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阴险狡诈的事他来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荣浅咳了两声,别开脸,“厉景呈,你真不讲卫生。”

    “怎么样,烟味好闻么?”

    “不好闻。”她缩回椅背,放弃了要抽两口的打算。

    厉景呈带她去吃东西,到了饭店门口,荣浅双手插着口袋却不进去。

    男人朝她看眼,“走啊。”

    这地方,霍少弦经常带她来,心里说要忘记,可曾经有他一起陪着走过的风景却根本无法抹尽,荣浅深吸口气,“噢。”

    大堂经理看到她,赶忙迎上前,“荣小姐,包厢……”

    目光看到边的厉景呈,她忙噤声,男人联想到荣浅方才在门口的犹豫,他不动声色,“准备个包厢。”

    “好好。”

    荣浅对着满桌子的菜,一口一口吃,厉景呈单手撑住侧脸,“待会打算去哪。”

    “回家。”

    “我可以借你个房间。”

    “谁要。”荣浅抬头看他,“我总要回去的,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那我教你一招,”厉景呈拿了饮料走过去给荣浅满上,大掌适时按住她的肩头,“买一束花,直接去顾新竹的病房,承认是你错了。”

    “买束菊花么?”

    厉景呈手指朝她脸上弹去,荣浅痛得只差没跳起来,“厉景呈,别弄我的脸!”

    男人按住她要起的动作,他坐回荣浅对面,“就你这点能耐,还不够顾新竹玩你的,现在谁都知道是你下的药,你要不服软,以后让你爸还怎么相信你?”

    荣浅筷子拨着碗里的米粒,吃过宵夜,厉景呈送她回医院,在医院门口替她买了束郁金香。

    顾新竹在病房内挂水,虚弱的不成样子,荣安深陪在病前,“有没有觉得好些了?”

    “安深,你说浅浅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接受我?我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平时我对她怎样,你也都看在眼里……”

    荣安深铁青着脸,抽出纸巾替顾新竹擦眼泪,“她还小,你别放在心上。”

    “肯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妈!”荣择打断她的话,“你虚弱成这样,还替她说话,要不要命了?”

    荣浅推开病房门进来,荣安深抬头,看到厉景呈跟在后,她几步走到病前,眼圈还带着潮湿,“妈,对不起,我错了。”

    顾新竹张张嘴,许多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只好吞咽回去。

    “我太任了,但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从来没想过要害您,这点您肯定也知道的。”

    荣安深视线不由别向顾新竹,她嘴角僵了下,荣择不悦地拧眉,“一句对不起就算了?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这样下手啊!”

    “说到底,她还是个孩子。”

    荣浅垂着的余光朝厉景呈看去,亏他说得出这样的话,孩子?

    那他这老男人怎么就能把主意打到她这孩子上呢。

    这话,其实是说给荣安深听的,荣安深点了点头,顾新竹见状,忙朝荣择递个眼色,“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再说浅浅也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没事了吗?”

    荣安深自然乐得看到这样的结果,“你们都先回去吧,我在这儿陪夜。”

    几人走到医院外面,司机把车开过来,荣择率先将车门打开,“你不是有人给你撑腰吗?荣家的车,怕是你也看不上吧。”

    “哥,”荣浅喊住他,“荣家的东西我看不看得上,那是后话,关键要爸给我的,我也不会拒绝。”

    荣择轻哼声,上了车。

    厉景呈修长的影立在她旁边。“走吧,我送你回去。”

    荣浅自动避开一步,“我打车好了。”

    “怎么?这会又怕了?”

    厉景呈拽住她手臂,荣浅跟在他后,她其实心里也有疑虑,明知厉景呈对她有所图,可这个求助电话,她还是打给了他。

    到了荣家门口,荣浅并未第一时间下去,她透过窗外看着面前的这座别墅,“我不应该犯这么明显的错误,我应该像你一样老巨猾,能忍的时候一定要忍。”

    厉景呈倾过,荣浅视线别回后对上他。

    男人沉沉盯着她,其实,荣浅正是以这样的个吸引了他,她才20岁,险狡诈的事应该都由他来做,她不该沾染上一丁点。

    “回家吧,再晚走一步,说不定我能在车里吃掉你。”

    荣浅朝他白眼,推开车门下去。

    顾新竹出院后,放泻药的事荣安深只字未提。

    学校每年都要准备两次运动会,荣浅本不想参加,可同学老师都知道她长跑厉害,还不等询问她的意见,体育课代表就将荣浅的名字给报了上去。

    霍少弦在家接到个电话,是班主任打的。“霍少,周三举行运动会,荣浅有长跑的项目。”

    霍少弦握住手机的掌心收紧,半晌后,才应道,“我知道了。”

    荣浅每次在学校有活动,霍少弦都会去,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学校场。

    荣浅穿着运动服站在起跑线上,头发束成马尾,一双蓝色NB运动鞋衬得整个人青有活力。

    林南与何暮在旁边加油助威,1500米长跑啊,只有彪悍的女汉子才能驾驭。

    厉景呈站在教师群中,他也是收到了消息后过来的,没法子,要想收服这个小鲜包,不下功夫可不行。

    发令枪响,荣浅冲跑出去,长跑讲究的是耐力,她不急不躁,绕着场跑完一圈,目光似乎瞥到个熟悉的人影,可是跑过去后,不能回头。

    荣浅跑了第二圈,在经过方才那个地方时刻意慢下速度。

    果然,她看到霍少弦站在人群中间,他穿了条烟灰色的阿玛尼长裤,米色上衣,高大拔的影鹤立鸡群,颓然的神色被阳光衬出层感,荣浅鼻尖止不住酸涩,她脚步越来越慢,林南扯开嗓门在对面喊,“浅浅,冲啊!”

    霍少弦抬腿朝着终点的方向走去。

    荣浅眼眶湿润,一道道人影都模糊得虚无缥缈起来,大半的人都超过了她,跑到最后一圈时,她看到霍少弦修长拔的影越走越远,似乎想这么离开。

    荣浅什么都没想,她猛然提速,腔的空气仿佛被揪扯殆尽,她一鼓作气冲过终点。

    “霍少弦!”她嘶喊出声,“霍少弦!”

    男人僵硬停住脚步。

    这阵嘶吼,也传入了正在不远处得厉景呈的耳中。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