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诱她来蜀,目的何在?

    “瞧清楚了?”江兮浅瞧着楚靖寒那愣怔的模样,眉梢微微向上轻挑。

    “兮儿,这……这……”楚靖寒有些手足无措,那玉佩自熙妃交给他时,因为对熙宝珠那说不出来的厌恶感他虽未一直佩戴在边,却也时时把玩。

    每次,每次都只能借这玉佩来提醒自己,熙宝珠是救命恩人他不能,不能对她发火,也不能对她不好。

    可是却从未发现,这玉佩的中心竟然会有字。

    那团圆图案的中心,因为滴了血才能顺着字凹凸的笔画瞧见,若非那一年她淘气摔破了手血刚好滴到玉佩中心她也不会知晓。当时她问大哥为什么,大哥只笑嘻嘻地答了,后若是与浅浅走散了,这就是暗号。

    所以她才会在这玉佩丢失后,那般的惊慌失措,甚至闷闷不乐数年之久,现在终于瞧见,为何却是一段自己完全没有的记忆。

    见江兮浅不说话,楚靖寒却有些急了,是因为他认错了救命恩人,又因为救命之恩而一次次的原谅熙宝珠吗?虽然这些事她并不知晓,但他还是觉得很对不起她,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对熙宝珠他却有了计较。行骗居然胆敢骗到皇家头上,哼!只是眼下,还是得将怀中的小女人给哄好了,他张口,声音急切,句不成句,“兮儿……兮儿,我,我不是……我不知道是你,真的,我,我……”

    “真的不是我。”江兮浅摆摆手阻止她接下来的话。

    可是却让楚靖寒愣住了。

    江兮浅却不在乎,不是自己的功劳她不会揽到自己上,她抿了抿唇,“这玉佩在何时丢的我自己都不知晓;你当时是在哪里被她救的?”

    “禾谷绝地。”楚靖寒低下头,垂下眼皮,表面上很是失落,可是心中如何却只有他自己知晓,“当年母妃病重,久久不愈,我偷偷听到太医院的黄院首说禾谷绝地中有奇果名曰火圣果,好似不久便要成熟,若能寻得可能延寿。”

    轰——

    江兮浅只觉得晴天霹雳,她咬着牙,“可是四年前?”

    “嗯。”楚靖寒点头,四年算起来差不离了。

    “嗡——”

    江兮浅只觉得脑中好似有千万只蜜蜂不断地“嗡嗡”作响般,四年前,如果真的是四年前……禾谷绝地,真的是禾谷绝地,可是自己最后是被银面救回去的,当时她也昏迷了。难怪她怎么都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

    “兮儿,你怎么了?”敏感地察觉到江兮浅绪有些不对劲,楚靖寒环着她腰的手臂紧了紧,将她拢到自己怀中带着微微的心疼色。

    “……没什么。”江兮浅抿了抿唇,在听到火圣果时体有那么瞬间的僵硬,她当初也曾误食火圣果,虽然她自己没什么印象,但体内猛增的内力,再加上她从未怀疑过银面,所以她心中不断地挣扎着,“我,四年前,我……我也曾前往禾谷绝地,但我……却,不记得曾见过你。而,而且也是四年前死里逃生时,误食火圣果,才在别人的帮助下误打误撞得了半生内力……”

    她的声音本就极是清浅,说到最后竟几不可闻。

    禾谷绝地的火圣果之名传扬天下,但同样名扬四海的是,火圣果一次只产一枚。

    所以……

    虽然当初她前往禾谷绝地的目标不是火圣果,可最终她得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会怎么看她?

    江兮浅的心很是忐忑,毕竟事关乎他的母妃;如果,如果不是她,或许他……

    想着她的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楚靖寒唇角微微扬起,带着淡淡的笑意,“我还道兮儿是有高人醍醐灌顶呢,原来是误食火圣果的功效。”

    江兮浅猛的仰起头,瞧着楚靖寒那依旧清寒的脸,充满宠溺的眸,她咬着下唇,“阿寒,你,你不怪我吗?”她深吸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当初,若,若不是我误食了火圣果,或许,或许熙妃娘娘就有救了。”

    她话尚未说完,楚靖寒猛地捂着她的唇,“呵呵,天材地宝,能者得之。更何况,当初我连禾谷绝地中心都没去了,就被……被太子派来的人追杀,最后甚至还……”

    “……”江兮浅低下头,“其实当时具体的形我全都记不清了,重伤醒来之后……”

    楚靖寒眉宇微微颦蹙,“嗯,重伤?”

    “嗯,我当时好像昏过去了,被他人所救,也是他以自内力做引为我催动了火圣果的内力,不然我……呵呵,但我再醒来有一段记忆缺失了。”江兮浅笑得很是勉强,连勾起的嘴角都显得很是无力,她记得她虽然服用了火圣果,在银面的帮助下内力大增,但她怎么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所以,她当时询问了无梦,无梦说有可能死当时刺激过重,她潜意识里不想记得;索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如今想来,她却并没有当初那般云淡风轻了。

    “那,对你的子可有影响?”楚靖寒有些担忧。

    “……”江兮浅摇摇头,“只是不记得了。”

    “呼——”楚靖寒终于大松了口气,抬手揉了揉江兮浅的头发,“只要兮儿没事便好。”

    至于当初那救命之恩是怎么回事,不用计较得那么清楚,但既然当时他手里紧紧地抓着这枚玉佩,不管救人的是不是她,都没关系,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来的吗?

    更何况火圣果,当初是他没有本事,拿不到。就算不是被兮儿得了,最终也只是便宜了禾谷绝地的那些畜生而已,与其那样,他更宁愿是被兮儿得了,至少她多了份自保的资本与手段。

    江兮浅靠在楚靖寒的怀中,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唇角不自觉地上扬着。

    “兮儿。”楚靖寒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带着干涩、带着沙哑。

    “唔,困。”江兮浅嘴角不自觉地嘟哝着,整个人靠在楚靖寒的怀中,脑袋在他的前蹭了蹭。

    楚靖寒离开的这几,她心中极是忐忑,又非常的担忧。那夜两人之间的场景实在算不得好,她曾经一度以为他真的要放弃了,那种浓浓的哀伤,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如果,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她一定会拼命的挽留。

    谁都不知道这三天来她想了多少,心中又是怎样的愁肠百结,所以在再次看到他、知道他只是提前离开给自己准备生辰礼物时,那种狂喜,庆幸将自己紧紧包围着。

    她天生极冷,不管绪波动多么剧烈,表面上都是那副波澜不惊的子,可这次她是真的,真的再也压抑不住。

    虽然明白,她现在的行为与多年受到的礼教不合,但她还是想要任一次。

    ——

    隔天,时辰尚早。

    因着苏云禛应下队伍在平圩城缓行一,楚靖寒昨夜并没有带江兮浅回驿站而是就着小船上的软榻睡了一宿。

    瞧着怀中,靠在自己前,手臂还生怕自己逃走般紧紧地扒拉着自己肩膀的小女人,楚靖寒嘴角微微上扬着;微微俯首,瞧着她那静谧的睡颜,好似乖顺的小猫儿般,嘴里还时不时地砸吧着,真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修长宛若扇叶的睫毛,往下小巧精致的琼鼻,那樱红人的双唇……

    想到昨夜,两人之间算是彻底交心。

    直到现在他都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兮儿……兮儿……她终于是他的了,他一个人的。

    只是这样想着,就觉得全血气翻涌间不断地朝着下某处涌去,她的滋味实在太过人,尤其是那人的双唇,又甜又软,好似最美味的点心般,他真的很想品尝,再品尝,永远都品尝不够。

    就这么想着,他骤然俯下去。

    江兮浅睡得朦朦胧胧,在炎的夏,尤其是以酷暑著称的西蜀,旁有个低气温的抱枕实在是很不错的,她环着楚靖寒脖颈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楚靖寒索压在她上,瞧着那不知道是因为梦到了什么而微微嘟起的红唇,那原本清澈透亮的眸子顿时变得幽暗深邃,待他终于如愿以偿时,江兮浅只觉得好似有什么东西紧紧地压着自己,害她喘不过起来。

    “唔,唔。”

    她睡眼惺忪,大大睁开的双眸中还氤氲着尚未散开的迷蒙和雾气,不过在意识回笼时,她扬起手,瞬间挥了出去,只是却被上的男子抓住,而后以一种很是暧mei的速度和力道,来回摩挲着。

    “唔。”

    好不容易终于清醒过来,想到昨夜,她顿时面色微微泛着酡红色,她转过头,右手被那人握在手心不断地摩挲着,带着冰冰凉凉又酥酥麻麻的感觉,“你,你好重啊,快,快起来。”

    她语不成句,单手撑着他的膛,可在这个时候,女人哪里是男人的对手。

    “兮儿,真好!”

    楚靖寒喟叹一声,这瞧着她那微微扇动的睫毛,而后又精准地嗫住她的红唇,带着极是温柔的力道,轻轻撩拨着她的唇。轻慢碾,而后慢慢地挑开那紧紧阖上的贝齿,挑着她的丁香小舌一起,与他共舞。

    “唔。”江兮浅无意识地一声嘤咛。

    可在楚靖寒听来却不亚于最顶级的药,原本清晨就极容易冲动的,霎时间那种名字叫做结合的东西在心底朝着四肢百骸不断漫开,压在那柔软的躯上,下是自己心尖尖儿上的小人儿,他的眸越来越暗,越来越沉,也越来越深邃无比,好似要将人的心神都吸进去般。

    “兮儿,兮儿。”

    楚靖寒搅着她的唇舌,在她的口腔内攻城略地,边还不忘声声并不清晰的呼唤着小人儿的名字;之前所有的患得患失,所有的嫉妒与失落,好似全都在这一刻被扫清,心头原本空空的地方被骤然填满。

    “唔,我,我在。”

    江兮浅被他压榨得险些喘不过气来,瞧着他那幽深的眸子,顿时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孟浪,他会不会,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矜持?

    女人呐,一旦陷入,最是容易多想;江兮浅自然也不例外。

    “兮儿。”被她那双清澈微微透着无辜的眸子那般愣怔而又火地瞧着,饶是楚靖寒再动也不由得停了下来,更何况他也不可能做什么,“在这个时候走神,实在是……”

    失败呐。

    当然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只是瞧着她眸中微微的疑虑,楚靖寒叹口气,翻从软榻上坐起,而后将她紧紧涌入怀中,“兮儿,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怀疑什么?”

    既然两人之间已经明了了心迹,那有些事最好还是摊开说来。

    夫妻之间相处,贵在坦诚。

    她是他这辈子认定的妻,再没有其他,所以他希望他们之间能够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相互坦诚,相互扶持;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有些事一旦埋下隐患,现在或许不觉得,但后却不一定了。

    这些所有的所有,兮儿年纪小不懂,所以他必须将那些所有会影响他们之间感的因素全都掐死在萌芽之中。

    “……”江兮浅面上带着尴尬之色,低着头往他怀里一钻,以此来遮挡自己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这话问得,难道她要说她担心自己太过轻浮?

    “兮儿。”楚靖寒再次喟叹一声,腔的震动显示他此刻心极好。这丫头也知道害羞了,是好现象。

    江兮浅轻握粉拳,轻轻地朝着他口锤了一下,嘟着嘴,带着恶狠狠却丝毫没有威胁力的语气,“不许笑。”

    “呵呵,好,我不笑。”楚靖寒唇角微微勾了勾,眉宇间都尽是喜悦之色。

    这表若是让熟悉他的下属瞧见定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多少年,他多少年没笑得这般开怀过了。饶是当年熙妃在时,他因为寒毒绪就向来少有波动,就是当年熙妃病重离世时,他也只是冷着脸,知道丧事结束之后,沉默寡言,却都未曾有过这样明显的绪波动。现下,若当真瞧见了他这副模样,不知是会担心着呗杀人灭口,但是担心自家主子爷被掉了包?

    闻言,江兮浅将头埋得更低,咬牙切齿着,这人,变坏了。

    “快到寅时中了。”

    好久,楚靖寒才明显地轻叹一声,而后将江兮浅放在软榻上,“先歇会儿。”

    自己却取了水,细细地替她擦脸,顺便理了理略嫌凌乱的发丝。瞧着楚靖寒在小小的船上,来来去去,不断地忙碌着,江兮浅坐在软榻上,双腿微微曲着,将头搁在膝盖上双手环着,偏着头,很是安心的感觉。

    夏的寅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楚靖寒揽着江兮浅的腰足尖轻点,踏在那亭亭玉立,扬在河面上的荷叶或者荷花间,整个人三两下闪,朝着那蔓延开来的河中心不断地掠过去。

    流金河极宽,极长。

    甚至江兮浅单手遮在眉间,一眼瞧不见河的那头,她心中猛然回过神来,感他们昨夜呆的地方只是这流金河的小小支流,这才是真正的流金河吧。

    瞧着那一望无际的水面上,靠近岸边的地方尚有些草甸、芦苇,而朝湖中心漫开的满是亭亭玉立的荷叶。

    遮天连叶无穷碧,只可惜却没有映的荷花,也没有荷花的映

    楚靖寒自然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只是飞快地揽着她,而后落在那河心岛上。

    岛上不大,可是却能看出人工雕琢的痕迹,简单的亭台楼阁,青石小路。说是河心岛,却不如她的汐院大,一眼就能瞧见道上的全貌,只是这般对着浩瀚磅礴的流金河。

    “兮儿,生辰快乐。”

    楚靖寒揽着江兮浅飞快地落到河心岛的小亭中,亭中的石桌上拜访这精致的早餐,汤包、清粥、精致的酱菜、凉茶和糕点,应有尽有。

    “阿寒,你……”江兮浅抿着唇,眼眶一,鼻头酸酸,原本以为昨那流金河甸的流萤飞舞,荷叶丛间是他的安排,却不想今早晨也有,他那样冷的人,居然也有这么感的时候。

    “傻丫头。”楚靖寒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手上端着的一个粗瓷海碗,里面是一粒圆滚滚的鸡蛋,只是瞧着却比平常的鸡蛋要略嫌修长些,对习武之人来说,看穿不是什么问题,平常只要将鸡蛋放在太阳下,透过那薄薄的壳,基本就能确定里面蛋黄的个数。

    因为晁凤不知多少年流传下来的习俗,长辈在晚辈过生辰时都会煮上一枚双黄蛋,寓意期盼晚辈心愿梦圆,长命百岁。

    他轻轻揉了揉江兮浅的头发,“虽然知晓你向来胃口不佳,但生辰早上的双黄蛋却不能不吃。”

    “唔。”江兮浅微微蹙眉,自幼她便最讨厌那种圆滚滚瞧着没食,闻着更是冷腥的东西。

    “兮儿要长命百岁的,是不是?”楚靖寒侧将她抱起来坐到自己的腿上,左手从她的腋下穿过,揽着她的腰端着海碗,右手捏着调羹,同样的粗瓷大勺。

    瞧着那喂到唇边的鸡蛋,江兮浅嘟着唇虽然很不愿,却还是张开嘴,直到整颗鸡蛋都吃完之后,楚靖寒这才放开她从怀中地给她一包蜜饯,“听说流金河甸的出很美。”

    “嗯。”江兮浅懒懒地靠在他上,其实她真的很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决不坐着,现在既然有免费的劳动力,她自然乐得轻松自在。

    其实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却是他有这个心,那淡淡的语气,陈述的话语,江兮浅却能想到,他恐怕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吧。尤其是这河心岛,明眼人一瞧就能发现绝对是有富贵人家特地修建的,只怕却是为了观光而来。

    从河心岛上放眼望去,右面是一望无际的水面,左边透过水面在不远处却能瞧见那平圩城内熙熙攘攘的建筑,尤其是来来往往的船只,还有那在河窄处修建的跨桥,现在时辰尚早,但跨桥上已经有人来人往。远远地瞧着,只能瞧见黑黑的影儿。

    “谢谢,我好开心。”江兮浅靠在楚靖寒怀中,抿着唇。

    “兮儿永远不用跟我说谢。”楚靖寒揽着江兮浅,两人就这么静静地靠着,时而眺望远方,时而喂对方糕点、早膳。

    时间飞快地流逝,天边那灰蒙蒙的雾气也渐渐地散开,凉意渐散,周围的空气都氤氲着灼

    “阿寒,快看,快看。”

    江兮浅不经意间抬头,瞧见远处仿若河天一色的天边,太阳渐渐露出了笑靥,红咚咚的,好似最耀眼夺目的翡翠雕琢的玉盘般,以及其缓慢的速度朝上移动着。

    在它的周围,霞光批帛而下,染尽轻舒漫卷的云朵。虽然那只是玉盘一角,但红光辉映着朝霞,光芒四,令人不敢张开眼睛直视。

    楚靖寒瞧着江兮浅那亮晶晶的双眸,心中也很是高兴。他虽然不知道她这位幼年时曾受尽宠的相府大小姐,后来传闻一夜失宠,之后被赶出相府、赶出凤都,又是怎样以十岁稚龄建立暗狱,发展更是迅速,如今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暗狱之主,还有那七色鬼杀……

    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残忍,才能让那天真无邪的少女变得那般的沉重,难为她还能保持着那颗赤子之心,他的心微微抽疼着,每次,每次只要想到她可能承受的痛楚他就恨自己不能早认识她几年。

    只是江兮浅却没有瞧见他眸中的沉痛,反而兴致勃勃地望着天边,揽着楚靖寒的手也很是用力。

    “阿寒,谢谢你,我好喜欢,真的好美。”江兮浅请声慨叹着。

    天边处的红升起的速度越来越快,原本只是一个小角就花了约莫半个时辰,可如今却好似飞轮般,只是短短的刹那,漫天云海笼罩在金乌的光辉之下,五彩缤纷,灿若锦绣。

    尤其是霞光下洒,与那水波交相辉印着,又是别有风味的景儿。

    楚靖寒轻轻揉了揉江兮浅的发丝,瞧着不远处那灿烂的朝霞,心中盘算着若是她喜欢,往后每年的今都带她来一也罢,只要她开开心心的,就什么都值了。

    待两人回到驿站时,苏云禛等人早已经等在大厅。

    “小师妹,生辰快乐。”陆希瑞眸中带着晦暗,视线在与楚靖寒相交的刹那,电光火石,不过两人都非常默契地没有提起。

    “谢谢。”江兮浅接过锦盒却没有打开的意思。

    陆希凝两眼却放着精光,瞧着他们并没有等她用早膳,想来是楚靖寒已经让人告诉他们了,她也没有太过担忧。他做事想来考虑得很是周全的。

    “姐姐,你太过分了。偷跑居然也不带上我。”陆希凝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她顺势凑上来,瞧着江兮浅那微微泛着红晕的脸色,“嘿嘿,我道是姐姐这几为何闷闷不乐的,原来是寒皇子不再啊,怎地现在可高兴了。”

    “陆、希、凝,你给我闭嘴。”江兮浅恼羞成怒。

    “嘻嘻,本来就是嘛,人家只是实话实说。”陆希凝飞快地蹦到陆希辰的后。

    “浅妹妹生辰快乐。”陆希辰也走过来,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转眼浅妹妹都长大了,再有一年就及笄了。”

    “三、哥、哥。”江兮浅面红耳赤,尤其是他们说的那些话,也太……太那什么了吧。

    及笄……

    想着那两个字她就觉得臊得慌,那赐婚圣旨上可是说及笄之出嫁的,她……

    猛然像是想到什么,她的子微微颤抖了下。

    “兮儿,你没事吧?”楚靖寒面上一急。

    “无妨。”江兮浅摆摆手,可上那股哀伤却怎么都挥之不去,她到底还是任了。

    这么多年的师兄妹,关于江兮浅心中所想,陆希瑞又怎会不知,只是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担心,有老头子在,会没事的。”

    “嗯。”江兮浅嘴角勉强地扯了扯,她其实很清楚。

    她体内的奇毒如果想要彻底解除,如果寻不到用做药引的千年血莲,解除的机会小之又小,比大海捞针还要渺茫;当然如果能寻到解药也不错。

    但,她连自己体内的奇毒是如果得来的尚且不知,寻找解药,谈何说起。

    感受到她绪的变化,楚靖寒强忍着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抿了抿唇,“今休整一,大家都好好休息,明起赶路的时间就需要调整了。”

    “嗯,今儿姐姐生辰,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庆祝。”陆希凝从陆希辰后伸出个头来。

    “不过是生辰而已,有什么好庆祝的。”江兮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出门在外可不比在家里,更何况她可没忘记这队伍里还有个难缠的楚天荷在,若是让她知道了,铁定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再说有楚靖寒刻意为她安排的那些,已经足够了。

    “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哎呀,本公主怎么忘了,有些人当初可是被赶出凤都自生自灭来着,想来是没有人给你庆祝吧。”

    江兮浅话音尚未落地,另一道阳怪气的声音骤然响起。

    当真是说曹,曹到。

    江兮浅很是无语,“我先回房了。”

    “干嘛,别忙着走啊。”楚天荷的底子很好,稍微打扮也算是个美女,只是那刻薄的嘴脸当真让人不敢恭维。江兮浅一直只当她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也不与她计较,只是深吸口气,“本小姐累了。”

    “大胆!”楚天荷一声厉喝,“你见了本公主不行礼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自称本小姐,你……”

    “啪!”

    楚靖寒眸色顿时幽深晦暗,根本不用他开口,寒风一个巴掌甩过去,顿时整个大厅安静了。

    那些人也愣住了。

    “你,你这个人,你竟然但敢本公主,你……”楚天荷顿时像是抓狂了般,朝着寒风整个人扑过去;只是在路过江兮浅旁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江兮浅伸出去的腿尚未收回,楚天荷被绊了一下,形踉跄间,手本能地在空中张牙舞爪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稳住形,只是站在她周围的人瞧着那尖利的指甲,全都本能地回避。

    “砰——咚!”

    两声闷响一前一后。

    “噗嗤。”江兮浅轻笑出声,摇摇头,“多谢天荷公主为小女子的生辰表演,小女子很……开心。”

    楚天荷刚爬起来,头上精致的发髻因为步摇发簪的耸动而略显得有些狼狈,新换的衣裙也沾染上了尘土,黑一块白一块的,脸上也很是狼狈,整个人瞧着,只让人觉得很是滑稽。

    她尚未来得及开头,听到江兮浅的话,整个人气得口上下起伏,面色惨白,指着江兮浅,嘴唇张张合合,却良久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你……”

    “呵呵,既然公主如此,小女子若是不领岂不显得很不知礼。”江兮浅眨巴眨巴眼睛,很是俏皮,“既是如此,今儿中午小女子亲自下厨请天荷公主吃寿桃,天荷公主不会不赏脸吧?”

    “呸,谁稀罕。”楚天荷终于缓过气来,恶狠狠地呸一口。

    “是不稀罕,还是……不敢?”江兮浅凑近楚天荷在她耳畔压低了嗓音。

    “你,哼!本公主有什么不敢的,吃就吃。”楚天荷昂着下巴。

    江兮浅笑得很是欢快。

    “厨房之事让下人做就行了,兮儿何必亲自动手。”

    瞧着楚天荷被空桐搀扶回房,陆希瑞摇摇头不赞同地说道。

    “就是,姐姐今可是寿星公,怎么能做这种事呢。”陆希凝也撅着嘴,对楚天荷很是埋怨。

    楚靖寒也不赞同地睨着她。

    “呵呵。”江兮浅却轻轻笑着,“本小姐做的东西,她既然敢吃,那就让她吃得尽兴。”

    “呃……”陆希凝狠狠地打了个寒颤,瞧着江兮浅那低首垂眸的模样,还有那脸上的笑,不知为何,明明是西蜀最酷暑的夏,为何她却觉得脊背发凉?

    陆希瑞摇摇头,“兮儿开心就好。”

    “别做的太过。”陆希辰揉了揉江兮浅的发丝,“倒是哥哥们对不起兮儿,让兮儿生辰都在赶路中度过了,所以今个兮儿要喜欢什么尽管挑,三哥哥给你买单。”

    “当真?”江兮浅眨巴眨巴眼睛。

    陆希辰顿觉自己落入了小狐狸的圈,可是却又碍着这么多人在场无法反悔,点点头。

    “三哥哥既是西蜀相丞,位列前朝,想必为妹妹寻些蛟丝不是难事吧?”江兮浅眨巴眨巴眼睛。

    “……呼。”陆希辰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事啊,“放心,包在三哥哥上。”

    “那就好。”江兮浅点点头,“三哥哥就送妹妹一车蛟丝如何?”

    “……”“噗嗤——”

    陆希辰很是无语,陆希凝却很没有兄妹地笑出了声,“姐姐说得轻巧,这蛟丝便是平圩城一年也未必能收集得了一车。”

    “行啦,逗你们的。”江兮浅轻笑出声。

    “多未归队,我去安排一下事,兮儿先回房好好休息,嗯?”楚靖寒揽着江兮浅,轻声嘱咐着。

    站在旁边的寒风顿时恶寒了下,而后转头,心中默念着,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没看到……

    陆希瑞则是恶狠狠地瞪了楚靖寒揽着江兮浅的手臂,陆希辰那微弯的狐狸眼中也闪烁着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云禛摇摇头,原本想着苏云琪虽然死了,可西蜀最不缺公主,若是能舍一个拉拢楚靖寒也好,却不想……既然是陆希辰的妹妹,那也就罢了。

    回到房间,若薇和素衣很是尽责。

    “小姐,您回来了。”

    “嗯。”江兮浅点点头。

    “瞧着小姐气色不是很好,可要休息会儿?”若薇很是担忧,“奴婢给小姐准备了长寿面,小姐您……”

    不过长寿面应该在刚过子时的时候吃的,当然也有很多人家怕麻烦在早上吃。

    江兮浅瞧着桌上那碗还带着气的三色面,看向若薇的时候带着微微诧异色,她自小若芸厨艺向来不错,也很有奇思妙想,可不知何时若薇竟然也学到了,“也好。”

    虽然她并不饿,可是却也不想拂了她们的一片好意。

    许是知道她向来胃口不佳,所以面准备得并不多。难得的是一根面条三种颜色,竟然衔接得如此恰到好处;放下筷子之后独自也并不觉得胀,“我休息会儿,辰时的时候叫我。”

    “是。”素衣将可以从驿管那儿要来的冰盆搬到内室,又细细地将铺上之后,两人这才关上门。

    ……

    据说当天中午,天荷公主的午膳中果真多出了一叠寿包。

    然后,然后这一路上,她终于安分了。

    不哭,也不闹了。

    “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的?”陆希凝很是诧异。

    眼瞧着就要进入蜀都境内了,自平圩城之后,楚天荷就骤然安静了下来,别说打人、骂街、砸东西,平里都不声不响的,连声音都没听见过。

    江兮浅懒懒地靠在凉榻上,任由若薇给她扇着风,就着寒冰,马车内的温度倒是降低了不少。

    “我做了什么?本小姐怎地不知。”江兮浅懒懒地翻了翻手上的竹简,眉宇间或微微蹙起,而后散开,可再翻阅几页之后又皱了起来。

    陆希凝撅着嘴,“姐——姐——”

    “叫哥哥都没用,别说姐姐。”江兮浅抬起眼皮,顺手将竹简放到车内的矮桌上,瞧着陆希凝,“眼瞧着不过两就要到蜀都了,你怎地不好好想想,怎么应付伯父和伯母。”

    “那有什么。”陆希凝的子狠狠地颤了一下,可还是死鸭子嘴硬。

    “是没什么。”江兮浅捂唇轻笑,“听三哥哥说禛皇子对你可是一往深,还有那个什么尚书家的公子都上门提亲好几次了,还有那个谁谁谁……”

    “姐姐!”陆希凝撅着嘴,“就知道说我,别忘了你可比我要大,我娘就算要着急也先着急你。别想糊弄我,那个尚书家的公子明明是跟娘打听你来着。”

    江兮浅眉梢轻轻挑了挑,哟呵,小样儿变聪明了啊。

    “别忘了,姐姐已经有未婚夫了。”她轻轻点了下陆希凝的鼻头,“你也只不过比我小两月而已。”

    陆希凝撅着嘴,整个人骤然无力地瘫了下来。

    在进入蜀都的最后一个驿站中。

    江兮浅避开人群,将苏云禛和陆希辰叫到房间中。

    “浅妹妹,你,可是有事?”陆希辰抿了抿唇,淡淡地开口。

    越到蜀都,他们两人的绪便越发急切,也越容易露出破绽,有些事他们不说,她也能猜到一些;瞧着虽然头已经上了中天,他们这队伍洋洋洒洒,最多下午就要入城了,她不想再跟他们打哑谜。

    江兮浅视线扫过苏云禛和陆希辰,而后低下头,“禛皇子,三哥哥,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们如此要求兮浅跟来蜀都,到底有何目的?”

    “嗡——”

    苏云禛、陆希辰两人面面相觑。

    “浅妹妹,你……”陆希辰微微有些尴尬,他抿了抿唇。

    “就算三哥哥不说,兮浅也能猜想得到。”江兮浅低下头,微微一笑,“可是有人病了?”

    她无忧谷少主的份并没有隐瞒,尤其是陆希瑞也是陆家人,她的大师兄有这一层关系在,更是不需要。她只是有些不理解,如果当真有人求医,凭着陆希瑞这层关系,凭着她跟陆家的关系,她也决计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们又何必如此大动干戈,甚至不惜以激将法让楚天荷指名道姓要让她送嫁。

    虽然这符合楚天荷一贯的格,但她如果真的不想来蜀都,亦或者那真的只是楚天荷一意孤行,她相信陆希辰会为她将事挡下来,事实上他没有出手。再加上银面传来的消息,她不笨,自然能想到。

    陆希辰很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头,“浅妹妹既然已经想到,为何还要跟来?”

    “三哥哥会害我吗?”江兮浅歪着头做思索状,就算大了一岁,可那巴掌大的小脸却没有任何变化,就连那两颊的婴儿肥也还清晰可见,再加上那双晶莹剔透,湿漉漉的双眸,带着些许无辜色,眨巴眨巴,像极了不知世事的孩童。

    让对面的两名男子心中猛然浮起些许罪恶之感。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