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酒后同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她杯子递到厉景呈跟前,“喝杯果汁吧,能好受些。”

    他头也不抬,一把握住荣浅的手。

    她吓得赶忙往回收,厉景呈从她手里把果汁接过去。

    手背上,还有男人留有的体温。

    荣浅看着他的脸,“你不要紧吧?要不要让司机送你回去?”

    “你担心我?”

    “我是怕你喝挂在荣家,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厉景呈坐直体,“心够毒的啊。”

    荣浅捧着餐盘坐到他旁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塞,厉景呈整晚几乎没吃过东西,他随手从她盘里拈起块海棠糕塞到嘴里,“好吃,再帮我去拿几块。”

    “你当我是你丫鬟?”

    “我当你是朋友。”他目光赤诚,实在让人很难往不纯洁的那方面想。

    荣浅起了,去给他拿食物。

    晚间11点后,楼底下的应酬还在继续,荣浅实在挨不住,便回到房间先睡了。

    厉景呈醉得厉害,顾新竹要安排人送他回去,可几乎没人知道他住在哪。

    “就留在这吧。”荣择说道。

    “不行,”顾新竹断然拒绝,“传出去像什么话?家里还有个荣浅呢。”

    荣安深心头一暖,荣择却不以为意,“让他住在我房间,这总没事了吧?”

    顾新竹朝荣安深看眼,荣安深从旁边接过杯倒满的酒,“行了,再说客房都那么多。”

    “好吧。”顾新竹招呼过一名家里的佣人,“把厉少送少爷房间去。”

    “是。”

    荣浅当晚也喝了几杯酒,都是些没法拒绝的交,她躺在上睡得迷迷糊糊,似乎有人在扯她的被子,她不满地嘀咕,“让我再睡会。”

    厉景呈在酒精作用下,体开始不受控制,他要起来,却不料头重脚轻,一头栽在了荣浅上。

    她被压得没法动弹,挥着两只小手,“霍少弦,你起开,肥猪好重。”

    嘴唇被封住,男人同她十指交扣后将她的手臂塞到她背后,荣浅更加没法动,她闭着眼,感觉到湿腻缠绵的吻从她眉尖、鼻梁,嘴唇一直往下。光滑的脖子有些微疼痛,那是把持不住的粗猛,荣浅伸手解开男人的衬衣,肌肤**紧贴的瞬间,**被推至最顶端。

    “霍少弦,”她喊出个名字,“你真的要我了吗?不会再犹豫,不会再在乎是不是?你就把这次当成我的第一次行吗?”

    厉景呈咬着她的舌尖,她微微吃痛,嘴里含糊不清。

    他酒量比她好,即使方才醉得不省人事,这刻却有了小半的清醒,荣浅就在她的下,他朝思暮想着要占有她的体,这会,只要他继续往前,就能到达他想要的地域……

    他手掌贴在她腰际,抚摸着荣浅细腻的腰线。

    难以自持的快感直冲脑门,荣浅以为等来的又是一场空,她凑上前吻着厉景呈的嘴。

    但他却很快意识到不对劲,他为什么会在她的房间?

    荣浅的腿勾至他腰间,男人的底线轰然崩塌……

    但他还是极力克制住了,他若要用强的话,第一次见到荣浅时就用了。

    这点时间,他等得起。

    这会的厉景呈清醒无比,他应该拉开房门立即出去,但是,他不想。

    厉景呈甚至能想到明早会面临什么,他手掌伸向荣浅的脸,“你们的15年,我倒要看看,到底经受得住几次摧毁?”

    荣浅做了个梦。

    很真实很**的梦。

    她睁开眼,先是冷静了下,然后骤然惊叫。

    一双大手及时捂住她的嘴,厉景呈将她扣在怀里,荣浅踢动双腿,眼泪忍不住往外淌。

    厉景呈薄唇贴到她耳边,“冷静点,我们被人算计了。”

    荣浅瞪大双眼,厉景呈慢慢松开手,她扑过去就要抽他耳光,男人先一步握住她两手,“嘘,不想这件事闹大,你就冷静下来。”

    “你!”

    “我没对你做什么,但我也喝了不少酒,一开始肯定把持不住……”

    荣浅低头瞅着自己前的吻痕,“你为什么会在我上?”

    厉景呈揉了揉疼痛的太阳,“应该是有人送我进来的,你想想,我事先并不知道你住哪一间。”

    “我反锁了门的。”

    厉景呈眸子清明而犀利,“那就更有问题了。”

    荣浅扯过被子裹在前,“怎么办,这要怎么办?”

    厉景呈起,将衬衣的扣子扣好,“赶紧换衣服,你这幅样子被人看见,我们就更说不清了。”

    荣浅完全听他指挥,她快速起梳洗,厉景呈则将铺收拾一遍,她刚走出洗手间,房门便被敲响。

    荣浅深吸口气,想将人支开,却不料传来的竟是霍少弦的声音,“浅小二,开门,太阳都打上来了,还睡呢!”

    她惊慌失措,霍少弦拧了下门把,“呦,还锁着呢。”

    外面,又多了几道声音。

    顾新竹说,“少弦,来了啊。”

    然后,是荣择,“妈,昨晚厉少在哪睡的?不是说好住我房间吗?”

    “他没在你房间?”顾新竹吃惊,“那在哪?”

    霍少弦的嗓音明显沉落,“昨晚,厉景呈留宿在这了?”

    “是啊,他醉得不省人事。”

    “浅小二,你给我开门!”霍少弦猛地捶向门板,荣浅杵在房中央,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他和厉景呈碰上。

    “少,少弦,你先回去吧,我还没起呢。”

    她却不知,越是躲避,就越显得有鬼。

    霍少弦抑制不住愤怒,“开门!”

    荣安深也从房里出来,“怎么了?”

    顾新竹站在一旁,“少弦,你别多想,难道你以为厉景呈在浅浅房间?”

    霍少弦这才想起,他是有荣浅房间钥匙的。

    门口传来的开锁声令荣浅全如坠冰窟,她想也不想地冲过去顶住门板,“霍少弦,事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厉景呈嘴角飘了抹似有似无的笑。

    门陡然被推开,荣浅趔趄着倒退两三步,霍少弦手里还拿着给她买的西树泡芙,他将袋子往地上一丢,冲过去就要打。

    “住手!”荣安深及时喝住,“谁都不许把事闹大!”

    荣浅着急解释,“我们没做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我房间。”

    顾新竹赶忙安慰荣安深,“你别急,当心血压又上去,”她调过头冲厉景呈道,“你是自己进了浅浅的房间吧?”

    “不可能!”荣浅立马反驳,“我房门是锁上的。”

    霍少弦一听,越发火冒三丈,到了这时候她居然还在为厉景呈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