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 )“姐姐,嗝,今儿真是太开心了。”

    陆希凝单手抚着肚子,嘴唇还砸吧砸吧,“我们现在回去吗?”

    从有间客栈出来,江兮浅面色还晕着微微桃花色。自楚靖寒离开之后,她就忍不住想起自己之前的孟浪,两颊忍不住发泛红。

    “姐姐,姐姐?”陆凝儿见江兮浅久久不答话,呈魂游天外状,扬起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啪!”江兮浅扬起手轻轻拍在她的手背上。

    陆希凝瞪着圆滚滚的大眼,轻颦眉,“姐姐你没事吧?”

    “我像是有事?”江兮浅朝着她,眉梢上挑,眼角带着精光。

    “嗯!”陆希凝可是个不怕死的,狠狠地点头,“姐姐,自从我逛街回来,你就老心不在焉的,是不是那个什么三皇子把我们姐姐的魂儿都勾走了呀,嗯?”

    听着陆希凝那故作撒又拉长了的声音,江兮浅顿时口血气上涌,面上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故作愠色,“胡说什么?”

    “……”陆希凝撅着嘴没好气地做西子捧心状,“哎呀人家可真是伤心,好嘛好嘛,是人家胡说的。”

    说完,耳边传来银铃儿般的笑声。

    江兮浅没好气地,想要掩饰可眉梢的那股媚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一路且行,且闹。

    很快到了相府大门前,尚未来得及进屋,就看到在大门前左顾右盼的素心。

    在看到她们一行时,赶紧迎上来,“小姐,你们怎地才回来呀。府上出事了。”

    “嗯?”江兮浅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怎么回事?”陆希凝也急急地问道。

    “有一个自称是江大人弟弟的男子拖家带口而来不说,还霸占了竹园和锦园,还想要硬闯咱们汐院,素衣姐姐在前面挡着,几位公子在院子里,奴婢们怎么肯让,虽然分明相安无事,但事关小姐闺誉。”素心面色急切,眉头紧皱。

    “谁?弟弟!”江兮浅轻哼一声。

    听着素心的述说,一行人都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你这个小蹄子,长本事了啊,横什么横,不过是个下坯子,给本夫人让开。”

    “就是就是,难道说那个刁蛮任的草包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不成?”

    “告诉你们我可是你们相爷的弟弟,难道自家的院子我还不能进去不成,我就不信了……”

    “砰——”

    “……”

    “你,你这个下人,我跟你拼了我!”

    “……”

    “给老子打,打死打残了算我的。哼,居然敢动老子,老子弄不死你。”

    “……”

    江兮浅一行刚到汐院门口就看见一群人做泼妇骂街状,素衣领着汐院为数不多的下人在外面谨防严守着。在看到她的刹那,顿时眼前一亮。

    她对着素衣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顺便让旁边的水冰去唤江城过来。

    “给老子打。呸,老子看你长得不错,你今儿要是把老子伺候舒坦了,不然哼!”

    “……我们可是小姐的婢女。”

    “小姐,我呸!”

    “就是一个花痴草包,连未婚夫都不要的人也配称作小姐。”

    “你给我闭嘴,嘴巴放干净点儿你。”

    “难道本小姐说错了?”

    “本来就是个废物,人。告诉你以后我们姐妹才是这相府的小姐,眼睛可得擦亮了。”

    “……”

    “就是就是,爹我瞧着这相府这个汐院还不错,我要住在这儿,你去跟二伯说说嘛,我就要住这儿。”

    “爹,人家也要。你看看,那些院子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就这院子还像是人住的地方。”

    “……”

    “这么好的院子给那个人住,当真是白瞎了。”

    “……”

    “娘,我们一家人就住在这里,等大伯和爷爷他们来了,旁边的竹园还有锦园也都是不错的。”

    “……”

    “那就这么定了!”

    “……”

    “听见没,你们这群婢,还不给本小姐让开。”

    “二伯可是说了,这院子任我们挑的。”

    “……”

    “那个人用得着住这么好的院子吗?我们刚才过来不是看到一排下人房,给她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

    “就是就是!”

    “……”

    陆希凝气得口上下起伏,咬牙切齿,偏生被江兮浅死死地拽着还点了哑

    “小姐,您……”素兰也是气得面色通红,为无忧谷医女,这点儿傲气还是有的。

    江兮浅嘴角微微勾起,带着浓浓的嘲讽之色。

    “老奴见过小姐,不知小姐唤老奴前来所谓何事?”江城接到江兮浅的召唤,连衣衫都未来得及换,急匆匆地跑来。

    那原本与素衣等人对峙的极品一家听到江城的声音,转过头。

    “小姐,什么狗小姐,本小姐……啊,你,你……”那粉衫布衣女子在看到江兮浅和她旁边的陆希凝时,先是眼前一亮,一个稚嫩绝美,一个俏可,她地闪过羡艳,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捂着嘴。

    江兮浅飞快地解开陆希凝上的道,而后淡笑着,“是啊,本小姐可不就是你们口中的人,草包。江城,本小姐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府连疯狗都能进了。”

    “老奴知错。”江城可深知这位脾,越是平静,怒火越盛。

    “哼!”江兮浅冷哼一声。

    “原来你就是那个……唔!”粉衫女子刚想开口,她旁边的中年妇女赶紧捂着她的嘴,讪笑着,“想必这位就是浅姐儿了吧,我是你小婶,你可能不记得了,当初你出生时,我还抱过你呢。”

    “就是就是,浅姐儿可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那位自称小叔的男子也打着圆场。

    “呵呵,一家人?你们当真以为本小姐是瞎子还是聋子?”江兮浅冷哼,“来人呐,把这群疯子给本小姐扔出江府,没有本小姐的命令,谁胆敢再放他们入府,自己去刑房领罚。”

    “可是小,小姐……”

    侍卫队长魏安皱着眉头,“老,老爷那边……”

    “出了事儿本小姐一力承担,还是你觉得我们江府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了?”江兮浅声音陡然狠戾。

    “是,奴才立刻去办。来人呐!”魏安轻喝一声,立刻从暗处飞快地钻出来七八个侍卫模样的人,“把人让出去。”

    “江兮浅,你敢!”中年妇女夹着嗓子,声音尖利。

    “江兮浅你这个人,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你……”

    “你不得好死!”

    “砰——”

    “砰砰——”

    “……”

    江兮浅钻了钻耳朵,“这下耳根子清净了。”

    “可是小,小姐,他们……”江城有些担忧。

    “哼,锦园可是大哥的院子,还是说大哥久未归家,你们连大哥这个人也都给忘了?”江兮浅嗓音陡然拔高,“今儿谁负责值守相府大门的,锦园的,全都自己去领罚。”

    江城赶紧俯首躬,“是。”

    “竟然打起本小姐院子的主意来了,哼。”江兮浅上煞气翻涌,若隐若现,“本小姐倒是想知道,谁给他们的这个胆子。”

    “……”江城嚅了嚅唇却并未发出声音。

    “告诉他们,咱们这里可没有什么丞相,要去相府寻亲,内城西街请早。”江兮浅冷哼,听着他们左一句相爷,右一句相府,这可不是她不给他们面子。

    现如今的相府,可没什么丞相大人了。

    江城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是,是。”

    “趁本小姐心好,赶紧滚。”江兮浅恼怒地摆摆手。

    陆希凝被解开哑之后,恨恨地等着她,“姐姐,你这脾气也太好了吧,人家左一个人,右一句草包,你就能忍得?”

    “忍?”江兮浅轻笑一声,“等着看吧。”

    素兰和素衣两人默默地跟在后,进入汐院。

    外面闹得欢腾,明堂内三人竟然不受影响地还在研究着药方。

    看到江兮浅进屋时,这才抬起头,“小师妹回来了啊。”

    “嗯,研究得如何了?”江兮浅坐下来,看着那张写满了药合、斥推论的宣纸,蹙着眉头。

    “应该差不多了。”陆希瑞抿着唇,“药还有些不稳定,明儿大师兄找人试试。”

    “也好。你们继续研究吧,我先回房了。”江兮浅打了个呵欠。

    “行了,自个儿子自己照顾啊。”容凌没好气地斜睨了她一眼。

    “知道了,知道了。”江兮浅撅着嘴,心里暗自嘀咕着,罗里吧嗦。

    忆宵眼中淡笑一闪而逝,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姐姐,你到底如何打算的?”陆希凝随江兮浅回到睡房。

    江兮浅轻笑一声,“说你傻,你还不知道。姐姐最擅长的是什么?”

    “什么?”陆希凝鼓着腮帮,老大的不乐意了。那可是她陆希凝的姐姐,凭什么给人这么谩骂。

    “呵呵,姐姐的份是什么?”江兮浅没好气地,这丫头平里看起来聪明,怎么关键时候就是不开窍呢。

    陆希凝脑子飞快地转动着,而后突然眼前一亮,“姐姐的意思是?”

    “想到了?”江兮浅好笑地抿了口茶。

    “姐姐你什么时候下的手啊,人家都没有看到。”陆希凝有些不服气。

    “要是你都看到了,那不是被人发现了。”江兮浅唇角微微勾着,她入体内的银针,足够让他们痛苦十天半月了,更何况,被赶出府后,那个人应该也动手了吧。

    楚靖寒双眼微微眯着,“竟然敢谩骂兮儿,哼,看来江家人还真是不安分啊。”

    “爷……”寒风双眸晶亮晶亮的。

    “传信寒雪,若是连这点儿小事都处理不好,自己回冥煞重造。”楚靖寒起,负手立在窗前,想着那个丫头面红耳赤的俏模样顿时心头一紧,“算了,这事还是本座亲自去处理吧。”

    城内东门,贫民窟中一处出租民房内。

    “那江兮浅真是太过分了,丁点教养都没有,竟然胆敢这么对待我们。”中年妇女气得口上下起伏。

    “就是,就是。爹,等爷爷来了,咱们可得好好告上一状。”粉衫女子撅着嘴,想到那张绝美稚嫩的脸就恨不能给她划上几道,凭什么,同样都是江家的女儿她就能那般好命是相府小姐;她江如月就是个赌鬼的女儿。

    江如丹也在旁边符合地点头,“就是,明明二伯都让我们自己挑选院子了,爹我看肯定是那个季巧萱教的,不想让咱们呆在相府。”

    “当年爹娘就不同意二哥娶她的,哼,不过是个商户的女儿还要摆什么排场,你看看相府如今连个正经的妾室都没有;人家哪个大官不是三妻四妾的,她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中年妇女恶狠狠地,她家这个死鬼就算穷得只剩下亵衣亵裤都要去逛青楼,凭什么同样是江家妇,她季巧萱就能这么好命。

    江嘉金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上,“你们现在说这些能有什么用?咱们现在连相府的们都进不去。”

    “……”

    顿时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

    一直未说话的小女儿江如娣却突然抬起头,“明咱们就去相府大门口闹,我就不信二伯能丢得起这个人。不是说当官的最重名声了么?”

    “哧——”

    “他江嘉鼎还要什么名声。”

    “就是就是!”

    嘲讽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屋内的五人顿时全紧绷着,尤其是胆小的江如月、江如丹两人此刻都缩在中年妇女的后,不断地颤抖着。

    江嘉金的声音也颤抖着,“什,什么人?”

    “呵呵。”寒风轻笑一声。

    “壮,壮士;咱们没钱,真,真的。”江嘉金吞了吞口水。

    “钱?”寒风嗤笑一声,转头看向着黑衣带着面具的夜冥,“爷……”

    “教训一顿,记住别死了就成。”夜冥眸色冷汗,泛着厉光。

    “砰——”

    “咚咚——”

    “啊,救命啊。”

    “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

    “壮士,咱们往无怨近无仇啊……”

    “……”

    “砰——砰砰——”

    “轰!”

    “……”

    整整半个时辰过去了,寒风才对着房间内玩儿得正乐的四人摆摆手,“行了。”

    “壮,壮士。”江嘉金所在墙角,鼻青脸肿,子不断地颤抖着。

    “砰——”

    寒风飞起一脚,免费将他送到江如丹母女四人所在的墙角处,“以后记得长长眼睛,别以为谁都是可以任你欺负的。”

    “是,是。”江嘉金吞了吞口水。

    夜冥从始至终都只是冷眼旁观着,直到寒风他们停下之后,他宽袖轻甩,五道寒气凝结的气箭飞快地入几人的曲池

    “走吧。”他声音轻淡。

    “是!”寒风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自家主子爷上的寒气,连他们都人受不了,更别说以这种方式直钉入曲池,若没有内力修为各方面与自家主子相当的人给他们散去那道寒气,只怕他们都的承受寒气侵蚀的痛苦了。

    果然招惹谁都不能招惹未来主母啊。

    “啪——”

    几人尚未走远,突然听到那屋内传来一声脆响。

    “江嘉金你竟然敢打老娘。”中年妇女顾不得上的疼痛一下子扑过去。

    “打的就是你,张玲玲,别以为老子怕你。”江嘉金此刻也硬气起来,“老子一直告诉你,这凤都人咱惹不起,惹不起,现在好了,把人招来了。”

    “你,你当时怎么不说啊。”张玲玲泼妇骂街,双手叉腰,“当时你不也神气的嘛。”

    “啪——砰——”

    “要不是你这个女人一直在耳边直叨叨,老子会鬼迷了心窍。”

    “……”

    “砰——咚咚——”

    寒风额头上立刻挂起三条黑线,听他们口中的意识,貌似得罪的人还不知他们这一家啊。

    “哼。”夜冥突然轻哼一声,看着寒风,“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寒风颔首,转对着旁边的人吩咐道,“去打听打听,他们入城之后的事。”

    “……”

    当天下午,城东门的贫民窟据说就来了一队官兵,带走了一家五口。

    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只知道被带走时,一家人都鼻青脸肿的,面色发青,好似得了瘟疫般。

    有人传闻他们是敌国的细,就是要把瘟疫传开被朝廷知道了。

    有人传闻他们是朝廷侵犯,所以才被抓走了。

    有人传闻他们是得罪了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

    总之众说纷纭。

    陆希凝坐在软榻上,软趴趴的好似没有骨头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

    “……”江兮浅额头上立刻浮起三条黑线。

    “姐,姐姐,哎哟,我,我不行了。”陆希凝捧着肚子,大口大口喘着蹙起。

    “……至于么?”江兮浅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敌国细诶,哈哈,就他们那样儿,还细呢!”陆希凝笑得差点儿喘不过起来,“你说要是那位江大人知道会不会气得晕过去?”

    “嗯哼?”江兮浅挑眉。

    “听说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是鼻青脸肿的,姐姐,这事儿你当真不知?”陆希凝眼眸亮晶晶的,不知为何她响起昨儿她口中的那句“等着看吧”的时候,总觉得那语气有那么一丝丝的诡异感。

    江兮浅低着头,看着茶杯中翻腾的茶叶,嘴角微微上扬,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不、知。”

    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他可就不是他了。

    “当真?”陆希凝那明晃晃的大眼珠子转动着,脸上明显地写着两个大字,“不信。”

    “信不信。”江兮浅没好气地送她一记卫生球,她可没撒谎,这事的确不是她做的。

    不过至于他们在牢中出现的上吐下泻倒是跟她有点儿关系,只是畏寒怕冷这个却与她无关,想来也是那个人做的好事吧。想着,她突然觉得心头暖暖的。

    “小姐,二少爷过来了。”素心突然敲门,而后恭敬道。

    “哦?”陆希凝挑眉。

    “让他进来吧。”江兮浅放下茶杯,声音淡淡的。

    江文武的子经过连来的悉心调理,大抵好得差不多了,他进屋时面带担忧,“浅浅,昨儿的事。”

    “若是想为那几人求,就请回吧。”江兮浅面色一冷。

    锦园,谁不知那是她的地。

    江文武赶紧摆摆手,“我不是说这个,我,我也是才听说他们,他们居然……可是,浅浅,他们到底是长辈,你这般做法若是传了出去,让别人怎么看你?”

    “……我江兮浅背负的骂名还少么?”江兮浅笑得清浅,笑得从容,淡淡地抿了口茶,“他们怎么说怎么说,我自清浊。”

    江文武突然觉得口一滞,钝痛散开,无以复加,“可是浅浅,你真的不,不能……”

    “他们得罪的可是宋家的嫡孙女,我自认没这本事。你若是觉得心疼了,何不去找找如今的威远侯府世子妃,若本小姐记得不错,那宋珏雨与季巧巧可是手帕交,兴许能看在季巧巧的份儿上饶了他们也未可知。”江兮浅嗤笑一声,“不过——”她眸色陡然变冷,声音如冰冻三尺般,“别怪本小姐事先没提醒你,若是他们胆敢咚锦园、竹园一草一木,休怪本小姐翻脸无!”

    江文武嚅了嚅唇,“浅浅,你别……”

    “江家二少爷,请吧。”江兮浅转过子,一副送客的模样。

    “……”江文武咬着牙,“你自己注意子,好好养着,我,我先离开了。”

    “姐姐,这人可当真是……”陆希凝撅着嘴,“人都闹上门来了,居然还能忍,当真是佩服。”

    “……”江兮浅斜睨了她一眼。

    观言却是嚅了嚅唇,看到自家少爷远走的背影,在心中轻叹口气,“小姐,昨儿我们家少爷也不在,是听到消息赶回来的,他……哎,他不是您想的那样。”

    “那又是哪样?”江兮浅声音低低沉沉,几不可闻。

    “算了,姐姐,听说那些人在牢里可没落着好,不过到底只是给他们个教训,许是没几就放出来了,到时候你要怎么办呀?”陆希凝微微蹙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江兮浅声音淡淡。

    “……”

    江兮浅兀自思索着,有些事她虽然可以借机闹腾,但却是避免不了的,老宅那些人竟然还敢来凤都,哼!

    她本来以为,扳倒了季巧巧,让她声名尽毁之后,她可以忘却那些仇恨,不过现在是他们自己撞上来的,那就别怪她有仇报仇,幽怨抱怨了。

    “素衣,去把江城、杨健两位管家请来。”

    “是!”

    看着素衣离开的背影,陆希凝撅着嘴,“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有些事既然避无可避,那自然要找对自己最好的解决方式。”江兮浅嘴角微微扬起,轻笑一声,“翠柳上的伤也快好了吧?”

    陆希凝虽然不解为何她会这么问,还是点点头,“花九和月十一那两个丫头悉心照顾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嗯,你去从傅府把她们三个接过来,记住走证明,光明正大的进府,若旁人问起就说是我从人肆挑的管事娘子。”江兮浅抿着唇。

    “好。”陆希凝足尖轻点,飞快地消失在屋内。

    江城、杨健来得极快。

    “老奴/奴才见过小姐。”两人恭敬地俯首躬

    “两位管家不必多礼,坐吧。”江兮浅微微颔首,“素心上茶。”

    江城、杨健两人面面相觑,“多谢小姐。”

    “嗯。”江兮浅动作不紧不慢,优哉游哉,约莫着晾了两人半个时辰之后,直到他们站坐不安时,她这才慢慢地开口,“其实今儿唤两位管家前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如今本小姐掌家,但因为这样那样的事,管的事实在少,大都劳烦两位,两位辛苦了。”

    江城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小姐这是说哪里话,都是奴才们的本分。”

    “……”江兮浅点点头,这人倒极是识时务,“明柳如今在府中斋戒,只待三月之期到就送到城外庄子静养,唯有明珍,虽是庶出,却到底是他的儿子,本小姐左思右想,如今这竹园空着也是空着,让他搬过来吧,明柳也随他过来就是,至于和、秋、绿三座院子也该休整休整了,去看看有什么缺了的家私,该换的就换,该补的就补。”

    江城心中了然,只怕那三座院子是为老宅那些人所准备的,只是小姐这般意思是?

    他还未想明白,就听见江兮浅顿了下接着道,“如今,咱们府上可没有了朝廷一品丞相,又被皇上罚了俸禄,凡事能省则省,能减则减;夫人肚子里可还有着孩子呢,诺大的府邸,哪处是不花钱的。”

    “是,是。”江城连连颔首。

    “嗯。”江兮浅深吸口气。

    “姐姐,人我都给带回来了。”陆希凝俏宛若银铃儿般的嗓音响起,江兮浅看着一溜烟着粗布麻衣的暗五、花九和月十一三人点点头。

    江城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小,小姐这是……”

    “这是本小姐托翠柳找来的管事娘子,左边这位唤她花嬷嬷就是,以后就掌管和园所有事宜;右边这位唤她月嬷嬷,以后掌管秋园所有事宜;终于翠柳,本小姐会与夫人说,即可调任绿园的管事嬷嬷。”江兮浅语气淡淡,斜睨了两位管家一眼,“两位管家以为如何?”

    江城终于回过神来,这位姑原来是在安插自己的人手啊,仔细想想也是人之常,“没,没。”

    “嗯,还有剩下的每个院子配备粗使丫头四名、二等丫头四名、一等丫头两名;让她们自个儿挑,若是人手不够的,直接从人牙子手里买就是。”这一句话却是将挑人的权利交给了花九三人。

    江城连连颔首,“是,老奴明白。”

    “杨管家呢?”江兮浅俏眉微挑。

    “奴才明白。”杨健微微愣神,他本事掌管的对外事宜,府上的铺子、庄子什么的,这些事他委实插不上什么嘴;不过想来想去,这位小姐把自己找来是为敲打吧。

    连如此受宠的季姑娘如今都成了那副模样,虽然这其中有她自己的原因在,但若说面前这位没有做些什么,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只是他很是好奇,她是如何能将自己摘得如此干净,不仅如此还让皇家那几位青年才俊都偏向她的。

    “既然明白,那就最好了。”江兮浅唇角微微扬起,“行了,都下去吧。”

    “是。”两人再次行礼。

    “记住若是有人寻亲相府,直接让人打出去;如今咱们江府可没有什么丞相大人了。”江兮浅语气淡淡的,子还带着那么些许的幸灾乐祸,两位管家的形顿时踉跄一下,而后跌跌撞撞地朝着门外走去。

    江相被贬,虽然朝中无人不知,在大街小巷也能听到传言,但刚入凤都寻亲的江家人又怎么会刻意去打听那些消息,即使听到了,只怕也不会当真的吧。

    如今这位小姐发了命令,他们也只能照办了。

    哎……

    “主上,您这是……”

    直到两位管家离开再也看不到背影之后,花九和月十一两人才相顾无言,面带疑问。

    “总是有些讨人厌的苍蝇不让你们主上我省心,既然如此,你们看着给点儿教训就是。”江兮浅懒懒地靠在软榻上,摆弄着自己的指尖。

    “……”花九颦眉蹙頞,“可是小姐,这个奴婢不太懂。”

    “不懂?没关系,你看谁不爽收拾谁就行,就算出了什么有本小姐替你担着。”江兮浅嘴角微微勾起。

    花九和月十一两人顿时眼前一亮,“呵呵,那感好。”

    “可是小姐,夫人那儿?”翠柳抿着唇。

    “行了,这事儿我去跟她说,江嘉鼎如今可是宝贝那个孩子呢,不会有事的。”江兮浅摆摆手。

    “是!”翠柳低着头。

    三天之后,当观茗拿着江嘉鼎的名帖将江嘉金一家从刑部大牢接回来的时候,江兮浅听了只是眉梢微挑,淡淡道,“比我想象的倒是快上几分。”

    “姐姐,您不过去瞅瞅?”陆希凝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好奇,“我可是听那些下人说了,那一家子鼻青脸肿的就不说了,上鞭痕累累,还散发着辣椒水的味道。”

    江兮浅抚摸着怀中雪团儿的手微微顿了下,“哪有什么好看的。”

    “姐姐就不好奇?”陆希凝微微蹙眉,而后上前倾附在江兮浅耳畔,“我还听说,他们一家子子都很是,嗯,奇怪。男的下疼痛难忍,女的噩梦连连,姐姐,别说这跟你没关系哦。”

    “那又如何?”江兮浅嘴角微勾。

    下疼痛,简单的珊瑚果加藏红花磨成粉末而已;至于噩梦连连,她不过是抹了点儿迷离花的花粉而已。

    自己心中有鬼,干她何事。

    陆希凝瘪瘪嘴,“姐姐就任由他们这般?”

    “不然呢?”江兮浅抿着唇,“让他们好好享受享受,本小姐现在可没时间陪他们折腾。”

    ……

    “小姐,主院派人过来,老爷、夫人有请。”水冰恭谨的声音响起时,江兮浅正在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把那些碍眼的家伙打发了。

    江兮浅抿着唇,“谁过来的?”

    “是红梅姑娘。”

    “好,让她等着。”江兮浅想着,将手中的雪团儿交给陆希凝,“我去去就回。”

    “行了知道了。”陆希凝撅着嘴。

    江兮浅颦眉蹙頞,尤其是看到红梅那略带担忧的眸光,“到底发生了何事?”

    “是四老爷,今儿上午刚被观茗带人接回来,下午就不安分硬闯进老爷的蚕室里骂骂咧咧,说小姐,说,说……”红梅几次抿唇却始终说不出口。

    江兮浅轻哼,“行了,可还有其它?”

    “四夫人无意间瞧到了夫人的血燕之后,非说自己子不舒服需要补补,直接将汤盅都给抢了去。”红梅咬牙切齿,双手紧握成拳。

    “……今儿的膳食谁负责的?”江兮浅声音淡淡的,可红梅却知道其中酝酿的怒火和不满,她低着头恭敬地应道,“自若芸姑娘离开之后,一直由小厨房的梁妈妈负责的。”

    “很好。”江兮浅嘴角微扬。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主院。

    “二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女儿也太没有教养了。”江嘉金义愤填膺,“有哪家姑娘会将小叔给扔出大门的。”

    “就是,二哥;你怎么说也是朝廷大员,这种辱没门庭的女儿,干脆打死了干净。”张玲玲更是咬牙切齿。

    季巧萱面色难看着,“我的女儿如何,还容不得你们说三道四,要是觉得江府呆着不舒坦就滚。”

    “萱儿!”江嘉鼎面色有些难看,轻喝一声。

    “看看,看看,二哥,当年爹娘就不同意你娶的,这么个没教养的娘,才会教出那么没教养的女儿。”江嘉金指着季巧萱的鼻子。

    江嘉鼎子本就虚弱,此刻因为江嘉金硬闯蚕室招了风,更觉有些不适,轻轻咳嗽两声。

    “大哥,你看看,你子都这么虚弱了,她竟然还有心思享受。”江嘉金又像是抓着把柄般,“我们在刑部大牢带了三天,每天被人虐待,她这个蛇蝎毒妇当真是好狠的心肠呐。”

    江兮浅气得,口上下起伏,喘着粗气,“够了!”

    “大人说话,有你小孩子插嘴的地儿吗?”

    看到江兮浅,江嘉金更是恼火,若不是她让人将他们扔出江府,他们又怎么会遭受无妄之灾,又怎么会被抓紧刑部大牢遭受折磨。

    “哦?”江兮浅面带冷色,“本小姐可从未听说有人上江府寻亲啊,只听得有人在外边仗着江大丞相的势力,耀武扬威,调戏了太子妃嫡亲的妹妹不说,竟然还吃霸王餐,让百姓敢怒而不敢言,可当真不知道是谁呐?”

    江嘉金缩了缩脖子,显然他已经知道了江嘉鼎被贬官的事

    “当初有些人一口一个相爷,一口一个相府,我们江府庙小,没什么一品大员,也没什么当朝丞相,本小姐可知从哪儿跑出来的疯子?”江兮浅淡淡的,江嘉鼎的面色却是越来越黑,尤其是听说江嘉金竟然胆敢调戏太子妃嫡亲的妹妹,那可不就是宋家的女儿吗?

    江嘉金气急,“那,我,我那不是不知道吗?”

    “哼!”江兮浅冷哼一声;眼角瞥到江嘉鼎捂着唇间的手帕上猩红点点,再转头看向江嘉金时,“江大人,看不出来,您这位不知道多少年没见面的弟弟和弟妹可真是关心您呐。在我江府耀武扬威也就罢了,抢了云梦公主赐给娘补子的血燕我也不说了,这明知您的子可招不得风,还把窗户大门都敞开着,呵呵,这是生怕阎王爷不收您啊!”

    “放肆!”江嘉鼎面色难看。

    江嘉金也面色黑沉着。

    “是啊,我说放肆,从来都这样,您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江兮浅面色冷冷地扫过江嘉金夫妇,而后语气淡淡,“忘了说,这公主赐的东西可是有规制的,有些人呐,怕是没那个命享受;娘,您也累了,女儿扶您去歇着吧。”

    季巧萱有些担忧地看着江嘉鼎,“可是浅浅……”

    “您还担心什么?”江兮浅冷冷地,“本小姐可是让江管家紧赶慢赶将这睡房改成了蚕室,可人家的弟弟、弟妹是恨不得有些人早点儿去见阎王爷,恨不得我们死呐。瞅瞅,那眼刀,咱娘俩就不留着这儿遭人嫌了,对了江大人,您子不舒坦自个儿寻大夫吧,女儿已经让林太医回太医院了。”

    江嘉鼎面色难看。

    “二哥,她这是什么意思?”江嘉金面色难看。

    “咳,咳咳……”江嘉鼎轻轻咳嗽两声,被他责令去泡茶的观茗这才端着托盘回来,在看到那大开的窗户和大门时,面色一变,“老爷,这是哪个杀千刀的竟然把窗子大门都打开了,奴才这就让人把他们给押到刑房去。”

    话音未落,他已经飞快地将所有的窗户全都阖上,大门也紧紧地闭上,之后小心翼翼地将炭盆朝着边拢了拢,“老爷,您先喝点儿茶吧,奴才这就让人给您熬药去。”

    “不,不用了。”江嘉鼎咽了口口水。

    江嘉金狠狠地瞪了张玲玲一眼,“都是你这个婆娘,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话,你想害死二哥是不是?”

    “……我,我又不知道;刚才你不也同意了!”张玲玲起反驳道。

    “老子我不懂,你一个女人难道也不懂?”江嘉金恶狠狠地扬起巴掌就要打下去。

    江嘉鼎深吸口气,只觉得头痛难忍,“好了,你们先回房吧。府中如今是那丫头管事,你们没事别去招惹她。”

    “……大哥,你怎么能将府中大小事交给那丫头呢?”江嘉金心里恨恨地。

    “就是就是,要让弟媳说啊,就凭您这份,三妻四妾也实属平常,嫂子也忒善妒了些。”张玲玲心中轻笑着,“我娘家有个妹妹,也算是您的表妹了,长得如花似玉,您要不要考虑考虑?”

    这话停在江嘉鼎耳中就像是恶狠狠的打脸,一把从上拎起一个枕头扔过去,“滚,都给我滚!”

    “二,二哥,你,你别这样。”江嘉金不知道为何他会突然发火,只是双手抱着头,“好,好,二哥我们先回房了,你好好养着子啊,我们改再来看你。”

    他飞快地说完这一句,然后忙不迭地跑出房间。

    大门开合间发出砰的巨响声。

    季巧萱任由江兮浅搀扶着她,“浅浅,不管怎么说他们到底是长辈,你这般做法也委实过了。”

    “长辈?”江兮浅声音冷冷的,她嘴角微勾,“娘可知女儿在外这三年怎么过的?你以为江家老宅那些信是谁写的?”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宣纸扔给她,“女儿虽然不学无术,但一手簪花小楷却无人能及,难道您也以为女儿就只会那些鬼画符不成?”

    季巧萱双目崩裂,拉着江兮浅健步如飞回房,将自己珍藏的锦盒打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沓已经泛黄的宣纸,上面稚嫩的语言,虽然字写得难以入眼,但却很是认真的一笔一划,“这,这……”

    她险些站不住,双手撑在桌子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都过去了!”江兮浅取了锦帕轻轻地替她擦拭眼角的泪滴,“你看女儿现在不是过得很好?”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季巧萱抓着江兮浅的手臂,不自觉地用力。

    江兮浅强忍着,“娘,你现在还怀着弟弟,可不能动气。”

    “那你就告诉我,告诉我!”季巧萱双目泛着血色,她死死地咬着下唇,泛着血色。

    “也没什么。只是在外流浪几年罢了。”江兮浅声音淡淡的,“再说,就算没有他们,女儿一样过得很好,不是吗?”

    季巧萱深吸口气,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每次她想回老宅时,江嘉鼎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止她;怪不得,怪不得每次每次她收到的信都是那样稚嫩的语气和让她别担心的内容。

    “是娘对不起你。”季巧萱眼眶通红,一把将江兮浅拥入怀中,“浅浅,娘的浅浅,是娘对不起你。”

    江兮浅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娘,没事了,都过去了。只是娘,希望接下来,不管女儿做什么,您都能冷眼旁观。”

    “……”季巧萱微微蹙眉。

    “女儿不是寺庙里供的观世音菩萨,有些仇女儿定会报!”江兮浅掷地有声。

    季巧萱看着这样坚定的女儿,心中陡然浮起一股深深的自责,她本以为,本以为她可以代替那个人照顾好她的,可是现在,她真的不敢确定了。这些年来,她受的委屈她不知道,她受的苦她也不知道,她这个娘还真是……失败啊。

    ------题外话------

    心儿:放心女主后面都会非常强硬了啥,这些都是炮灰炮灰,但确实必不可少的炮灰,慢慢揭露江相的份之谜,喵啊喵啊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