

    而实际上,冉桐和许易知也沉默了片刻,许易知才开口:“你相信我说的?”

    “我也不知道。”冉桐摇了摇头,“不过我希望是真的。”

    许易知再次看到那双充满着期冀的清澈眼眸,这一瞬间,他的心变得无比的柔软。沉吟了一下,这个很少表露自己感的男人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回答道:“我确实是妈妈|的儿子,我也想见到她。”

    “真的?!”冉桐抬头看着许易知的眼眸逐渐恢复了清亮,然后慢慢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虽然冉桐不明白为什么上一世许易知没有来找妈妈,而这一次究竟是因为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影响了事的发展还是因为她的重生本来就改变了许多事。但是,能够提前和哥哥相认的喜悦已经让冉桐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只是不知道妈妈会有怎样的反应,想起每次对问妈妈,爸爸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亲戚时,妈妈那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冉桐就有些担忧。

    而冉容看到冉桐和两个年轻男人一起过来的时候,果然有些吃惊。不过最初,她是没想到女儿说改变就真的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居然这么快就能结识到新朋友?可是再仔细一看,这位经历了许多风雨的女强人也不住变了脸色,目光一直紧紧地系在那个和冉桐走在一起的年轻人上,嘴唇控制不住地微微颤动。

    “妈妈。”冉桐也注意到了冉容的反常,可冉容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般,快走几步,迎到许易知的面前,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杨杨?是杨杨对不对?”

    “是我,妈妈。”许易知黑沉的眸中同样翻涌着激动的绪,他差点就错过了见到妈妈的机会,幸好……

    “你不是已经……”冉容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告诉我你也在那次意外中……”随即她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地,狠狠地咬牙道:“好个赵敏珊!一定是她捣的鬼是不是?!”

    “她活不久了。妈妈,你放心,以后没人能分散我们母子。”许易知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连冉桐都清楚地感觉到了那句话里面的寒意。

    冉容疑惑地看着妈妈和许易知,她的内心有了太多的疑问。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