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惊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一整天,荣浅都没搭理过厉景呈。

    挨到晚上,实在饿得难受,荣浅从楼上的房间下来,厨房里的香味令她肚子不争气地叫出声,她穿着拖鞋走过去,看到厉景呈正在吃炒饭。

    说是炒饭,其实特简单,因为食材受限,连蛋都没有,只剥了些紫菜丢里头,荣浅站在桌前,“你在吃什么?”

    这问题,特白痴。

    厉景呈停下手里动作,“想吃吗?”

    她走过去给自己盛了碗,“还不能下山吗?”

    “可能还要等两天。”

    荣浅若有所思扒着饭。

    被困的第二天,厉景呈又接到了霍少弦的电话。

    他从容不迫道,“还没找到?估计凶多吉少了。”

    挂上手机,他没事人般重新回到别墅。

    荣浅病怏怏躺在沙发内,落地窗全部敞开着,也不知吹了多久,厉景呈走过去喊她也不答应,他走近细看,才觉不对劲,伸手探向她前额,烫得惊人。

    “不要命了你。”他伸手将她抱进房里。

    厉景呈找来自己上的被子一股脑给她盖上,又翻了通,找到几粒白加黑,他将荣浅扶起后给她喂药,她皱紧眉头开口,“有保质期吗?这儿都没人住,会不会是过期药啊?”

    “你的脑子就算不吃错药都是浆糊,赶紧的,张嘴。”

    “什么人啊。”荣浅被白水呛到,半口水喷到厉景呈脸上。

    “咳咳,不,不好意思。”荣浅不住拍打口,厉景呈抽了两张纸巾擦脸,她无力地靠向头,“我好难受,全酸痛,头疼死了。”

    “赶紧睡一觉。”

    荣浅烧得直犯迷糊,只觉得厉景呈这人真不错,“霍少弦让我离你远点,说你在打我的歪主意,可是我们都单独相处两天了,你都是规规矩矩的,回头我一定要跟他说,就是他多心了……”

    啧啧。

    真傻,比动物园的小白兔还傻。

    厉景呈心里嘲笑着,嘴上却道,“你安心睡吧,你有什么地方能吸引我?我不喜欢小的女人……”

    “那也比你大。”荣浅回一句,然后昏昏入睡。

    期间,她感觉到有人给她喂了水,喂了粥,还吃了次药。

    被困的第三天。

    电话那头的霍少弦几疯狂,厉景呈这次没有掐断电话,“她可能玩得太累,在哪个地方休息吧。”

    “厉景呈,别他妈给我耍花样!”

    男人浅笑出声,“我承认,荣浅是跟我在一起,第三天了,搜救队应该快上来了吧。”

    “你们在哪?”

    厉景呈俊眸盯着山底下郁郁葱葱的翠色,那一抹壮阔,越发衬得他整个人犹如王者般高人一等,“荣浅说,她被人糟蹋过,我是对她有意思,也不在乎……”

    “她,连这件事都跟你说了?”霍少弦握住电话的手不由收拢。

    厉景呈展颜,“是。”

    “厉景呈——”荣浅在别墅内没看到他的人,找了出来。

    声音传到话筒内,也落入霍少弦的耳中,厉景呈敛起笑意,“我们应该今天就能下山,三天,真是段令人难忘的旅程。”

    他掐断通话,然后将手机塞进兜内。

    荣浅小跑着过来,厉景呈转过,“不难受了?”

    “嗯,好多了。”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今天应该能下山。”厉景呈率先往别墅的方向走,“去吃点东西,储存体力。”

    直到傍晚时分,荣浅才得已回到山下。

    荣安深和顾新竹一直守在那,荣浅强忍眼眶内的酸涩扑过去,“爸。”

    “没事了,别怕。”荣安深嗓子嘶哑,精神也不好,抱住荣浅后悬着的心总算能落地。

    顾新竹目光复杂地盯向厉景呈,“你们,这几天都在一起?”

    荣浅松开抱着荣安深的手,“幸亏他带我走出了深山,而且我生病的时候,是他在照顾我。”

    “原来是这样,多谢厉少,”顾新竹不住地说着好话,“不然的话,我家浅浅这会还不知道在哪呢。”

    这一幕,融洽得不容任何人插足。

    霍少弦坐在驾驶座内,荣浅好好地站在那有说有笑,还不住说着要答谢厉景呈的话,他口的钝痛在这几天的煎熬中已成麻木,把着方向盘的左手手背上,一排细小的针孔那样明显。

    他倒了车,看见荣浅的影在他眼眶中一点点缩小,双手绷紧,针孔留下的伤口那样小,却那样疼。

    荣安深让荣浅和厉景呈都上了自己的车。

    顾新竹坐在副驾驶座内,她透过内后视镜观察着两人,“浅浅,你要不跟少弦打个电话?”

    她蹙眉,一声不吭地别向窗外。

    顾新竹又说道,“他也担心你的。”

    担心?

    那他人在哪?

    荣浅这时候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你烦不烦?”

    荣安深朝顾新竹递个眼色,也算安慰了她。

    回到荣家,荣浅和顾新竹先下了车,荣安深正着手安排将厉景呈送回家,厉景呈见荣浅不住朝大门口张望,他落下车窗,“你现在去找他还来得及,向他解释下出了意外,也别提到我。”

    荣浅闻言,一个转直接进了屋。

    凭什么她一定要解释?

    顾新竹瞅着她大步走进去的背影,目光收回后重新落到厉景呈的脸上,尔后,露出抹了然的笑意。

    荣浅关掉手机足足在家待了一天一夜,直到吃晚饭时才下来。

    她没精打采地咀嚼着,想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决定去找霍少弦,不能总这样僵着。

    这个时候,她只能去霍少弦的住处等。

    到了大门口,发现二楼房间的灯是亮着的,荣浅拿出钥匙开门,霍少弦自在惯了,负责打扫的佣人一般不留在主别墅内。

    荣浅推开客厅的门,里头黑漆漆的一片,脚踢到什么东西,她绊了一下,摸索着将灯打开,这才发现绊到她的是一双女式皮鞋。

    不远处,还有件女人的外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