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宝珠失贞,自作自受

    ( )“你,江兮浅你好大的胆子!”石敏儿怒极,她堂堂太傅嫡长孙女如何能跟舞姬相提并论。

    江兮浅却是不骄不躁,“小女子只就事论事而已,更何况此话不是石小姐先行提及的吗?”

    “哼,江兮浅你什么份,也配与本小姐相提并论。”石敏儿冷哼,“你当真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丞相嫡女?我呸,竟然还敢觊觎三皇子,我告诉你,三皇子可是宝珠郡主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是啊。三皇子可是郡主的,石小姐,你这般义愤填膺可当真让人觉得好奇呢?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三皇子的皇妃呢。”江兮浅声音清清浅浅,宛若三月风般,让人觉得舒适不已;就连心思焦躁的熙宝珠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心稍微平静了些,转头打量着从开始就小意讨好的石敏儿,“你当真……”

    石敏儿顿时一急,“郡主您别听她胡说,她这是在挑拨离间。”

    说着朝旁的绿衫女子使了个颜色。她乃是翰林院使戚维安的女儿戚巧佩,平里就唯石敏儿马首是瞻,没办法谁让她父亲在人家祖父手底下讨差事。接到石敏儿的颜色,她立刻上前一步,“就是,郡主。您可不知在您来之前三皇子对她可是和颜悦色得很呐。”

    “我们平里可没见着过三皇子对谁笑意盈盈,语带讨好的。”石敏儿越说越说得意。

    “行了,都别说了。”熙宝珠越听面色越沉得厉害,尤其是想到自己初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嘁。”江兮浅淡淡地语带不屑,“三皇子乃皇家子孙,怎么听得石小姐这番话来,却如此伏低做小,啧啧,看来今小女子回府得先省己,免得到时候皇上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扣下来,小女子可是担不起。三皇子,您说是否?”

    熙宝珠顿时全紧绷着,石敏儿与戚巧佩更是在回头瞬间,好不容易恢复血色的面容顿时变得惨白,“三……三,三皇子。”

    “寒哥哥。”熙宝珠吞了口唾沫,“您不是与萧伯伯说话么,怎地出来了?”

    “哼!”

    楚靖寒冷哼一声,他的兮儿平里他都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此刻竟然被她们这般欺辱,“本宫倒是不知,原来所谓的达官贵女的教养就是如此,仗着祖辈、父辈的官位,到处嚼舌根子,挑拨离间的。”

    “三皇子息怒,臣,臣女没有。”石敏儿死死地抿着唇。

    戚巧佩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石太傅年纪是大了些,也该让他好好安养晚年了。”楚靖寒冷冷地斜睨了她一眼,“宝珠无事别与这些女人搅和,没得毁了自己的名声,你虽只是异姓郡主却也代表着皇家份。”

    熙宝珠子顿时一僵,这是在提醒她别忘了自己的份么?

    异姓郡主!

    “是,宝珠知晓了。”熙宝珠深吸口气,缩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头,江、兮、浅!

    都是因为她。

    寒哥哥竟然训斥了她。

    她口上下起伏着,唇角微微勾了勾,深吸口气,带着哭腔,“寒哥哥教训得是,宝珠知道了;寒哥哥,你,别,别生宝珠的气好不好,宝珠,宝珠不是故意的。”

    “……”江兮浅顿时觉得全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楚靖寒面色一黑,“你子不好还是先去房间休息吧,含,还不快扶郡主回房。”

    “是!”含立刻快步上前,走到熙宝珠旁压低了嗓音,“郡主,我们回房吧。”

    “可,可是寒哥哥,人家已经许久未出来过了,就让宝珠在这里玩会好不好。”熙宝珠扯着楚靖寒的衣袖,轻轻要摆撒着。

    楚靖寒原本就很是懊恼,他满心满眼看着江兮浅,衣袖被熙宝珠抓住,“行了,你乐意呆着就呆着吧。”

    话音未落,他狠狠地甩开熙宝珠的手。

    “啊——”

    本就站在画舫边缘的熙宝珠顺势朝着栏杆外面倒去。

    “宝珠!”楚靖寒有些着急,可无奈远水救不了近火;由于求生的本能,熙宝珠双手张牙舞爪地,眼见就要抓住江兮浅的衣袖,江兮浅却往旁边一躲,站在她旁边的石敏儿就倒霉了。

    “噗咚——”

    只听见一声闷响,两人双双倒入云湖之中。

    “啊——噗,救,救命!”

    “我不会游泳啊,噗——”

    “来人啊,郡主落水了。”

    “救命啊!”

    “……”

    “啊——”

    石敏儿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好似被什么攻击了般。

    “怎么有两个?”一道腹语小声响起。

    “管她呢,一个一个看。”另一道声音响起。

    “不好有人下来了。”

    “赶紧的。”

    “……”

    一时间整个画舫之上兵荒马乱的场景,之前不少跟在宝珠后的达官贵女们此刻全都凭栏眺望着;只是其中一名女子望向江兮浅时,对着她含笑点了点头。

    江兮浅只觉得有些面熟,也回以一笑。

    楚靖寒虽然讨厌熙宝珠,可因为熙妃弥留之际的遗言,倒也无法做到真的见死不救,轻喝一声,“寒风,救人。”

    “是!”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黑光,动作矫捷,飞快地抓住眼见着就要溺水的石敏儿,而后一只手攀着萧睿让人放下来的小船将她扔上去,而后又潜水下去。

    熙宝珠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抓住了,心里陡然一惊,响起之前跟朱雀说的安排。

    “唔,不,噗!”熙宝珠张口,顿时湖水朝着口鼻灌来,她狠狠地呛了两口水。

    挣扎着想要往上浮去,可那人怎会给她机会,两人通力合作,一人钳制住她的行动,另一人飞快地在她上搜索着。

    衣衫湿了水,最是贴

    那搜索的男子面带不耐,本就在湖底憋着气,上面多少双眼睛盯着,若非他们是凫水好手,只怕早就给憋死了。

    “啪!”他扬起手,一巴掌打在熙宝珠的脸上。

    熙宝珠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有人来了,你快些。”钳制熙宝珠的人用腹语小声嘀咕着。

    “嗯!”男子眸色暗了暗,突然双手用力,只听见“撕拉”接着是布料破碎的声音。

    “怎么样,找到了没?”腹语再次响起。

    男子摇头,面带不耐,干脆双掌用力,将熙宝珠上所有的衣衫唰唰唰几下全部撕碎,最后只剩下光溜溜的一具躶体,若是换了平时他们说不定还有些兴趣,可现在……

    “妈的,赤月居然胆敢骗我们。”男子低咒一声。

    “……”

    “糟糕有人来了!”

    男子顿时放开熙宝珠,两人拼命地朝着湖底游去。

    ……

    画舫之上。

    所有人此刻都凭栏眺望着。

    “啊,你们看,那是不是郡主的衣衫?”戚巧佩突然尖叫,而后又猛的捂着唇。

    “……好像就是。”有人应和着。

    “寒总管呢?寒总管怎么还没浮上来,三皇子寒总管不会出事吧?”萧睿蹙了蹙眉,“要不,我让水手下去协助他吧。”

    “算了,只剩一个宝珠,寒风应付得来。”

    看着湖面上越来越多的衣衫碎屑,尤其是看到那浮出水面的肚兜时,他面色铁青,几乎只是瞬间他就想到,这水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到底是谁安排的?

    难道是萧家?

    不,不可能的。

    突然他想到刚才熙宝珠的动作,就算自己稍微用力了些,可她的动作未免也太夸张了些。

    幸好刚才兮儿闪躲过去了,不然……

    “啊……”

    寒风有气无力地顺手抓了快破布将熙宝珠包裹起来扔上小船,而后自己趴在船舷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立刻让人接他们上来。”萧睿对着画舫管事使了个颜色。

    那人立刻应声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总算是熙宝珠和石敏儿都被救上来。

    石敏儿还好,只是双眸红肿宛若核桃般;而熙宝珠被救起来时确实全着,除了寒风随手抓的那块破布。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贞洁算是已经毁了。

    “呜,呜呜,呜呜,我要回家,回家!”

    石敏儿已经洗了水澡,换上了新衫,自然不如她原本的那么华丽,不过在这样的条件下能有衣服给她就不错了。

    “石小姐,这……郡主也不是故意的。”

    戚巧佩压低了嗓音安慰着她,“想想郡主才真的是……”

    “哼,她活该。”想到是熙宝珠将她拉下水,她就恨恨的。

    明明说好是将江兮浅拉下去的,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最后落水的竟然变成了她。

    她裹在被子里,想到熙宝珠被救起来时,那昏迷的模样,尤其是那前的指印,还有那全的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经历了什么,难道……难道她竟然是想毁了江兮浅!

    这个想法顿时浮现在脑子里的时候,她自己都震惊了。

    不,不会的。

    她努力地吞了吞口水,宝珠郡主平里可最是温柔贤惠的,连太后都曾对她赞誉有加,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可这样的说法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她竟然知道了熙宝珠的计划,那她是不是也,也……

    “佩儿,我,我想回家,我好想回家啊。”石敏儿子颤抖着,她此刻甚至已经将楚靖寒威胁要石太傅告老还乡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满心满眼都在想着,熙宝珠会不会对她杀人灭口。

    不,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

    她要回家,她要回家。

    ……

    在旁边的房间中。

    楚靖寒面色略有些难看。

    “大夫,宝珠她如何了?”楚靖寒声音冷寒,让临时被请过来的老大夫有些承受不住,他努力地吞咽着口水,“郡,郡主子无甚大碍,只,只有些惊风伤寒,小民给她开两挤祛风除寒的药,就,就好。”

    “行,你先下去开药吧。”楚靖寒摆摆手。

    面色苍白如纸的熙宝珠躺在上,高烧不退不说,还整个人都陷入了半昏迷状,不断呼唤着楚靖寒的名字。

    “寒哥哥,寒哥哥,救命,寒哥哥!”

    帷帐中的含面带难色,跪坐在榻前,“三皇子,郡主她……”

    “无妨,先服侍她用药吧。”楚靖寒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只要她没有命之忧便罢。

    经过这个插曲,游湖自然不能进行下去。

    画舫返航间,萧阳一可不愿错过这难得的机会,将江兮浅请到了顶部露天宽敞的船板上。

    周围布置得既是优雅,宛若凉亭般的设计,家私摆放却极是雅致。

    八扇屏风从中间隔断,那边琴音袅袅,这边茶香余韵。

    萧阳一淡淡地抿着茶,暗地里却观察着江兮浅的一举一动。

    江兮浅也是耐得住子的,举杯放在鼻尖下,深吸口气,芬芳馥郁,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茶;轻轻抿一口更是满口生津,淡淡的苦涩之后的微甘自舌尖处漫开。

    “呵呵,世人讽之、谓之;江小姐自行之,为之,若为男人定是栋梁之才。”萧阳一低低沉沉的嗓音。

    “萧庄主谬赞。”江兮浅语气淡淡,再无多半句。

    萧睿和萧阳一对视一眼,随即眼中略带些苦涩,若非楼外楼突然断了他们云剑山庄的成药供应,他堂堂云剑山庄庄主又如何会舍下脸来与这尚未及笄的小女子结交,不过如今开来……

    “呵呵,萧庄主。”

    沉默半晌,就在萧阳一和萧睿都在酝酿着该如何开口时,对面端坐的女子却陡然开口。

    两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咱们名人面前不说暗话。”江兮浅眉梢微挑极是自信,嘴角更是微微勾着,“萧庄主所求,小女子恐无能为力。”

    萧阳一顿时微微变色,“江小姐,这……”

    “小女子与任大哥只萍水相逢,更何况那些商场之事,其实小女子能干涉得了的。任大哥若当真愿意,自会与你们相见商谈,若不愿,小女子又何苦去做着吃力不讨好的事。”江兮浅淡淡笑着,随即恭谨地站起,对着两人微微福,颔首示意,“若两位无其他要事,就恕小女子先告退了。”

    “江小姐……”

    “睿儿,罢了。”

    萧睿刚想开口唤住江兮浅却被萧阳一抬手打断,摇摇头,“此女并非池中物,只怕我们都看走眼了。”

    “父亲为何这般说?”萧睿皱着眉头。

    “平心堂成药别断供给之事何其隐秘,你观她今表现,分明早已看透我们的意图,甚至连拒绝的话只怕都是早就想好的。”萧阳一到底是久经商场,事看得很是透彻,“只怕这也是那位的意思。”

    萧睿抿着唇,“父亲的意思是楼外楼?”

    “你难道没听那江兮浅唤的什么?”萧阳一淡笑着,“这丫头不简单呐。”

    任大哥!

    迄今为止,这江湖上可从未听说任逍遥与哪家女子走得特近。

    此人风流却不下流,处处有却从不留

    只怕对这江家女子倒是真心相互了。

    稍微细想,回过神来的萧睿恍然大悟,“那父亲为何不?”

    “这样的女子,可拉拢却不可为敌。难道你就不好奇,她可是相府最不受宠的,却如何偏能得了那位的青眼;这都不谈,三皇子对她可是非同一般呐。”萧阳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你观她明知我们请她前来有事相求,却如此镇定,那股贵气定不是江家能培养出来的。看来当真是个人际遇,罢了罢了……”

    萧睿却抿着唇,“可是父亲,若楼外楼再不答应供给,平心堂那边只怕是……”

    “无忧谷成药虽好,可近几年咱们也太依赖了。平心堂以往如何,现在便也如何吧。”萧阳一摆摆手,若忽略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只怕任谁都会把他当成看透俗世繁华的老者了。

    从房间出来,遍寻江兮浅而不得的楚靖寒正担忧着,却看到江兮浅从顶楼下来,赶紧迎上去,“兮儿,你无事吧?”

    “……”江兮浅摇摇头,“宝珠郡主如何了?”

    “大夫说是惊风伤寒,只需好好养着罢了。”楚靖寒微微蹙眉。

    江兮浅点点头,“只怕这些都是其次,今之事你打算如何?”

    “嗯?”楚靖寒蹙眉。

    “宝珠郡主失足落水,却被人剥得精光,湖上这么多人泛舟,流言是止不住的。”江兮浅侧趴在围栏上,感受着清风吹拂面处,那氤氲着水汽的味道,清新而又自然。

    心头的沉重渐渐扫开。

    楚靖寒面色也沉了下去,此事是封锁不住的;只是宝珠她……

    “郡主大人经此一事,已是声名尽毁;不管是为了什么,皇帝都必会尽快为她寻亲出嫁,以避流言。”江兮浅声音清浅一如既往,毕竟这么多人瞧到当朝郡主裎模样,就算是异姓郡主,打的也是皇家的脸面。

    楚靖寒抿了抿唇,“此事我会派人彻查。”

    “彻查?呵呵。”江兮浅笑,笑得清浅却带着浓浓的讽刺,“水下若当真有刺客,只怕留下的蛛丝马迹都早已被湖水冲散,怎么查?再者,这刺客行动如此迅速,竟能在郡主落水片刻便将她剥得一丝不挂,这怎么看都像是事先安排的好的,三皇子若是你,你会傻乎乎的留下证据等着别人来抓吗?”

    “兮儿!”楚靖寒咬着牙有些懊恼,不知为何明明他们都已经,已经那般为何她还是一口一个三皇子。

    “……哼。”江兮浅轻哼,眸色微微暗了暗。

    她可没有忽略那熙宝珠在落水前那微妙的小动作,所以在她张牙舞爪着想拖她下水时顺手打散了她头上的发髻,下水之后,她发丝散落遮住了容颜。

    就算水下有什么东西,她落水之后也是自作自受了。

    原本以为她顶多是想让她受些痛苦,谁知竟然是这样歹毒的安排。

    若当真在这样的场合清白被毁,那样只怕整个江家的名声当真就全毁了。人们会怎么说,前有江巧巧大婚公然红杏出墙;后有江兮浅云湖鸳鸯戏水?

    世道如此。

    本来没有的事,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事实。

    重回一世,她比谁都要更懂得这个道理。

    有些事她不想说得这么直白,只是这次便罢了,若有下次,那熙宝珠就没这般好运了。

    “兮儿!”楚靖寒不知自己到底又做错了什么,这女人的脸色当真是说变就变,实在难以捉摸。

    江兮浅斜睨了他一眼,画舫靠岸,她轻喝一声,“凝儿、素心,我们走。”

    “哦,来了。”陆希凝还在那头看着闹,听到江兮浅的轻唤赶紧大声应和着。

    ——

    回到相府汐院,尚未坐定。

    江城已经闻讯赶来,“老奴见过小姐。”

    “行了,有事就说。”江兮浅摆摆手,大清早被弄去游湖结果什么都没吃,美景也没看到就回了;连陆希凝也郁闷得紧。

    “是,今是府上发月钱的子;和园那几位今来问,为何没有他们的月钱,是不是漏了他们的份,要求按照夫人和小姐的份例给他们补上,小姐您看这个……”江城端着托盘,将账本呈给江兮浅。

    “行了,账册你自个儿好好管这就是。”虽然家大业大如她,但很少有人知晓她最讨厌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看到就头疼得厉害,“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纵观整个晁凤,有哪家是净出户的兄弟要出钱替兄弟养妻女的。”

    江城抿了抿唇,虽然他也知晓是这么个道理,但这样的事总归不是他们奴才能决定的,“老奴明白;还有另外一事,关于和园下人的月例,是按惯例府上中公与他们各出一半还是……”

    “月钱中公出了,不过按月的赏钱就让他们自己出吧,毕竟是为他们做事。”江兮浅略微沉吟片刻,“对了,稍晚些你这让账房整理个单子给和园的送去,免得下人们以为是本小姐克扣他们的赏钱。”

    江城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心道如今的江府还真没有人敢这么想的,当然这话却是不能说,只能连连点头道,“是。”

    “若无事就退下吧。”江兮浅摆摆手,揉了揉太阳

    “呃……”

    江城犹豫了下,“还有一事。”

    “……”江兮浅眉梢微挑,这人难道不能一次将事都说完了么,“说!”

    “据下人来报,近四爷曾多次出入千金坊。”江城小声道,“千金坊乃凤都有名的赌场,曾听闻幕后老板乃田贵妃娘娘的母族,是个淘金窝。”

    赌场赌场,十赌九输,赢的都是庄家。

    江兮浅自然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不想那江嘉金竟然还有这个癖好,“可曾打听他的所为所为?”

    “……这个……”江城面带难色。

    “行了,先找人跟着,只要不出大事随他吧。”江兮浅抿了抿唇,她可不是他们江家的管家婆,那江嘉金女儿可比她还大,难道还需要让她给他收拾残局不成。

    更何况她觉得让他吃点儿苦头也是好的。

    免得总以为自己是个人才,不把别人当人看,仗着江嘉鼎的官位为所为。

    只是到底她高估了某些人的人品,也低估了某些人脸皮的厚度。

    五后。

    若薇、若芸子稳步好转,这两已经能自个儿下走动了。

    鉴于素心三人的厨艺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尤其是若芸,她对食物的要求可是出了名的苛刻,在醒转第一天吃到东西时就险些吐了出来。

    自此江兮浅就让清扬每顿都直接从有间客栈打包,素心三人也乐得轻松自在。

    毕竟有更好的条件,她们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的胃。

    这般几之后,若芸就缠着江兮浅让她出去走走,江兮浅略微思索,索大家一起去有间客栈吃食,顺道可以买些新鲜的食材回来便答应了。

    谁知刚走到江府大门口时就看见四五名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押着江嘉金,不断地推搡着。

    “怎么回事?”江兮浅蹙眉。

    “四老爷这几手气不太顺,在千金坊输了不少,那些都是来要债的。”魏安心中也有些后悔,江嘉金可是在他这里借了三十两银子,那可是他攒下来娶媳妇用的。

    与他想通想法的侍卫不在少数,当然也有庆幸的,多长了个心眼,损失不多。

    江兮浅蹙眉,“要债?”

    “是,听说四老爷在千金坊借了高利贷。”魏安说着,飞快地抬起头看了江兮浅的脸色一眼,而后又低下头,噤了声。

    “……”江兮浅抿着唇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俯在若芸耳畔,压低了嗓音说着什么。

    若芸撅着嘴,虽然不愿却还是点点头,一行人正准备回转时,那江嘉金却眼尖地看到了她,立刻大声高呼,“大侄女,大侄女,救命啊大侄女。”

    “……”江兮浅转,本不予理会。

    可那江嘉金却好似咬上她了般,“几位大哥,那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如今我们江府可都是大侄女在掌家你们让我给她好好说说,五千两银子而已,难道我大哥当了这么多年的丞相连五千两银子都没有吗?真的,我可不骗你们。”

    为首的男子挑了挑眉,“你当真是江丞相的弟弟?”

    “是,是,如假包换啊。”江嘉金拍着口。

    “既然如此,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场丞相了,不过看在以往他与咱们老板的交份儿上,就给他这个面子;再给你两,若是再不还钱,哼小心你的手。”为首男子看着转过背对着大门的江兮浅,虽然对江嘉金的话有些怀疑。

    不过一个江嘉鼎、一个江嘉金,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那几个彪形大汉离开之后,原本伏低做小呈孙子状的江嘉金顿时变成了大爷,对着围观的守门侍卫恶狠狠地吼着,“看什么看,你们都给我仔细着。”

    “是,是。那个,四老爷,您看咱们的银子……”魏安皱着眉头,被兄弟们推了出去,那可都是他们的血汗钱。

    “银子?什么银子。”江嘉金此刻正是缺钱的时候,反正自己也没有写欠条,索打算赖账到底。

    魏安还有其他守门的侍卫一听,却是急了,“四老爷你不能不认账啊,前你明明从俺这里借了二十五两现银的。”

    “还有我,你也借了我三十两现银。”

    “四老爷这可是俺们的血汗钱,您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还有俺……”

    “俺也借了……”

    “……”

    “乱说什么。”江嘉金面色变黑,“我堂堂相……江府的四老爷,怎么会跟你们这些下人借钱,哼。”

    想让他还钱,门儿都没有。

    “四老爷,您怎么能这样呢?”魏安面色通红。

    “您当时可是说好的,给我们月利三钱我们才借的,现在我们也不指望您的利息,您把本钱还给我们就是了。”魏安咬着牙,一字一句。

    江嘉金却是僵着脖子,“谁说我借你们钱了,谁看到了?有字据吗你们,没有小心我该你们诽谤。”

    “……你,你。”

    魏安磕磕巴巴,他们当时都想着这江嘉金怎么也算是府上的四老爷,碍着面不好让他立字据不想现在竟然成了他赖账的借口。

    “小姐。”若芸轻轻扯了扯江兮浅的衣袖。

    那微弱的声音提醒了魏安等人,他们立刻转向江兮浅,“小姐,您可要为小的们做主啊。”

    “那可是咱们的血汗钱,可不能就这么被四老爷昧了去。”

    “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孩啊。”

    “……”

    “噗——”若芸突然笑出了声。

    江嘉金却是面色黑沉着,“笑,笑什么笑,大侄女你这府上的下人也忒没规矩了,竟然在江府大门前闹闹嚷嚷的。”

    “没规矩?”江兮浅冷哼,“在您来之前他们可是规矩得很呐。”

    “……”江嘉金面色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江兮浅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以为小叔我会向这些下的人借钱不成?”

    江兮浅嘴角微扬,“那是事实不是吗?”

    “你,你,果然是女生外向,这还没出嫁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江嘉金面色不太好看,说话也很是难听,“难不成你与他们中的谁有不成,这般帮着他们说话。”

    江嘉金话音刚落,只见眼前陡然出现一道黑影,带起劲风,衣袂翩飞,而后是一声脆响。

    “啪——”

    “这是教训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江兮浅面色异常难看,眸色冷厉,泛着冷光。

    “小姐,这种事以后您只需吩咐一声便可,何必亲自动手。”若芸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的手,“您看手心都红了。”

    “某些人脸皮太厚,没办法。”江兮浅语气淡淡,却带着十足的调侃之意。

    江嘉金嘴角带着猩红,突然喷出一口血来,其中竟然夹杂着两颗沾着血色的牙齿,“呸,江兮浅你竟然胆敢对长辈动手,你不想活了你,我跟你拼了!”

    “你敢!”若芸立刻上前挡在江兮浅前,却被江兮浅躲过去。

    魏安等人也面色紧绷着,“保护小姐!”

    随着一声轻喝,回过神来的侍卫们将江兮浅一行牢牢里环在中间。

    “江兮浅,你有种!”江嘉金握着拳头。

    “种那种东西,我可没有。”江兮浅轻笑着,“倒是小叔您啊……怎么走个路也跌跌撞撞的,啧啧,这跤摔得可当真有艺术感;你们说是不是?”

    几乎立刻若芸就明白江兮浅的想法,连连附和着,“就是,这摔跤的孩子我们见多了,这么大个人,还摔跤的,呵呵……”,笑着转头看向魏安等人,“你们倒是说说啊。”

    “就是就是。”魏安等人倒也不是笨的,连连点头,“我们都看见了,四老爷是自己摔的。”

    江兮浅笑着摆弄自己的手指,“小叔可是记好了,这饭啊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这次只是摔跤掉了两颗牙,若是有下次,本小姐觉得您这一口白牙,貌似跟您老不太搭啊。”

    “……”江嘉金捂着脸,气得面色铁青。

    可偏偏所有的人都帮着江兮浅,害他有心想说实话只怕也会被认为是诬赖。

    “四老爷借了你们多少银子,都告诉魏安让他去账房备个案。”江兮浅淡淡道。

    江嘉金却是心中一喜,她这是要帮他还银子了,那受这一巴掌算什么,于是他立刻讪笑着上前,双手不断地摩挲着,“大,大侄女,这,这怎么好意思;你小叔我可没有借他们的钱,不如,不如你把那些钱给我,小叔保证不到三天,小叔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小姐您可要三思啊,千金坊谁人不知,十赌九输的。”魏安怕江兮浅忍不住着了江嘉金的道,急急地开口。

    “你给我闭嘴,主子说话哪有下人插嘴的余地。”江嘉金面色难看,厉声呵斥。

    江兮浅却只是轻笑一声,“小叔,这钱我可没有,侄女我也只是让他们去账房备个账而已,这钱呐,后可得您自己慢慢还。”

    “你,你说什么?”江嘉金面色顿时一沉,“谁说我借他们钱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哼,想要本老爷还钱好啊,把借据拿来。”

    魏安磕磕巴巴,很是艰难地开口,“小,小姐,要,要不还是……”

    “要不小叔,您觉得我们把这件事让父亲大人来评判如何?”江兮浅淡淡的一字一句。

    江嘉鼎虽然人品不咋地,但老天既然给了他那么多缺点总会意思意思给个优点,那就是对待下人绝对的宽厚。只要不犯错误,该有的绝对一分不少,从不克扣下人的工钱,更不会无故拖欠。

    这种向下人借钱还借口不还的行为更是从未有过。

    江嘉金缩了缩脖子,“这,这……二哥如今子不适,这样的小事还是不要去麻烦他了吧。”

    “哦?小事?”江兮浅面带不屑,“您老人家可以动辄几百上千两给赌坊送钱,可他们呐,那些可都是他们用命拼来的血汗钱,江嘉金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说,你没有借。”

    江嘉金被得下不来台,只能犟着脖子,“没有就是没有。”

    魏安等人没想到江嘉金竟然是这样的人,连小姐都没有办法,他们此刻更是心如死灰,拼搏多年的血汗钱就此打了水漂,就算后悔也无济于事。

    “小姐,您怎么忘了,有些人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哪里还有什么良心。”若芸轻笑一声。

    “也是!”江兮浅嘴角微微勾着,“我怎么忘了这茬了;某些人连心都没有,更遑论良心,合该遭天打雷劈。”

    “轰——”

    “咔擦!”

    江兮浅话音落,顿时一道晴天霹雳,在白的空中划出一道蓝色的光,顿时劈在江嘉金的头上。

    魏安等人,甚至包括跟在江兮浅后的若芸、素心等人都目瞪口呆。

    “呵,当真是老天开眼了啊。”江兮浅抬起头,看着那碧天晴空,万里无云。

    刚才的闪电竟好似突然出现的般,根本没有丝毫预兆。

    江嘉金被闪电劈中,整个人连发丝都被劈焦了,还带着丝丝余电,不断地发出“兹兹”的声音。

    魏安吞了吞口水,“小,小姐,这个……”

    “咚——”

    原本站在不远处的江嘉金顿时直地倒在地上,脸上还保持着之前虎目大瞪的模样,嘴巴微微张开着,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有白烟从他的鼻孔、耳朵中冒出来。

    “将四老爷送回院子吧。”江兮浅捂着强忍着笑。

    “是!”魏安等人此刻早就已经惊呆了,只机械地应声动作。

    “送回去之后去趟账房,各人多少银子可不许虚报,本小姐查探之后若是属实自会与你们补上。”江兮浅轻声,可听在魏安等人耳中却不亚于天籁,“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小姐可当真是仙女啊。”

    “就是,就是!”

    “……”

    江兮浅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抬头看向老天,“你玩儿我啊!”

    若放在前世,她定是不信牛鬼蛇神;可如今世事重来,却由不得她不信。

    看着若芸的灼灼眸光,江兮浅只觉得头皮发麻。

    “小姐,刚才那雷电当真是你招来的?”若芸兴致勃勃。

    “噗!”江兮浅险些喷出一口老血,狠狠地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家小姐我要是能招雷电,第一个先劈开你这脑子看看里面怎么长的。”

    “啊?”若芸撅着嘴,“真的不是?”

    “绝对不是!”江兮浅深吸口气,“你家小姐我要是有这样的本事还用得着怕那些牛鬼蛇神,直接一道闪电劈死了不是更容易。”

    “这倒是哦!”若芸撅着嘴。

    素衣随声附和着,“好可惜!”

    江兮浅:“……”

    ------题外话------

    心儿:其实那个吧,纯属巧合巧合,本文不带玄幻色彩,只是想表达下,老天爷还是长了眼睛的啥,坏人肯定会有报应滴,喵……心儿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就想到了这个,或许是昨天看电视刚好看到了,觉得很乐呵,大家也乐呵乐呵吧

    ——

    另外说一下,古代的失贞不一定是指被那啥xxoo了,有些朝代连光着脚被人看到也算失贞的,宝珠躶体被大家看到了绝对算是失贞无疑的……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