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紫金蝴蝶,身份暴露

    ( )江兮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躺在树底下那人,惨白的脸色,惨白的薄唇,虽然清理过却明显擦伤的红色痕迹,习惯了他总是横眉竖眼,现在却双眸紧闭,暗色绣竹对襟短武士劲装已经破了好几处,前襟已经被鲜血湿透,微微扯开着,整个人好似已经断绝了生机般。

    这哪里是那向来待她刻薄,傲慢却总是以风雅自居的凤都三公子之首,相府如今唯一成年的少爷?总是以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标榜的那人,几时这般狼狈过。

    江兮浅樱红薄唇微微张着,两颚不断的颤抖着,子僵硬,原本明亮的双眸早已是一片雾色,双腿僵直,分明近在咫尺,可她却觉得好远好远。尤其是在看到江文武前被寒旗撕裂衣衫露出来的那一圈圈青紫色的於痕,分明是她最后看到的那一幕。

    堪比水桶粗细的青花大蟒从尾部将他紧紧地缠绕着,高扬的蛇头,血盆大口……

    “不,不!”

    她左手猛的紧紧地捂着唇,防止自己惊叫出声,右手垂在侧,握紧又放松,再次握紧……

    “为……为什么?”,她的声音发颤,双顎也不住的颤抖着,那瞪大的双眸,圆滚的泪顿时滑落。

    右手颤颤巍巍朝着江文武的鼻下探去,可就在刚要触碰到的时候又猛的收回来,手紧紧地握成拳,松开,想要再次伸出却再没有勇气。

    寒旗嘴唇嚅动,却未发出声音;立在楚靖寒侧,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江兮浅神色激动,面色惨白,不该的,他不该出现的。

    她猛然嚎啕大哭,抛去平里的清冷伪装,此刻就好似个无辜的孩子般,突然失去了全力气,只觉得脚下一软,眼见整个人就要瘫倒在地,只是她此刻却满心满眼都是躺在地上的江文武。楚靖寒,落入那带着冰冷的怀抱中,她只觉得好似抓到最后颗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抓住,双手紧紧抓着楚靖寒的前襟,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恐惧和绝望,捂在唇上的左手颤抖着,朝着江文武的脸慢慢地探过去,那速度好似恨不能让时间就此定格在这一刻,“他,他还活着,是不是?是不是?”

    “是,他还活着”,楚靖寒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别担心,他还活着。”

    “真的?”,此刻的江兮浅像极了无辜的孩子,扬起那巴掌大的小脸上,还带着泪迹的双眸微弯,顿时破涕为笑,欣喜若狂,“我就知道他还活着,我就知道他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嗯,不会死的”,楚靖寒几时曾这般耐心地哄过谁,那轻柔的语气,带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宠溺,寒旗顿时觉得好似有这么位主母也还不错,只是,哎,看着躺在地上的江文武;脑子一转,不是说他与他妹妹的关系不好吗?可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江兮浅握在楚靖寒的怀中,原本因为与奇毒与火珠的碰撞所散发的量未得到及时的纾解而消耗了过多的体力,后又与蟒蛇缠斗,再加上他喂的血中含有的寒毒,两厢抵抗间,她已经体力不撑,在欣喜若狂时,嘴角喃喃着,竟然就那般睡了过去。

    “爷,姑娘她……”

    寒旗再次替她把脉之后皱着眉头,明明之前脉象还那般大而有力,如波涛汹涌般,来盛去衰,是为内盛而脉道开,盛邪灼,实为洪脉;可现在时隔不过短短几个时辰,那脉搏除了带着些许虚浮,若非亲眼见证,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体内竟然潜伏着那样至阳至烈之毒。

    奇怪,太奇怪了。

    楚靖寒狠狠地瞪了他仍搭在江兮浅腕儿间的手,“小声些。”

    “……”,寒旗猛的缩回了手,心中腹诽着,这要他诊脉的是这位爷,不许他碰这位姑娘还是爷,爷的醋劲会不会太大了?

    寒风五人,拎着兔子回来的时候,楚靖寒正搂着江兮浅靠在一颗大树上。

    “主……”

    寒风还未来得及开口,寒旗立刻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而后指了指靠在楚靖寒怀中熟睡的江兮浅。

    众人立刻会意地点点头。

    将兔子用韧草捆缚住手脚之后扔在寒潭边的空地上,而后几人围坐在距离火堆不远处;时不时地打量着两人。

    “……咕嘟,咕嘟……”

    “什么声音?”,寒霜压低了嗓音低声轻喝道。

    寒风几人齐齐转头,“哪有什么声音,你小子。”

    “……”

    虽然嘴上说笑着,可六人却都不放心地朝四周打量了许久,直到确定真的无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寒霜眉头紧皱,“许是我听错了。”

    “……咕嘟,咕嘟……吱!”

    寒霜立刻提剑起,转头看向他们捕来的猎物处,“什么人?”

    “……不,不是人”,寒风只觉得脊背发凉,不管再冥煞还是三皇子府,他们的份都非同一般,武功更是个中好手,夜视对他们而言不过小菜一碟,只是到底不是白天,又加上山林深幽,瀑布的水声,轰隆声带着雾气,看的不甚清晰。

    话音刚落。

    六人齐齐拔出佩剑,警惕地看向寒潭边上。

    “爷”,寒雪压低了嗓音,轻声道,眉头紧皱。

    楚靖寒嘴角微勾,双眸如两道厉光狠狠地朝着那寒潭扫,原本蠢蠢动的青花大蟒只觉得从骨子里散发出一阵凉意,对死亡的本能,和对强者的畏惧,它终于放弃了寒潭边上的猎物,慢慢地朝着潭底沉了下去。

    “……无妨,它不敢出来了”,楚靖寒状似无意,许是因为重寒毒之故,对寒冷的东西他总是格外的敏感。

    想来那青花大蟒也未必就是无敌,至少在他们来之前那将千叶刃入它眼皮底下的人就很是厉害。

    楚靖寒平视远方,薄唇微抿,低下头看着怀中那静谧宛若婴儿般可的睡颜,江文武是万没有那样的本事,难道真的是她……

    “爷想来也饿了,我去将兔子收拾下”,寒霜自告奋勇地提起一只兔子,利落地剥皮抽筋之后,拿到寒潭边上。既然自己爷说那巨蟒不敢出来,那它定然是不敢出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寒风也提起一只兔子,两个人总归还有个照应。

    只是在回来的图中,寒风与寒霜两人咬着耳朵,有说有笑的,突然,寒风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刚想破口大骂,可在看到地上那东西时,面色骤然一愣,紫金蝴蝶面,是那个人?

    “……爷,这位姑娘只怕……”

    楚靖寒面色难看,眸子沉了沉,可在视线触及江兮浅睡颜的那一刻顿时暖成一汪碧波,“此话后不用再提。”

    “……”,寒风五人齐齐沉默了,可寒旗却是个不怕死的,“爷,这恐怕不妥。彩衣楼虽与冥煞素无恩怨,但毕竟他们是邪道。”

    “难道我们走的就是正道不成?”,楚靖寒嘴角微勾,不管她是不是熏彩衣,她都逃不掉了。

    只是寒风等人却面色微变。

    彩衣楼,以贩卖消息为生,正道眼中的邪道,邪道眼中的正道;可偏偏与正邪两道都有着非一般的关系;旗下风信子遍布各处,却无人知晓其总部到底在何处。

    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人人知晓的;而背地里,他想起自己前不久才从花楼接到的消息,看向怀中的小人儿,他的确没想到,她竟然跟七色鬼杀有这那样不一般的关系。

    是了,七色鬼杀隶属彩衣楼。

    是彩衣楼最神秘的一支势力,只可惜却无人见过他们的影,因为见过的,都已经死了。

    寒旗嚅了嚅唇,却再没说出什么。

    是啊!

    彩衣楼是正道眼中的邪道,难道冥煞就是正道了么?

    只怕比起彩衣楼,冥煞让那些自诩卫道者的正道们咬牙切齿吧。

    ——弃女重生——

    等江兮浅再次醒来,睁开惺忪睡眼,揉了揉,咛嘤一声,“唔——”

    “醒了?”,睁开眼入目就是一张带着三分潇洒七分邪魅的俊颜,她猛然想起来自己好似毒发,蟒蛇,江文武,对了江文武,她一把掀开上的棉被,汲着绣鞋,一把拉住坐在头的楚靖寒,“他呢,他怎么样了?”

    楚靖寒薄唇微抿,眼中不悦和伤感一闪而逝,而后嘴角微微上扬,“有寒旗护着已无大碍了。”

    “……呼”,江兮浅长长地呼出口气,瞬间跌坐在,整个子好似被抽尽力气般,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此番多谢三皇子出手相救,后若有需要的地方,小女子定不推辞。”

    楚靖寒状似无意地从怀中掏出紫金蝴蝶面搁在头的矮几上,“无妨的,只是你的子,还得好好养着才是,这面具倒是个精致的,后可得收好了。”

    “……唰”,江兮浅双眸立刻扫过去,在看到那紫金蝴蝶面时面色骤然变白,而后警惕地看向楚靖寒,他,难道都知道了?

    这样想着,嘴角勾起一抹苦涩。

    自己怎么能忘了,彩衣楼主熏彩衣,最为标志的不就是这特别的紫金蝴蝶面么?

    面前这人虽是皇家之人,可看他那高深的内力就知,定是江湖中人,只是,江兮浅低下头在思索着,拥有能与她匹敌的高手势力就那么几个,那他到底是属于其中哪一个呢?亦或者,都不是……

    心中沉思着,见楚靖寒没再开口问,她的心终于稍微放下了些。

    抬起头,这才有心思打量周围。

    泥墙,木,草顶。

    约莫十个平米的房间,除了一张冷硬的木板,一大一小两个衣柜,一张已经褪色的木桌,两条长凳之后便再无其他;看起来倒像是无忧谷外那些农户家的屋子。

    “这是寒风一位远房亲戚的家,你只需好生歇着便是”,楚靖寒低下头,却没有忽视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轻松。

    当真是熏彩衣?

    江兮浅嘴唇动了动,思索再三,终于嗫嗫嚅嚅,窗外天色已经渐渐变暗,“我这是睡了几天了?”

    “一天一夜”,有些事就算楚靖寒再想问,却知道她那般七窍玲珑心之人,到底不能冲动;若吓走了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咕,咕咕……”

    就在两人都沉默着,屋内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

    江兮浅顿觉面色一红,“啊,那,那个,我……”

    “……你先在上歇会儿,我立刻让寒雪备膳”,楚靖寒仍旧面无表,连语气都没有丝毫波动,好似因为寒毒连表都僵硬了般,起,毫不拖泥带水。

    “呼——”江兮浅长长地松了口气,两颊飞快地浮起酡红之色,揉了揉小腹。

    前那番折腾,自己又超过十二个时辰滴米未进,会饿也是正常的。只是这番,当真有些难为,她抬起头飞快地朝着木门处忘了下,知道确定人已经走远之后,这才趟回上,望着屋顶被捋得整整齐齐的韧草发呆。

    她长长地叹口气,实在没想到,自己最先暴露的竟然是彩衣楼主的份。

    无忧谷、楼外楼和彩衣楼,在江湖上虽然都以神秘并称,但前两个她好歹会时不时在江湖上走动,可彩衣楼,她已经数年不曾接过任务,甚至已有一年有余不曾与七色鬼杀联系,连楼中大小事务她都扔给了可靠之人。

    就连她自己都怀疑这江湖上是否还有人记得当年勇夺七彩风信子,最终被老楼主确立为少主的神秘少女,熏彩衣。

    出师未捷先死。

    这句话当真就是她活脱脱的真实写照。

    还有两就是与赤焰他们约定的时间,她到底该怎么摆脱他们呢?

    虽然她很好奇,他们到底知不知道那紫金蝴蝶面代表的意义;可他们既然不说,她也乐得装傻。

    为风信子之首,最擅长的便是插科打诨,最引以为傲的便是那厚得连剑都劈不开的脸皮;当然只是在某些特定时候,她有些不确定。

    闭上眼,稍微感受了下,体内内力充盈,若想要离开,很容易;可要避开他们还不能让他们追住却很难。

    “咚,咚咚!”

    就在她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盘算着该如何溜走的时候,那有节奏带着脆响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江兮浅嘴角微微嘟起。

    楚靖寒却丝毫不在意,亲自端着那简单到只有一块木板两个耳朵的托盘,上面放着两个粗瓷海碗,“寒雪的手艺虽比不得你,可到底还是不错的,将就着吃一点,嗯?”

    “……”她有拒绝的余地吗?

    看着那碍眼之人将托盘放在头小几,紧邻着紫金蝴蝶面的地方,而后兀自端着粗瓷海碗,勺了几粒闻起来酸爽够味的泡菜丁,就着白粥喂到江兮浅嘴边,“张嘴。”

    顿时,江兮浅愣在当场。

    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只是有些脱力,不是受伤,更不是手受伤好吧。

    “乖张嘴”,楚靖寒仍旧面无表,手却倔强地举着勺子,就在江兮浅张嘴能够到的地方。

    江兮浅心中腹诽着,却还是张口吃掉,白粥就着泡菜,对于饿极的人来说,是最好不过;只是嘴里的粥尚未来得及咽下,勺子又到了唇边。

    “……”,江兮浅好不容易将粥吞下去,心中腹诽着,沉默良久,“那个其实我,唔!”

    她尚未来得及回过神来,勺子已经被塞到了嘴里,心头有个小人蹲在角落某处不断地画着圈圈,其实她的手好好的,完全可以自己来好不好,好不好?

    “乖,你子弱,吃完好好歇着!”

    江兮浅望着坐在边,一手端着粗瓷海碗,一手握着勺子,面无表,可偏生却说着宠溺无比的话,顿时绝倒。

    心头恶魔咆哮着,为啥她只是睡了一天一夜,这人的态度竟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当然,昨毒发之后的某些记忆已经被她选择过滤,或者说被本能地压制,不愿再提起。

    两人就这般相顾无言。

    一人喂得欢快,一个吃得极不自在。

    终于在粥碗见底时,江兮浅才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她从不会虐待自己的肚子,所以才选择不吃,“啊,那,那个,我先睡了,嗯。”

    说着也不顾楚靖寒还在边,顺着头直接滑进被窝中,面朝墙里。

    楚靖寒哑然失笑,将粥碗放在头,替她捋了捋被子,只是实现在扫过那紫金蝴蝶面之时,眸色瞬间幽深。

    “咯吱,砰!”

    随着木门开合的声音响起,江兮浅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这人极是难缠,既然江文武无碍,那她也就不用再留在这里了,只是想要离开却是……

    极力收敛气势,只是从一墙之隔传来的内力波动就知,院中起码有四人同时站岗;这屋子又是个封闭的,唯一的窗竟然还朝着院内,想要翻窗都没得翻,唯一的出路,边只有头顶的……草棚。

    只是她借住农家,还顺带拆了人家的屋顶,这做法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爷,右使他……”

    楚靖寒刚从屋子里出来,寒雪立刻会意地将托盘接过去,寒旗走上前来,刚说了几个字感受到他那冷凝的眸光。

    “嗯?”

    寒旗缩了缩脖子,人本能地朝后退了两步,而后这才松口气,朝江兮浅缩在的屋子望了望,压低了嗓音,“江文武他的内伤极重,属下虽用九转还魂丹护住他的心脉,可他这一修为只怕是……哎!”

    “……当真没有其他办法?”,楚靖寒声音骤然又冷凝了几分。

    “有”,寒气既是干脆,“只是,很难。”

    “……说!”,楚靖寒转,面朝窗户,望着院子,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对面江兮浅所住的房间中。

    “因为被巨蟒缠绕,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若换了旁人早就,那九转还魂丹却只能堪堪护住他的心脉,可若想让伤势回转,而不影响他后修炼,非无忧谷的极品回丹不可”,寒旗沉默了下,斟酌着语言。

    “……”,楚靖寒也沉默了。

    回丹。

    无忧谷今年来才研制出的极品丹药。

    就算千金也难求一颗,更别说前面还多了两个字,极品。

    据传闻,整个无忧谷也不过三颗而已,却是耗尽多少千年难得的药材而得,想从无忧谷拿到极品回丹,几乎是不可能的。

    从某种程度上讲,极品回丹可是比九转还魂丹更珍贵的存在。

    “罢了,这件事本座自会去办”,楚靖寒抿了抿唇,“你暂时也不用回冥煞了,好好给他调理子。”

    寒旗瘪嘴,想他堂堂冥煞鬼医,什么时候竟然成了某个人的专职大夫了?

    可自家爷说了,他不得不从。

    时近戌时。

    江兮浅盘腿坐在上调息一个大周天之后,睁开眼,长长地呼出口气,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体内有什么不一样了;可她瞅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难道是楚靖寒喂给她的血?

    寒毒和毒……

    那是不是寻不到千年血莲时,她可以考虑用这样的方法来延缓毒发?

    至于为何是延缓而不是彻底解毒,只要有医术基础的人都知晓,以毒攻毒虽非传说,可这般误打误撞的办法委实困难,更何况她和无梦两人研究数载,更是连那毒素其中的成分都不知。

    想想当真觉得可笑得紧。

    时间就在她兀自的胡思乱想中流逝,戌时已过,亥时近;渐渐朝着子时而去!

    江兮浅足下运力,脚尖轻点,飞快地侧躲在窗户旁,用手指蘸了口水戳破窗户纸,在院中不断的扫视着,果然她没感觉错,院子的四个角落,均有人守着,若她当真莽撞地冲出去,只怕还未离开就惊动了那人;而她现在最不想的,就是看到那张明明是男人却绝美得令天下女子都汗颜的容颜。尤其是想到下午时,他,竟,竟然亲自喂她喝粥,想想就觉得臊得慌。

    “呼,别想了”,江兮浅双手在有些发的两颊拍了拍,深吸口气;露在发丝外的晶莹耳廓微微抖动,侧耳一听,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合该是睡着了。

    她心下一喜,就趁现在。

    顺手抄起头矮几上的紫金蝴蝶面覆在脸上,而后足尖轻点,整个人凌跃至半空,小心地避开屋顶横梁,将那整整齐齐搭列的韧草朝两侧微微挪动着,为了不惊动院中的四人,她可谓是费尽了力气。

    终于,刨出容一人通过的小洞,看着洞外黑漆漆的空中,一轮弯月,繁星点点。

    “呱——呱呱——”

    蛙鸣声,蝉叫声,以及偶尔传来的狗吠声,在这样静谧的城外农庄交织着,让人觉得务必安心。

    只是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从屋内约出来,呈三角状设计的屋顶,她很是有先见之明地选择了靠里处,出来就背对着院子的那方,回首,望着院中,仍旧精神奕奕,警惕地关注着周围的寒风四人,嘴角微微勾起,足尖轻点,只是三两下凌空轻越,整个人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之中。

    只是,兴奋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江兮浅却未注意到,在她后,某个男人嘴微弯,勾起一抹惑人慵懒的笑意。

    若让朝野上下那些传言三皇子面瘫的人看了,只怕立马回掉一地的下巴。

    江兮浅眼神晶亮,终于跑出来了,呼呼,跟那个人在一起,尼玛压力太大了有木有?

    甚至她有一种被,被当做宠物的感觉。

    乖!

    乖个

    她当时好想咆哮回去,可思量再三,到底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就忍了。

    一路越过灌木丛林,虽然今生对着凤都城外她并不熟悉,可前世她却是这里的常客,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的。

    那时的她才是真正的天真无邪,现在?只是披着副年轻的皮囊,内里到底是老了。

    江兮浅子飞快地凌空翻越,间或足尖她在树枝或枝叶间借力,宛若放风的雀儿般,欢快地奔走着,很快便到了一次破庙,正是当初萧恩准备设计她,却被她反设计回去的地方。

    出门在外她也不计较这些,只是看到同样的场景,到底觉得有些恶心,索足尖轻点,直接越过院墙。

    在破庙的大中,寻了块还算干净的空地,又寻了些干草细细地铺上之后,在约莫三步远的地方点上火堆,而后这才靠着门板,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她阖上双眸之后。

    从大的暗处,一直跟在她后的男子终于露出形。

    火光闪烁间,照耀这那人的脸,不正是楚靖寒又是谁?

    看着靠在门板上,那柔顺乖巧的静谧睡颜,楚靖寒眸色沉了沉,只能轻轻叹口气,还当她有什么急事需要半夜捅了人家的屋顶也要离开,难道他精心挑选的农家小院还不如这破庙么?

    他承认那小院条件的确不怎么样,常年在外,他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可再差也总比这连铺被褥都没有的破庙来得强吧。

    此刻,他双眸闪烁着,与那明明暗暗的火苗交相辉映,他当真想将她脑子掰开看一看,里面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唔!”

    一阵风吹来,破庙原本就悬吊吊的大门被吹得“哐哐”作响,本就着单薄又距离火堆较远的江兮浅忍不住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看得楚靖寒一阵怜惜,想将她拥入怀中,可却也只是想想。若当真这般做了,她只怕就不是打个寒颤这么简单了。

    常年体温度底下的他,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体内的寒毒;若非如此,他便可将他拥入怀中,细心呵护。

    可现在……

    楚靖寒抿着唇,脱下外衫,给她细细地披上之后,又将旁边的干草都拢到一堆,将她放在上面,又将她往火堆旁移了移,江兮浅这才舒适地喟然一声,继续睡了过去。

    天刚朦朦亮时。

    江兮浅舒适地打了个呵欠,果然还是轻松最好了。

    “……”,低下头看着旁边的火堆,黛眉微蹙,她怎么距离火堆这般近了?明明她害怕引火烧,特地将干草往旁边挪了挪的。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四下打量,这破庙也不像是有人常住的模样,就连乞丐都不惜的这个地方,既不遮风,又不能挡雨。

    揉了揉“咕咕”作响的小腹,与七色鬼杀越好了明,那她可以趁着今乔装改扮去城内逛逛;顺便打探下消息,要知道她留书出走之事,若不是提前预告了下,她还真不敢这么干,不过不回去看看总归有些不放心。

    想着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荷包,取出特备的脂粉眉笔,在脸上勾勾画画,一名活脱脱的稚嫩绝色美人瞬间化邻家小妹。

    “兮儿?”,楚靖寒提着两只肥美的兔子刚踏入破庙大,就看到江兮浅背对着他在脸上涂涂抹抹着什么。

    听到那熟悉的嗓音,江兮浅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子顿时一僵,想要将脸上的脂粉抹去,可楚靖寒已经走了过来,在看到她的时候,凤目中满是震惊,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为彩衣楼之主,若无些特别的本事,又怎么能隐匿民间。

    要知道风信子最擅长的,不就是乔装改扮么?

    见楚靖寒麻利地将兔子串在不知从哪里寻来的尖利树枝上,架在仍旧熊熊燃烧的火堆上。

    江兮浅仍旧没有回过神来,嘴巴微微张着。

    “兮儿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楚靖寒面带担忧,看到江兮浅那瞬间变红的脸色,心陡然悬起,难道是毒素又发作了,伸出手背就要去试试她额头上的温度;却被她头一偏躲开了,宛若葱尖的食指指着他,“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楚靖寒哑然失笑,这难道还不明白吗?

    “自然是跟你过来的!”

    “……什么?”,江兮浅惊叫一声,险些没跳起来,“你,你是说昨天晚上?”

    楚靖寒露出一个还不算太笨的微,呃,算不上微笑的微笑,只是唇角稍微扯了下,若不仔细甚至看不出弧度。

    江兮浅瞬间泄气,她还自以为逃脱了魔掌,却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在人家的监视之中,甚至连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选择出走都掐算得一清二楚,她抬起头瞅着楚靖寒眼神哀怨,难道这人真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一直没睡,看着兮儿”,楚靖寒边手脚麻利地翻滚着火上的烤,边说道。

    江兮浅顿时了然了,还真是!

    楚靖寒可不知晓江兮浅此刻将他比作那等恶心的无脊椎动物,而是感受到她那“脉脉含”的眸光,心中更是意得志满,将香飘四溢,表面酥脆炸裂还带着油光的兔子扯下一个后腿递给江兮浅,“手艺不如兮儿,尝尝?”

    明明是问句,可偏偏硬生生给他换成了陈述句。

    有了昨天的教训,江兮浅默默地接过兔腿,小口小口地咀嚼着,心中某个小人流着两行宽面泪,不断的低估着,她到底该怎么摆脱这个瘟神啊,明天就是与七色鬼杀的三之约了,难道要带着他去赴约不成?

    脑中刚浮起这个苗头就被她狠狠地掐死在摇篮中。

    带他赴约?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是官,她是贼!

    虽然不偷钱财,但盗取人家的贩卖从而由中获利,同样是贼子行为。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又朝旁边挪了挪,自古官匪不两立,谁知道他知道自己的真实份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突然想到自己刚才易容时解下的面具,撅着嘴,他只怕是早该知道了吧。

    “兮儿,当真这么难吃?”,楚靖寒看着江兮浅啃了半晌,兔腿却仍旧没有变小的趋势,皱着眉头。

    以前在天池山时,他也是这般做的。

    那时,师傅和师兄、师兄三个吃货可是抢着吃呢?

    应该没有那么难以下咽吧,他就这烤兔的腹部撕扯下一小块烤,入嘴,不柴不腻,虽然缺了些许咸味,但这个世界兔子本的味道最是鲜美,也不至于如她那般啊。

    江兮浅猛然回过神来,看到望着自己眉头紧皱的楚靖寒,回过神来,“啊,哦!”

    “……”,楚靖寒心底顿时一沉,果然是自己的厨艺入不得她的口么?

    下次,等下次他一定会做出让他满意的菜来。

    直到后来,后来的后来,江兮浅才知晓,家里的厨房隔山差五的遭殃,始于自己当年的一句无心之语。

    当然,她现在却是不明白,只是感受到楚靖寒那略带哀怨的目光,大口大口地将兔腿往嘴里塞,末了还手指,饿了好久,昨那碗粥就能垫吧垫吧,要管饱还是得大口吃

    “嗝——唔,好饱!”

    接过楚靖寒递过来的水壶,江兮浅灌了几口之后,吃饱喝足,原本圆滚滚的双眼微微眯着,像极了慵懒的小猫儿,“三皇子不知前往何处?”

    “……逸之”,楚靖寒沉默良久,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啊?”,江兮浅不解,微微皱眉。

    “我的字,逸之”,楚靖寒强压下心头那股莫名的烦躁,重复道。这个女人不是谁都亲的叫哥么?怎么轮到他时,就冷冷的三皇子,三皇子。

    江兮浅郁闷,他的字关她何事,“三皇子,你……”

    “唤我逸之”,楚靖寒再次强调。

    江兮浅,“……逸之。”

    “你想说什么?”,楚靖寒终于圆满了。

    江兮浅,“咳咳,那个,你之后打算去哪儿?”

    “……”,楚靖寒沉默。

    江兮浅心中盘算着,其实她心里非常明白,比任何时候都要明白,这人分明是冲着自己亦或者说彩衣楼来的,只是既然份已经暴露了,免费的打手不用白不用,更何况蛇谷那五条千年巨蟒,可不像寒潭这般仅仅一条就能得她险些葬他处。

    这个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跟踪自己,其修为必然不比自己差,更何况他体带寒毒,是生为冷血动物的蟒蛇天生喜欢的,若能让他吸引了蟒蛇的注意,到时候她将蛇血芝兰顺利带出蛇谷的几率又大了几分。

    蛇血芝兰,其实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稀罕。

    从蛇谷入口处瘴气散开时,沿着那峡谷小道进入深处之后,那匍匐在地生长的约莫巴掌大小,厚汁多,上面开着莹红色小花宛若灵芝模样的东西便是蛇血芝兰,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尽是血红。

    只是蛇血芝兰虽多,可对千年巨蟒来说却它们的糊口之物,就算再多也容不得他人觊觎;更何况还非我族类。

    心中思量再三,这免费打手的份太尊崇,若当真发生点儿什么,她倒是不介意,可只怕自己家里会遭殃了。

    叹口气。

    “兮儿”,楚靖寒沉默良久;却不等他说完,江兮浅起,“那,那啥,现在天都已经亮了,我就先回去了哈,这两多谢照顾。”

    楚靖寒的心骤然放下,嘴角微勾,又恢复了那慵懒邪魅,自信无比的模样,“兮儿是打算以这副尊容回去?”

    “……嗯”,江兮浅点头,“你知道我本来就是溜出来的,若光明正大的回去自然不行。”

    她在赌,她留书离开之事没有快速传开,她只希望自己能避开这座瘟……大神。

    楚靖寒抿唇,似笑非笑,“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如本宫送兮儿回去?”

    “啊,那个不,不用了”,开什么玩笑,“您贵人事忙,小女子就不劳烦您了。”

    “不劳烦!”,楚靖寒老神在在。

    江兮浅哭无泪,这位爷您这到底是想要闹哪样啊?

    眼角挂着江兮浅那酱紫的脸色和难看的表,楚靖寒只觉得心头一暖,连带着面色都不由得柔软了几分,他非常聪明地选择没有在这个时候问她的份和目的,而是淡笑着,“你子尚未痊愈还得好好养着,你既不想我送你,那就作罢”,说着解开早上回农家小院取的披风,动作亲昵地给她披上,“虽已近初夏,可到底天还凉,出门还是需要注意些,切不可仗着自己的手……”

    想到前,若非有江文武,若非他们及时赶到,只怕她现在早已经……

    想到那种可能,他的眸色又暗了暗,哼,不过是条没长骨头的畜生,既然胆敢伤害她,昨侥幸让它逃了,等来他定要让它碎尸万段,哼!

    ------题外话------

    心儿:亲们觉得新封面咋样了啊,之前紫蝶说看不习惯,这里征求下大多数亲们的意见,如果都觉得原来的封面好的话,心儿再换回来就是了,不过心儿真的好喜欢这种小清新古风的封面哟……

    ——

    ps:推荐下安若隐亲亲的《婚宠之邪少妻成瘾》:http://。/info/561467。html

    【心儿最稀饭的片段—大最后一句】

    “我们离婚吧!”

    “你就非要离婚吗!”

    “如果说我们的婚姻只是一个约定,那么我认为没有必要维持下去!”

    “就算我舍弃一切,你还要离吗?”

    “是,无论任何的理由!”

    “就算我暗恋你六年,你也无所谓吗……”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