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情

    面对不熟悉的男生,冉桐下意识地又想躲开,但是她还是明白自己应该改变,以后她还要面对更加可怕的事,怎么能连一个大学同学都害怕?

    冉桐咬了咬下唇,然后看看颜熙琴,又偷偷看了看那几个站在颜熙琴后的男生,“没有谁和我说什么,是我自己听到熙琴你说我坏话。”虽然颜熙琴并没有直接说,但是也是在引导别人说,冉桐不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什么不对。

    “你听错了吧,颜熙琴怎么可能会背后说人坏话?何况是一直照顾着的你?”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生粗声粗气地质疑。

    “我,我没有听错……”被几个男生不满地瞪着,冉桐被吓得一缩。

    “怎么回事?”赵罄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这一幕,不由皱起了眉头。虽然来往不多,但她也不相信冉桐会有胆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谎。

    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想的。只是这几个男生都是对颜熙琴有好感的,他们才不会相信颜熙琴会做这样的事,就算是有错,也一定是别人的错。

    “今天上课前,小桐桐可不得了了,吼了我一通。”孟瑶笑嘻嘻地给赵罄雅讲着上午发生的事,仿佛并不在乎冉桐被一群人问。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赵罄雅惊讶地问。

    而此刻冉桐浑僵硬,脸色也微微发白,不过终究没有真的躲避。

    她知道不管怎么解释,这些男生也不会相信自己而不相信颜熙琴的,不过,她肯定不能再这样沉默地承受别人这样对自己的态度,她要让人知道,她并不是随便谁都能捏的包子。

    冉桐抬起头,直视着那些男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软糯:“你们这样是想做什么呢?难道我发现自己看错了朋友,不可以难过吗?难道你们想让我认为之前我是幻听了吗?可是那是事实啊!还是说,因为她是颜熙琴,所以什么坏事都不可能是她做的?你们真的了解她吗?”

    几个男生怔住了。

    他们没想到平时闷声不吭的冉桐今天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得这么强硬。而且,他们突然发现,其实总喜欢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冉桐长得其实很漂亮。

    冉桐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面无表地转头看向孟瑶和赵罄雅,“我们去吃火锅吧!”

    “诶?”你被气糊涂了吗?

    最终鸳鸯锅解决了冉桐怕辣的小问题,冉桐也慢慢地把思绪给从头到尾整理了个清楚。

    除了要调查哥哥和那个不知名女人的事之外,她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改变自己。上一世虽然说她在撞破颜熙琴和林钧卓的私之后,就远远地离开了这两个人,但却采用的是一种逃避的方法。将两个人的手机、微博、即时通讯全部拖黑,躲着不肯见他们,被他们找到之后也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如果不是那次林钧卓抓着她的手不放,她也不会泼了他一脸红茶。

    但她这样的处理方法只让其他人觉得她在无理取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小心眼乱吃醋才闹成那个地步,之后在不得不参加的社交场合中,林家父母更是没一个好脸色给她。

    不过也是那个时候她才明白,不管妈妈对她要求多严厉,也都是最她最护着她的人。

    可是后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死了,妈妈看况也不太好……

    她既然能重生回来,如果不改变自己的格,继续这样软弱下去,该怎么去应对以后未知的那些危险?

    “中秋,中秋在吗?”冉桐暂时不想回寝室去看到颜熙琴,从火锅店回校之后,就和孟瑶、赵罄雅分开,独自来到了湖边慢慢散步。

    “在。”

    冉桐看着微微起着波澜的湖水,默默地向中秋问道:“能不能告诉我初级训练课程都有哪些内容啊?不知道有没有让我改变的办法……”

    “初级训练课程包括初级武术、初级枪械、初级玉石鉴定、初级形体训练、初级语言训练。”

    “……武术,枪械,怎么还要学这个?”冉桐不解地微蹙眉头。

    “因为你以后要面对的事会很危险,这些都是用来防的。”

    “上一世我的死难道是被人绑架撕票了吗?”冉桐突然想起来。毕竟她的妈妈也算是小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会有人打她的主意并不难理解,现在到处都能看到各种负面新闻报道,有太多铤而走险的人了。

    中秋没有再回答。冉桐也发现了,每次涉及到未来的时候中秋就会装聋作哑。

    “那么我想改变自己的个必须要靠自己了。”冉桐给自己打气,“没事,我一定行的!”

    “同学,我能有幸认识你吗?”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边响起。

    冉桐转头看去,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正有些期待地看着自己,顿时被吓了一跳。以前她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和颜熙琴在一起,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搭讪这种事。就连林钧卓也是双方母亲认识,在寒暄的时候为双方做的介绍。冉桐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脸刷地红了。

    “看到没有,你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差。自信起来,你就会有所改变的。”中秋适时地提醒道。

    “谢谢你,中秋。”冉桐默默地说着。

    “桐桐,终于找到你了。”那个男生正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又有人出现了。

    冉桐刚刚泛起红晕的脸刷间发白。

    是林钧卓的声音。

    果然,衣着虽然简单却难掩贵气的高挑男子微笑着朝这边走来,林钧卓单眼皮眼睛不大,却看上去十分舒服,是很有亲和力的一种外形。加上家境优越,格却又温和,所以很受欢迎。也正是他的体贴温柔,处处都为冉桐考虑到又不让她感到不自在,冉桐才会打开心扉接受他。

    却没想到这个温柔的男人对谁都是一样的温柔。谁都不愿意伤害,其实伤害了所有人。

    “他是?”林钧卓走到冉桐边,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看向那个眼镜男生。

    “一个同学。”冉桐再次给自己打了打气,抬头看向林钧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直有些不放心,正好有空就来看看你。桐桐,我有话想对你说。”林钧卓一边对冉桐说着,一边看向还站在旁边的那个男生。那个男生虽然觉得遗憾,也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聊。再见。”

    冉桐面无表地看着林钧卓,一声不吭地等着他要说的话。

    林钧卓内心也升起了一丝疑惑。冉桐今天的样子实在太反常了,上午的事颜熙琴发短信告诉了他,他也觉得是冉桐误会了颜熙琴,毕竟颜熙琴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总是为冉桐考虑着,早上发现冉桐不舒服都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她。当时颜熙琴是那么的担忧,怎么可能转又去造谣说冉桐家的事呢?

    而且无论是给冉桐发短信,还是发微博私信,都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她没有看到,还是不想看。

    “桐桐,下午应该没课吧?不如出去兜兜风?”

    “不了,我不想去。”

    看到冉桐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拒绝,林钧卓也不由有些难受,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乖巧安静,甜美可,尽管林妈妈觉得冉桐可能不太适合为家族在社交场合应酬,但是林钧卓却认为自己的女人就是应该好好地宠着、护着,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所以追求越来越用心,最近一段时间明明冉桐已经有动心的迹象,估计再接再厉就能成功了,却没想到一夜之间就变了模样。

    不过就算是这样,林钧卓也没有打算放弃,他认为女人有傲的权力,冉桐本来就很乖,偶尔任一点也没什么。

    “那我在这里陪你。”林钧卓仿佛没有听出冉桐语气中的冷淡,温柔地笑着说。

    可我不需要你陪啊。

    冉桐无力地想,然后转朝着寝室楼走去。

    俊男美女的组合自然是十分吸引人的目光的,如果那个女孩完全没有一丝笑意,整个人面无表呆呆的,看起来就更加吸引人眼球了。

    所以再次看到颜熙琴的时候,冉桐居然松了一口气。干脆就把这对渣男女凑一对自己折腾去好了,别再来烦她!

    看到颜熙琴迎面而来,冉桐转头看向林钧卓:“林少,以后想要找颜熙琴的话,直接来找她就可以。”

    说完也不顾那两个人是什么反应,转就走。

    “桐桐!”林钧卓被冉桐的话说得愣了愣,视线不由移向了颜熙琴,而对方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这种眼神再怎么掩饰,为珠宝家族的小开,什么没有见过?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不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