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二上朝堂,瓮中捉鳖

    “三公子若是不信,另请高明就是。”

    江兮浅面色冷然,神色淡定,宽袖轻甩,负手而立。整个人只静静地立在那处,纵使天旋地转,沧海桑田,她都好似不受影响般,那姿态从容,那步调优雅。

    被两位皇子下令之后还留在刑部大堂的众人,相顾无言,唯余彼此眸中的慨叹而已。

    ——果真不愧是无忧谷少主,这气度,这风华,当今世上无人能及。

    陆希辰心下了然,倒不是真的不相信她,而是……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无忧……”

    “我信你。”陆希辰尚未说完,原本一直阻止江兮浅的苏云禛却陡然撂下一句话来。

    江兮浅眉梢微挑,眸中诧异之色一闪而逝,“看在禛皇子的一个信字上,本公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多谢。”陆希辰倒不是担忧江兮浅真的甩手不干,不过表面上的样子总归是要做到的。

    苏云禛找来的两名婢女都是随使队来晁凤的西蜀人,她也没有丝毫意外,只点点头,“将云琪公主抬出来,放到那边的木板上去,另外将她的衣衫除去。”

    “啊?”两名婢女微微愣怔。

    “没听见君公子的话!”苏云禛轻喝一声。

    “是。”两名婢女立刻应声,低下头,赶紧手脚并用将苏云琪从棺木中抬出来。

    容凌也起,“可瞧出什么了?”

    “师兄,你看。”江兮浅将那枚银针递过去。

    “……”容凌的面色暗了暗,“清风备净水。”

    江兮浅对着他微微颔首,她虽好是他们师兄妹当中毒术最强,但说到对药物的敏感却远远不及容凌。毕竟他可是从婴儿时期就被无梦抓着浸泡在各种药汁之中,那些迷药即使已经挥发到只剩下百分之一,他也能准确地辨认出来,这就是为何大师兄坚持让他跟来最主要的原因。

    瞧着两名婢女的动作,江兮浅眸色暗了暗,视线环绕一圈,“让人准备帷帐。”

    “好。”苏云禛点头,楚靖寒对着寒风使了个颜色,寒风飞快遁走又飞快地回来。

    苏云琪毕竟是西蜀公主,就算是死了,她的子也不是任谁都能观看的。

    “禛皇子若是不放心,可与本公子一同验尸。”江兮浅想了想,还是淡淡地开口道。

    “这……”苏云禛倒是想,不过那可是他的妹妹,瞧着自己妹妹的躶体,他还是有些放不开,遂摆摆手,“这,还是罢了。若君公子不介意可否让我西蜀的随使太医一同?”

    江兮浅挑眉,视线扫过陆希辰,笑得意味深长,“只要不打扰我,请便。”

    “老朽项杨见过君公子。”

    她的话音刚落,苏云禛眼神示意,从他后站出来一名瞧着约莫四十余岁的男子,对江兮浅倒是极为恭敬。天下行医之人,莫不向往无忧谷,只是大多却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如今能与无忧谷少主共事,是他的荣幸,当然他也很是战战兢兢。

    “只是验尸,无须紧张。”江兮浅有些好笑道。

    进入白色帷帐里面,苏云琪已经被两名婢女剥得只剩下小衣和小裤。

    “清月,香烛。”江兮浅伸手,接过清月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对着苏云琪的尸,将一炷香放置额前,心中暗道,为寻凶手,迫不得已,得罪了。

    项杨顿时眼前一亮,也接过清月递过来的清香,毕竟是他们西蜀的公主,在动人家的尸前,上柱香也是应该的。

    江兮浅深吸口气,“把云琪公主翻过来。”

    “……是。”

    这可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不过两名婢女想到之前苏云禛的吩咐,只稍微犹豫了下,而后咬着牙将苏云琪翻过来。

    “项太医请看。”

    江兮浅自然知晓项杨进来的目的,她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她左手将苏云琪的脑袋固定住,右手一寸一寸地捋着苏云琪的发丝,检查她的头皮,果不其然在她的脑后发现了三根针尾,只是却比而后的那枚更为隐晦,饶是用上吸铁石也费了她好大的劲才将三枚针完全取出。

    取出之后,项杨尚未看清,江兮浅却陡然瞳孔放大,“钉!”

    “什么?”项杨不懂。

    江兮浅摇摇头,“你们将公主的小裤除去。”

    “这……君公子,这恐怕不妥。”项杨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项太医难道在宫中从不为女眷瞧病吗?”江兮浅很是恼火,她本是女子,难道还能猥琐一具尸体不成?更何况她对苏云琪可没有半分好感。

    “君公子教训得是,是项某大惊小怪了。”项杨深吸口气,心中默念清心咒,医者面前无男女,君公子既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定然有她的道理。

    只是瞧着江兮浅那般毫无芥蒂地检查苏云琪的下体,项杨还是做不到,只能微微背过脸去。

    瞧着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那般毫无芥蒂地在自家公主的下检查,两名婢女的神色都有些讪讪的。

    帷帐外面。

    苏云禛抿着唇,望着那已经包围合拢的白色帷帐,心里很是焦急,眼瞧着就上中天,他们已经进去两个时辰了。

    “好了。”江兮浅将苏云琪上的伤仔细检查了一遍,心中有了计较。

    “……呼。”项杨也终于松了口气。

    “重新给公主沐浴更公主沐浴更衣。”江兮浅撂下一句之后,让清月备好净水,就算在动尸体时带了手,她还是用药水洗了足足三遍手之后这才作罢。

    苏云禛瞧她之前出来时神色难看不敢开口,直到她洗完之后这才迎上来,“君公子,不知结果如何?”

    江兮浅瞧着早已经优哉游哉坐在旁边的容凌,在心中轻叹口气,“这四位只怕是凶手的障眼法而已,云琪公主真正的死因是因为她颅内的三颗钉。”

    “……什么?钉。”苏云禛微微愣怔,“不,不可能的。”

    钉,西蜀唐门独有的暗器;可是唐门已经在十年前的那场浩劫中灭门,钉也早已经销声匿迹,这让他如何相信。

    江兮浅对清月使了个眼色,眉宇间也很是疑惑,“想必禛皇子对钉应比君某了解更甚。”

    “……”苏云禛在瞧见那托盘上的三颗约莫锥形长约三寸的铁钉时,神色顿时愣怔,“这,这怎么可能。”

    “而且,云琪公主应该是先被人下了钉死亡之后才被侵犯的。”江兮浅随即扔出一个更大的炸弹。

    “什么?”苏云禛双目大瞪,转头看向项杨。

    项杨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仍旧点点头,“从公主破瓜伤口看来,的确是死后才造成的。”

    “轰——”

    刑部大堂所有人都只觉得晴天霹雳般,脑中都只有两个大字。

    ——尸!

    到底是谁这么狠心,用这种歹毒的方式杀了云琪公主也就罢了,居然连她的尸体也不放过,甚至让这些乞丐……

    “欺人太甚!”苏云禛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他口上下起伏着,喘息粗重。

    “如此看来,杀这些乞丐灭口也是障眼法?”陆希辰不愧是老狐狸,既然让这些乞丐尸是障眼法,那为何要大费周章地将他们灭口?

    容凌摇摇头,“未必。”

    “师兄有什么发现?”江兮浅眉梢浅扬。

    “这些乞丐先被,后死于曼陀罗和鸩毒。”容凌眸色暗了暗,“若当真只是障眼法完全无须如此大费周章,毕竟曼陀罗和鸩毒,都不是大白菜。迷离花更少。”

    众人顿时疑惑了。

    “会不会是云琪公主树敌太多?”寒风向来口快,话音刚落瞧到楚靖寒过来的眼刀,他顿时吐了吐舌头,隐到幕后。

    江兮浅却眼前一亮,“有可能。三皇子这护卫倒是不错。”

    “无忧公子过奖。”楚靖寒声音冷厉。

    “若是两拨人做的,那就完全能说得通了。”江兮浅转头看向苏云禛,“看来禛皇子应该好好查查当年唐门的幸存之人,毕竟这钉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的。”

    钉名味,可不仅仅是铁钉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是在那铁钉之上雕刻的玄文,还要唐门所特制的药汁;钉上的药,并非毒,却连无梦都没能研究出来,唐门的厉害之处正在于此。只可惜也因此招来灭门之祸,如今看来,当还有幸存者在世。

    只是为何他们要如此仇视苏云琪,还是为了挑起两国的战争?

    江兮浅脑中千回百转,在她绞尽脑汁寻真凶而不得时;殊不知,有人正千方百计置她于死地。

    隔天早朝,江兮浅被再度召入宫中。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场景,讨论的却是不一样的事

    “皇上请明察,臣女明言云琪公主死前曾与江小姐在甄宝斋发生争执,众人亲眼目睹,云琪公主最后也是追着江小姐而去,却一去不返,微臣以为当将江小姐收监待查。”

    “微臣的女儿自愿上与江小姐对质。”

    “微臣的儿媳妇也愿上与江小姐对质。”

    “……”

    江兮浅入时,文武百官正吵得火,楚擎天揉了揉太阳,瞧着下方恭敬行礼的女子,分明温文娴雅,为何这什么事都能牵扯上她,他甚至有些怀疑将她赐婚给寒儿是不是做错了。

    “免礼平。”他摆摆手。

    “谢皇上。”江兮浅不卑不亢地起

    “闻石卿与安国公所言,江氏兮浅尔有何话可说?”楚擎天出声,原本争执吵闹的大顿时安静下来。

    “民女无话可说。”江兮浅声音清浅,却很是从容。

    “哦?”楚擎天面色难看,“你当真与甄宝斋与西蜀云琪公主有过争执?”

    江兮浅薄唇微抿,轻轻一笑,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石大人与安国公以为是争执,民女却以为不过是故人相逢的寒暄,仅此而已。”

    “哼,伶牙俐齿。”安国公轻哼。

    石青面色也很是难看,冷冷地吐出两个字,“狡辩。”

    “石大人此言差矣,江小姐曾在西蜀陆家庄呆过,与云琪公主相识也不足为奇。”有人开口替江兮浅反驳。

    “臣亦如此以为。”

    “云琪公主微服而来,江小姐却能唤出她的姓氏,这点足以证明。”显然此人也听闻过在甄宝斋发生的事,很是中肯。

    “那也未必。既然熟识,为何云琪公主要公然向她挑战?”石青沉着脸。

    “就是,云琪公主追着江小姐出去之后便再不复返,这可是众人亲眼所见的。”安国公死死地咬着这点不放。

    江兮浅眉梢浅扬,心中却划过淡淡的疑虑,这安国公和石青两人很是反常啊,他们这般抓着甄宝斋的事到底有何好处,还是为了……

    “既然石小姐与宝珠郡主愿上与民女对质,民女也刚巧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她们,不知陛下可否?”江兮浅脑中千回百转。

    石青的敌视她可以理解为石太傅因她之故提前荣养,安国公的仇视难道是因为熙宝珠?

    难道就因为这样那样可笑的原因,她们就想置她于死地?

    江兮浅眸色暗了暗。

    楚擎天微微颔首,“宣。”

    “宣郡主熙氏宝珠、石氏敏儿上。”

    “……”

    “宣郡主熙氏宝珠、石氏敏儿上。”

    “……”

    太监尖利的嗓音响起,传出老远;声音由近到远,一个接一个。

    很快,两人便结伴而来。

    “宝珠/民女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人恭敬地跪下去。

    楚擎天摆摆手,“免礼平。”

    “谢皇上。”两人起站在江兮浅对面的位置。

    “今儿宣你们上,朕只想问问,甄宝斋江小姐当真与云琪公主发生了争执?”楚擎天为帝王,当的事自然已经知晓了七七八八,他本来也想打个圆场,可江兮浅偏偏要求对质。

    石敏儿低下头,“启禀皇上,此事众人亲眼所见,不会有假。”

    “皇上,民女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两位小姐,不知可否?”江兮浅声音仍旧清浅,带着从容。

    “嗯。”楚擎天也很想知道她到底还想再说什么。

    其实抛却她的出生,光凭这临危不惧、宠辱不惊的态度就足以配得上寒儿了。

    江兮浅微微颔首,“谢皇上。”

    她转,唇角微微扬起,众人只觉得天旋地转,那笑容太过绝美,就算百花绽放在她面前也顿时失色,她低下头,视线扫过石敏儿最后落在熙宝珠上,“宝珠郡主确定亲眼所见小女子与云琪公主起了争执?”

    “那是当然。”熙宝珠养着下巴。

    “不知小女子与云琪公主因何而起争执?”江兮浅眉梢浅扬。

    “自然是因为寒哥哥。”既然打定主意,这些事她自然调查得清清楚楚。

    “后来呢?”江兮浅的声音仍旧清浅从容你。

    熙宝珠却是带着不屑,“逍遥公子设计的头面。”

    “不知是那头面?”江兮浅继续循循善

    “碧海云天。”熙宝珠心中轻哼带着不屑,就这还想考到她,不自量力。

    “宝珠郡主可曾观过碧海云天?”

    “那是自然。”

    “石小姐呢?”江兮浅转头。

    “自然看过。”

    “那好,素闻两位小姐画工了得,今就请两位将碧海云天画出来如何?”江兮浅眉宇间带着笑意。

    熙宝珠却是顿时面色苍白,“你……你别想岔开话题。”当她由始至终都与朱雀呆在甄宝斋对面的客栈中,哪里见过什么碧海云天,她实在是没想到江兮浅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小女子只是小小要求而已,既然宝珠郡主曾亲眼所见,那画出来也不费什么事。”江兮浅声音很轻,让人听着很舒服。原本内有人也觉得她的要求太过荒唐,此刻也点点头,“是啊,宝珠郡主既然见过,画出来又何妨。”

    “你……你这要求太无礼了。”安国公开口反驳。

    “可若非如此,小女子如何知道两位是真的在场,还是人云亦云想要冤枉于小女子?”江兮浅故作委屈色,霎时无辜。

    “江小姐所言甚是。”弱者向来是舆论偏心的地方。

    “老臣也以为江小姐所言非虚,既然两位小姐见过,画出来也不妨事。”

    “……”

    越来越多的人向着江兮浅说话,石敏儿还好。熙宝珠却是早就已经急了,宛若锅上的蚂蚁般,早知道她就算厚着脸皮也要去那三位拍下碧海云天头面的夫人府上拜访拜访。

    可现在,她哪里知道那个碧海云天长什么模样。

    顿时,熙宝珠面色苍白,额头上甚至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低着头,咬着下唇,心里七上八下的,连子都在微微颤抖着。那些该死的大臣,一个个全都鬼迷了心窍了,竟然都帮着江兮浅说话。

    “简直一派胡言。”石青面色黑沉,“若是她们能画出来,是否江小姐就承认是你害了西蜀公主?”

    终于,有一个反驳的声音。熙宝珠顿时像看到了救星般,赶紧接口道。

    “就是,皇上姨夫,你一定要狠狠地惩戒这个蛇蝎毒女,她定是为了不让寒哥哥迎娶西蜀公主,竟然用那样歹毒的方法毁了西蜀公主,简直是太恶毒了。”熙宝珠恶狠狠地瞪了江兮浅一眼。

    “哦?”江兮浅尾音微微上扬,“宝珠郡主,民女倒是不知,民女用了什么歹毒的方法?”

    “你不是让乞丐……”熙宝珠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猛地捂着唇。

    江兮浅嘴角微勾,“你再说一句,西蜀公主是怎么死的?”

    “……我,我怎么知道。”熙宝珠面色很是苍白。

    可朝议中的众人都不是傻的,听到熙宝珠的第一句话时,他们就回过神来,楚擎天也面色很是难看,“大胆,熙宝珠。”

    “我,我……”熙宝珠呼吸急促,而后反应过来,心中暗道完了,她狠狠地扑向江兮浅,“人,都是你这个人,你设计我。”

    江兮浅却只是轻笑一声,“小女子只是实话实说,何来设计可言?”

    熙宝珠此刻当真后悔了,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形,今她就不该跟赤莲互换份,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赤莲,定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只是她不知道,更悲惨的事还在后面等着她。

    她……她……

    “郡主说不出来了吗?”江兮浅语气平淡,她也只才收到银面传来的消息,据发现苏云琪尸的更夫所言,他曾瞧见一名着抹襦裙的女子从那乞丐窝中出来,可是当时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银面特地寻了他细细描述,才发现那竟然是三皇子府上婢女所着的衣衫。

    那更夫自然没什么机会见到三皇子府上之人,可银面却不同。

    收到那消息的第一时间,江兮浅就想到了熙宝珠。

    原以为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是个聪明的,却不想如此愚昧,还当真是……

    “大胆熙宝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知道的?”楚擎天面色也很是难看。

    熙宝珠咬着下唇,子不断地颤抖着,深吸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慌乱,“我……我……我偷听了公公和相公在书房的谈话。”

    “哦?”楚擎天面色很是难看,斜睨了安国公一眼。

    “你,你居然胆敢偷听我们的谈话!”安国公面色也很是难看,府内的书房严防何其紧密,居然被她钻了空子,他抬起头顿时跪了下去,“老臣御下不严,泄露机密,请皇上赐罪。”

    熙宝珠深吸口气,她也是接到安国公的眼色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赌对了。她吞了吞口水,总算是平安度过这一劫。

    苏云琪到底是西蜀派来的和亲公主,如今那样的死法的确有些……所以楚擎天下了口令,所以熙宝珠脱口而出那样的话时,众人才会那么的惊讶,诧异。

    纵使她后来改口过来,可有些事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了,就再无法回到最初毫无间隙的相信。

    江兮浅淡淡一哂,“皇上,民女以为,若当真要查,宝珠郡主也算是嫌疑人之一了吧。更何况,云琪公主属意陆家五哥哥,蜀都人尽皆知,至于云琪公主为何会找我麻烦,民女以为皇上宣西蜀陆相想问,更为直接。”

    “他是你哥哥,自然向着你。”石青反驳。

    “可他更是西蜀丞相,不是吗?”江兮浅抬起头,“还是在石大人看来,若是贵府有人犯罪,石大人会选择包庇罪犯?”

    “一派胡言。”石青面色黑沉。

    “那不就得了。”江兮浅很是不以为意。

    楚擎天倒是很诧异,在这么多不利于她的言论面前,她竟然能将事处理得如此妥帖。当真不愧是寒儿看上的人,而且,只怕她在最初就已经有了打算,却在最后才提出来,想着他心中蓦然多了些许欣慰,纵使她跟西蜀陆家庄有那样的关系,他想也未必不好,罢了。

    视线转向熙宝珠时,眸色却暗了暗,至于他心中的想法,就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回到汐院,楚靖寒早已经等在那里。

    江兮浅很是无奈,她眸色暗了暗,只好嘱咐若薇传信给银面。

    今朝堂之上,熙宝珠的表现太过奇怪,最后安国公那分明是袒护之言。更何况苏云琪的死因,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她竟然能说得如此顺口,好似她非常肯定苏云琪就是死于乞丐的侮辱般。再加上更夫的话,她猛然觉得这个熙宝珠也没有他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兮儿。”楚靖寒揽着江兮浅的腰。

    “嗯?”夏天越来越,对楚靖寒那带着凉意的怀抱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反正她也已经习惯了。

    “带你去个地方。”楚靖寒抿唇淡笑着。

    “杀死苏云琪的凶手找到了?”江兮浅没好气地对着他挑了挑眉。

    “……不重要。”楚靖寒略微沉默,揽着江兮浅的腰,足尖轻点,凌空一跃,而后沿着屋脊,快步朝着三皇子府疾掠而去。

    这人偏执得很。

    江兮浅索也懒得挣扎,却没想到楚靖寒竟然当真带着她来了三皇子府,稳稳地落在主院中最高的那棵大树上,整个三皇子府的场景尽收眼底。

    “那里。”楚靖寒眸色暗了暗,顺着他的视线,江兮浅发现在主院旁边的院子,她记得以前是个很漂亮的人工湖,现在怎么都已经被填上了,修成了蜿蜒的假山、怪石、林荫小道,而原本是房屋的地方竟然被挖成了湖,湖心竟然在修建宫。还有旁边,那里不应该是两个院子吗?怎么也都给拆了?

    托她良好记忆力的福,她虽然只来过一次,但却大致记得主院旁边院子的布局。

    “喜欢吗?”楚靖寒瞧着她的模样,从背后拥着她,俯在她的耳畔。

    “啊?”江兮浅微微愣怔,而后反应过来,这,难道是为她修的?

    轰——

    她的面色顿时爆红,距离她及笄还有一年多好不好,更何况她的子,能不能撑过及笄尚是未知之数,他如今就……就……这份谊,让她如何来还?

    “要不要去看看?”楚靖寒想的是,既然是她的宫自然要按照她的喜好来修,所以他才会带她前来。

    可对江兮浅来说,就算是个山洞,她也能住得好好的,根本就不在乎。遂头摇得宛若拨浪鼓般,“不用了。”

    “……”

    楚靖寒略微沉吟,这样也好,他可以按照他想象中得来修,“天太,我们去屋子里。”

    “这,不好吧?”

    虽然挂着未婚夫妻的名头,可到底男未婚、女未嫁的,若是被其他人瞧见了,会怎么说。

    似是看穿她心头的想法,楚靖寒握着她的手,努力用最柔和的声音道,“不会。”

    听松阁。

    三皇子府的地,饶是熙宝珠未经许也不能进来的地方,江兮浅懒懒地靠在软榻上,瞧着楚靖寒处理公文的模样,果然都说认真的男人最美,她瞧着那宛若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侧脸,不似三师兄般温文尔雅,也不似大师兄般宛若三月风,他浑上下都散发着刚毅和让人畏惧三尺的寒;只是那股寒又与二师兄有所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她却是说不上来。

    双手托着下巴,瞧得很是入迷。

    楚靖寒自然早就发现那个小女人的动作,却只是坐着自己的事

    “咚——咚咚——”

    江兮浅顿时从软榻上端坐起,看向楚靖寒,眸中带着些许惊慌,她紧紧地抿着下唇,不是说这个地方少有人来吗?

    “进来。”

    楚靖寒淡淡道,瞧着江兮浅那顿时沉下去的面色摇摇头。

    “奴才参见主子,咦未来主母也在?”

    周生先是瞧到坐在书案后的楚靖寒,恭敬地行礼,而后顺着楚靖寒的视线,看到坐在软榻上的江兮浅时愣了一下,然后淡淡道。

    闻言,江兮浅原本就微微泛着红色的面色更是红得能滴出血来。

    “什么事?”楚靖寒很是好笑,不过有些事她迟早是要适应的。

    周生低下头,“是关于茹雅小筑原本的那些下人。”

    “不是让你都送到安国公府去?”楚靖寒面色微沉,上因为江兮浅而收敛的寒气隐隐又开始翻涌着。

    周生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子不自觉地朝后退了几步,“这……宝珠郡主只要了紫嬷嬷和含香,其余的都给退了回来。”

    “……哦?”楚靖寒眸中风雪暗敛,自从凤邪上次归来知晓熙宝珠对江兮浅所做的那些事之后,他对熙宝珠所有的亏欠和内疚全都一扫而空。

    这样的事江兮浅不好发表意见,她只是端着茶杯,低着头。

    楚靖寒嘴角斜勾,原本清冷的面容勾起邪肆魅惑的笑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那些下人原也是给她的,既然她不要,直接送到人肆发卖了吧。”

    “啊?”周生顿时愣怔,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奴才立刻差人去办。”

    江兮浅抿了口茶,原本她对楚靖寒对熙宝珠的小意照顾不是没有芥蒂,不过如今瞧他这般悔改的模样,她就大方地原谅他好了。

    可怜熙宝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赤莲将份调换回来,以含份回到三皇子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周生就领着人将他们全部都绑到了人肆。

    “周管家,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熙宝珠化,面带惊恐。

    “什么意思?你们原就是郡主的丫鬟小厮,既然郡主不要你们,咱们爷吩咐了,全都绑到人肆发卖了去。”周生对这些平里仗着熙宝珠的势在府里兴风作浪的人就很是不满。

    这含倒是个老实的,不过瞧她刚才那模样,周生摇摇头,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样的下人还是早早卖出去得好。

    “不,不,你放开我,放开我。”熙宝珠有些急了。

    “啪——”

    周生着灰蓝色武士劲装模样的男子扬起手,熙宝珠的侧脸立刻肿了起来,五个硕大的指印浮在上面,熙宝珠想要挣扎,可想了想自己现在的份,她咬着牙。

    ……

    “你可当真绝。”江兮浅立在窗户边上,远远地瞧着周生等人的动作。

    楚靖寒面带不解,瞧着她。

    “这么滴滴的女子竟然也下得去手,可当真不知怜香惜玉,啧……啧……”江兮浅摇摇头,薄唇微微抿着。若不是她眉宇间的不屑和鄙夷,处境都当真以为她对周生有什么不满了。

    “他们都是熙宝珠的人。”楚靖寒想了想张口解释,熙宝珠曾经对她不利,所有对她不利的因素他全部都要铲除,所以不仅仅是原本茹雅小筑的人,还有三皇子府上一些曾经与熙宝珠走得比较近的人也都全部发卖了。

    落西山。

    楚靖寒终于处理完公务之后良心发现,将江兮浅送回汐院,不过江兮浅临时改道去了傅府。

    他原本也想溜进去,可是却被江兮浅那吃人般的眼神给走了。

    江兮浅尚未来得及进入,在明堂前面的空地时,一到粉色宛若蝴蝶般的影顿时扑了过来,“姐姐。”

    “……”江兮浅只能张开双臂,“你这丫头。”

    “凝儿,回来。”陆希瑞从内堂出来,瞧着江兮浅,“听说今儿你又上朝了?”

    江兮浅没好气地送他两个卫生球,明知道她是去做什么,还这般打趣。

    “三哥哥没来?”江兮浅抿了口茶。

    陆希凝眼睛晶亮,“你怎么知道?”

    “这次凤帝生辰之后,你跟我回蜀都。”陆希辰从内堂出来,陆希凝撅着嘴,老大的不满了。

    江兮浅摇摇头,视线转向陆希辰,“事查得如何了?”

    “没有进展。”在凤都陆希辰到底人生地不熟,能做的事有限,而晁凤刑部,江兮浅从来就没指望过他们。

    “什么,什么进展?”刚被解除足的陆希凝很是好奇。

    “苏云琪死了。”江兮浅没好气地,“不过三哥哥,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方向。”

    “嗯?”陆希辰转头盯着她。

    江兮浅手指蘸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三个字,“只是个方向,今儿朝议上,我总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劲,苏云琪之死就算不是她,她也定然是知的。”

    “……”陆希辰抿着唇,“嗯,我会让人注意。”

    “还有关于钉。”江兮浅眸色暗了暗,“如果禛皇子同意,咱们可以来个瓮中捉鳖。”

    陆希辰能如此年轻就坐上丞相之位,手段比起江嘉鼎可不知高到了哪儿去,他嘴角斜勾,“浅妹妹果真聪慧无双,只是此事须以云琪公主的尸体为饵。”

    “所以需要禛皇子的同意。”江兮浅点点头,“人手方面,你们也需要加强。”

    凤都是藏龙卧虎之地,不说上次的神秘追杀,楚靖寒、凤邪哪个的内力都是不差的。

    江兮浅抿着唇,“如果可以,传出苏云琪死于钉,那幕后黑手定然会方寸大乱,毕竟钉是唐门独有暗器,顺着这条线并不难查;所以他必定会前来毁尸灭迹。”

    能自由出入刑部大牢的人,江兮浅低首垂眸,说实话她对刑部的守卫还真是不怎么放心。

    陆希辰自然也知道他心中的担忧,“放心,实在不行,三哥哥亲自上阵,总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嗯。”江兮浅想了想,从袖中递给他一个白瓷瓶,“服下这个,万事小心。”

    虽然并不一定跟南疆有关,但她却不得不防。

    七彩药散制成的药丸已经不多了,可对陆希辰她却不会吝啬。

    “好。”陆希辰点头。

    “这……小师妹只怕不妥。你能想到,凶手未必想不到。”陆希瑞面色凝重,他也是西蜀人,江兮浅与他关系又非同一般,他自然希望赶快抓到凶手,只是这个方法却有些冒进了。

    “可俗话说不入虎,焉得虎子。”江兮浅抿着唇,“大师兄难道有更好的办法?”

    陆希瑞摇摇头,“罢了,三弟,你们什么时候布置好了,我与你们一道。”

    “……”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陆希凝唯恐天下不乱。

    “去什么去。”陆希瑞厉喝一声,“再回去抄百遍女戒。”

    陆希凝可怜巴巴地盯着江兮浅,想到之前的教训,江兮浅可不敢说话,只能耸了耸肩,一副莫能助的模样。

    “你们不想想,若是那幕后之人打定主意,纵火焚尸又当如何?”陆希瑞抿着唇。

    “不会吧。那里可是刑部。”江兮浅有些犹豫。

    如果当真火烧刑部,只怕事就当真闹大了,只怕那幕后黑手就此准备亡命天涯吧。

    陆希辰也表示不赞同,那幕后黑手但凡有些脑子都不会选择那样的方法。

    “……”

    “我道是有个主意。”

    一直坐在旁边,抿茶倾听的容凌薄唇张张合合,声音宛若三月风,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和,“即使禛皇子不同意以云琪公主的尸饵,我们可以让人易容成云琪公主的模样。那幕后黑手若当真想要毁尸灭迹,到时他必想不到……这倒是不失为出其不意的妙计。”

    “……狐狸师兄果然名不虚传。”江兮浅老神在在地点点头,“只是由谁来扮作云琪公主呢?”

    一般活人都忌讳死人,更何况化妆成苏云琪必然是要谁在棺材里,谁知道那幕后黑手什么时候来?

    容凌斜睨了江兮浅一眼,笑得眉眼弯弯,“这人选嘛,不是远在天边你,近在眼前。”

    “……”

    ------题外话------

    ------题外话------

    心儿:最多还有一章解决凶手然后就是皇帝寿辰,到下一卷;凶手绝对是亲们想象不到的人哦。o(╯□╰)o果然我写的是悬疑文嘛?

    ——

    推荐好友笑猫嫣然的玄幻女强文《一品妖妃》美妞们给力的戳一戳吧~

    一道惊雷劈异世,这也罢了。

    醒来之后在山洞,这也忍了!

    可让她从牛叉哄哄的现代精英变成了要被喂熊的傻子,忍无可忍!

    不过,这妖娆美貌,这绝佳药体,貌似还不错?

    且宝鼎在手,练练丹药,增强修为,收点宠物……

    奈何,万千宠遭人嫉,你来我往嫌隙生。

    但——

    想要害她,她们一个个还嫩了点!

    黑心后母想除她,夺权夺位让她自食其果。

    姨娘算计她,反手设计让她死于棒下!

    恶毒姐妹想她败名裂,抱歉,你们还太嫩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