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人面兽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圣妖 书名:诱欢,霸上妻身
    狭仄的跑车空间内,荣浅懒洋洋靠着椅背,窗外是入冬后的严寒,每呼出口气都能感觉到寒冽。

    他又没碰她。

    即便已经快到失控的边缘。

    霍少弦动作熟稔地停好车,“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荣浅解开安全带,“都到大门口了。”

    “今天荣叔不在家,我送你。”

    顾新竹果然和以往那般等在客厅中,荣浅进去后喊了声,“妈。”

    “浅浅,晚饭吃了吗?我让厨房给你留了饭菜。”

    “顾姨,我和她在外吃过了。”霍少弦搂住旁边的荣浅。

    “好。”顾新竹向来都是笑意迎人,四十开外的人,因保养得当看上去非常年轻。

    霍少弦并未逗留多久,顾新竹亲自将他送出去,荣浅站在房间的窗前,她头发仍显凌乱,手指抓着侧的窗帘,霍少弦的车在她眼里逐渐行远后消失,她口掩不住酸涩。

    霍少弦,其实,你还是很在乎很在乎的吧?

    在房间打会电脑游戏,一不小心过了凌晨,肚子开始抗议,荣浅穿好拖鞋来到楼下的厨房觅食。

    桌上是给她留了饭菜,只不过,没一道是她吃的。

    她的口味和荣择基本相反,平里顾新竹都会让厨房依着荣浅,除非……像今天一样,荣安深不在家。

    当年,妈妈因为意外去世后,顾新竹带着荣择嫁进来,荣安深是这么告诉荣浅的:以后,他们就是一家人,荣择是你哥哥,亲哥哥。

    多么讽刺,意思是说,早在荣浅生下来之前,顾新竹的儿子都几岁了。

    顾新竹进了荣家十几年,对荣浅倒是格外的好,什么都顺着她,荣安深总说,她是把荣浅当做亲生女儿了。

    荣浅没再看那些饭菜一眼,从冰箱拿了块蛋糕后上楼。

    翌

    放了学,荣浅照例来到玻璃房,荣安深出门在外的这段子,她更不想早早回家。

    穿好围裙坐在桌前,才要动手,门口传来阵脚步声。

    她以为是霍少弦,抬头居然发现是厉景呈。

    男人走到她桌前,盯着她才完成一半的作品,荣浅冷下脸,“你怎么会在这?”

    “门敞开着,我就进来了。”

    荣浅事后也想过,那晚要不是厉景呈手下留,她有可能真会在地狱里走一遭,想到这,她语气微软,“欠你的人我会记得的。”

    厉景呈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你玩的这是雕塑吧?那好,给我做一个。”

    “等我手里的完成以后再说。”

    “这么好的机会不用,你不怕我以后提什么苛刻的要求?”

    荣浅神色间有了犹豫,最终拿起旁边的布将雕刻至一半的塑像遮起来。

    她起去准备泥土,弯腰立起的动作,部的圆滑曲线绷得很紧实,厉景呈眸子不由浅眯起,这是一具本该稚嫩却已成熟的子,她从他手里逃掉过,再次撞进来的这次,他想,他不会轻易放手的。

    荣浅坐回厉景呈对面,然后便仔细地观察他的脸。

    原来,这个男人竟也是好看到炫目,犹如鬼斧神工般刻出的五官,尾端立起的短发显得他精神抖擞,她盯着厉景呈的眼睛,心想着要用什么来点缀这一汪黑邃……

    而他想的,却是她剥掉衣服以后的样子,呈现出来的会不会跟他想象中一般鲜嫩?

    他眼里的色·,她并没察觉到。

    “给你雕个人面兽吧。”

    她的话,冷不丁将他的神拉回。

    “为什么?”

    “多帅啊,多另类啊。”

    厉景呈毫不客气地戳穿,“你是想变相骂我不是人吧?”

    荣浅轻笑,嘴边漾起朵花儿。

    “需要脱衣服吗?”厉景呈问道。

    荣浅望着玻璃房外偶尔经过的人群,“行啊,你脱呗。”

    厉景呈坐在沙发内,手撑过去,掌心被一件东西给磕到。

    他低头一看,是个礼盒。

    荣浅的目光顺着看去,只差没惊叫出口,昨晚和霍少弦纠缠半天,居然忘记把林南她们送的礼物给藏起来了。

    厉景呈将盒子拿在手里,似乎正要打开。

    她脑子彻底懵了,只能做出一个反应——

    荣浅大步冲过去抢夺,她扯过厉景呈的胳膊,然后,张口狠狠咬在男人虎口处,霍少弦常说她跟猫狗似的,喜欢亮出小白牙,厉景呈吃痛,手里的东西砰得掉到脚边。

    “嘶——”

    居然被咬出了血。

    他手臂揽过她腋下,想将她抱开,“松口!”

    掌心触及到她的丰满,柔软不可方物,荣浅嘴里的力道松开,厉景呈的手也适时收回,他不想吓到她。

    荣浅拿着盒子跳得老远。

    厉景呈嘴角挑起抹邪笑,“不好意思啊,刚才摸到了你的。”

    荣浅气得脸色铁青,到底是年龄小,经不得三两句逗,她耳根都红了,拿着盒子的手朝厉景呈不住指,“你到底想干嘛,混蛋……”

    那盒子本来就没盖严实,一下一下之后,竟从她手里散了开来。

    里面的东西呈抛物线落向厉景呈。

    荣浅追过去,想要赶在厉景呈看清楚之前拿回来,可那东西却不偏不倚落在了男人裆部,她十指动了动,脸色爆红。

    厉景呈垂眸,看到一根浅褐色玩意,做的倒是真,上面的青筋道道绷起,将周围的空气轰然点燃。

    “没想到,你居然用这个?”

    荣浅别开眼,“谁说是我的。”

    厉景呈将东西拿起后递向她,“那是谁的?”

    她本来可以不回答,可厉景呈的视线分明把她当成了……求不满?色女?

    NO,她真的冤枉。

    荣浅扬了扬眉头,然后说道,“是霍少弦的。”

    正在办公室忙于公事的霍少弦忍不住打个喷嚏。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霸上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