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及笄之礼,讨个公道

    “……”

    江兮浅懒懒地斜靠着,腿一甩一甩的,手兀自把玩着腰间的流苏,双眸微眯,虽然未深入接触,可观看那宝珠在太后宫宴上的表现,就是个自视甚高的;如今竟然会放下段发出这样的帖子;她敢保证若及笄礼不管明珠去不去,她都会被某些推手推出,成为众矢之的,既是如此,她何不将计就计,让其赔了夫人又折兵。

    自己不要脸的怪得了谁。

    只是她有些好奇,这和园那几人,怎地就有那般本事,居然能跟宝珠郡主搭上线了。

    月部的人可是一天十二个时辰轮番监视着,绝对没有出纰漏的到底啊;可若说不是的话,那这请帖就值得玩味了,红果果的打相府的脸,还说明摆着落江嘉鼎的面子?

    就算那三皇子无心那个位置,也不用跟当朝丞相关系弄得这么僵吧?

    想不通啊,想不通。

    只是这想不通的,何止她一人,那边接到命令的明珠欢天喜地的回房准备衣衫首饰,明珍却眉头紧皱,“姐,要不你找大小姐推了这事吧。”

    “什么?”,明珠欢喜地提着一新衫,不断的比划着要配什么珠钗却听到旁边的弟弟这么来了一句,惊叫一声,“推了?为什么要推了?你知不知道那是郡主诶,郡主及笄,若是能得到哪位大人物的青眼,不说其他我们在相府的子都会好过很多;再说了是她自己让我去的,我才不干!”

    明珍嘴唇动了动,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股不好的预感,“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明珠撅着嘴,这个弟弟当真点都不会为她考虑;也不想象凭她现在的份,就算是庶出那也是相爷的女儿,出席个宴会怎么了。

    明珍摇摇头,看着提着衣衫转的明珠,压在心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时光匆匆,一晃而过。

    这,江兮浅起得极早,到底是位郡主,如今她即掌家,当好好应酬才是。

    在若薇若芸姐妹的服侍下,着青烟紫绣游鳞抹长裙,合着同色烟笼云翠对襟宽袖外衫,精致绣花宽带束腹,那头柔顺的青青丝被挽成望仙髻,两枚翠色步摇固定着,余下都垂在脑后。

    “小姐当真越发的美了,只是不知后谁有这福气抱得美人归啊”,若芸轻声揶揄着,将最后一枚桃花香扇垂柳簪固定在鬓侧后喟叹一声。

    若薇也随声附和着,“芊画的手艺越发的长进的,穿上这衣衫,奴婢都恨不能将眼珠子瞪出来钉在小姐上呢。”

    “就你们凭”,江兮浅没好气地斜睨了她们一眼,“可是这到了,某些人的心儿也开始动了,不知若咬和暗七……”

    “小姐!”,姐妹俩难得异口同声。

    江兮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带着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哼,小样,跟她斗;“派人去和园看看,明珠准备好了没有,若准备好了,就起程吧。”

    虽说同在内城,可这三皇子府和相府距离也有些距离,更何况赴宴这种事,若是去迟了,难免落人口实。只是想到楚靖寒,她的眸色不由得暗淡了下,那个人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何每次,他都偏偏会出现得那么的恰巧和及时。

    “……”

    若薇匆匆而至,“小姐,那边回话,明珠小姐已经在相府门口等着了。”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既是如此,拿走吧。”

    “慢着”,若芸匆匆地从江兮浅卧室冲出来,手上还捏着一个锦盒,看到江兮浅那白皙修长的脖颈下,优美精致的锁骨,两缕发丝从耳侧垂下,柔顺地搭在其上,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她扬了扬手上的盒子,长长吐出口气,飞快地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条略显华贵却并不张扬的项链,银色金属做底,却看不出什么材质,上面宛若玻璃般透明的各色翡翠碎粒镶嵌其间,团簇呈盛放的七色鸢尾;沿着花朵向两侧,项链由宽到细却并不显得突兀。

    “……”,江兮浅微微蹙眉,她向来不喜这些。

    若芸却由不得她拒绝,“这条七彩鸢尾可是谷主当年云游江湖寻到的天外陨石,求圣手定制的,可小姐却一次都未佩戴过,谷主若是知晓,该伤心了。更何况,小姐今这般打扮,到底显得单薄了些,若是以往也就罢了,可现如今小姐掌管相府,总得有点掌家的气势。”

    “……”。江兮浅无语。

    若芸却径自取了项链给她戴上,那团簇的鸢尾刚好落在她的脖颈下方,遮挡了大片白皙的肌肤却又露出了美丽的锁骨;只是那冰凉的触感让江兮浅微微蹙眉。

    “好漂亮!”,若薇眼前一亮。

    江兮浅摆摆手,“行了,走吧。”

    “对了,小姐的锦帕”,若芸朝着屋内飞奔,一溜烟带起微风撩起裙摆,在两人刚出门时,又飞快地奔回来,手上俨然是与衣服一浅紫色锦帕,金丝沟边,其中一个角落上绣着浅淡的花草,倒是显得极为简单;可若是有人细看却能发现,在花草角落不起眼处,有一朵指甲盖大小,透明丝线勾勒出的鸢尾。

    相府门前。

    季巧萱在张妈妈的搀扶下,看到盛装打扮后的江兮浅,顿时眼前一亮,肌肤似雪,莹亮无暇;五官绝美,气质动人;不足巴掌大的小脸,双眉如黛,唇色如樱;最惹人注意的是那双湿漉明亮的眸子,幽深澄澈;好似能看到人心底般。

    不是人间富贵花,九天瑶台落凡家。

    “娘的浅浅真美”,季巧萱由衷地喟叹一声,心底却有些黯然,她握着江兮浅的手轻轻拍了拍,“宝珠郡主的及笄宴会,你可得仔细些,如今相爷外遣剿匪,正是风口浪尖时;明珠初来凤都多有不懂,你多照料些,真是苦了你了。”

    江兮浅摇摇头,左右两只步摇随风发出“叮铃铃”的声音,清脆恬淡,“女儿不苦,倒是娘可得好好保重着子,女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嗯”,季巧萱微微颔首。

    “那女儿就先去了”,江兮浅对着季巧萱微微福

    “夫人,明珠也去了”,明珠回过神来,也福了福。看着前面江兮浅那衫裙包裹着窈窕玲珑的段,那青丝间点缀的钗环,还有脖子上那华贵的项链,她双手紧握成拳。

    原以为自己刻意打扮了,甚至还将娘最喜欢的发钗别上,可原来也还是如丑小鸭般。

    “还不快跟上”,江兮浅转过头轻喝一声,“今,我们前往三皇子府上,见的可都是王公贵族,达官贵胄,若是无特别之事跟在我后就行,万不可惹出什么乱子来。”

    明珠蠕了蠕唇,小声道,“是,明珠知晓。”

    江兮浅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径自爬上马车,与明珠两人份左右对坐着。

    三皇子府门前,早已经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宝珠既非皇家郡主,及笄之礼,自是不能于皇家宗庙举行,可三皇子倒也待她不薄,刻意为她在府中修建了一座家庙。

    所有宾客都啧啧称奇,原本以为三皇子与那凤靖王府的小王爷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可如今看来,只怕三皇子早已是心中神女,只等及笄呢。

    当然也有那知道真相的,缄口不语。

    此刻,宝珠早已经沐浴更衣,着采衣采履,安坐东房内候着,紫嬷嬷跑里跑外,依次检查着,及笄加礼上所需要的发笄、罗帕、素色襦裙、发簪、曲裾、钗冠等物;按照加礼的顺序从左到右排列着。

    由于宝珠没有父母,此刻前厅中,三皇子楚靖寒正充当着父母的角色,接人待客,与来宾相互揖礼;来宾也都只按着各种的份或避开了去,或受了半礼,到底是皇家子孙,还没人大大咧咧受了全礼。

    “浅浅姐,你来了;咦她是谁?”,江兮浅刚到,将礼送上与楚靖寒打完招呼之后,姚瑶溪就扑了上来;倒好似不管她在哪儿,这丫头都能找到。

    江兮浅心中摇头,倒是有些明白为何姚铭书总是头疼了,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抬起手习惯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子可好些了。”

    “嗯”,姚瑶溪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对了,你大哥呢?”

    “在外面呢,按理女子及笄请的都是女子,男子大都不可观礼的;只是在及笄礼之后的宴会大家倒是可以闹”,姚瑶溪颇有经验地说道,而后指了指大门内,“听说三皇子特地为了熙宝珠修了家庙呢,啧啧,原来冷面皇子居然还有这般体贴之处。”

    江兮浅摇摇头,心中却是了然,她就说为何那些男宾都只在外院三三两两的围着,或谈笑,或叙旧;而女子则都被迎了进来,却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大小姐”,明珠嚅了嚅唇,眸中尽是委屈地看着姚瑶溪,这女子的份定然不凡,人家都开口想问了,这江兮浅竟然不为她介绍,肯定是怕自己抢了她的风头哼;她本想自己开口,可江兮浅竟然飞快地将话题岔开了去;眼见着两人就要离开,她再不开口就没机会了。

    江兮浅转过头,微微蹙眉,“嗯?”

    “怎么了?”,姚瑶溪转过头,看着明珠装模作样的表,那透着委屈,带着无辜的眸色,好似被欺负了般,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不耐和厌恶,“你要是无事,自个儿玩儿去呗,干什么非要跟在浅浅姐后,当真讨厌得紧。”

    “我……我没有”,明珠磕磕巴巴的,只是那略嫌苍白的面色却更让人觉得她受尽了委屈。

    “哟,这不是江小姐吗,怎么,欺负完了巧巧,现在又开始欺负别人了?”,宋珏雨的声音传来,显得有些咄咄人。

    江兮浅冷哼,“都说这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想来宋小姐如此有涵养之人,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宋珏雨咬着牙,“你,江兮浅哼,别以为我怕了你,你那般欺负巧巧,总会有报应的。”

    “这就不劳宋小姐心了”,江兮浅冷哼,“瑶溪,我们走吧。”

    “江兮浅!”,宋珏雨刚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另一处一道窈窕姿娉婷而来,声音婉转悦耳,“雨儿,发生何事了?”

    “啊,哦,没,没事”,宋珏雨自然不会将事真的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暗骂一声,抬起头异常乖巧地叫了声,“姐姐。”

    宋珏云拢着微凸的小腹,轻轻蹙眉,“今是宝珠郡主的及笄礼,三皇子特地请了云梦公主为她加礼,铭王妃亦要过来,你自己好好表现着,可别怪姐姐没提醒过你,瑶溪郡主可是公主府的掌上明珠,你可得与她好好相处着。”

    “知道了”,宋珏雨嚅了嚅唇,撅着嘴;可是一想到那卓尔不凡的姚铭书,瞬间又展开了笑颜。

    跟在江兮浅后,远远地看着那有说有笑的两人,明珠垂在侧的手放松又握紧,好半晌她才终于鼓足了勇气,快走两步追上去,“大小姐,不知这位是……”

    “……”,江兮浅顿觉眼前一亮,嘴角微勾带着浓浓的嘲讽之色,“哎呀你看姐姐这记,这位是铭王的掌上明珠,云梦公主的嫡孙女瑶溪郡主;瑶溪,这位就是相府的二小姐明珠。”

    是明珠,不是江明珠。

    连姓氏都没资格冠上的庶女,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姚瑶溪又怎么会放在心上,更何况还是江兮浅讨厌的人。

    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倒是明珠面露喜色,王爷和公主,听起来就非同一般,赶紧上前两步,“明珠不知原是郡主大人,未及时见礼,还望郡主恕罪。”

    “……”,姚瑶溪瘪瘪嘴,“浅浅姐,难道真的是夏天到了,好多苍蝇啊。”

    “是多苍蝇的”,江兮浅顺着姚瑶溪的话,顺手还在空中拍了拍,“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明珠跟在两人后,咬着牙;双手紧握成拳,却只是片刻,好似刚才只是没有发生般,追了进去。

    一行刚进入家庙,入座,就听见了乐声。

    礼者,天地之序也;乐者,天地之和也。

    乐声至,而礼至。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名着朱红色礼物的赞者高声宣布,“开礼。”

    而后,东房的大门缓缓打开,着采衣采履、头发散批的宝珠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到院子中央,朝着西面观礼的宾客微微福,行礼之后,朝南跪坐在早就准备好的金丝勾线绣花大蒲团上。

    “有请正宾云梦公主”,赞者高声喝道,话音落。

    云梦公主立刻起,对着众位微微颔首,虽然已是暮年,但却仍旧如中年美妇般,两鬓斑白的头发却掩不去她那一皇家儿女所特有的气势,经历岁月的打磨,可那脸上的肌肤仍旧光滑莹亮,只是隐隐也还是能发现藏在其中的细小纹路。

    “请云梦公主为郡主初加”,赞者声音依旧高昂却并不刺耳,还带着特有的吸引力,只是出声便能压住全场;她话音刚落,有司立刻端着托盘跟在云梦公主后。

    云梦公主嘴角带笑,“令月吉,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说着从托盘中拿出篦子轻轻替熙宝珠梳头加笄;而后赞者一声“拜!”

    宝珠对着云梦公主恭敬地行了个跪拜大礼;之后,赞者才道,“礼成。”

    而后紫嬷嬷搀扶着熙宝珠,对着观众再次行礼后,回到东房。

    片刻之后,宝珠再次出来;已经换上了一袭素色襦裙。仍旧对着观众福行礼,却是朝东跪坐。

    赞者面带微笑,“请云梦公主为郡主再加。”

    江兮浅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呵欠,看着有司托盘中的东西除了篦子,旁边还有一个大红锦盒,里面盛放着一支凤凰吐珠金簪,眼中飞快地划过一道什么,却只见云梦公主再次起,看着熙宝珠,面上带着笑,“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边说着,边将宝珠头上的发笄去掉,别上金钗。

    “拜!”,赞者轻喝。

    宝珠再次恭敬地跪拜,云梦公主眉开眼笑地虚扶一下,“快快请起,这可是陛下特赐的凤簪,可见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多谢云梦公主”,紫嬷嬷对着云梦公主福了福,又搀扶着宝珠进了洞房。

    “好无聊啊”,江兮浅轻轻喟叹一声,侧朝着姚瑶溪咬着耳朵,“及笄礼可都是这般无聊?”

    “浅浅姐不知吗?”,姚瑶溪也打了个呵欠,看着场地中央,轻声道,“也应该快了,三加礼毕后面应该就是宴会了。”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熙宝珠很快就出来,又换了一,正经的宫装罗裙,晁凤的郡主服。

    “请云梦公主为郡主三加”,赞者再次高喝。

    姚瑶溪捂着唇,“浅浅姐未参加过及笄礼?”

    “第一次”,江兮浅心中陡然觉得有些悲凉;前世她死于及笄之,那本该是她十里红妆做新娘的子,她那般行色匆匆赶回,不想得到的却是那样的噩耗。

    “浅浅姐”,敏感地察觉到江兮浅上散发出的哀伤和悲凉,虽然不知道为何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小手握着江兮浅的手,轻轻捏了捏,两人四目相对,莞尔一笑。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场地中,云梦公主口中说着贺词,手上也不闲着,去钗加冠,却是晁凤郡主的规制,不足半个巴掌大的金色牡丹钗冠,轻轻别在发髻上。

    有司功成退,随着赞者一声高喝,“三拜——礼成!”

    江兮浅揉了揉有些酸软的腰肢,为何没有人告诉她参加及笄礼也必须这样跪坐着,还不是那种歪扭着,腰必须直了,双手交握在小腹前,随着正宾的贺词,她们也必须小声附和着。

    三加完毕,已经接近两个时辰。

    “为庆祝我们郡主及笄,三皇子已经备了薄酒,待会儿大家好好闹,可别都离开了”,紫嬷嬷搀扶着熙宝珠,三加及笄,她必须着晁凤郡主服,却并不代表着宴会上也必须,这厚重宽大又显示不出材的朝服,除了出席非常正经的场合,没人会愿意穿得,包括姚瑶溪也是如此。

    紫嬷嬷话音刚落,江兮浅却像是如临大赦般,拉着姚瑶溪,立刻起

    “哎呀,我的妈呀,这及笄礼也太繁琐了”,江兮浅心中慨叹,不就是成年了嘛,有必要这么……这么,一时间竟是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短短两个时辰不到,换了三衣服,还有那些什么之乎者也的祝词,真是打死她也不想参加第二次了。

    难得看到江兮浅除了淡然以外的其他表,姚瑶溪倒是捂着唇,有些好笑,“这女子一生也就这一回,更何况,及笄礼后,有婚配的就该与夫家商量子准备出嫁了,能不慎重么?今这及笄礼都算是简单了,那熙宝珠无父无母,也就看在熙妃娘娘的份上,三表哥才请了祖母过来,若是换了旁人,哼!”

    “……”,江兮浅有些无语,怎么看着姚瑶溪都有些咬牙切齿。

    熙宝珠换上紫嬷嬷特地为她准备的新衣,一清爽,再配上那艳丽的容颜倒也算得上是个美人了,只可惜那眼中的厉芒却削减了几分魅力,让人难望而却步,“娘,可都安排好了?”

    “郡主放心”,紫嬷嬷微微一笑,看着宝珠眼中带着慈祥温和;只是随后眼底划过一道厉色。

    哼,江兮浅。

    想那她进宫拜见太后,当初明明是熙妃娘娘说好的话,可现在竟然一个都不承认。

    这也就罢了,可那个昏君竟然妄想将那江兮浅赐婚给三皇子;三皇子只能是宝珠的,她眼中飞快地闪过一道杀意,可飞快地掩饰过去,拍了拍熙宝珠的手,“今个儿可是郡主的大子,郡主只要开开心心的,其他的娘会帮你做好的。”

    “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了”,熙宝珠扑到紫嬷嬷怀中。

    江兮浅和姚瑶溪刚离开三皇子府上的家庙。

    明珠巴掌大的小脸已经憋成了绛紫色,“大,大小姐,我,我……”

    “嗯?”,江兮浅微微蹙眉。

    “不,不知茅房在什么地方?”,明珠有些害羞,压低了嗓音;双手还捂着小腹,“好似有些闹肚子了。”

    江兮浅没好气地瘪瘪嘴,这三皇子府她也是头一遭来,怎么会知道茅房在什么地方,“你随便找个丫鬟给你带路吧,可别乱跑,到时候自己来主院寻我们便是。”

    “知道了”,明珠那副小媳妇模样让姚瑶溪咬牙切齿,可很快姚铭书好似有什么事,姚瑶溪面带歉意,“浅浅姐,我去去就来,你自己呆会儿。”

    江兮浅连连摆手,“行了,正事要紧;我又不是瓷娃娃,一碰就碎了。”

    “浅浅,先告辞了”,江兮浅微微颔首却没有错过姚铭书那饱含深意的神色,好似有什么关于她的事,她却被蒙在鼓里一般。

    后没人跟着,她亦最不喜欢这样吵闹喧嚣的场景,径自沿着小径,往僻静处而去。

    这三皇子府,当真不愧是皇子府,只是主院竟然也配有诺大的一个湖泊,白色大理石的桥廊蜿蜒回转,通往湖心亭处,八角亭台周围又丝质的帘子围着,在清风的吹拂下,随风起舞着。

    观周围百花盛放,闻水光芬芳,沁人心脾。

    尤其是那湿润的微风拂过脸庞,带着特有的温润和阳的和煦,再添上一壶茶,两盘糕点,当真算得上是享受了。

    她刚到湖心亭中坐下,看着那石桌上的茶糕点,心中倒是好奇。

    “小姐可是累了?”,若薇时刻注意着江兮浅的神色,眉头微蹙。

    江兮浅摇摇头,突然,一个传来一道略带邪的男声,“不知江小姐约本侯爷前来,所谓何事啊?”

    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只见那蜿蜒回转的桥廊上,只见来人生得既是俊秀,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单薄的子还有那轻佻的语气让江兮浅觉得既不舒坦,更何况什么叫她约他?

    “这位公子,小女子与你素不相识,何谈约见,难道公子认错了人?”

    “咦,难道江小姐喜欢擒故纵?”,男子语气轻佻,手上还揽着一个着抹长裙却拉得极底,一眼望去还能看到前那雪白的半球形中央堆起得弧度,男子搂着女子边调笑着,边对着江兮浅轻笑道。

    江兮浅面色一暗,累觉跟这人没什么好说的,“想来公子是认错人,本小姐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若薇我们走!”

    “怎么,真当本侯爷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了?”,男子一听也来了脾气,单手不断在女子的上游走,女子窝在男子怀中,眉眼横生,时不时挑眉看一下江兮浅。

    江兮浅沉着脸,“公子不要欺人太甚,我与你素昧平生,何谈约见?”

    “也许是慕本侯爷久矣,放心,本侯爷对美人一向宽厚,虽然你江大小姐声明不佳,可到我宁青候府做个姨夫人还是可以的”,男子轻笑一声。

    “宁青候?”,江兮浅沉着脸,她还未说完;若芸却是恼了,“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儿。”

    宁青候看着江兮浅眉毛一挑,“怎么,敢做不敢当了?”

    “……”,江兮浅心中顿时了然,看来是有人拿着宁青候当枪使,他上下打量着男子,颧骨突出,眼眶下陷,印堂发黑,双目乏神,尤其是那丝毫不掩饰的邪,更是让人讨厌至极,活脱脱的纵过度,她就算闭上眼也看不上这样的男子。

    “呵呵,本候就说嘛,看本候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既然咱们郎妾意,不如”,说着放开手中的女子就要扑上来。

    “侯爷——”,女子婉转吟。

    若薇却是厉喝一声,“尔敢!”

    “砰——”

    “咚——”

    “啊!”

    闷响声,尖叫声同时响起,惊动了院中的宾客;几乎只是片刻,不少宾客就朝这边云集过来。

    若薇皱眉,“小姐,这……”

    “无妨”,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是不知在这凤都除了季巧巧,到底还有谁这般的跟她过不去。

    她虽不在乎外人怎么说,但女儿家到底名节重要,更何况还有季巧萱,她现在可是受不得丁点儿刺激,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她也必须将今天这事给处理好了。

    “怎么回事?”,楚靖寒面色难看,看着在湖中的宁青候,对着旁边呆住的丫鬟小厮厉喝一声,“还不快把侯爷就上来。”

    “啊”,丫鬟小厮集体回过神来,而后点头如捣蒜,“是,是!”

    宁青候被救上来,立刻有丫鬟取来净衣给他披上,“啊,阿嚏,江兮浅,你……你……”

    “我什么?”,江兮浅抿着唇,“侯爷美,众所周知,只是有些事还是适度得好,免得连走路都走不稳,让人笑话了去。”

    宁青候面色白转青,看着江兮浅,“你,你这个人,明明是你约本侯爷前来,怎么看到本侯怀里的美人吃醋了?早说嘛,要知道本候对美人可是来者不拒的。”

    “啊——”

    “哦?”

    “……”

    湖边围观的人群中,不断有人发出惊呼声,众人看向江兮浅的神色开始晦暗不明。

    “没想到江小姐居然喜欢的是宁侯爷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呢”,宋珏雨捂着,突然惊呼一声,“啊,真是,江小姐人家不是故意说出来的,真是抱歉”,可是那副欠扁的表哪里有半分抱歉的模样,

    若薇面色难看,“宋小姐还请慎言。”

    “怎么,敢做还不敢说了?”,宋珏雨旁一名女子应和道。

    “浅浅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姚瑶溪拉着姚铭书回来。

    江兮浅耸耸肩,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我也不知道,就想找个地方静一静,不想蹿出来个神经病,说起来,三皇子你这府上的护卫也该加强加强了,别什么人都往里面放,要是咬着贵客可就不好了。”

    “江小姐倒是伶牙俐齿”,宁青候也面色一沉,本来他是好色,可也都是你我愿的,这江兮浅约他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反咬一口,当真以为他没有半点脾气吗,“当真是敢做不敢当吗?”

    江兮浅抬起头,“宁侯爷,这要敢做才敢当,要是没做却敢当,那不是担当,是冤大头;本小姐看起来时没长脑子还是没长眼睛?”

    “你”,宁青候被气得面色苍白,口一起一伏,若非纵过度,其实也还算是个俊俏的人;到底也是,这王公贵族,达官贵胄中,哪家不是俊男俏女,最次的也就是稍微平凡些,绝对不可能出现歪瓜裂枣。

    “宁侯爷,这青口白牙,当真以为说话不用负责吗?”,江兮浅也怒了。

    “什么叫青口白牙,这难道不是你让婢女送来的?”,宁青候也是怒了,既然这江兮浅咄咄人,他也不用给她留脸面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根丝巾,“你敢说这不是你的?”

    刚入厕回来的明珠看着那丝巾,突然捂着嘴,“啊,大小姐,这,这不是你的吗?”

    唰——

    周围众人数百道眼光齐齐朝着明珠投去,她捂着而后可怜兮兮地,抬眸好似受尽委屈的小媳妇生怕再次受到责罚般,小意地抬头看了江兮浅一眼,“大,大小姐,这,这,明珠,我,没……”

    “……”,江兮浅冷哼。

    若芸沉着脸,“明珠小姐当真确定这丝巾是我家小姐的?”

    “这,这,我,不,不是,真的不是”,明珠像是如梦初醒般,飞快地抬头看了若芸一眼,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瞬间改口。

    众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如此这般,只怕这江大小姐也非传言那般,这手段,啧啧。

    “江大小姐倒是好本事啊,明珠是吧,你只管实话实说,有我们在,她休想动你一根汗毛”,宋珏雨养着下巴,好不容易能抓到江兮浅的小辫子,她怎么会放过这么大好时机,更何况现在这主院中,基本上凤都贵族圈子的人都到齐了,只要坐实了这事儿,哼!

    熙宝珠也娉婷而来,看着明珠,轻叹口气,故作温柔道,“想来这位就是相府二小姐了吧,说来你姐姐也真是的,我们生为女儿敢敢恨是好事啊,既然江大小姐与宁青候两相悦,啊不,江大小姐你……”

    “多谢郡主提点,小女子受教”,江兮浅嘴角微勾。

    瞬间,整个院子倒抽一口凉气,如此,倒像是江兮浅承认了一般。

    宁青候冷哼一声,一把将那丝巾扔在地上,“本候才看不起你这样的女人!”

    “哗——”

    又是一片抽气声,要知道江兮浅虽然以往声明不佳,但现在却是正名了,再加上她那绝美的容颜,那好色成的宁青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熙宝珠眼底划过一道暗恨,“宁青候切莫如此,想来江大小姐……”

    “郡主”,江兮浅嘴角微勾,清浅一笑,当真以为老虎不发威就当她是病猫么,“可否让民女问完最后一个问题?”

    熙宝珠眼中带着势在必得,“江小姐请便。”

    “呵呵”,江兮浅冷眸厉芒,扫过在场众人,众人只觉得骤然一冷,顿时噤声,而后她才将视线转到明珠上,“你既然说着丝巾是我的,可有证据?”

    明珠咬牙,“这,这……”

    “既然没证据,那本小姐也可以说这丝巾是你们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江兮浅面无表,声音冷冽。

    隐在暗处看闹的寒风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这江小姐说话连语气都跟王爷这么像,果然不愧是王爷看上的女人,可是王爷为什么还要他们查探那个额头上有一朵红莲的女人呢,想不通。

    “明珠小姐,你要是知道就说出来吧”,宋珏雨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

    “就是就是,不然这污蔑的罪名也是不轻的”,有人随声附和着。

    楚靖寒斜睨了宁青候一眼,而后看着江兮浅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够了!”

    “三皇子,这有人污蔑本小姐名节,难道本小姐不该讨回公道吗?这件事要是不查清楚,本小姐就没完”,江兮浅呛声。

    楚靖寒只觉得口一滞,“你……”

    “哼,怎么没话说了?”,江兮浅看向明珠,明珠紧紧咬着下唇,“大,大小姐,我,我”,她我了半天之后,陡然像是下定了决心,“在那丝巾的角落处绣有浅浅两个字,不信你们可以自己查看。”

    江兮浅挑眉,“哦?”

    “啊,真的有!”,一名距离稍紧的婢女捡起被宁青候扔在地上的丝巾。

    “曾听巧巧说过,江大小姐的私人用品上,都会绣有浅浅两个字,这点却是不会错的”,宋珏雨捂着唇,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却是印证了明珠的话,“大家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相府查探查探。”

    在她离开相府之前,所有的私人用品上面的确都绣有浅浅两个字,所以几乎只是一眼,在那宁青候拿出那丝巾的时候她就认了出来,只是她却万万不能就此承认的。

    ------题外话------

    心儿:及笄礼是查了资料写的,捂脸,最不擅长写这种东西了。

    解释下:

    赞者:心儿自己理解的应该是司仪一类的,不过不懂,查的资料上写的是协助之类的;司仪应该也是协助的一种吧,o(╯□╰)o

    有司:帮正宾端托盘上,上面放着的,就是及笄用得那些东西。

    还有及笄的吉祥语,心儿实在是不知道,所以三句都是百度的,阿门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