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

    那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和颜熙琴那种精致秀丽不同,这个女孩或许并不是最美的,却是最能吸引人目光的。她气质清冷,淡漠,面无表地站在人群里,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到她上。只不过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却好像比其他人都要多出一份高贵的气质。

    冉桐对这个女孩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眼尾微微上挑,黑沉沉得仿佛能吸收所有光线的眼睛,当她毫无感地注视着你的时候,就仿佛有实质般的冰寒直刺到你上。

    正在坐在地上大哭的小男孩爬了起来,跑过去抱住他的姐姐的胳膊,然后指着冉桐哭诉道:“姐姐,她欺负我?她还骂我是人的孩子,说我们全家都没有教养!”

    女孩深黑的眼睛变得更沉了,她冷冷地盯着冉桐,然后慢慢地说:“是吗?这位小姐,我想,或许你并不想真的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计较吧?”

    她还是那个样子,问都不问事经过,就认定了是别人在欺负自己弟弟。或许在她自己看来,这才是一个护弟弟的好姐姐吧?可是被他们姐弟责骂的人何其无辜?

    被这么多人围观者,冉桐的浑都僵硬了,但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像前世那样哭着跑开,深吸了一口气,冉桐把话在脑中过了一遍才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骂过那些话。你的弟弟想抢我的IPaD,并辱骂我,我才说他没有教养。后面就一直都是他在骂我。”

    “是吗?”女孩依然没什么表,眼中却带了一丝嘲讽,“那么,这位有教养的小姐,我代我的弟弟向你道歉,希望你不会继续计较下去。”

    谁在计较了?冉桐只觉得哭笑不得,明明是她的弟弟不讲道理又没有礼貌,可这个姐姐却不分青红皂白地袒护自己的弟弟,说起话来还话中带话地讽刺:“好像不是我在计较吧?”

    “嗯。小麟,要好好记住这位姐姐的大度。现在和姐姐拜拜吧。”女孩低头对小男孩说,语气明显地柔和了许多。

    小男孩怨恨地瞪着冉桐,仿佛是真的在狠狠地记住她一般。

    一直到这对姐弟离开,周围的人才渐渐散去,冉桐也没心继续在这里坐下去了,将Ipad放进包中,朝广场外走去。

    而沉寂好久的中秋又出现了,“特别注意,你的主线任务线已经开启。”

    “主线任务线?”冉桐本来想问那是什么的,但是想到正在进行中的室友的好感,就是一个支线任务,那么自然就有主线任务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开启了?”

    “因为你刚才遇见了主线任务的关键人物。”

    “关键人物?”冉桐怔愣了一会,才明白,“刚才那对姐弟?”

    “是的,就是他们。”中秋肯定了冉桐的想法。

    冉桐却更加不明白,那对姐弟和她的生活圈子根本没有交集,怎么会成为影响她以后人生的关键人物呢?

    “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吗?”冉桐想了想又问道,“中秋,你发布给我的任务都是根据什么来决定的啊?”

    “任务的目的,是要让你逐渐成长。之前我有告诉过你,我是一种目前人类无法理解的技术制作出来用来辅助人生的系统,会针对不同的人制定不同的计划。所以,发布给你的任务都是在不同的况下确定的最合理的一种选择。”中秋仔细地给冉桐解释着,但是冉桐觉得自己有听没有懂。

    不过从她目前知道的来看,完成任务之后会得到非常实用的奖励。虽然武术和枪械她并不感兴趣,但是按照中秋所说,以后她会面临很多危险,这两样肯定是要认真学习的,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学好。而玉石鉴定和语言她就更加想学了,虽然她从小跟着玉琢轩中的老师傅们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如果想要帮到妈妈,那些根本就不够。语言的话,她现在虽然英文不错,口语也流畅熟练,但如果用到商业上,还是有很大的缺憾的。中秋也解释过,这个语言训练中还包括其他国家的语言,只要她能用心学,就能学到很多。

    “好吧,我会努力的。中秋,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吗?”中秋又一次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冉桐忍不住再次问道。

    “那个女人的体里面是另外的灵魂,用你们这个世界的语言来说,就是她是一位穿越者。”

    “穿越者?”冉桐对于发生在自己上的事就觉得实在难以理解了,没想到还有更加让人惊讶的事

    “是的。”之后中秋就再也不开口了。

    就算那个女人是比她还要神奇的穿越者,冉桐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成为自己的主线任务的关键人物。难道自己的主线任务是要除掉这个穿越者?可是那岂不是要杀人?就算是冉桐打定主意要改变自己,也没想过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冷血无的杀人犯啊!

    想不通的冉桐只得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下,全部心思都用在准备参加中秋节下午本省珠宝协会举办的中秋节珠宝展示会之上。

    以往这种场合她都只是跟在妈妈边露个面就躲到妈妈的休息室中去,既然已经准备改变自己,她自然不能继续这样做的。

    “桐桐,再试试这件。”冉容指了指衣橱中那件白色的礼服,虽然女儿不喜欢这种公众场合,但是她还是为女儿准备了三四礼服。

    冉桐此刻穿着的是一淡黄色的及膝裙,衬得她十分甜美可,而冉容指着的那件白色抹长裙,简单得毫无多余的修饰,只在裙摆处做了一些变化。冉桐将这条裙子换上之后,冉容替她整理了一下长发,镜子中那个女孩柔美恬淡得像一个邻家女孩一般。

    冉容满意地点点头:“就这件吧。桐桐,这次港城的唐氏珠宝也会来人,等会林钧卓来了后,你就和他一起多认识些人,特别是唐氏珠宝的唐二小姐,她和你年纪相仿,已经在帮着家里做事了。妈妈也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但是以后总要面对的。”

    “妈妈,我,”冉桐转过来看向冉容,却刚刚开了口就被冉容打断。

    “桐桐,你明不明白,以后玉琢轩就要靠你的,你还是这样,难道真的要妈妈给你找个入赘的?以后就靠着男人一辈子?”冉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冉桐连忙摇头:“不是的,妈妈。我会努力改变自己的,我以后一定能帮上妈妈的忙。”冉桐认真地看着冉容,那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希望获得信任的光。

    冉容看着女儿,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心中有些疑惑,不过更多的是欣慰:“你能这样想,妈妈就开心了。那么,你刚才是想说?”

    “妈妈,我不喜欢林钧卓,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嗯?他不合你的意吗?”冉容微微挑眉,沉吟了片刻才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本来我是看林钧卓没什么不好的名声,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有些作为,才默许他追你。既然你看不上,那就算了吧。那今天你先跟着我。”

    “好的,妈妈。我也会学着单独应对这种场合的。”冉桐看到妈妈没有因为这件事不高兴,也放松了下来。

    冉容笑了笑,“不错啊,桐桐,果然是长大懂事了。”

    “妈妈,我都二十岁了。”冉桐习惯地低头捏了捏手指,又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松开了双手,抬起头来。

    冉容看着女儿,眼神柔和。的确是她不懂得照顾孩子,在冉桐只有几岁的时候就一心期望能够和自己一样坚强懂事,却忽略了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能不能听懂那些大道理。等到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冉桐已经是内向胆小的格了。这个时候她的事业也差不多稳定下来,想把心思放在好好培养冉桐这件事上面,却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幸好冉桐是个乖巧懂事的格,除了担心她以后不能撑起整个玉琢轩之外,没有其他让她心的事。本来她是打算为冉桐找一个真心她能够好好照顾她的人联姻,哪怕是把玉琢轩的股权当做嫁妆。林钧卓在她看来是个不错的人选。格温和,名声不错,没有不良嗜好,家庭背景简单。林氏珠宝和玉琢轩的规模差不多大小,这让两家能够站在相同的位置对谈。而林钧卓又是林家唯一的儿子,不用担心豪门**。所以她看到林钧卓对冉桐上了心,也一直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却没想到冉桐不喜欢林钧卓。虽然觉得很遗憾,但是想到冉桐居然有勇气直接拒绝,也是一个大的改变。现在又看到冉桐有改变自己的决心,她也不由得感到欣慰。虽然这种格上的改变可能很难,但是至少这孩子还有这份心不是吗?

    “妈妈,”冉桐犹豫了一会,“如果我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就好了,不用让妈妈为我这么心。”

    说这话的事,冉桐一直仔细地观察着冉容的表。果然,听到哥哥这个词的时候,冉容的脸色微微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