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发落江相,天子允诺

    ( )见江兮浅久久不答话,陆希凝扬起手在江兮浅面前晃了晃,撅着嘴,“姐姐,姐姐……”

    “啊?”江兮浅猛的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她,“那是凤都第一庄云剑山庄的二公子。”

    “什么狗二公子,分明就是个没脑子加白痴嘛!”陆希凝嘟哝着,“他竟然还敢诋毁姐姐,哼!”要不是场合不合适,她早就扑上去将那什么狗二公子,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十八般酷刑,虐不死他。

    江兮浅摇摇头,“他虽然没脑子,不过他哥,喏,就是那个着冰蓝色衣衫的,那人倒是不错。”只可惜有萧恩在中间插足,他们注定成不了一路人。

    “哼!”陆希凝撅着嘴,“都怪她,不然那掌刑嬷嬷现在都行刑了。”

    “你呀!”江兮浅素手微抬,轻轻戳了下她的额头。

    陆希瑞这时才从用饭的外间过来,“况如何了?”

    “哼,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当真讨厌得紧。”陆希凝撅着嘴,显然很不开心。

    “无事,只是个小插曲而已,无伤大雅。”江兮浅淡淡的开口解释。

    陆希瑞透过窗户朝着那行刑的高台上看去,兰嬷嬷正与几个掌刑嬷嬷交代着什么,两个轮着大槌的掌刑嬷嬷连连颔首。

    “嗯,凝儿若是看够了,就跟大哥回去。”私心里,陆希瑞很不想让她接触那些东西。

    江兮浅又何尝愿意,但想起若薇曾经说的话,她现在也在想着,或许,凝儿真的没有他们想象那般脆弱。她是单纯,却不是单蠢。

    陆希凝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才不要,这幽闭之刑还没开始呢,我为何要回去。”

    “凝儿……”陆希瑞微微蹙眉。

    “哎呀别闹了,重头戏就要开始了,快看快看!”陆希凝朝着陆希瑞摆摆手,然后拉着江兮浅的手,手指直直地指向那不远处行刑的高台。

    两位掌刑嬷嬷早就商量好了。

    随着兰嬷嬷再次轻喝一声,“行刑!”

    宋嬷嬷高高地扬起木槌,看似力道十足,只是手腕使得巧劲,落下时力道已经卸下去了七八成;可就算是这样,落在季巧巧小腹上时,季巧巧也觉得疼痛难忍。

    一人木槌落下,另一人的木槌高高扬起。

    两人你来我往,此起彼伏。在场原本喧闹的老百姓们,霎时安静了下来。

    “咚——咚咚——”

    只有那木槌扬起带起的呜鸣声,落下时的闷响声,以及季巧巧的痛呼声。

    萧恩死死地瞪着那扬起又落下的木槌,眼眶通红,虎目大瞪,他斜眼看向萧睿,哥,放开我!

    “……”萧睿却只当没看见般,神色悠然地欣赏着面前的一幕。

    季巧巧,负盛名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上届云湖盛会双魁,凤都第一才女,相府表小姐,这些名声可一个比一个响亮。尤其是江丞相不疼嫡女疼侄女,这在整个凤都那可都是赫赫有名的。

    自家弟弟对她一往深他也不是不知,只是不知为何,他那个傻弟弟竟然一门心思地将季巧巧与齐浩远凑在一块。原本他以为就算江嘉鼎再宠季巧巧又如何,威远侯府不可能接受一个商户出的女子做儿媳。所以江兮浅就算再不受宠,威远侯府世子妃的位置是跑不掉的。

    可偏偏事就是这么的出人意料,其实若仔细思量,也在意料之中的吧。

    他看着被反绑在木墩上,木槌不断槌打腹部狼狈女子,面色惨白,唇间不断地有猩红流出,本就血迹斑斑的下更是血流如注。

    她既然是江嘉鼎的私生女,呵呵,妹夫霸占兄嫂生下的孽种。江嘉鼎端的是好主意,竟然想出那等李代桃僵的办法,只是到底被人棋高一招。他也曾怀疑过那明柳后之人是谁,只是每次追查都无疾而终,他也就歇了这个心思。

    昨儿季巧巧被太后赐刑的消息传来,他本不让萧恩知晓。只是世事到底无常,他越想瞒住的,那萧恩却偏偏知晓了,不仅知晓了,甚至还……

    “唔,唔,噗!”

    季巧巧只觉得小腹绞痛男人,张口便是注注鲜血,下更是一股股暖流不断的流出,甚至她能停下那脚下的哗哗声。

    面色越来越白,唇越来越干裂……

    两行泪从眼角滑落,她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呃,姐姐,好恶心啊,我们不看了不看了!”陆希凝远远地看着季巧巧双腿间不断流出的血红,不知是风还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连空气里都带着一股子血腥的味道。

    江兮浅淡笑着,“怎么,不是你闹着要来看的。”

    “人家这不是想看看胆敢欺负姐姐的人长个什么模样嘛!”陆希凝嘟着嘴,巴掌大的小脸一如既往的俏,眸色也一如既往的清澈见底。

    “好了,既然凝儿不看了那就不看了吧。”江兮浅眼角斜睨了那行刑的高台一眼。

    虽然隔得很远,但只要那一眼她就能看出,依那血流的速度和颜色,她体内的子宫应该已经碎掉了。

    其实幽闭之行,若是臂力极大,又熟悉刑罚的掌刑嬷嬷,只需要数十下就能让女子体内的子宫碎裂脱落,可如今分明是兰嬷嬷起了整治季巧巧的心思,这才让那季巧巧平白多受了数倍的苦楚。

    陆希凝挽着江兮浅的手臂,“姐姐,我们回去吧,好久没吃你做的东西了,嘿嘿!”

    “小馋猫!”江兮浅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子,“行了,今儿姐姐高兴给你做你最的酿酒丸子和糖醋里脊如何?”

    “你说的哦!”陆希凝俏皮地对着陆希瑞,眨巴眨巴眼睛,然后转头对着江兮浅笑得一脸灿烂,“我要烟花梅子酿做的酿酒丸子。”

    江兮浅没好气地摇摇头,唇角微微扬着,然后右手比了一个手指,“行,都依你。不过就这一次。”

    “哦也。大哥,姐姐答应了诶,答应了诶。”陆希凝一下子扑向陆希瑞,拉着他的手臂撒着。

    “行了,行了,凝儿你都已经十三了,也该正行了。”陆希瑞故作愠色,可陆希凝怎么会被他吓住,“你没听到吗?是烟花梅子酿诶,平里姐姐可是一滴都宝贝得紧,今天竟然答应用它给我做酿酒丸子了也。”

    “是,是,是!”陆希瑞无妨只能顺着她的话。

    陆希凝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又揽着江兮浅,趴在她耳边,不断地咕哝着,“人家还想吃喜鹊登梅,四喜瑶柱,麻酥油卷儿……”

    江兮浅额头上三条黑线不断地抽搐着,一会儿排成一个“一”字,一会儿排成一个囧字。

    只是就此离开有间客栈的一行却并未发现,在她们离开之后。

    有间客栈二楼的某个包房中。

    “娘,这,这也太血腥太残忍了。”女子面色惨白,显然被吓得不轻。

    “哼!不过是个蠢货,能有今也是她活该。”被唤作娘的妇女面色黑沉着,咬牙切齿道,那季巧巧当真愚蠢至极。原本以为曾经让她对江兮浅下毒,她刻意让自己也中毒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还算是个聪明的;可她居然,居然设计别人还能搭上自己。

    这也就罢了,竟然还偏偏是在大婚之,又极不走运地撞到太后手上。

    整个晁凤谁不知太后、先帝鹣鲽深,先帝赐婚事关先帝,就算是她也不敢再那闹什么幺蛾子,她竟然还敢做出那样的混账事来。

    太后此举,只怕除了惩罚、震慑之外,更多的是对她的羞辱吧。

    木驴游街,有多少女子能承受得了;不说那木驴是如何的难以承受,单说被扒光了子游街,稍微烈点儿的女子只怕都撞墙自我了结了,至少让自己死得不那么狼狈。如此看来,这季巧巧也当真活该……

    “可是……”少女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中年妇女打断,“郡主您要知道,她这是自作孽。俗话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少女低下头,抿了抿唇,眼底有这些许的惊恐,小手攥紧了锦帕,尤其是看到那季巧巧下流出的猩红时,幽闭之刑。当然她在皇宫时,也曾耳闻过,却不想是如此的……

    杀人不过头点地!

    可这幽闭竟然生生让人,而这一切她心中知晓与自己的娘不无关系,虽然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让季巧巧直到现在都死咬着没有将她供出来,但她就是知晓。

    娘是什么样的人,相处这么多年,她还能不知道吗?

    若此刻有人仔细观察,定能发现这房间中的两人正是熙宝珠和紫嬷嬷。

    ——

    季巧巧受刑之事,在整个凤都掀起了轩然大波,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可震惊之后,子照旧要过,偶尔茶余饭后能听到一两声叹惋或者指摘,只是关于季巧巧的,到底是淡了。这天下每天会发生多少事,再惊天动地的消息,久了也会被世人遗忘。

    第二天,太阳早早地起了,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和煦的微风。

    皇宫中,朝议内。

    楚擎天面无表地看着堂下文武百官,声音彻底冷了下去,“怎么,没人敢说吗?”

    “……”可迎接他的是众人无尽的沉默。

    自卯时早朝开始,到现在,整个朝议陷入前所未有的压抑中。

    前太后震怒,惩治季巧巧之事他们都未忘记,甚至他们的夫人或者子女都曾亲自前往刑场观看,虽然他们碍着份和公事并未观看现场直播,但听家人说起却都知晓那惨状。如今轮到了江嘉鼎……

    季巧巧所受刑罚,虽说有她不守妇道、新婚之公然爬墙之故,但其中也并非没有内。纵然碍着太后和上头那位无人多做追究,但人人心中都有杆秤。她责难如此,江嘉鼎必定也讨不了好去。

    罪犯欺君啊……

    一顶欺君的帽子扣上来,别说活命,只要能保住不备诛九族就已经是万幸了。

    “哼!朕倒是不知你们竟然对那罪臣这般维护,怎么都认为朕昏聩无道,好欺瞒是不是?”楚擎天大手高挥,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的龙头上,手心被震得生疼也浑不在意。

    “臣不敢!”众人齐齐跪了下去。

    “不敢?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一个个欺上瞒下,连先帝赐婚之事都能如此儿戏,还有什么不敢的。”楚擎天气得面色通红,嗓音近乎嘶吼着,“是不是看朕平里待你们太过温厚了?”

    文武百官跪在地上,子颤颤悠悠着不敢抬头,任是谁,此刻都不敢往枪口上撞;当然事也总有例外,而御史监总是在这个例外之中。

    郑光和躬俯首,“陛下,臣有话要说。”

    “嗯哼!”楚擎天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微臣曾数次弹劾江丞相,但最后总无疾而终,如今既证实微臣所言非虚,臣以为,以江嘉鼎之为人、脾,实难担当我晁凤丞相重担,请陛下慎重斟酌。”郑光和抿了抿唇,虽然知晓这朝中文武百官,江相一派的人着实不少,但他为御史监谏臣,本就从不拉帮结派,这都不说更是各派憎恨却又不得不搞好关系的对象。

    楚擎天微微颔首,“众位卿还有何看法?”

    “陛下,微臣以为,江相此次虽罪犯欺君,但此时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江相会作如此处理也是人之常。”郑广和话音刚落,在他斜后方不远处的一名着青金石顶绣云雁朝服的男子声音陡然响起,“俗语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能因为江相一次犯罪就将人彻底打死,望陛下念在江相为晁凤鞠躬尽瘁数十载的份儿上,从轻发落!”

    不用说,这人定是江相一派。

    郑广和嘴角微微扬起,想要保江嘉鼎的丞相之位?那就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本事!

    “陛下请三思!”那男子话音尚未落地,就听见堂下跪倒的文武百官中数十名都齐齐地叩首在地。

    楚擎天此刻心中百味杂陈,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些人,这些就是他选出来的父母官,都到了这份儿上竟然还敢帮着江嘉鼎说话,就算那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也并不代表他能容忍他的欺骗。

    没有一个皇帝能忍受臣子这般对待,他,自然也不能。

    郑广和刚想说话,可一道浑厚的男中音却比他更快,“陛下!”

    “越卿。”楚擎天看着他,子不自觉地微微前倾。

    越易之,御史监监正,他可是两朝老臣了,自己的父皇也就是先帝在时,便对他格外器重。后来他登基时,也没有撤掉他的监正之位,反而让他继续掌管御史监。事实证明,他这样的做法是对了,明智的。

    这人当真如父皇临终前所言般,一傲骨,百折不屈。

    “这俗话说得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遑论江嘉鼎他为一国相丞,更应该以作则。”越易之到底上了年纪,说两句就有些气喘吁吁,他稍微顿了下,“可他不仅未做好榜样,更以犯法;法不容,这可是祖训!”

    楚擎天微微颔首,面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些,“嗯,越卿所言甚是。”

    “陛下,请三思啊!”立刻有人出声。

    “嗯?”楚擎天面色陡然一变,那狠戾冷绝的眸光纵观全场,原本有些动的人群霎时变得沉默起来。

    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可不仅仅是同林鸟,还有这些平里溜须拍马,拉帮结派的所谓盟友。

    “赵尚书想说什么?”楚擎天却不打算就此放过。

    “没,没!”户部尚书赵博文低下头,子微微缩着,努力地模糊自己的存在。

    “哼!”楚擎天冷冷地轻哼一声,此刻就算众人再愚笨也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

    江嘉鼎,此次定不能轻松过关了!

    楚擎天面无表,声音凝重,“高连拟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当朝丞相江嘉鼎,霸占兄嫂,品行无端;私生子女,辱先帝赐婚,将皇家威仪视为无物;更谎报齐江氏巧巧出生,罪犯欺君,论罪当诛!但念其为国为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数十载,特赦其死刑。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朕思量再三,赐其宫刑,以正朝纲。又所谓之一屋不平何以平天下,江嘉鼎德有亏,脾有疑,难当丞相之重任,即起调任翰林院侍读,钦赐!”

    “是!”高连颔首,在楚擎天话音落的瞬间,圣旨已经写好呈递到他面前,他双手接过,微微颔首,提笔落款之后,高连又立刻使了个颜色,小太监端着托盘,上面放着精致的明黄色锦盒内,加盖玉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在堂下的文武百官此刻人人自危,宫刑。

    这遭受过宫刑的男子还算是男人吗?

    翰林院侍读,这谁不知道翰林院院正与江嘉鼎最是不合,如今落到人家手下办事,这岂不是……想想都觉得心惊胆寒,尤其是江相一派。他们平里可没少仗着江嘉鼎的势欺压同僚,如今江相倒台,他们没了依仗,这以后的子……

    楚擎天面无表地做完一切动作之后,而后兀自起,“今就先到这里,退朝!”

    “恭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顿觉如临大赦!

    刚从朝议出来,楚擎天还未来得及松口气,立刻就看到御书房的小太监匆匆地朝着他们跑来。

    “小杜子?”高连面色有些难看,“这般莽莽撞撞的作甚,若是冲撞了贵人,有得你好受的,皇上您看这……”

    “不,不是!”杜公公跑得气喘吁吁,看到楚擎天赶紧跪下去行礼之后,连连摆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努力地吞咽了口唾沫,两眼直翻,“皇,皇上,凤,凤靖老王爷在,在御书房跟,跟太子打起来了。”

    “轰——”

    在听到凤靖老王爷的名号时,楚擎天就直觉事不妙,可谁知小杜子后面的话更是让他险些栽倒在地。

    “皇上!”高连赶紧搀扶着他,“您没事吧?”

    楚擎天在心中叹口气,扶着高连的手臂站稳之后,急急道,“赶紧摆驾御书房!”

    他若是再慢上半拍,只怕御书房都能被那位给拆啰。

    “砰——”

    “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跟老爷子抢媳妇儿,你不想活了你!”

    “凤靖王,你,你太无法无天了,居然敢在本宫面前自称老爷子,你,你这是欺君!”

    “君,君个!就你那模样,就算楚擎天在这儿,我也这么骂。”

    “你……你……”

    “哼别以为江嘉鼎倒台了你就嘚瑟了,我告诉你那丫头可是本王看上的媳妇儿!”

    “你,你这个老不休!”

    “呸,本王看上的孙媳妇儿咋地!”

    “……”

    “砰——”

    “砰——砰砰——咚!”

    “……”

    楚靖宇与凤靖老王爷两人对骂得火朝天,凤靖老王爷此刻哪里还有半分王爷形象,整个泼妇骂街状双手叉腰;楚靖宇则斯文得多,向来被要求绪内敛,若非实在忍无可忍又怎么会出口反驳。

    站在周围的太监、宫女们都战战兢兢的,想要上前阻止,尤其是凤靖老王爷那一手扔一个的花瓶、玉器,可是又生怕被殃及池鱼,只能围在两人周围,适时地满地打滚,看能否抢救回来。

    等楚擎天赶到御书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你这小兔崽子,呼呼,真是气死我了,呼呼!”

    楚靖宇刚想反驳,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一声厉喝,“够了!”

    “哼,皇上您来得可真好,你这小兔崽子,简直太不像话了!”凤靖老王爷毫无形象地坐在御案旁的台阶上,手掌作扇,不断地扇呼着。

    楚惊天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敢在他面前这般没大没小,甚至公然称呼当朝太子为小兔崽子的,纵观晁凤上下也就只有这么一位了,不过他却没有丝毫追究的意思,不过其他,那是楚家,是晁凤欠他们凤家的。

    “父皇!”楚靖宇面色黑沉沉的,所在袖中的手早就已经我成了拳头。自从被册封为太子,平里谁不是对他毕恭毕敬,小意讨好巴结,就算是楚擎天平里对他也都是和颜悦色,何时受过这种鸟气。

    楚擎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抬起头揉了揉太阳,看向丝毫没有形象的凤靖老王爷,“皇叔,您今儿进宫是有事?”

    “没事我来你这鸟窝受气作甚?”凤靖老王爷丝毫不给面子。

    “放肆!”楚靖宇面色陡然一沉,声音不自觉地带着厉色。

    凤靖老王爷吹鼻子瞪眼儿,“你,你这个小兔崽子,本王跟你父皇说话,你插什么嘴。”

    “宇儿,住嘴!”楚擎天轻喝一声,然后转头看向凤靖老王爷,“那皇叔进宫是为了……”

    “我问你,江嘉鼎那丫头你没其他安排了吧?”凤靖老王爷边扇呼着抬起头;周围的宫女、太监们抱着好不容易抢回来的花瓶、玉器长长地松了口气。

    “江巧巧?”楚擎天面带不解,“皇叔问这事作何?”

    凤靖老王爷面色陡然就是一变,轻啐一口,“谁问那个不要脸的来着,我问的是江兮浅!”

    “……”楚擎天心中的小人躲在角落处画着圈圈,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御书房,太阳砰砰直跳,“她,能有什么?如今的江嘉鼎不过是个翰林院侍读,就算是要赐婚、联姻也轮不到她。”

    “那就好,那丫头我看上了!”凤靖老王爷大手一挥,“皇上给赐道圣旨呗。”

    高连极有眼色地递过去一杯刚泡好的茶,可楚擎天刚喝进去还没来得及吞咽就被凤靖老王爷的话吓了一跳,张口就喷了出来,而后捂着口,“噗……咳咳,咳咳咳咳,皇,皇叔您说什么?”

    “咦,真脏!”凤靖老王爷摆摆手,眼底尽是厌恶,“我瞧着那丫头好,与我家那臭小子配的,来向你讨道圣旨,怎地不给?”

    “给,给!”楚擎天连连点头,而后心中又庆幸,还好他没真的毁了江兮浅的生育,不然他们楚家亏欠凤家的就更多了。

    “哼!”凤靖老王爷嘴一瘪,对着楚靖宇挑了挑眉,递过去胜利挑衅的眼神。

    “父皇,这恐怕不妥吧。”楚靖宇面色一黑,他今进宫本也是为了讨江兮浅做夫人的。

    是的,夫人。

    以她现在的份,季巧巧的名声,为季巧巧的嫡妹,他能给她个夫人的名分都是看在她边有名出无忧谷的丫鬟份上,不然就算是个侍妾的位置她也未必捞得着。

    可不想,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楚擎天心中摇头,可还是耐心地开口,“皇儿觉得有何不妥?”

    “江嘉鼎如今只是翰林院侍读,不过小小从五品官职,以江兮浅的份如何配得上凤靖王府的门第。”楚靖宇义正言辞,掷地有声。

    凤靖老王爷却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吹胡子瞪眼儿,“我凤靖王府的门第,由老头子我说了算,我说她配得上她就配得上。”

    “可是……”楚靖宇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楚擎天打断,“行了。皇叔,这事是否容后商议再行?”

    “商议?商议什么?”凤靖老王爷斜睨了他一眼,“商议着如何再随便塞个高门贵女进我凤靖王府?”

    “咯噔!”

    楚擎天面色微微苍白着,连子都不由自主地颤了几颤,好在高连及时搀扶着他,“凤靖老王爷,皇上可没有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凤靖老王爷蹭地起,负手而立,整个人顿时显得严肃而又威仪。商议,商议……当时先帝也是这般商议的,可结果呢?

    整个凤靖王府险些被人一锅端了。

    如今诺大的凤靖王府,表面上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可实际呢,就只剩下他和邪儿两个主子,空空,凄凉不堪。

    “皇叔,朕的意思是,婚姻大事总是要问过凤邪之后才能定下来的。”楚擎天深吸口气,“您放心,只要凤邪喜欢,江兮浅就是你们凤靖王府的,没人能抢得走。”

    “这可是你说的。”凤靖老王爷地划过一道精光。

    能得到天子一诺,那他今的目的就达到了。那在威远侯府时他可就看出来了,那丫头的脾是个倔的,若是用圣旨强行将她和邪儿绑在一起只怕会适得其反;何不如就让他们慢慢的相处着,到时候可不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嘿嘿,想到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小小小丫头和小小小凤邪,他心里暗爽不已。

    楚擎天点头如捣蒜,“是,皇叔放心。”

    “这还差不多!”凤靖老王爷背着手,故作严肃模样,其中一只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轻轻地咳嗽两声,先还稍有些尴尬,可越到后面越是义正言辞,“那个,我看你这御书房也该好好打扫打扫了,这些太监宫女也太不像话了,居然偷懒到这个地步,皇上啊,你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皇叔我就不打扰你训下了。”

    楚擎天强忍着暴走的冲动,“是,皇叔慢走。”

    周围的太监、宫女们早已经是嘴角抽搐,他们偷懒?

    御书房现在这模样到底是谁害的啊。

    “父皇,那凤靖王也太过分了您为何……”楚靖宇眉头紧皱,面色也非常的难看。

    “……”楚擎天坐在御书房首领太监刚收拾出来的龙椅上,轻叹口气,“这是楚家,是晁凤欠他们的。”

    “父皇为何这么说?”楚靖宇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往事难回首,不说也罢。”楚擎天摆摆手,“只是后遇到他们,让着些就是,凤家向来是安分的,无权无势唯余空名而已,也碍不着你什么,更何况皇叔他其实心里是极有分寸的。”

    “儿臣谨遵父皇示下。”楚靖宇躬俯首,只是心中却是越发的疑惑了。

    父皇为天子,竟然对区区凤靖王如此,实在是让他心头难以甘心;更何况要是那江兮浅真的嫁入了凤靖王府,那,那名无忧谷的医女岂不是……凤靖王府当真没有威胁吗?他看未必……

    能与无忧谷扯上联系,就算再无权无势,也有翻之地。

    想当初,那个传言中,无忧谷还籍籍无名、不为当朝着所闻之时,所有用的百姓戴程度就已经令人发指。若是无忧谷之人转而支持凤家……

    良久,楚擎天才抿了口茶,“太子妃子尚弱,侧妃又大婚在即,不是免了你的早朝,今进宫却是为何?”

    “……”楚靖宇低着头,嚅了嚅唇却并未说出来。上面那人都已经答应了不会将江兮浅配给别人,他再开口岂不是自讨没趣,索随便找了个借口,“云儿这两胃口时有反复,儿臣想着宫内进贡的梅子极是开胃,所以特来取些,顺便给父皇请安。”

    “……嗯!”楚擎天微微颔首,虽然知道他话中不实,却没太过追究,“若是无其他事,就退下吧,朕累了。”

    “望父皇保重龙体,儿臣告退。”楚靖宇立刻躬行礼,而后慢慢退出御书房中。

    楚擎天低着头,心中长叹口气,却未注意到楚靖宇在离开转前,眼角那一闪而逝的凶光。

    早朝之后,圣旨首先传到了刑部。

    江嘉鼎与传旨公公一道回到相府的消息传来时,江兮浅正被陆希凝拉着,闹得欢腾。

    “小姐,夫人让您到前院接旨。”

    前来传信的是主院的粗使丫头。翠柳重伤未愈,为了不让季巧萱瞧出什么破绽来,她只好谎称翠柳有事离府一段时间,至于为何没告诉她,确实不想让她忧心。

    江兮浅微微颔首,“嗯,你先去回话,我这就来。”

    “是,奴婢告退。”那丫头低眉顺眼,闻言立刻退了出去。

    “这丫头倒是个进退有度的,不错。”陆希凝抓了一把酥香蚕豆,扔一颗到天上,张开嘴去接;然后“喀嘣”一声;周而复始,当然也有落到地上的。

    江兮浅摇摇头,“凝儿你随我一道去吧。”

    “啊?”陆希凝转头,颦眉蹙頞,面带不解。

    “总不能让你一直这样呆着,让我娘见见你也好。”江兮浅微微笑着,如今季巧巧已经解决了,江嘉鼎又定讨不了好去,整个相府除了季巧萱就是她了。

    前世死之仇,基本上算是报了;也是时候将陆希凝介绍给娘认识认识了。

    陆希凝先是愣怔,而后飞快地将手上的蚕豆往桌上的盘子里一扔,而后一把抓着江兮浅的手臂,“姐姐,你所真的?”

    “真,比珍珠还真。”江兮浅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头,可在垂下眼皮看到自己那冰蓝色云锦彩织衣衫上那两个硕大的油印时,顿时面色一沉,“陆、希、凝!”

    陆希凝吐了吐舌头,快速放开江兮浅,看到她过来的两道眼刀,低下头对着手指,“……人,人家不是故意的么!”

    “……呼!”江兮浅深吸口气,“我去换件衣衫。”

    等她到得主院时。

    季巧萱正捧着肚子,与传旨公公笑语盈盈,眼角刮到她时,更是乐呵呵的,“浅浅来了,这位是张公公,你可能不认识,当初林太医来时,也是他传旨的。”

    “看江小姐气色不错,想来已经大好了吧。”张让笑着点点头,“江夫人果然是有大福气的。”

    “张公公这是说哪里话。”季巧萱连连摆手,“如今人已经到齐了,还有一位庶子重病在,怕是……”

    张让也极有眼色,“呵呵,倒是不妨事的。既然人已经到期了,小子,把江大人请出来吧。”

    “是!”小子应声。

    江兮浅这才注意到院子里不起眼的角落中有一定青灰色软轿,她鼻翼微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受刑了?她只觉得眼前一亮;与此同时,季巧萱也悄悄打量着陆希凝,这女子长得如此俏可,尤其是那双未经世事的眸子,清澈见底,与浅浅那历经沉痛之后的澄澈相似却不尽相同。

    她是谁?

    不过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也没问。

    只是在看到那被两名小太监从软轿中搀扶出来的江嘉鼎时,她心跳骤然慢了半拍,而后面色一白,“张公公,这,这是……”

    “……呵呵,江夫人别急,待会儿您就知道了。”张让夹着嗓子,轻声道。

    “嗯!”季巧萱毫无章法地点点头。

    只见江嘉鼎仍然穿着那参加婚礼的一袭黑红色锦服华袍,金丝沟边,上还用暗色丝线夹杂着银丝勾勒的双喜字,既显得喜庆,又不张扬。

    看来他虽然进了天牢,可到底李永泰不敢对他做什么,只是那衣衫却隐隐显得有些凌乱,还有他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呃,该怎么形容呢。

    江兮浅歪着头,看着江嘉鼎被两名小太监搀扶着,走得极是艰难,良久才缓缓地向前挪动一步。还有他头上整齐的发髻已经被打散,凌乱的发丝被流出的汗水浸湿凝成一股股的贴在脸上,若是瞧得仔细,还能发现她额头上那细密的汗珠。

    “姐,姐姐……”陆希凝悄悄扯了下她的衣衫,指了指地上。

    江兮浅顿觉眼前一亮,习武之人五识比别人敏感些,她还说如今阖府上下可没人敢在主院杀生,这从那儿散出来的血腥气,在看到江嘉鼎路过的地方,那一滴滴小小的血迹,她顿时了然了,难道他……

    “江大人,接旨吧。”

    待两名小太监将江嘉鼎搀扶到院子空地上时,张让立刻起,斜睨了狼狈地瘫坐在地上,疼痛难忍却又不得不强忍着的男子,在心中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江嘉鼎深吸口气,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汇聚成流,嘴唇也是干裂着,连声音都虚弱得有气无力,“臣,臣接旨。”

    话音落,季巧萱也带着江兮浅跪在江嘉鼎的后。

    在撇到江兮浅的形时,张让眉毛狠狠地跳了两下,心中哀嚎着却不得不故作淡定模样,从太监朝服那宽大的衣袖中掏出那上好蚕丝勾勒祥云瑞鹤图样的明黄色圣旨,双手展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当朝丞相江嘉鼎……罪犯欺君,论罪当诛!但念其为国为民……死罪可免……赐其宫刑……即起调任翰林院侍读,钦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江嘉鼎俯首躬,只是那虚弱的声音被季巧萱、江兮浅以及主院一众仆从的声音盖住。

    “江相,哎哟!”张让一拍脑门,“看杂家这记,江大人您可得好好保重了,皇上口谕,念您初受重刑,特赐假三月;到底圣上心里还是念着你的呐。”

    江嘉鼎只觉得疼痛难忍,嘴唇干裂,子虚弱得像是随时都要倒下般,此刻面对张让却不得不笑脸应和着,“张,张公公说得是,多……多谢皇上,恩,恩典。”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有气无力,若非张让耳聪目明,哪里听得清楚,换了其他传旨公公来,哼!

    不过张让也不气就是了,将圣旨裹巴裹巴递给江嘉鼎,“江大人,这是圣旨您收好了!”

    “劳,劳烦张,张公公了。”江嘉鼎有气无力地,“只是下,下官这样子,实,实在不好招待您……”

    “江大人,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小子赶紧的把江大人扶回房去。”张让连连摆手,心道若非他家主子从中出力,推波助澜,您又怎么会受这样的刑罚,他今儿可是来看好戏的;看到他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就是最好的招待的,竟然胆敢虐待他家未来的主母,呸!

    张妈妈将季巧萱搀扶着,艰难地起,看到小子带着两名小太监,她连连挥手,“这,这怎么能劳烦公公,观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是!”观茗立刻拉着两名小厮上前,对着小子俯行礼,“劳烦公公,剩下的由奴才们来吧。”

    “也好!”小子对着两名小太监点头示意。

    看着观茗将江嘉鼎背在背上,旁边两名小厮小意用手扶着。

    “让张公公笑话了。”季巧萱面色苍白仍未恢复过来,强打起精神应付着。

    “江夫人哪里话。”张让连连摆手,“杂家还要回宫复命,这就先告辞了。”

    “若薇,送送张公公。”江兮浅淡淡地瞥了张让一眼。

    可就是那一眼,张让却觉得自己好似被扒光了般,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题外话------

    心儿:阿门,就写到这里吧,江嘉鼎也没落到好处啥,这样的结果亲们满意否?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