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夜半惊魂,好戏连台

    江文武顿时愣住,抬起的手还定格在空中,眼神却显得有些空洞乏神,是啊,除了血缘,他们还剩什么。<冰火#中文

    兄妹之

    回想起来,他也是曾真心疼宠过这个妹妹的。

    那时,她软软糯糯,会抱着他的腿,怯生生的唤一句,“二哥……”

    那时,她牙牙学语,自己亦还是个孩子时,抱着她,看着粉嫩嫩的团子,一天天长开,长大,那明亮的眼眸,漂亮的容颜,一度让他引以为傲,这凤都的贵公子们,没有哪家的妹妹有他妹妹漂亮,可

    那时,他曾经恨不能将整个世界都捧给她,只为让她展颜一笑。

    那时,她真的是整个相府含在嘴里,捧在手心的公主。

    只是……这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变味呢?

    他闭上眼,不断的回想着,从巧巧来的那年吧!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变了。

    她窦初开,不知从何时迷恋上了浩远,从此盲目的追逐;格也不似原来那般活泼可,对巧巧总是怀着莫大的敌意,不许巧巧唤他和大哥做哥哥,也不许弟弟唤她姐姐,甚至最初时,连吃饭都不许她上桌。

    渐渐的,他厌了。

    或许就是因为生了这样的想法,最后竟然越来越……他薄唇动了动,却终究没能再说出话来,只能轻轻喟叹一声,“浅浅——”

    “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嫌少,话不投机半句需多,江二公子还是请回吧”,江兮浅低着头,看着手中白瓷薄胚的茶杯中,深绿茶叶浸透在浅青色的茶水中,整齐地竖列这,排成一圈,这就是君山银针。

    优雅,沉稳,随波起舞却不逐流,还有带着独一无二的苦后甘甜。

    都是她独的。

    只是这样咄咄人的语气,那样淡漠冷然的表,江文武终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紧紧地抿着唇,起离开。

    在江文武迈出房门之际,江兮浅鬼使神差,也不知怎地,丢出一句话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是季巧巧从未招惹过她,若是当年那些追杀陷害从未发生过,纵然对她再不喜欢,她也只是选择漠视而已;只可惜,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时光不会倒流,她有幸得上天怜悯,重活一回,便是有仇报仇了。

    与那季巧巧之间的恩恩怨怨,早已经是生死之仇,不死不休。

    江文武形一咧,脚下一顿,没有回头,只是心却渐渐沉了下来,这次他是真的明了,她们两人注定了,此生不能和平相处;便是来世……

    来世也不能!

    自江文武离开,已经整整两个时辰,江兮浅就那般保持着慵懒地斜靠在软榻一侧的姿势,手中握着茶杯,也不喝,眼神空洞地望着不远处,那眼光,像是要将那新铺设的地毯磨出个洞来。

    “小姐”,若薇有些担忧地轻唤一声。

    江兮浅抬起头,“啊,哦;无妨的”,只是不知何时竟然有些累了,想着她心中划过一丝嘲讽,当真是最近太闲了,看来,“明那季巧巧就该离开了吧,去吩咐江管家好好打点打点,好歹都是我相府的表小姐,可别让人觉得太磕碜了。”

    若薇心中轻叹口气,口中应是而去。

    隔天,天公作美。

    阳,早早地爬上天边,像是要给整个凤都披上金色的外衣;带着丝丝微风和煦,这天气当真再适合出门不过。

    江兮浅懒懒地伸了个懒腰,等她磨磨蹭蹭地打扮好,来到相府门口时,江文武、季巧巧,甚至许久未路面的明珍都站在明珠的旁边,江管家和杨管家恭敬地立着,翠芜、翠文两人提着包裹立在季巧巧后。

    “见过大小姐!”,在见到江兮浅时,下人立刻恭敬俯行礼。

    “今个儿是为表姐送行,大家就都不必多礼了”,江兮浅微微一笑,转对着季巧巧道,“初初接管中馈,总是有些不顺手;昨个儿睡得晚了,竟是险些误了送行的时辰,表姐可别介意;对了江管家,都哪些丫鬟跟着去服侍可都安排好了,表姐子不好,虽说是去静养,但该有的人手可不能少喽。”

    “老奴不敢,都安排好了,表小姐自个儿挑的人选自是错不了”,到底是协助掌管相府多年的老管家,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只是轻巧地一句话,就将责任推到季巧巧上。

    季巧巧虽然气急,却也无奈,也只能讪笑着,“妹妹这是说得哪里话,姐姐只是去静养一段时间,有翠文他们几个照顾着也就罢了,倒是妹妹,诺大相府,想来需要心的事太多,可别累着了自己。”

    “……”,江兮浅但笑不语,只是从若薇手中接过一个不足巴掌大的锦盒放到季巧巧手中,“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表姐可别嫌弃。”

    季巧巧接过,顺手想要打开,却被江兮浅摁住,对着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等到了玄青庵再打开。”

    虽然不知道江兮浅在搞什么名堂,但她也只能按捺住了,微笑着,“时辰不早了,姐姐就先上路了。”

    “魏宁,好好保护表小姐,若出了什么差错,本小姐拿你是问”,江兮浅故作厉色。

    “还是我送巧巧去吧”,沉默许久的江文武终于站出来,“玄青庵虽略嫌偏远,可一一个来回也足够了。”

    “那就有劳二表哥了”,不得不说季巧巧的声音真的非常符合男子的审美,轻、柔、软,让人无法拒绝。

    江兮浅只嘴角微勾起一个嘲讽的笑,视线扫过江文武;她想要动手,还没人拦得住!

    “即使如此,那本小姐也放心多了!”

    等送走季巧巧,江兮浅刚想回房,却被一个略带稚嫩的深沉嗓音叫住,“大小姐。”

    “嗯?”,江兮浅回过,看着明珍,分明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偏生故作老成状,尤其是那眼角的一抹鸷,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她黛眉微蹙,“有事?”

    明珍蠕了蠕唇,周围的下人早已经各自散去,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大小姐可能放过我……明柳”,被人着不得不直呼自己亲娘的名字,却偏生只能压抑着,殊不知,他表现得越是平静,江兮浅对他边越是顾忌,往往他有多隐忍,心中恨意便有多深。

    “放过?”,江兮浅轻声品了品这两个字,而后轻笑一声,“此话从何说起?可是她在浣洗房做得不自在了?明珍当懂得,我相府虽坐拥诺大门庭,却从不养无用之人;她既是认了那通房丫鬟的份,签下了卖契,做活也是应当。按理,浣洗房一二十人,也无人叫过苦累,还是说夫人的子过久了,做不来丫鬟了?”

    明珍紧紧咬着下唇,垂在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双目如炬,深吸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大小姐说得是,只是我……明柳她如今初受刑罚,可容她休息两?”

    “此话自语黄妈妈说去吧,本小姐虽掌家,却不是什么事都过问的”,江兮浅不屑地看着分明冲动得要死却被冬儿拉着死死压抑住怒火的明珠,摇摇头;这姐弟两人可当真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差得太多了。

    “大小姐一定要赶尽杀绝吗?”,明珍面色黑沉,眸色暗淡,语气中带着一股子决绝。

    “想来明珍是糊涂了,我们虽非一母同胞,却好歹同出一父,只要你们安分守己,本小姐也自是不会亏待你们,可若是有些人不知好歹,偏要闹出些什么幺蛾子来,哼”,江兮浅冷哼一声,“明珍,你是聪明人,而本小姐最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话音落,她还特地扫了扫明珠那张青紫的脸。

    明珍紧紧握着拳头,想要发火,想要冲上去,可他却不能。

    若说以前,还能指望着相爷,可现在……

    连相爷都离开了,甚至娘的内伤还是拜他所赐,他们当真算得上是孤军奋战了;看着面前,自己应该唤一声姐姐的少女,声音清浅,姿态从容,带着无比的自信和高傲,只是那么静静地立在一处,自成风景。若,若非……或许他们也可以成为很要好的兄妹,只可惜,上天注定此生不能。

    “明珍知道了”,他垂下眼眸,“告辞。”

    “珍儿!”,明珠压抑的嗓音,轻喝一声。

    “走”,明珍的声音带着恼怒,从未见过明珍这般严肃的表她也有些讪讪的,亦步亦趋地跟在明珍的后。

    “小姐,就这样让他们离开?”,若薇始终有些不放心。

    江兮浅抿唇,“若薇,接人待物,为人处事用的是心,不是眼”,放他们离开?她何曾说过,想来若非有这母子三人,那季巧巧又如何会轻易的答应离开,不大都抱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想法;只是这谁是鹬蚌,谁是渔翁却由不得他们说了算。

    “……”,若薇不解地皱着眉头。

    “不懂?”,江兮浅尾音上挑。

    若薇点头如捣蒜。

    江兮浅却是轻笑一声,“不懂就对了!”

    “……小姐!”

    难得的一次,被气得跳脚的是若薇而不是若芸,连江兮浅都不由得心大好,虽然只是暂时送走了,不过烦人的苍蝇少了总是好的,连相府的空气都觉得比平常好了许多。

    天很蓝,花很艳。

    “水阳,让红绡可以开始行动了”,坐在软榻上,难得悠闲地江兮浅对着暗处低沉地吩咐一声。

    “是”,话音未落,人已走出好远。

    刚进屋的若芸只觉得眼前一亮,“小姐,是不是又有什么行动了?”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不过想到那次自山上下来遇到古墓后,若芸的反应,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事本是让红绡处置的,我与你姐姐也只是去看看闹,你留在府里,随机应变着。”

    若芸撅着嘴,眼神瞬间黯淡了,“啊,小姐……”

    江兮浅却不打算给她拒绝的机会,径自道,“如今相府的主子就这么几个,却都是心思各异的;尤其是和园的那几位,必须重点监视着,还有那些下人,尤其是在主院的,你让江管家好好查查他们的底细,务必保证家清白”,她娘肚子里的那块可是比什么都金贵。

    前生,虽然不是她直接导致它连出世的机会都没有;却也与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今生,她既有这能力,有这手段,定要护他周全,此生安稳。

    虽然如此,若芸还是不不愿的,却也点点头,知道夫人对自家小姐的重要,心里反而倒是没什么想法了;唯有后进屋的若薇,心中摇摇头,果然人还是糊涂一点比较幸福么?

    她本能地看向江兮浅,甚至有些不确定,小姐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件事而疏远了若芸;小姐的心思从来都太难捉摸,她知道自己的想法都逃不过小姐的眼睛,索都大大方方的,那眼神中尽是探寻。

    “若薇去准备准备吧”,江兮浅淡淡的,她既是主子,没道理事事要与她们交代。

    “是”,若薇低着头。

    两姐妹同时退出房间。

    ——弃女重生——

    夜,来得很快。

    桃月,风景依旧,气温宜人;却仍旧夜凉如冰,微风瑟瑟,萧条落寞。

    季巧巧打量着房间,虽说是庵中师傅们刻意收拾规整过的,可跟相府华贵清雅的竹园比起来却差了不止是一星半点。

    白色的墙,因为常年风吹雨打,已经刻下了岁月的痕迹;微黄的纱帐,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一旁是简单的木案,上面暗淡的烛火一闪一闪的,风来,明明灭灭,在墙上透出斑驳的影儿。

    “小姐,夜深了,您还是先歇着吧”,翠芜拢了拢上的衣衫,关上被风吹得哐当作响的窗户,到底还是香火不胜,这屋子,明明说已经是最好的客房了,可还是……翠芜在心中瘪瘪嘴,可却不敢说出来,她和翠文的屋子连这还不如呢,连窗户纸都没贴。

    季巧巧披着披风坐在轮椅上,点点头,“你们都下去吧歇着吧,今个儿也都累了,不用守夜。”

    “可是小姐,这于理不合”,翠文微微蹙眉,翠芜却立刻紧张兮兮地看着翠文,要知道今天从相府出来,一路疲累,山路颠簸不说,光是打扫屋子,重新布置房间,铺设被褥,就不是小工程,她现在已经累得腰酸悲痛,这小姐都说不用守夜了,这翠文干什么要给自己找不自在;合着今个儿该轮到她守夜了是吧。

    “行了,就这个地方,本小姐若真有什么需要再唤你们就是”,季巧巧摆摆手。

    翠芜这才狠狠地松了口气,瞪了翠文一眼,也不等她,直接给季巧巧行了个礼,“奴婢告退。”

    “那小姐您好好歇着,若有什么事,拉响头的铃铛,奴婢会随时注意的”,看着翠芜的背影,翠文在心中摇摇头,她们做下人的自然是要随时将主子的安危放在心头,只是有些话也轮不到她来说,明哲保,她比谁都懂;多事之人,命不长久。

    “嗯”,季巧巧轻轻应了声,只是很明显她的心不在此处。

    翠文轻手轻脚地放下帐,阖上房门。站在门外,看着不远处星星点点,一阵风吹来,她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而后快步朝着旁边的房间走去。

    “巧巧,别再与浅浅为敌,你……斗不过她!”

    季巧巧半躺在硬硬的木板上,脑中不断的回响着江文武离开前说的那句话,当时他看着自己,那言又止的神;那明明带着疼惜,却又挣扎的矛盾;她咬着牙,被子下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单,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了?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所做的事?

    不……不可能的。

    如果他当真知道了,定然不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

    这么多年,江文武的个和心思她都摸得很透。对他来说,她不过是他对江兮浅失望之后的替代品,他对自己所有的疼和宠溺,其实都是对江兮浅而不能的移罢了;所以这些年她把握得很好,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那个乖巧听话的小妹妹,不逾距却偶尔撒;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做什么;从来不让她为难……

    他以为这便是一个好妹妹了。

    其实他很可悲。

    季巧巧嘴角微微勾起,一个人若是再另一个人面前连真正的格和脾气都没表现出来,那代表着什么?那江文武没去深想是他傻,江兮浅当初对他那般的依恋和敬仰;唯有真的把那人当做至亲之人时,才会全然不顾,毫无影藏地表现出自己。

    江文武不知,所以江兮浅疏远了他,也刚好她白白捡了这个便宜。

    所以,她敢笃定,就算江文武知道什么,都不多;而且也不确定。

    尤其是他在临走前的那一眼,那浓浓的愧疚,若是他知晓又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神

    只是。

    不要再与江兮浅为敌么?

    她抬起手轻轻抚上自己的侧脸,那凹凹凸凸,甚至连自己都能感受到的伤痕,毁容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她已经让自己声誉尽毁,成为整个凤都的笑话,这个仇,如何能不报!

    斗不过?

    哼,只是那江兮浅恰巧命好的有贵人相助;若非那三皇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相助,此时这般痛苦孤寂的该是她江兮浅;她当年既然自己选择了离开,又为何要回来?

    相府大小姐是她,威远侯世子夫人也只能是她,所以江兮浅,原本她不想的,真的她不想的;可现在……她要她死!

    双手死死地抓着单,也不知是被子太过单薄,透了凉风;还是因为今一路颠簸太过劳累,断腿伤口处,传来钻心的疼痛,好似有那力大无穷之人,抓着自己的腿筋不断的朝相反两个方向绞拧着。

    “唔——嗯——”

    季巧巧咬着牙,强忍着断腿处传来的疼痛,双手死死地抓着被子,整个人瞬间坐起,咬着牙,强忍着不伸手去挠;她时刻没有忘记林太医说过,这断腿不能动,若是骨节错位,到时候落下病根不说,以后说不定真的就毁了,她不能赌,也赌不起。

    “啊!”

    只听见一声鬼哭狼嚎,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好过了些;她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早已经汇成小流,沿着脸颊的伤口,流入脖颈,浑都湿透了。

    湿发贴着脸颊,中衣亵裤都贴在上,很不舒服。

    “叮铃铃——叮铃铃——”

    她伸出手,微风吹来,本就湿透的衣衫,更显得凉了;她狠狠地打了个寒颤,拉动头的铃铛。

    “呜——呜呜——呜——”

    不知何时狂风瑟瑟,吹起松动的门框窗棂,发出咚咚的闷响声;门框哐当哐当的让她不由得心里发寒。

    “翠文,翠芜;翠文,翠芜……”

    季巧巧眉头微微蹙起,若非侧脸上那几道狰狞的疤痕,倒是个十成十的美人,只可惜了,她咬着牙,浑湿透的衣衫黏黏的,很不舒服,生惯养多年,她怎能忍受得住,偏生那两个丫头都没有动静。

    当真是平里太惯着她们了,那翠文不是说会随时注意着她的动静吗?哼,都是说得好听。

    “哐当,咚——哐哐——”

    “呜——呜呜——呜——”

    寒风的呼啸声,门框窗棂的闷响声;也不知是房屋年久失修,还是风的力道太大,无孔不入;屋内的帘子被风掀起,透过明明灭灭的烛火,墙壁上的影子斑斑驳驳,显得有些诡异。

    季巧巧喉头上下滑动着,吞了吞口水,看着那诡异的影子,心生胆怯,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嗓音,企图以此来赶走心中的怯意,“翠文……翠文……”

    “嗷嗷,小……姐……”

    季巧巧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边嘟哝咒骂着,边拖着子,断了的左腿保持不动搁在沿,右腿下地,强撑着想要去看看,“这两个丫头,到底怎么回事?阳怪气的”,她心中腹诽着。

    “呜——哐当——”

    耳边传来疾风呼啸的声音,随着一声闷响,烛台吹倒,火光骤然一暗。

    整个屋子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之中。

    “翠文,翠芜”,季巧巧只觉得那哐当声好似敲在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小姐……小姐……”

    “谁在那儿?”,季巧巧警惕的看向那处,可却什么都看不到,黑漆漆的,断腿难以移动,她几乎是一寸寸地挪过去,好不容易从木案上抓到了火折点燃蜡烛,却什么都没有,屋角空空框框,再四处打量,不知是不是因为此处偏僻,土地便宜,玄青庵的客房修得极大,除开必须的、榻、桌案书椅、衣柜等,还有大片大片的空处,白天不觉得,可现在她却觉得非常的恐惧。

    疾风呼啸而过。

    季巧巧本能地抱紧了手臂,阵阵凉意从心底浮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望着自己,她屏住呼吸,嘴唇紧紧地抿着,然后猛然回头,、榻、衣柜;还是什么都没有。

    “小姐,小姐,奴婢好,想,你,啊!”

    “谁?到底是谁?”,季巧巧警惕地看向四周,“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别以为本小姐怕了你,你给我出来。”

    “翠文,翠文,都死到哪儿去了!”

    “……”

    嘴上虽然说着,可心里却仍旧有些害怕;此处时庵堂,那些牛鬼蛇神都会敬而远之,定是有人在与她恶作剧,她坚信着,一只手握着烛台,一只手撑着子,一步步朝着轮椅处挪过去。

    风仍旧呼啸个不停,耳边风声,女子的呜咽声,哭泣声。

    季巧巧只觉得自己好似沉入了一篇冰凉的湖泊,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她自己。四周好冷好冷,她不由得双手紧紧地环着子,企图维持自己的体温,可好似一切都是徒劳;上,对上。

    她不再朝着远处的轮椅,而朝着相反的方向,顾不上腿上的疼痛,飞快地朝着上,而后用被子蒙住头,瑟瑟发抖着。可耳边仍旧那带着哭腔的呼唤声仍旧不断,夹杂在风声中。

    “轰隆隆——”

    “咔擦——”

    窗外一道白光闪过,耳边是轰隆的雷声;季巧巧猛的捂住耳朵尖叫一声,“啊!”

    “小姐,小姐……”

    “别叫了,别叫了,别再叫了”,季巧巧双手捂着耳朵,哆嗦着蒙在被子里,嘶吼着,“你别再叫了啊。”

    ……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陡然变得寂静无声。风停了,门框也都完好无损;那不断在耳边呜咽呼唤的女声也不见了,一切好似都没有发生过般,季巧巧从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若非那边的烛台,或许她真的会以为这是一场梦。

    只是现在,周围都黑漆漆的,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间或撩起帘子,投在白墙上,影子斑斑驳驳。偶然一两声狗吠,夜很冷。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天上亮,地上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她看向窗外,黑沉沉的,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曾听相府中年纪大的妈妈们闲谈过,山中最是忌惮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它们最喜在夜里出来吓人。

    因为生前的冤孽,或者担心记挂,或者执念未消,而难入轮回,不得不在山间游着,直到它们寻到下一个替死鬼。

    难道,那些东西是真的吗?

    可是……可是……

    想到这里,她突然掀起被褥,将自己仅仅地蒙着,确定全上下没有一丁点儿露在被子外面,好久;直到她被憋得面色通红,险些喘不过气来了,然后这才掀开被子。

    “咔擦——”

    一道白光闪过,好似要将天都劈成两半;她望着窗外,透过抱抱的窗纸,看到院中,一片血红。

    着白衣道袍的庵中姑子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好几处衣衫被血浸透了,口处,脖颈处,腿上,脸上,上……

    血,全都是血。

    “啊!”

    季巧巧像是用尽了全力气般,撕心裂肺地大吼一声。

    是谁?到底是谁!

    庵中师傅都乃方外之人,也不放过,可随即她猛的捂着嘴。

    “小姐,小姐”,森森带着呜咽的女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能听出明显欢快了些许,“奴婢好想你啊,你来陪陪奴婢,好不好……好不好?”

    季巧巧猛的捂着头,连动都不敢动,全紧绷着,不敢抬头,只通过缝隙,能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不断的朝着自己靠近,靠近。

    “小,姐,小,姐!”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季巧巧只能透过缝隙看到那双笔直修长的腿,再往下,顿时觉得双目睚眦裂,竟然没有脚。

    此刻,她真痛恨自己,为何不能晕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越靠越近的影子,从不远处的白墙上,能隐约看到她披头散发,一袭白衣,在空中摇摇晃晃,走得极慢,季巧巧子哆嗦着。

    “小,姐,奴,婢,是,翠,云,啊,这,里,好……冷,好……冷!”

    季巧巧哆嗦着,“翠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等我回去一定给你修缮坟茔,多少纸钱,让你再那边过得好,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了,要找你就去找江兮浅,是她害的,都是她害得。”

    “小,姐……”

    “你别再找我了,啊”,季巧巧猛的捂着耳朵,抬起头,耳边只听见咔擦一声,双目通红,透过窗户缝隙处,院中那血腥的尸体堆再次出现在面前,下午才刚接待过她的那位静安师傅双目大大地瞪着她,好似在诉说着,死不瞑目般。

    终于,季巧巧再也忍不住,惊叫一声,而后晕了过去。

    暗处。

    一黑衣地若薇闪出来,嘟嘟嘴,“真是没劲,这么快就晕过去了。”

    江兮浅摇摇头,看着一旁明显也有些愤慨的红绡,“行了,今天这些都够她受了,对了周围都安排好了吗?”

    “嗯”,红绡有些酷,表不如若薇丰富。

    三人足尖轻点,飞快地落到季巧巧锁所住的院子中,后跟着数人,不用江兮浅开口,这些人都在红绡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收起院子中的道具。

    修炼之人,夜能视物。

    此刻在他们眼中哪有什么尸体横陈,哪里有什么血流成河,不过是楼中用来训练的道具罢了,真是这也被吓晕了,当真没用得紧。

    “公子如何,奴扮得可像?”

    东西刚收拾完毕,暗处猛然闪出一人,定睛一看,不是刚才那道影子又是谁。

    江兮浅摇摇头,白皙的食指轻轻戳了下那人的额头,“你这丫头,还小,姐,我,冷”,学着她刚来说话的样子,“要不要爷给你啊。”

    “公子……”

    “主人,明午时,在玄青庵附近山头上,将有百座坟茔新建,至少三十人下葬,而且都距离玄青庵不远”,红绡看着那些人收拾完道具离开之后,这才单膝跪地对着江兮浅恭敬道。

    当初为了能活下来,为了前主人用命换来的孩子,她将自己卖给了面前之人,所以她唤的是主人。虽然不解,在楼中,面前之人明明是女子,可那些人却唤她公子,爷,楼主,真正唤小姐的人,少之又少;但这些都不是她能过问得了的。她时刻都没有忘记本分二字,越是好奇,知道越多的人死得越快,她比谁都知道。

    江兮浅也没有纠正她的叫法,初时未能收心,便必须震慑,她微微颔首,“好!”

    虽然不知道她是去哪儿找到那些新丧之人,又说服他们将人安葬在这偏僻的地方,但她不要过程,只要是这个结果就够了。

    “另外玄青庵的师傅们从昨已经前往辉县,没个七八回不来;只是还有几个,今晚给他们下了梦璃,主人可要将她们也都弄走?”,红绡有些拿不准,若是不弄走,明黄昏未必能达到主人要的效果。

    毕竟这样的精神折磨,也就在一个人的时候才觉得可怕。

    江兮浅微微颔首,“行了,弄走就不必了,让她们睡上个三五七吧。”

    这样可比弄走她们有趣多了,而且这样她们醒来之后,也只当那季巧巧胡言乱语,自己做了一场梦而已。

    “小姐英明”,若薇对着江兮浅比了比大手指。

    江兮浅没好气地摇摇头,“行了,你这丫头,闹看完了,该回去了。”

    “那主人,明……”

    “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我有空自会过来,不必刻意请示了”,江兮浅微微颔首,对红绡今天的安排很是不满,不管是天气还是其他,都安排得非常的完美,那季巧巧恐怕已经被吓傻了吧。

    江兮浅微微勾起嘴角,她可定不要让她失望呢,她们还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儿。

    她最喜欢的,便是慢慢的,温水煮青蛙般的摧毁人的精神意志了,只是不知道她明后发现,这玄青庵所有的人都陷入沉睡,唯有她清醒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啧啧,看不到当真遗憾呐。

    回到汐院。

    江文武竟然等在那里,在看到江兮浅一袭黑色夜行衣时,眸色暗了暗,“你去哪儿了?”

    “……”,江兮浅沉默着,随手揭开面上的黑纱,嘴角微微勾起并不答话。

    “这么晚了,你难道就不能安分些?”,江文武有些恼了,他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两个时辰,从将季巧巧送到玄青庵之后,他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回来,想到那天江兮浅说过的话,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其实若当真要从季巧巧和江兮浅两人中选出一个来,或许,他还是会选择江兮浅。

    脑中父亲所说过的话犹在耳畔,可现在的浅浅,那般的冷傲漠然,他私以为都是他们的淡漠才让当初那般活泼可的女孩成了这副模样,不……她不该是这样的。

    江兮浅冷眸微抬,看着他,“我怎么不安分了?怎么,出去逛夜市也不准?”

    “你强词夺理”,江文武有些懊恼,语气不善,这有哪家的女儿会穿着夜行衣逛夜市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好歹也说得像样些。

    “……”,江兮浅懒得搭理他,这人难道是羊角疯犯了?以前不是对她不屑一顾的嘛,什么时候开始扮演他好哥哥的角色了?她说过,如今的江兮浅有能力有势力有实力,已经不需要这假惺惺的兄妹之了。

    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没站在她边;在她足够强大时,这些东西都成了摆设,拿来干嘛?

    这就是所谓的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吧。

    其实最难得的,是人心。

    江兮浅大喇喇地仰躺在软榻上,吩咐若芸准备浴汤,看到还不打算离开的江文武,微微蹙眉,“你到底有什么事?”

    “那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江文武真是有些恼火,想他三皇子手下的暗将,竟然……竟然在这个看起来弱不风的小女子手上频频吃瘪,纵使是自己的妹妹,可现在他有些明白为何自己的主子会对这个妹妹另眼相待了。

    “做什么?出去逛逛屋顶,吹吹风可不可以?”左右这人已经知道自己会武的事

    明显敷衍的话,江文武自然不会相信,只是饱含深意地凝视她一眼,起,“凤都城内高手如云,有些事你最好自己掂量掂量,凡事三思而后行;夜深了,你自己早些休息,还有,有些事最好别让娘知道。”

    “这点上,我以为我们的想法还是相同的”,江兮浅忽的翻座而起,两人四目相对,似笑非笑。

    见不得江兮浅如此嬉皮笑脸的模样,江文武冷哼一声,“你自己好之为之。”

    “这句话同样送给你!”,江兮浅丝毫不肯吃亏。

    看着江文武离开的背影,若薇有些不解,“小姐,二公子他……”

    “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江兮浅淡淡道,“后照常,只是遇到这人,能避则避,他,不是你们能应付得了的。”

    虽然外面多有传言,这江相二公子是如何温文尔雅,俊秀非凡;好似当年用在大哥上所有的好词,都原封不动地用到了他的上,但她却知,这人与大哥简直天壤之别。

    大哥给人的那种暖意,这江文武拍马都赶不上;温文尔雅?开玩笑,不过蒙蔽世人的假象而已,亦或许,他所有的温暖都给了季巧巧罢,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嗤笑一声。

    ------题外话------

    心儿:五一节快乐哦,月底亲们的票子都很给力,谢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