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霍少,我是干净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两人坐在山下的饭店内。

    霍少弦翻着菜单,一边看向对面的人,“多大点委屈,哭鼻子。”

    “谁让你把我泥像砸掉的?”

    “这还赖我,分明是你砸的。”

    荣浅端看男人那张精致得不像话的脸,“少弦,不管有没有人对我打主意,我要嫁的只有你。”

    “啧啧,小嘴够甜的啊。”霍少弦很是受用,吃过饭,特意回市里陪她一下午,到了晚上8点多才把她送回去。

    荣浅下车前,他不忘嘱咐,“荣伯没回来的事,你别和他闹,不然他仅存的愧疚反而被你闹没了。”

    “我知道,”荣浅压下心里不快,“装嘛,谁不会啊。”

    荣安深是第二天一早赶回来的。

    荣浅洗漱好下楼,就看到客厅里摆着的行李箱。

    荣安深脸上是拂不去的倦容,荣浅下楼来,不怒,也不怨,“爸,我昨天去看过妈妈了。”

    “浅浅……”荣安深语气内疚,“爸爸耽误了一天。”

    “爸,没事,妈妈都说这次原谅你了,只不过下次再忙都不许啊。”

    “好好好。”荣安深忙不迭点头,顾新竹嘴角僵了下,但还是赶忙附和,“对,下次可不能忘记。”

    ……

    何暮彻底恢复过来后,执意要请荣浅和厉景呈吃饭。

    没想到,厉景呈竟同意了。

    何暮家境一般,请的也是小饭店,包厢里放着一张很小的桌子,由于服务员人手不够,她只能到柜台去点菜。

    荣浅跟霍少弦发条短信,她愿对着手机也不想和厉景呈多接触。

    厉景呈衔着根烟,眼睛在她没看见时眯起危险的光,“还记得一年前,你说你被人强过的事吗?”

    荣浅冷下脸,握住手机的手指不住有了抖意。“我骗你的。”

    厉景呈腔内溢出笑来,“那如果这事是真的,霍少弦在不在乎?”

    “不在乎。”她说得毫无底气。

    “你被人强过的事实,是扎在你和霍少弦之间最深的刺,他只要亲近你一分,那根混在他血内的刺就会深入一分,除非,你们一辈子有名无实。”

    “你胡说!”荣浅不住他的几句话,“我们青梅竹马,他我,更不在乎。”

    “这是你不了解男人,”厉景呈再下一把猛药,“只有了,才会形成刺,的越久,刺得越深。”

    荣浅脸色煞白,想到霍少弦一次次地把持住,她也意识到过,但不愿接受,也就总是刻意去逃避。

    “我不信。”

    “为什么不试试?”

    “你这样做得目的是什么?”荣浅一字一顿道。

    厉景呈嘴角抿出个烟圈,“为你好。”

    “P。”

    何暮推门进来,“浅浅,你又说脏话。”

    荣浅拿起包站起来,“木子,我临时有事,不吃饭了。”

    何暮抓住她的手,“别啊,这都要上菜了,怎么回事?”

    “私事,真对不起。”荣浅逃也似地飞奔出饭店,深吸一口气,腔内还是被一双有力的手在猛烈撕扯。

    霍少弦应酬完走出酒店,助理过去取车,他抓松领带,迎风而立,方才陪着他的女人在老总授意下接近,“霍少。”

    霍少弦垂眸,睨视的角度带出风流之气,“沈小姐还没走?”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让您送我一程?”

    男人单手插在兜内,唇色绯然,“行啊。”

    沈小姐搂住他的手臂,“别走了,就在这家酒店吧。”

    这种事,霍少弦经历得就跟家常便饭似的,却还是装作听不懂,“什么意思?”

    女人轻咬嘴角,嗓音压低,“霍少,我是干净的。”

    他似乎被人迎头一击,霍少弦俊美的五官在霓虹灯下愈渐扭曲,周的闲散被暴戾所取代,沈小姐吓得收回手,“难道,你不喜欢处?”

    “滚!”男人一声怒喝,眸子内掀起腥风血雨。

    助理将车开到跟前,霍少弦打开车门后二话不说坐进去。

    车子开回他所住的别墅,大门缓缓打开,就在即将进入时,霍少弦看到抹人影蹲在一旁的树荫内。

    他下车细看,“浅小二?”

    荣浅抬起头,霍少弦将她拉起,“怎么没进去?”

    “我在等你。”

    “不是有钥匙吗?”

    助理下来,刚要开口,荣浅踮起脚抱住霍少弦的脖子,“你要了我吧,就今晚。”

    年轻的男助理脸都红了,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大胆?

    霍少弦示意他把车开进车库。

    他拉起荣浅的手往里走,开门进去,还未来得及换鞋,荣浅就重新抱住霍少弦,她14岁的时候,霍少弦就教会她怎么舌吻了。

    荣浅的牙齿磕到他嘴唇,纠缠的舌尖在口中撕扯,霍少弦抱住她的双手收紧,两人胶着的姿势穿过门厅,直到她被他压进沙发。

    荣浅迫切地想要证明,她扯开他的衬衣,她迟早是他的,霍少弦将她的衣摆上推,她的体早已发育成熟,前的丰盈控在掌中,恰好是满满的一手。

    他动作收不住,荣浅枕在脑后的长发铺开,她面色嫣然,被他掐得有些痛。

    几不可闻的嘤咛声传到霍少弦耳朵里,他掌心在她腰间摩挲,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荣浅双手搂住他结实的背部,“为什么停下来?”

    霍少弦看着她的样子,凌乱的长发,红肿的双唇,撕开领口的上衣……

    这一幕,同多年前的那晚出奇的相似。

    “你还太小。”

    荣浅红了眼眶,“我20了。”

    霍少弦修长手指拨开她贴在颈间的长发,他尽量将语气控制的和平时一般,“20就不小了?”

    “霍少弦!”不料,荣浅却扯开嗓门道,“你别忘记,早在几年前我就被人糟蹋了,难道那时候我就不小吗?”

    说完这句话,眼泪夺眶而出。

    霍少弦目光寒悚,“荣浅,你给我闭嘴!”

    他从来没有跟她这样凶过,荣浅哽咽着,她坐起,“那时候我就不小了吗?霍少弦,我们要怎么办,我一直不提是因为害怕,我们究竟要怎样继续下去?还能继续吗?我知道你放不开,当年遇上这种事的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