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房里进个老男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第二天,荣浅顶着两个红肿的眼眶去学校。

    刚踏进校门,耳边就听到指指点点的声音,“就是她。”

    “啊?她看着倒是好好的啊。”

    “可不是吗,害人精!”

    荣浅来到所在班级,走进去时,教室内异常的安静,有的同学看到她只是抬下头,林南跑过来抓着她的手将她带到窗边,“你没事吧?”

    “没事。”

    “那个……”林南言又止,“刘老师死了,你知道吗?”

    “什么?”荣浅大惊失色,俏脸咻地煞白,“林南,你说什么呢?”

    林南眉间堆满愁云,“打你电话老关机,我就知道你可能不知道,回来的同学说你那天走失后,刘老师执意去找你,后来遇上山体滑坡……”

    荣浅摇着头,看到同学们过来的一束束并不友善的目光,她和霍少弦之间的事还没整理好,竟还有这样一件惊天大事等着她。

    “浅浅,你要不先回家吧。”林南劝道。

    “你们,都去看过了吗?”

    “班主任说是明天下葬,到时候很多同学都要去。”

    荣浅心痛难耐,刚转过就被迎面而来的人狠狠撞到肩头,朱婷婷冷着张脸,“走路不长眼睛,怪不得你会迷路,刘老师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还有脸来学校?”

    “就是,要我,就在家里闷着被子哭死吧……”

    “你们说什么呢,找打啊!”林南要上前,被荣浅一把抓住手腕。

    窗外,几个别班的女生在那探头探脑,“看,就是她,刘老师多好的人啊……”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荣浅来说都是措不及防的。

    参加完刘老师的葬礼,荣安深让人送了一大笔钱过去,可荣浅的心并未因此而好受些,她整天闷在房间不出去,有时候一天就吃个一顿。

    荣浅穿着睡衣走出房间,才来到楼梯口,就听到下面传来的怒骂声。

    她走下去两步,看到站在客厅内的荣安深和霍少弦。

    荣浅就这么蹲下坐在台阶上。

    “你说,浅浅说的是不是真的?”荣安深其实一直拿霍少弦当半个儿子,这会是真气得血压都上升了。

    霍少弦也不争辩,荣安深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了,他抄起一边的报纸,卷起后照着霍少弦上抽去,“我荣安深的女儿,就算真有那不堪的过往也不能被你这样随意糟蹋,你要真接受不了,你就早说,别耽误她,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真是看错人了!”

    “荣叔,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还有用吗?你糊涂啊你!”荣安深气喘吁吁。

    霍少弦面目寒,做出那件事,最后悔的是他自己,“荣叔,她人呢?”

    荣浅太阳突突的疼,似乎那青筋立马就要爆开,她坐在原地冷不丁开口,“爸,你让他走。”

    霍少弦抬起头,上前两步,“浅小二。”

    荣浅体立马缩了下,“你别过来。”

    霍少弦立在那没动,荣浅抱紧了自己的膝盖,“少弦,我现在能明白你为什么一直放不下那件事了,我本来以为,你要真有了别的女人,我顶多难受一阵子会走出来,或许,我还能跟你说,你看,我没事了,你也别介意了好吗?可原来并不是这样的,我真的被刺伤了,而且不会再有痊愈的那天。”

    霍少弦喉间轻滚,眼里有一种滚烫的疼痛在肆意蔓延。

    荣浅起后飞快往楼上跑,他怔怔站在那,终究没有追过去。

    学校那边,荣安深替她请了长假,刘老师的事后,荣浅几乎成了公敌。

    她整躲在房间里,人越来越闷,这段子,厉景呈几乎每天都往荣家跑,荣安深对他颇有好感,自然也忽略了他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荣浅的门是反锁着的。

    钥匙扭动的声音传到荣浅耳中,她拿起个枕头丢向门口,“我不吃,出去!”

    厉景呈推门进来,荣浅坐在沙发内,“你怎么进来的?出去!”

    “你闷在房间里也不怕发霉了。”厉景呈三两步走到她跟前,一把拽起她的手,荣浅想挣开,“别管我。”

    厉景呈动作几近粗暴地将她甩到上,她腾地要起来,男人长腿压住她的下半,扯下领带去绑她的手。

    荣浅破口骂道,“你疯了吧,这是我家,爸,救命,我房里进了个老男人——”

    “我老?”厉景呈手掌捂住她的嘴,“我可不像霍少弦那样宠着你惯着你,在我手里,你要还敢那样撒泼,我让你有苦喊不出来!”

    “唔,唔唔——”

    他拽住她手臂将她扛到肩上,荣浅人倒挂在厉景呈背后,直到他走出荣家,居然都没个人站出来制止。

    他开车往不知名的方向而去,厉景呈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学校老师的事,我听说了。”

    “别说,”厉景呈似乎触到了她没法过去的一个隐痛,“别再往下说。”

    厉景呈抿紧唇线,当真不再开口。

    他带她去的地方,是一个极为安静的书吧,就靠在古镇的河边,厉景呈拽着领带在前面走,荣浅甩了下,“你先把我放开。”

    “走,别废话。”

    经过前面的咖啡厅,厉景呈推开一扇门,外面是个阳台,摆了几张桌子,还有挂满葡萄叶布条的藤椅。

    厉景呈替她选了个位子,荣浅横眉冷对,“干嘛带我来这里?”

    “不喜欢这吗?”

    “不喜欢!”荣浅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厉景呈,你什么意思?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厉景呈手臂握住她的肩头,“我在帮你。”

    “呸,别总说的那么冠冕堂皇,骨子里不知道存着什么坏!”

    “你这会才意识到,是不是晚了?你和霍少弦都闹成这样了。”

    一股恼怒爬上荣浅眉梢,她手不能动,头便用力撞向厉景呈,他手掌掐着她的下颔,挑高后,薄唇凑过去,温的气息喷灼到她脸部,“把你的利爪收起来,你要不好好配合,我拔了你的爪子再把你绑在这。”

    他嘴角勾着笑,一眼,魅惑人心。

    厉景呈示意她别乱动,“我在里面等你。”

    荣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也不知道厉景呈带她来看的,其实是个心理医生。

    厉景呈回到屋内,宋权手臂压在吧台上,“你真要那么做?”

    厉景呈掏出根烟,以一个悠闲懒散地姿势倚靠着,“我是在给她治病。”

    “心理暗示,也分黑白两面,她之前对那个男人依恋太深,你要让她一点点把这种依赖转嫁到你上,从而像贪恋罂粟那样无法戒除,太毒了吧?”

    厉景呈抽口烟,眼神微眯后露出感的迷离,“她自责太深,要没有精神寄托的话,肯定会垮掉。”

    “但你要明白,如果有一天,你想全而退,或者你边有了别的女人,这对她可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厉景呈舌尖抵了下嘴角,“你今天废话真多,别人毁不毁管你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