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激情戏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那天,荣浅真算得上是落荒而逃。

    第二天到学校,真恨不得把林南暴打一顿。

    上课前给霍少弦打个电话,男人那边似乎吵的,霍少弦嗓音略带沙哑,“浅小二,你是不是欠了厉景呈什么人?”

    这其实没必要隐瞒。

    荣浅望向远处不住朝她招手的林南,“我要告诉你,当初在那地方买了我的是厉景呈,你想不想拍死我?”

    “我拍死你干嘛,又不真是一只嗡嗡叫的蚊子,你要欠只能欠我,这个人我会替你还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你那个叫猪的同学提起**X,说她在你生那晚听到你和别人对话,我猜到的。今天司机会去接你,我下班后有事,就不去你家了,乖。”

    荣浅挂断电话,猪同学?

    正好,朱婷婷趾高气扬,顶着一张调色盘的脸从她面前经过。

    下午两节课后,林南去买水,荣浅无精打采趴在桌上。

    一张请柬忽然丢到她手边。

    朱婷婷不知何时坐到她侧,“我听说,今晚有人给霍少弦准备了个美女,他应该会把她睡了吧?”

    荣浅懒得搭理,不言不语。

    朱婷婷将请柬推过去些,“今晚我也会去,这是我表哥承办的,别装了,待会电话打不通你就等着哭吧。”

    荣浅冷冷看了眼朱婷婷的背影,将请柬夹在书页内。

    课后,荣家的司机等在学校门口。

    荣浅回到家,推开窗户,郁的乌云使得天色越发晦暗,她掏出手机,拨了霍少弦的电话,却没人接。

    ……

    今晚,在南盛市新郊举行的是场私人派对,请得都是有头有脸的年轻新贵,悠扬激的舞曲隔了老远,坐在车窗内仍能听见。

    荣浅将手里的请柬交给侍者。

    “请进。”

    她并不认识别人,穿过庭院后来到正厅,见有直通二楼的楼梯。

    荣浅拾阶而上,她自然不信霍少弦会碰别的女人,可他那个没接的电话却让她整个下午心神不宁。

    二楼都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荣浅站在楼梯口踌躇不前。

    厉景呈拿了杯红酒从房间出来,冷不丁的照面令他不由眼眸一亮。

    荣浅穿了鹅黄色的紧礼服,极衬她的肤色,随意盘在脑后的长发越加显得她脸小,露出曲线优美的颈子令他忍不住想要轻咬一口,她东张西望,目光自然地对上他。

    后,房间门再度打开。

    里面出来的女人整了整礼服,头发有些凌乱,她手臂缠住厉景呈的腰,男人只是往那一站,便透出种要命的颓然感。

    荣浅径自向前,装作不认识般经过。

    厉景呈示意女人的手松开,对方乖乖收回后自觉离开。

    走廊的最后一间房,此时正上演着激的戏码。

    古董点唱机内盘旋着令人血脉喷张的狂放音乐,明媚妖冶的女人扭动蛇一般的腰肢,长长的礼服褪下肩膀后滑落至脚踝处,里面只有透明的贴和蕾丝内裤。

    她踩着红色的高跟鞋上前,霍少弦的私生活太过干净,平里,她们连见缝插针的机会都没有。

    女人分开两腿,以腿侧的嫩摩擦男人绷紧的大腿,晃动的丰盈充斥着霍少弦的感官。

    他嗓子莫名沙哑,不可能没有**,也不可能每次都视而不见,他也是个玩的主,却游走在这浪花丛中独善其,为的,还是一个荣浅。

    女人盯着男人俊美的脸,早已心痒难耐,手指伸向霍少弦颈间,解开第二颗纽扣。

    敞开的领子露出感锁骨,女人的手往里探……

    霍少弦适时抓住她手腕,凉薄的唇角上扬,慢慢将她的手抽出来,“女人,不是你的人别瞎惦记。”

    她不甘心,索将手伸向他腿间,“霍少,你真不想?”

    “你配么?”他挥开她的手。

    荣浅径自向前,她也不确定霍少弦究竟在不在这。

    一抹影忽然出现在她跟前,“我当你不在乎,原来你真来了。”

    荣浅没空和朱婷婷纠缠,“走开!”

    朱婷婷却挡在她跟前,扬了扬手里的红酒杯,“来找霍少弦?刚刚我看见他和一个女人进了房间,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究竟在哪一间,荣浅,你就等吧,等他出来的时候,真想看看你是怎么哭的。”

    荣浅推开她的肩膀向前,前面就是个露台,朱婷婷拉住她的手,“来不及了,霍少弦这会正跟别人……”

    “你闭嘴!”荣浅怒喝,完全不敢想那个场面。

    她要去敲某扇门,手再度被朱婷婷拉住,荣浅气急之下推了她一把,朱婷婷往后退,腰部撞到栏杆,整个人竟往后栽去,荣浅下意识拽住她的手腕,几步被冲击力带向前,朱婷婷整个人摔出栏杆。

    挑高八米,一旦摔下去大半是个死,况且砸落的位子还是摆酒区。

    朱婷婷吓得尖声惊叫,“救命啊!”

    偏偏,这个位子太偏,旁边正好是一根罗马柱遮挡了楼底下人的视线。

    荣浅的指甲几乎掐到她里,眼见握不住,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朱婷婷的胳膊。

    她侧过头一看。

    厉景呈对上她的目光,“你说我这样松手,你算不算杀人犯。”

    “你……”

    朱婷婷的体腾空,两条腿乱蹬,荣浅眼见要抓不住。

    她眼神慌乱地看向男人,厉景呈探出另一只手,将朱婷婷拉了上来。

    朱婷婷吓得瘫倒在地,荣浅看眼站在旁边的男人,她不由后怕,差一点,她就成了杀人犯。

    朱婷婷嚎啕大哭的瞬间,最后一扇房门打开了。

    霍少弦衣冠楚楚出现在诸人视线内,荣浅鼻尖酸涩,委屈得直想哭,她嘴巴张了张,口中的话还没喊出来,就看到霍少弦后面跟了个女人。

    荣浅心头一击,砰然剧痛,“霍少弦。”

    男人三两步上前,神镇定地搂住她肩膀,“你怎么来了。”

    荣浅攥着拳头不说话,霍少弦眉目不着痕迹地朝厉景呈打个招呼,“你慢慢玩,我们先走了。”

    厉景呈含笑点点头。

    对于喜欢的东西,他向来是毫不留强烈掠夺,可荣浅不一样,对霍少弦的太深太久,他不急,哪怕是披着羊皮的狼总有露出兽的时候。厉景呈深信,越是扎根深的,它越干净,可一点点淡墨泼上去,黑色也就看得更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