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爱情圈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宋权到阳台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厉景呈坐在咖啡馆内,手里捧着本书。

    荣浅出来时找了圈,见厉景呈坐在靠窗的位子,他人微微倾斜倚在沙发内,搭起的腿显得很长,见到她出来,他合起书本。

    回去的路上,车内一片沉寂。

    车开到半路,荣浅还是忍不住开口,“有时候想想,人真是自私的。”

    厉景呈冲她看眼。

    荣浅自顾往下说,“我总以为时间能消磨一切,出了那件事后,我一直希望霍少弦能忘记,甚至想着,他要放不下的话就是不我。可如今,相同质的事掉个头,我却无法接受,我是不是很自私?”

    厉景呈不忘泼她冷水,“你出事是被强迫的,可他却是自愿的。”

    “你——”有时候,她真想把厉景呈这张嘴给贴住。

    荣浅颓败地窝回副驾驶座,“你那个朋友,不会是心理医生吧?”

    “就他那样,当得了医生吗?他以前是电台的主持人,类似于知音,专门替老大妈和少妇排忧解难那种。”

    荣浅白他一眼,想要不搭理他,可这会又迫切地想找个人说话,“刘老师的事,他也跟我讲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受了些。”

    “我过两天再带你来。”

    这回,荣浅没再拒绝。

    半道上,荣浅去雕塑店买了些东西,厉景呈看着她手里的袋子,“不是不用去学校了吗?”

    “宋哥说得对,事不是逃避就能过去的。”

    将那天在深山拍的照片冲印出来,荣浅第一时间便去了玻璃房。

    厉景呈坐在沙发内,时不时抬头看向荣浅,她手刻得酸了,便抬起擦下脸,眼里的坚毅点亮了已经降临的暮色。厉景呈不由看得入神,更多时候,荣浅上所折出来的光芒要比她的脸更吸引他。

    荣浅再次回到学校时,没有经过荣安深的同意,荣安深本来已经找好关系,到时候荣浅只要混张毕业证就好。

    她手里捧着东西走进教室,原本的喧闹在看到荣浅时安静下来,林南从椅子上起来,何暮也走了过去,“浅浅,你怎么来了?”

    坐在教室后方的朱婷婷抱起双臂,“害人精,还好意思来。”

    荣浅充耳不闻,她将东西放到讲台上,小心翼翼将红布移开,里面是一尊佛像,雕刻得栩栩如生,比照片上所拍摄的更加赋予神韵。

    荣浅退后步,朝着刘老师曾经上课的讲台鞠了下躬,“刘老师,对不起。”

    教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学雕塑的都知道,如果不是百分百的用心,是不可能雕刻地这般活灵活现。

    林南看了眼荣浅,只觉她似乎和平时那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有很大的不一样,她懂得担当,用了最打动人心的法子来弥补这份遗憾和亏欠。

    班主任正好过来上课,站在门口看见这一幕,她走到荣浅侧,手掌握向她的肩膀,朝着班级的同学说道,“刘老师的事是意外,我们都很难过,这尊佛像雕得真好,荣浅,放学后你送到刘老师家里去吧。”

    触景伤,她心里还是苦涩的。

    荣浅点了点头。

    厉景呈每周会带荣浅去两次书吧,荣安深眼见荣浅一天天开朗起来,在家也能好好吃饭,恨不能将厉景呈当恩人一样供着。

    霍少弦和荣浅虽然没举行过订婚礼,可认识这两家的人几乎都知道这层关系,荣安深一怒之下,已经对外宣布荣浅和霍少弦不再有任何瓜葛。

    这天是周末,荣浅换上JC运动装出门,她戴着耳塞漫无目的向前,后,却有一辆车始终跟在她不远处。

    荣浅走到前面的公园门口,她停住脚步坐在长椅内,自然也看到了从车上下来的霍少弦。

    她鼻尖微酸,不见还好,一见,那种思念和蚀骨的疼痛又在复苏。

    霍少弦坐到她边,荣浅看向他的手背,那些细小的针孔已经消失不见,霍少弦穿了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得两条腿修长且有型,“浅小二,你真想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

    “那晚的女人是谁?”她忽然发问。

    霍少弦沉默半晌,“我不认识她,也没再见过。”

    “所以,你愿碰一个不认识的人?”

    荣浅握起双拳,这道坎,她想她是过不去了,霍少弦眼见她起,伸手拽住她手腕,“你从小到大边只有我一个男人,我对你怎样,你真的不清楚吗?”

    “正因为我们青梅竹马,才会比别的侣都敏感,我们都希望这份感一直纯净,从来不曾被破坏过。”

    霍少弦握着她的手慢慢松开,荣浅的话,犹如当头棒喝,也让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致命的错误。

    荣浅朝着家的方向快步走,插在兜内的手还是握紧的,她心慌不已,手指碰触到手机,她忽然想给厉景呈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只要心里难受或者把持不住悲哀,她想到的居然都是厉景呈。

    回到家,走进客厅才发现他就坐在沙发上。

    荣安深和他相谈甚欢,荣浅也走了过去。

    不知道在聊什么,荣安深笑得眼角皱纹扬起,“我这女儿,任惯了,打小都宠她,也就无法无天,将来也不知谁能降得住她。”

    厉景呈看着正要入座的荣浅,他眼里含了抹别有深意的笑,“说不定我可以试试。”

    荣安深见他一直往荣家走动,多少也有所了解,“我这说的可不是玩笑话。”

    “我也不是开玩笑。”

    荣浅僵着弯到一半的腿,她眼睛盯向对面男人,“厉景呈,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对你有感觉,难道你到现在都没察觉出来?”厉景呈支于膝盖上的双手交扣,他这样处心积虑地慢慢渗透至她边,荣浅并不是灰姑娘,所以传统的卖这一对她来说行不通,况且她边又有个霍少弦。

    “厉景呈,你可真是老巨猾!”荣浅看着对他颇为满意的荣安深,再想到她和霍少弦再也回不去的昨天,她隐约察觉到,前面是一个在惑她往里钻的圈

    “我不老,”厉景呈笑着,“也不过才比你大六岁。”

    推荐挚友汐奚的美文《妻难养,老公太凶猛》

    婚后第一次,昏暗仄的车厢里。

    她被压进座椅,眼见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容噙着笑。

    “我们的大小合适,深浅匹配,极度契合!”

    ……

    他出生尊贵,暗藏的野心,注定要为万人追逐。

    她家境平平,此生与富贵无缘,却差阳错卷入这场豪门争夺。

    火缠绵的夜晚,她憧憬着未来开口:“傅晋臣,什么样的是好男人?”

    他笑的邪恶,薄唇含住她的耳垂,一字一句信誓旦旦,“好男人就像你老公这样,睡一个女人,睡一辈子!”

    当她亲眼看到,他将另外的女人拥在怀中诉说绵绵话,她才知道,彼时他的承诺,不过是个笑话。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