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那个在不久前还用冰冷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人,正站在她的边,温柔地笑着,“今天这是怎么了,小懒猪,叫了你半天才醒。”

    冉桐抱着被子怔怔地坐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了,病了吗?”颜熙琴的手覆上冉桐的额头,冰凉的感觉让冉桐忍不住朝后缩了缩。

    颜熙琴的手就那么悬在了半空。

    “还好,不是很,”只有一瞬间地怔愣,颜熙琴很快就调整好了绪,脸上带着一种包容的浅笑,“难道是做了噩梦?要不,今天我帮你请个假?”

    冉桐慢慢抬起头看向颜熙琴,眼中没有什么神采,但是内心却涌上了强烈的厌恶感。

    这个女人,总是在她面前表现得如此温柔贴心,对于不善于和人打交道的她来说,颜熙琴就是她最好最信赖的朋友了。可是没想到,偏偏就是这个女人,当着她是知心姐姐好闺蜜,背着她,却勾搭上她的男朋友。

    冉桐无法忘记颜熙琴和林钧卓的事被戳穿之后,颜熙琴一副无辜的模样,说是她也不想这样的,她也没想到林钧卓会上她。

    还有在墓地时,颜熙琴那个怨恨恶毒的眼神……

    冉桐按捺住反胃的感觉,干巴巴地嗯了一声。她实在是一句话都不想和这个女人讲。

    一直看着颜熙琴拿着包离开,冉桐都还没有清醒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这里?

    四张带着书架的单人,贴着可贴纸的房门,书桌上厚厚的专业书籍……

    这分明是她大学时的寝室!

    她不是追在那个自称是自己哥哥的男人后,想问他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怎么会一转眼就到了这里?

    冉桐弄不明白究竟她一不小心产生了幻觉,还是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她在做噩梦……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让冉桐吓了一跳。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熟悉的旋律了,这是她认识林钧卓之后,特意为他设置的铃声。

    冉桐喜欢给不同的人设置不同的铃声,她认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旋律。而林钧卓,她就为他设置了这首歌,仿佛能嗅到空气中甜甜的味道。而在两人分手之后,她早就将林钧卓的号码拖到了黑名单,这首歌也再也没有听过。

    现在猛然再次听到这首歌,冉桐脸色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之前林钧卓和颜熙琴在她墓前的言行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

    手忙脚乱地从脚墙壁上的小书架中把手机翻出来,冉桐条件反地按下了拒听键。寝室内再次安静下来。

    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冉桐迟疑地再次按亮手机屏幕,上面清晰的期时间,让她忍不住闭上眼,再次睁开,却看到依然是那一行字:07:479月172013年

    三年半之前!

    这个时候应该是大四刚开学不久,也是不久前的暑假在一次宴会上认识了林钧卓,这段时间正是林钧卓烈地追求她的时候。

    怎么会突然到了这个时候?

    冉桐有点想掐掐自己,可刚才颜熙琴手掌冰凉的感觉似乎还在她的额头上,如果这是幻觉,那么也实在太真实了一些。

    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还是林钧卓。

    冉桐看着那熟悉的三个字,犹豫了片刻,手指有些抖地按下了接听。

    “桐桐,颜熙琴打电话来说你有些不舒服,没事吧?要不要我过来,送你去医院看看?”林钧卓温柔的声音通过手机传了过来。

    以前懵懵懂懂的时候,还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现在听来,却觉得漏洞百出……

    冉桐有些自嘲地弯了弯嘴角。

    现在不过是早上准备上课的时候,那两个人居然就已经通过电话了。她这个时候可还没有接受林钧卓的意思,颜熙琴这位好闺蜜未免也太关心自己了一点。

    “桐桐,没事吧?我现在就过来。”看冉桐没有回答,林钧卓有些着急地说。

    “不用了,我没事。”冉桐一开口就有点懊悔,她天生声音比较软,明明是冷淡的态度,说出口的话却显得是那么无力。

    在另一端的林钧卓果然松了一口气,“嗯,那我就放心了。”停了一会,他又说道,“桐桐,aimee发现了一家不错的私房菜,晚上我去接你,一起去尝尝怎么样?”

    “我没时间。”冉桐干脆地回答。aimee是林钧卓的助理,很笑的一个美丽女人,也就是她曾经隐晦地提醒冉桐要注意颜熙琴。可惜当时的她受到颜熙琴影响太深,反而认为aimee对林钧卓有想法,看到她背后说颜熙琴的坏话,更加对她的印象不好,而疏远了她。

    林钧卓显然是对冉桐这么直接地拒绝感到十分意外,愣了一愣才说:“那明天吧,正好是中秋要放假。”

    “不,我一直都没有时间。”

    这么明显的意思,林钧卓不可能还没有察觉,电话中沉默了片刻,再次说出的话依然温柔:“我也真是的,因为太担心,都忘了注意时间,才八点不到呢。不太舒服的话,再休息一会吧。”

    冉桐这次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倒在了上。

    现在她已经差不多能肯定了,她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一切还没真正开始的时候。

    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她都满心感恩。感谢那不知名的力量,能让她有重来的机会。

    现在距离她的死亡还有两年多,她一定要做一些什么,来避免那个未知的意外,或者说是在她不知道的况下意外到来的死亡。

    对了。那个自称是她哥哥的男人,妈妈一定会知道。不清楚妈妈为什么要隐瞒她这件事,这么多年也不曾告诉她,她还有一个哥哥。按那个男人说的,他应该在这么多年里都不在这个城市,甚至是在她死去一年多之后,才知道这个消息。

    但如何从妈妈嘴里得知真相,大概还需要她想些办法才行。冉桐不会忘记每次提到爸爸和其他亲人时,妈妈瞬间变化的表和那浑冷然的气势。

    还有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被哥哥认为是那个女人害了她和妈妈。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得罪过恨她恨到想要杀死她的人。

    难道,是颜熙琴?

    颜熙琴在墓地时的那个眼神,确实充满了仇恨。可是她在知道颜熙琴和林钧卓的事之后,就立刻放了手,根本就没有妨碍到他们。何况他们后来还结了婚不是吗?

    虽然她没想到林钧卓后来那个样子——但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冉桐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又将手机拿了起来,点着林钧卓的名字,在拖入黑名单上犹豫了片刻才移开,然后将他的来电铃声改成了默认。

    林家和妈妈的公司有商业上的来往,就算她现在将林钧卓拖入黑名单,但没有一个有足够说服力的理由,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反正她已经下了决心不会再上这个男人的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算永远停留在联系名单上,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什么。

    这时,一个语调没有起伏的冰冷声音在冉桐耳边响起:

    “支线任务

    室友的好感:获得同寝室三位室友的好感,一月内完成。目前进度1/3。

    任务奖励:开启初级训练课程。

    失败惩罚:停留在这一月直到任务完成。

    任务提示:和室友保持较高的同步率。建议,现在就去上课,距离上课铃响还有31分26秒。”

    ……

    这是什么?冉桐四处寻找着可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但是无论是笔记本还是室友的台式电脑都处于关机状态,她的手机也没有任何异常。

    “再次提醒,距离上课铃响还有30分56秒。”

    声音再次响起。

    冉桐晃了晃脑袋,这个声音很明显就在她的耳边。

    “再次提醒,距离上课铃响还有30分26秒。”

    半分钟响一次的频率,最终让冉桐明确了一点,“……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那个声音果然停止了报时,“我是辅助人生系统。你很荣幸被选中成为我的寄主,……总而言之,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造你。”

    “……等等!为什么要改造我?”冉桐脸上的表复杂得难以用语言描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