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小小教训,薇 芸醒转

    ( )“今儿个女儿只是通知娘一声,女儿可不想某如娘这般连自己的吃食都护不住。”

    江兮浅心中有气,连说话都不自觉地夹枪带棒。

    张妈妈抿着唇,想要开口反驳,却被季巧萱拦住,她摇摇头,“浅浅说得对,都是娘的不是。若不是娘无能,这些年你也不,不用……”说着,她眼中的泪滴骤然决堤,宛若断线的珍珠般,“堂堂相府嫡出之女竟然流落在外,哈哈,这话说出去谁信啊?我可怜的女儿……”

    当初她也不是那般放心,也曾想过她是否无辜委屈。可每次,她都那般孤冷清傲,不屑于解释,而季巧巧初来相府时,她与江嘉鼎都怜惜她母亲初丧,父亲又另娶不得不背井离乡,所以每每对她总是宽厚些,却不曾想过,江嘉鼎的怜惜带着怎样的目的,她却又……

    最终伤害至深的,却是自己的女儿。

    “是娘对不起你。”季巧萱抿着唇,紧紧地握着江兮浅的手,“所以,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放手去做吧。娘,永远都支持你。”

    江兮浅抬头,深深凝视季巧萱一眼,知晓她所言非虚之后,这才放下心来,“今天的事,女儿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娘知道的。”季巧萱抿着唇。

    “那最好。”江兮浅深吸口气,“往后若本小姐再听见这样的事发生,主院所有下人全部打发了去。既然连主子都护不住的奴才,要来何用。”

    “小姐饶命,小姐息怒。”

    明堂内若干下人顿时全部放下手中的活计,双膝跪地,头叩在地上。

    季巧萱想要阻止,可想到江兮浅刚才的话,又生生忍住了。

    “哼!这次本小姐就当没看到,可若有下次……”江兮浅一巴掌拍到面前的桌子上,她嘴角微微勾起,浑散发着戾气,“哐当——”只听见一声脆响,原本结实的大红楠木桌子顿时变成碎片四溅,“好好记住,在这江府谁才是你们的主子。”

    那些下人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一个劲的磕头求饶,“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们知道了。”

    “哼!”

    江兮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而后看向季巧萱,“娘,您子重,先歇着吧,女儿还有要事就先回房了。”

    “去吧。”季巧萱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言说的悲戚。

    “夫人,小姐她这般当真无事么?”张妈妈颦眉蹙頞,面带担忧。

    “孩子大了,心也大了。总是有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当娘的是不是很失败,妈妈。”季巧萱嘴角、眼底尽是苦涩。

    “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张妈妈抿了抿唇,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小姐这是为您不值啊。四房那位夫人说话也太过分了些,她们只道您这些年来在凤都相府过得锦衣玉食的生活,殊不知这外表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是无尽的心酸,别人不知妈妈还能不知吗?”

    她心中明白,刚才那位四夫人的一句话刺痛了季巧萱的伤处,只能轻轻拥着她,安慰着她。

    季巧萱抿着唇,小声抽噎着,“可是妈妈,浅浅她,她,我真的好担心。”

    “放心,小姐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张妈妈语气淡淡的却非常的坚定,“回想起来,自从小姐回凤都以来,哪次让自己吃亏过,便是那季巧巧那般心计城府,相爷又是百般怜,可在铁一般的事实前,咱们小姐还是稳胜一筹的。”

    季巧萱点点头,可随即面色又黯淡了下来。

    自觉失言,张妈妈有些讪讪的,“夫人,还是让老奴扶您去歇会儿吧。梁妈妈熬的血燕粥应该也快好了。”

    “嗯,也好。”季巧萱点点头。

    张妈妈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生怕夫人又想起那些糟心事伤心难过,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从主院回来,江兮浅就遇到看闹归来的翠柳和花九。

    “奴婢见过小姐。”两人有模有样地福

    江兮浅微微颔首,“怎么有空过来?”

    “呵呵,这不现在两个院子都还空着,我们闲来无事去看了看月十一那个家伙,小姐可是不知,那一家子不愧是江嘉鼎的兄弟。”花九捂唇轻笑着,看得旁的翠柳扶额转头,一副我不认识她的模样。

    “哦?”江兮浅倒是有些好奇。

    花九捂着,咯咯咯的笑声传来。

    一行人进入汐院,她竟然就在院子里表演了起来。

    “你这个死鬼,你看你那二哥,呸。装什么装呢,都怪你,没本事还要让我们看人脸色,横什么横,连小丫头都能爬到我们头上拉屎撒尿了。”花九学得惟妙惟肖,双手叉腰指着江兮浅的鼻子。

    “学得倒是像。”陆希凝捂着

    花九乐呵呵的,“还有还有小姐,我跟你讲,那张玲玲刚说完,那江嘉金就一巴掌挥了过去。”

    “都是你这个好吃婆娘,没事跟大肚婆抢什么吃的!”

    “怎么她能吃,我就不能吃了?”

    “好吃懒做的东西!”

    “……”

    江兮浅摇摇头,看着翠柳揉了揉太阳,花九一人分饰两角表演得甚是兴起。

    “哎呀,姐姐那对夫妻可真是有趣。”陆希凝抱着雪团儿将它塞到江兮浅怀中,“这个东西,您老还是自己抱着吧,小人享受不起。”

    “噗嗤,你这丫头,怎地雪儿闹你了?”江兮浅双手托着雪狐的前肢举到面前,用鼻尖轻轻碰了碰它的鼻尖。

    “咦——姐姐,你好脏啊。”陆希凝故作厌恶模样。

    “呵胆儿肥了嘿。”江兮浅斜睨了陆希凝一眼,“居然胆敢嫌弃起姐姐来了。”

    “奴家不敢。”陆希凝翘着兰花指学着昨儿上街时看到那个撒花娘的模样,“爷,您可别呀!”

    刚研究完药方,大松了口气的陆希瑞、忆宵和容凌三人走出房门就看到陆希凝一副不三不四的模样。

    “陆、希、凝!”他厉喝一声。

    “啊!姐姐……”陆希凝赶紧缩到江兮浅背后,探头探脑地看着自家黑脸的大哥,心中懊恼着,他们怎么偏生就这个时候出来了,撅着嘴,恶狠狠却丝毫没有威慑力地瞪了素衣一眼,知道他们出来也不提醒一声。

    素衣耸了耸肩,对着她巧笑嫣然。

    陆希凝恨得牙痒痒,可偏生却奈何不得,轻轻扯了扯江兮浅的衣袖,“姐,姐姐。”

    “我告诉你陆希凝叫哥都没用。”陆希瑞是恼了,这家伙当真什么都敢说,这才几啊,竟然学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回来,当真是……当真是气煞他也。

    陆希凝险些给他跪了,“哥,你是我亲哥吗?对姐姐都比对我好,哼,人家不理你了。”

    说着就往屋子里跑;却被容凌地拦住。

    “啊,你放开我,你这个家伙。哥,你绝对不是我亲哥,居然眼睁睁看着他吃你妹的豆腐,你居然不管,我要回去告诉阿娘,你欺负我。”陆希凝不断地挣扎着。

    “哼,陆希凝我告诉你别以为插科打诨这事儿就算完了。”陆希瑞是当真恼了,“女戒,一百遍,抄不完不许出房门半步。”

    “……”陆希凝哀怨地看着江兮浅。

    “大师兄,这,一百遍过了吧?”被那哀怨的小眼神儿雷得不轻,江兮浅皱着头皮。

    “哼!我还没说你呢?”陆希瑞死死地等着她,“你也给我默医经去。”

    “……”陆希凝顿时蔫了。

    “简直是天昏地暗。”

    “月无光。”

    “这子没法儿过了!”

    “……”

    两个哀怨的妹子对视一眼,而后各自垂丧着脑袋,回到房间,笔墨纸砚,想想就觉得头疼。

    “大师兄。”江兮浅嘟着唇,鼓着腮帮,“能不能不默啊,从小到大我都默了多少遍了。”

    “你说呢?”陆希瑞斜睨了她一眼。

    “又不是人家带她去的,人家怎么知道她在哪儿学的那些。”江兮浅小声嘟哝着,“再说四哥哥还光明正大的教她呢,凭什么就我受罚啊。”

    陆希瑞嘴角微勾,“嘿,长本事了吧,还知道还口了。”

    “本来就是嘛。”江兮浅撅着嘴。

    “我告诉你江兮浅,这医经你要是不给默完了,哼,你自个儿看着办。”大师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有木有,江兮浅认命地换来素衣、素心,红袖添香明明是风流韵事,可偏偏在她这里就成了无可奈何。

    素衣捂唇轻笑,“小姐您还是快写吧,若是夜里稍微快些还是能写完的。大公子明着对您惩罚,可实际上默写医经比起抄写百遍女戒已是容易得多了。”

    “……哎。”江兮浅怎能不知,其实大师兄也就是做个样子,让她无法为陆希凝求而已;可,可是总是觉得心头不爽。

    本着她不爽,别人就别想过得爽的原则。

    大手一挥,招来素心,俯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素心点头而去,这下她圆满了。

    江兮浅提笔,苍蝇大小的簪花小楷顿时跃然纸上。

    无忧谷医经总纲共二十八回,每回又分为四组,统共也不过一百余页,写起来当真不费什么劲,只不过短短三五个时辰。

    “呼……”

    待江兮浅写完时,已经是华灯初上。

    “小姐可要用膳?”素衣放下墨条,眼角带着笑意。

    “先不了,素心那丫头回来了没?”江兮浅急急地从椅子上站起,将那叠医经交给素衣,“拿去给大师兄吧,真是个周扒皮。”

    素衣摇摇头,“小姐若当真不想用膳,外间的桌子上有糕点和水果,怎么都是要吃一些的。”她边整理江兮浅默好的医经边对着她道,“就算是不饿,也当进食,小姐自个儿也是大夫,应是知晓的,当奴婢多嘴了。”

    “行了行了,跟若薇那丫头一样罗里吧嗦,我待会儿自己吃。”江兮浅小声嘀咕着。

    “……”素衣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将医经用镇纸压好放到托盘上,端出去。

    等她再回来时,房间内哪里还有江兮浅的影。

    “小,小姐,我们这般怕是不好吧?”素心看着兴致勃勃的江兮浅,犹豫了下,嗫嗫嚅嚅道。

    “哎呀,有什么好不好的。”江兮浅从素心手中接过布袋,颠了颠,分量不小啊,嘿嘿,她今儿不舒坦,凭什么他们能那么舒坦,哼!

    竟然胆敢在她家里耀武扬威,虽然她并未把这里当成真正的家,但季巧萱是她这辈子最珍惜的人之一,那人既然胆敢欺负她娘,就必须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两人在黑暗中,沿着小道,足尖轻点,避开放哨的明、暗两道侍卫,飞快地朝着和园略去。

    “小姐,您怎么来了?”被江兮浅吓了一跳的月十一蹙了蹙眉。

    “怎地,本小姐难道不能来了?”江兮浅故作愠色。

    “小姐这是说哪里话,奴婢可是盼着您呢。”与江兮浅相处久了自然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赶紧捂着口做西子捧心状。

    江兮浅顿时眼前一亮,“那江嘉金夫妇住在哪个房间?”

    “明堂后面第一件主屋,小姐问这个作什么?”月十一不解。

    “嘿嘿,你家小姐我可是大好人呐,这晚上月黑风高,甚是无趣,所以给他们找点儿乐子啊。”说着扬了扬手上的布袋,里面有什么东西起起伏伏,明显装着活物。

    几乎瞬间便意识到江兮浅想法的素心,狠狠地打了个寒颤,默默地退后两步,心中默念,小姐不能惹,小姐不能惹。

    月十一领着江兮浅来到主屋背后的窗户旁。

    许是白里闹腾得太久,从那震耳聋的鼾声可以判断出江嘉金与张玲玲两人此刻睡得极沉。

    “小姐,你准备放哪儿?”月十一压低了嗓音。

    “……”江兮浅顿时双眸晶亮晶亮,“自然是放到被子里。”

    素心再次忍不住后退两步,“……”

    “你们在这儿守着,我自个儿进去就好。”江兮浅话音落地,整个人足尖轻点,快速地落到房间中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她举起手中的布袋,亚地嗓音,“宝贝儿们乖啊乖啊,马上就放你们出来了。”

    说完,她立刻两只手倒拎着布袋尾部的两角,原本被捏住的布袋口子顿时被挣开,那条条搅在一起宛若麻花般的花花绿绿的细蛇从袋子中被倒出来。

    “唔!”许是觉得什么东西凉凉的,张玲玲将一条落到她脸上的蛇拨开。

    “嘶——嘶嘶——”

    江兮浅看着那快速散开,朝着被窝里爬去的细蛇,捂唇轻笑一声,然后足尖轻点快速地离开案发现场。

    第二天.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江府和园的上空直冲云霄。

    江兮浅故作淡定模样,皱着眉头,“这又是闹什么幺蛾子了,大清早的,叫魂啊。”

    “噗……”素心强忍着笑意,憋得面色通红,“小姐,奴婢忘了还有点儿事,先回房了。”

    她飞快地说完,而后一个箭步离开房间,而后就听到那“扑哧扑哧”的笑声。

    江兮浅额头上立刻浮起三条黑线,望天扶额,果然这心理承受能力有待加强,嗯,继续考验。

    “小姐,您可要过去看看?”素衣蹙眉,总觉得自家小姐好像有什么事儿瞒着她们。

    “当然!”江兮浅顿时变得义正言辞,“怎么说,本小姐都算江府的主人,这客人出了事儿,本小姐作为东道主定是要去好好关怀、关怀的。”

    素衣抿着唇,总觉得这话,明明就是那么个意思,可怎么就是不对味儿呢。

    大清早开始。

    整个和园鸡飞狗跳。

    “啊,啊——”

    早上张玲玲被被子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闹醒,脖子也痒痒的,她朦朦胧胧地用手抹了抹,不想却触碰到一条软趴趴还冰冰凉凉的东西,顺手扔下

    被子里的腿上也有好似虫子在爬动般,以为是江嘉金闹她,她顺手一巴掌拍过去,“别闹。”

    “你有病啊。”江嘉金也是朦朦胧胧的,打了个呵欠,转头睁开眼,刚好看到一条鲜翠滴的青丝盘在两人的枕头中间,那滴溜溜的小眼睛怔怔地看着他。

    他吓得顿时瞌睡全无,推了一把睡得死沉死沉的张玲玲,“快,快起。”

    “干嘛呀。”张玲玲反手想要拍回去却一把拍到那盘成一团的青丝蛇上,江嘉金顿时双目迸裂,张了张嘴却不知为何突然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脖子,“……啊有蛇。”

    张玲玲脑袋晕晕乎乎,这才清醒过来,“什么有蛇?”

    她转过头,感觉到自己手下那冰冰凉凉的触感,而后大叫一声,“啊——”

    江兮浅到和园时,张玲玲颤抖,连鞋子都没穿,衣衫不整地呆子院子里,拉着月十一的手,指着主屋中,“有,有,有蛇啊。”

    “……”月十一皱着眉头,“四夫人,这饭可以乱吃,话可别乱说。”

    “真的真的。”张玲玲吞了吞口水,只要想到自己竟然跟蛇同眠了一晚上,她就觉得浑发毛。

    尤其是掀开被子,发现那被子里居然密密麻麻地盘着少说也有数十条,横七竖八的,还有交缠在一起的,花花绿绿的蛇,虽然不大,可也架不住数量多啊。

    月十一老神在在,“算了,你,还有你们跟本嬷嬷一起进去,免得有人到处嚼舌根子说我们小姐故意整治他们呢。”

    “……”

    张玲玲和江嘉金面面相觑,他们的确有这个想法;只是被月十一点破,始终有些不服气,“哼,不行,我,我们跟你们一起进去,谁不知道你们都是她派来的人。”

    “那最好!”月十一嘴角微微勾着,跟这种人斗,当真是丁点成就感都没有。赢得太容易也很寂寞啊。

    她带着两名丫鬟进屋,张玲玲和江嘉金战战兢兢地跟在后,目光触及那被掀翻在地上的被褥和衣衫,月十一的眸色暗了暗,她用手将被褥拾起,再看看上,一片雪白,哪里还有什么蛇。

    “我说两位就算要冤枉人也至少准备充分点儿,别以为红口白牙说了就是事实了,这哪里有蛇?”月十一俏脸一沉。

    “怎,怎么可能没有?”张玲玲不信,壮着胆子上前,铺上空空,哪里还有什么花花绿绿的小蛇;“你,你把单掀开。”

    月十一轻哼一声,顺手将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掀翻在地,“这下可是看清楚了?”

    “……”江嘉金嘴唇嚅了嚅,“……”

    “既然没事,本嬷嬷要去忙了。”月十一说着大手一挥,两名丫鬟跟着出去。

    “你,你们不把这屋子整理了吗?”看着那乱成一团的铺,还有地上到处散着的单被褥。

    月十一嘴角微勾,“既然是两位自己捯饬出来的事,就烦请两位自己动手吧,院子里的活计可还很多呐,不想有些人只吃饭,还嫌我们事不够多吗?”

    “你……”张玲玲深吸口气,却被江嘉金拦住。

    “都怪你,眼花了还是怎么的。”张玲玲很是恼火。

    “我眼花,你不也看到了?”江嘉金有些疑惑,在屋内左右打量,可却硬是没有看到那蛇的半分踪影,难道是他们睡得脑子懵了所以看花了眼?

    江兮浅到时,张玲玲正坐在明堂中破口大骂,“你们这些下坯子,竟然想让本夫人自己动手,哼,你们最好识趣些去把主屋给收拾了,不然,哼!”

    “不然你想如何啊?”江兮浅语气淡淡。

    “哟,我说是谁呐?原来是大侄女啊,你看看这些下人,一个两个,也忒不像话了,竟然让本夫人亲自动手收拾屋子,真真是,这要是传了出去……”张玲玲捂着

    江兮浅却没好气,“我江府庙小,可养不起那么多的闲人。每个下人的活计可都是早就安排好的,这有些人自己惹出来的,自然得自己处理,连本小姐都不例外;不过嘛……”

    她看着张玲玲那瞬变的脸色,嘴角微微勾着,“你若当真不想自己动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额外添加活计的小费,就得你自个儿掏腰包了。”

    “你,你说什么?本夫人能来你这江府是给你面子,你居然让我们自己掏腰包,你,你……”张玲玲被气得不轻。

    “呵呵,我江府庙小,可供不起您们这几尊大佛。”江兮浅嘴角微勾,轻笑一声,“按理,小叔是吧,听说你们可是早就分家了的,我父亲当年可是净出户的,如今您们难道还想呆在我江府享福养老不成?”

    江嘉金的面色顿时变黑,“哼,就算是分家了又如何?难道他当官了,发达了就能六亲不认不成?”

    “这亲不亲,认不认的倒是另说;只是小女子见识浅薄,头一遭听说有弟弟拖家带口,让哥哥帮着养的,这话若是传了出去,呵呵,说得好听的,哥哥仁义;说得不好听的,这弟弟拖家带口的吃软饭,可当真是美谈一桩呢。”江兮浅淡笑着,“好了,原本以为发生了什么,大清早的,我们江府可是有这孕妇呢。”

    “……”

    张玲玲气得说不出话来,江嘉金面色也不太好看。

    “你怎么不说话了?”张玲玲咬着牙。

    “说什么说!”江嘉金虽然是个浑的,可心气却是很高,此刻江兮浅将话说得这么直白,他口也堵着一口气。

    “我说当家的,你不会真听了那小蹄子的话了吧?”张玲玲面色难看,“我告诉你江嘉金,我嫁给你这么些年可没吃过一天好的,穿过一件好的,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享福了,你要是敢离开,我跟你没完!”

    江如月起之后,因为子虚弱面色也不太好看,“爹、娘,大清早的你们鬼叫什么呀!”

    “就是,呃,困死了。”江如丹理了理衣衫。

    “爹,你有没有问问二伯什么时候给我们添置衣衫啊,在凤都那些民穿得都比我们好。”江如月看着月十一上那丝绸的衫裙就两眼放光。

    江嘉金恨恨地,“添什么添,又不是没有衣衫。”

    “哎呀,这子没法儿过了,凭什么同样是江家妇啊,人家就是锦衣玉食,我们娘俩就是粗食麻衣啊,我累死累活几十年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江嘉金你这个天杀的……”

    张玲玲当场瘫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周围下人指指点点,或捂着唇轻声笑着。

    “娘,你这是干什么呀?”江如月顿时觉得两颊发,很是没面子。

    江如丹也有些尴尬,“娘,您现在可是夫人了,这般哭闹,没得让下人看了笑话。”

    “就是,如此这般像什么样子。”江嘉金也接口。

    “要不爹你去问问?”江如娣仗着人小开口,“我听说这府上可是有专门的针线房,要不我们去那儿看看吧。”

    待江嘉金一家离开之后,月十一闪进入主屋,在脚将布袋收起来,里面的小蛇好似进入冬眠了般,她唇角微微扬起,自家主子的药可真不赖。

    接到消息,江兮浅微微笑着,“行了,咱们也去针线房一趟吧。前些子送去的衣衫也该取回来了。”

    “是!”素衣、素心对视一眼,同时开始为那一家子默哀。

    ——

    “大姐,二姐,你们看我穿着件襦裙怎么样?”江如娣推开那正在刺绣的绣娘将箩筐中整齐叠放的衣衫取出一上不断比划着。

    江如丹也跳了一跳冰蓝色抹长裙,“大姐,三妹,你们看这条裙子多衬我的皮肤啊。”

    “这条呢?”江如月微微蹙眉,“火红色的虽然衬得我艳无双,可却总觉得有些老气。”

    “还有这件这件,大姐你试试这件鹅黄色,肯定嫩。”江如娣讨好地将鹅黄色的衫裙递过去。

    针线房的绣娘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如今掌事的何妈妈不在,她们又都是说不上话的。

    “你,你们不能这样,这些都是小姐特地吩咐的。”

    终于其中一名绣娘忍不住开口。

    江如月比划得正在兴头上,臂弯上也搭了好几条她看上的衫裙,此刻听到那绣娘的话,很是恼火,扬起手,还未落下,手腕儿就被人死死地抓住。

    那绣娘原本以为自己就要挨打,闭上眼也不敢闪躲,可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来,却看到面前着蓝色衣衫的素衣死死地抓着江如月的手腕儿。

    “啊——你想做什么,娘,好痛啊!”江如月撅着嘴。

    “呵呵,本小姐可当真是长见识了。”江兮浅缓步走进针线房,一众下人立刻跪在地上,“奴婢们见过小姐。”

    江兮浅斜睨了她们一眼,看着除了江嘉金,四名女子臂弯处都搭着好几件衣衫,其中还有她特地吩咐的,“本小姐可从未见过哪家客人如你们这般,倒是不知,这与强盗又何两样?”

    “放肆,你娘就是这样教你跟长辈说话的?”张玲玲很是恼火,自己在家里被婆婆欺压也就罢了,好不容易能有些许时间自由自在,可现在竟然被一个小辈爬到头上去了。

    “呵呵,长辈?这可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啊。别怪本小姐没提醒你,你手上的可是本小姐特地吩咐给我娘做的,不过……”说到这里江兮浅眸色暗了暗,“既然被你们的脏手碰过了,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话音未落,江兮浅足尖轻点,他们甚至看你不到江兮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原本在他们臂弯处搭拢着的衫裙全部到了江兮浅的手里。

    “你……你……”张玲玲咬着牙。

    “哼!”

    江兮浅双掌运气,原本刚做好的十余条衫裙顿时化作片片碎布在空中弥漫开来,而后她恶狠狠地瞪着那群绣娘,“本小姐的东西,何时也轮得到让别人碰的,尤其是这种不知廉耻的。”

    “小姐息怒,小姐饶命。”

    “哼!”江兮浅轻哼,而后看向那个被素衣救下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佟李氏。”那绣娘从头至尾都低着头。

    “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针线房的管事嬷嬷。”江兮浅淡淡道,“记住了,本小姐的东西,不喜欢除了绣娘的第二个人触碰。”

    “是,奴婢明白。”佟李氏低着头。

    张玲玲看着整个院子飞扬的碎布,给院子的空地像是铺上一层碎花般,“江、兮、浅!”

    “小姐,您为何……”素兰不解,既然她都不想要那些衣衫,为何不成全了她们呢。

    “本小姐的东西,就算是本小姐不要了,也轮不到让他们糟蹋。”江兮浅眸色飞快地划过一抹杀意,当初他们不也是这般对待她的么?

    前世她被江嘉鼎送到江家老宅,寒风凛冽的冬天,她甚至连一件厚棉衣都没有。

    住的屋子也是风来雨去,一薄薄的被还是她用自己从小带的如意玉镯与下人换的,呵呵,前世债今生还,如今也该轮到他们好好享受享受了。

    这次只是教训而已,若有下次,直接断手。

    素衣瞪了素兰一眼对着她摇摇头,真是没眼力价,没见小姐现在心烦着呢。

    回到汐院。

    江兮浅的心仍旧有些不平静。

    她早就明白,连自己血脉相连的父亲都不可靠,更别说那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前世他们已经磨灭了她所有对亲人的期待,今生她也只是复仇的修罗。

    “小姐。”素衣言又止,想要安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容凌嘴角挂着招牌似的笑容,温柔清雅,语气轻佻,“怎么,谁惹我们丫头生气了?”

    “……”江兮浅撇过头,不想搭理他。

    “我说丫头,你家师兄我牺牲了多少个美容觉,夜不休的,好不容易把那两丫头给你弄醒了,你居然这么对待师兄,当真是让人寒心呐——”

    那个呐字,尾音拖得老长老长的。

    江兮浅原本还有些无力,可听到后面双目立刻泛着精光,“你所什么?若薇、若芸醒了?”

    她双手死死地扒拉着容凌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

    “嘶——”

    容凌陡然倒抽一口凉气,漂亮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带着些许委屈色,“我说丫头,你这手劲儿可真够大的啊。你看,都青了。”

    “……”若是换了平江兮浅定是要打趣他一番,可今她满心满眼都在若薇、若芸醒来的惊喜中,回过神来拔腿就往外跑。

    容凌小声嘀咕着,“忘了告诉那丫头,那两个丫头已经过来了。”

    “容、凌!”好在江兮浅突然想起自己的针囊忘了带,折返回来却听到容凌的自言自语立刻大吼一声。

    “原本还担心小姐,如今见小姐如此中气十足的模样,我们也放心了。”若薇、若芸任由素心和素兰搀扶着,面色苍白如纸,因为昏迷还有些虚弱,连说话都很是无力。

    江兮浅面色骤沉,“你们这才醒来,不在房间好好呆着,出来作甚?”

    “……”若薇笑笑,“躺得骨头都酥了,出来转转。”

    “转够了赶紧回去躺着。”只是片刻江兮浅就开始赶人。

    “小姐可当真无。”若芸撅着嘴。

    江兮浅趁着空挡给她们两个把了脉,确定她们体内的内伤已经开始恢复之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开始赶人,“素心、素兰赶紧的把她们弄回房去,这么虚弱的模样,小姐我看着就闹心。”

    “我们定会快些好起来,不让小姐闹心的。”若薇笑着道。

    “哼!”江兮浅轻哼一声,却在她们离开的时候眼泪吧唧流了下来。

    “我说丫头,你什么时候能不这般口是心非的。”容凌摇摇头,漂亮的眸子心疼一闪而过,用手帕给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江兮浅咬着牙,“哼!谁口是心非了,谁口是心非了。”

    “好,好好;我口是心非成了吧!”容凌无奈地叹口气,可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的轻柔。

    少女眼睑微微抖动,睫毛上还挂着泪滴,巴掌大的小脸红扑扑的,显然是刚刚哭过了。青年男子俊秀清雅,眉宇中分明带着桀骜可偏偏又那般的温柔小心翼翼。

    楚靖寒死死地捏着手上的请柬,看着那对璧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啊?”江兮浅抬起头,还有些不在状态;容凌却已经回过神来,眉梢上挑一把将江兮浅拥入怀中,“如你所见。”

    “你是谁?”楚靖寒深吸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

    江兮浅已经完全懵了,触不及防被容凌拥入怀中,虽然小时候经常有这样的事,可如今大了嘛,又当真楚靖寒的面,总觉得有些别扭,她双手推拒着,“三师兄,放开我。”

    “……”

    楚靖寒顿时眼前晶亮,“原来是三师兄啊,失敬失敬。”

    “谁是你三师兄。”容凌面色陡然暗沉下来,看到江兮浅那红扑扑的小脸,顿时笑得无比灿烂,对着江兮浅挑了挑眉,“小丫头,记得家里那四位磨刀霍霍的师兄哦。”

    而后,哈哈大笑着离开。

    江兮浅囧,自己那样失态的模样被楚靖寒看到,总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你,你来做什么?”

    “呵呵!”

    低低沉沉的笑声从耳畔传来,江兮浅陡然觉得腰上一紧,她的心立刻提了起来,“你这是干嘛啦,还不赶紧放开,小心让人看见了。”

    “看见了又如何?”楚靖寒可浑然不觉有什么。她注定是他的妻,让人看见了正好,他正好寻个机会去请求父皇赐婚。不过凤靖老王爷那儿有些麻烦就是了,只能从凤邪那儿下手。

    但俗话说胳膊肘拧不过大腿,凤邪这小王爷能不能斗得过老王爷……

    “……你!”江兮浅越是挣扎,楚靖寒便搂得越紧,到最后她索不挣扎了,“你到底来干嘛的。”

    “云剑山庄的画舫落成,邀宝珠同游。宝珠想请你一起,不知你意下如何?”楚靖寒将请帖打开,递给江兮浅。

    “宝珠宝珠,呵,唤得的嘛。”江兮浅轻哼一声,死死地一脚踩在楚靖寒的脚上,他触不及防地吃痛,江兮浅趁势闪开,“哼!你就跟你的宝珠过去吧。”

    楚靖寒蹙眉,“兮儿,我和她不是……”

    “当然不是。”江兮浅面色黑沉,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答应得太过仓促,那熙宝珠在三皇子府住了这么些年,就算是再傻她也该想到最后那宝珠必定会成为他内院之人。

    不然这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将堂堂郡主的闺誉置于何地?

    ------题外话------

    心儿:宝珠开始行动了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