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明柳卖身,江相遭贬

    “大小姐,请”,江城对江兮浅做了个请的姿势。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看着江城后两名小厮,只淡笑着,“若薇,我们走吧。”

    一行数人,浩浩

    她本是不喜排场的,可既然人家自愿为她造势,她也断是没有拒绝之理。

    到了和园,大门紧闭。

    江城极有眼色地对旁边小厮递了个眼神,小厮立刻上前,“咚——咚咚——”

    “谁啊”,听声音是个丫鬟,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了。

    江城看了看江兮浅,见她却未答话,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我,江管家。”

    “哦,麻烦您稍等”,那丫鬟轻和一声,看样子是进屋去了。

    半晌,才听到里面渐进的脚步声。

    大门打开,明柳堆着笑,“江管家,您看,真是不好意思,我……”

    “明柳”,江兮浅悠然上前,明柳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骤然噤声,打好腹稿准备讨好江城的话却是再说不出口。

    “奴婢见过大小姐”,虽然很诧异,她抬眼看向江城想要得到些许讯息,只可惜让她失望的是,江城双眼一直紧紧地盯着江兮浅,对她送的那把秋天的菠菜不屑一顾。

    江兮浅心头划过一丝冷笑,对仍旧保持着半蹲姿势的明柳视若无睹般,“这青天白的,和园却大门紧闭,倒是我相府的不是了;江管家,你怎么能让客居相府之人如此没有安全感”,说着也不顾明柳瞬间变白的脸色,嘴角微微扬起,“哎呀你看,近来相府正值多事之秋,这和园的客人们是不是……”

    “大小姐”,明柳咬着牙,心头微沉,知晓是这位大小姐的下马威了,“相爷已经承认奴婢是相府的人了。”

    “哦?”,江兮浅拉长了声音,尾音上挑,看向和园内里,“怎么不见明珍和明珠?”

    且不说她如今掌管中馈,就说他们上不得台面的庶子庶女,也当出来迎接才是,可现在,当真是稳如泰山呐。

    明柳半蹲的姿势有些时间了,双腿酸麻,她努力地保持着子的平衡,还要一边应付江兮浅的问话,“大小姐息怒,明珠小姐体有恙,卧病在;明珍少爷不放心,在前守着。”

    “啧啧,好一个兄妹深啊”,江兮浅兀自喟叹,看着明柳左摇右晃,已然有些坚持不住了,她这才淡淡道,“怎么,不请本小姐进去坐坐?”

    明柳低头抿唇,声音却是恭谨,“大小姐请。”

    “哼”,江兮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和园怎么样,她比谁都心知肚明,只是有些诧异,短短三两她竟然能将基本说得上是荒废的和园打理成如此模样,倒也不容易了。只是却由此可见这人的能力手腕。

    坐在花厅主位上,看着院内厅中,丫头小厮来来往往,目不斜视,只是见到他们一行却未有丝毫行礼的心思。

    明柳心下一紧,厉声呵斥,“大胆婢,见到大小姐还不行礼?”

    “哼,他们又非相府下人,为何要跟她行礼?”,明珠义愤填膺的声音传来,她就是看不惯母亲那种欺软怕硬,处处畏手畏脚的,所以趁着母亲出去时,训斥过这些下人。

    明珍站在她后抿着唇,却并未说话。

    江兮浅微微颔首,淡笑着并未答话;明珠却把这当成是江兮浅的退让和默认,下巴扬起,双目如炬,眼角止不住的得意之色,“既然大小姐也这么认为,你们都下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明珠,你给我闭嘴!”,明柳却是急了,她倒是为何江兮浅一来就客居,客人的说个不停,现在却是知晓缘故,心里恨不能将这个女儿给掐死,对她没有丝毫帮助就算了,还老实拖她的后腿。

    “娘——”,明珠撅着嘴,咬牙切齿,“女儿又没有说错。”

    不等明柳接话,江兮浅淡笑道,“明珠小姐的确说得不错,她们的确非我相府下人,见到本小姐自是不必行礼的。”

    话音刚落,明珠脸上又浮起得意之色,哼,就算相府大小姐又如何,只是江兮浅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就此愣住。

    “本小姐今个儿与江管家前来也是为了此事”,江兮浅斜睨了明珍一眼,这个男孩给她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正所谓会咬人的狗不叫,这种人才是最难对付的,至于明珠,她就没看在眼里过,“想必你们也知道,本小姐初初接管相府中馈,所以这相府大小事,本小姐都需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你们初来相府,本小姐也不好趁人之危,只是问问,和园这些下人,你们当如何打算的?”

    几乎只是刹那,明柳边意识到了江兮浅心中的想法,巴掌大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

    “大,大小姐……你,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珠面色一沉。

    “只是公事公办罢了”,江兮浅垂下眼皮,掩去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嘲讽,“相爷既然承认了明柳通房丫头的份,可这卖契却并未完善,倒是有些名不副实,本小姐初掌中馈,每月例银发放却是要看手续的,所以……”

    “江兮浅,你别欺人太甚!”,竟然是想让她娘签下卖契,没那么容易;她绝对不会同意的。

    “有吗?”,江兮浅双眸闪烁着,眼神深邃幽黑如墨却晶亮异常,眨巴眨巴地看向一旁的江城,“江管家,难道本小姐当真错了?这每月例银便不是这般发放的?”

    江城俯首躬,“大小姐自是没错,这相府例银的发放是看卖契的。”

    “没错啊”,江兮浅一脸无辜地看向明珠。

    “你,你……不,我要去见爹爹,我不信爹爹会这么对我娘,我不信!”,明珠挣扎着,气冲上脑,竟是将前几明柳的嘱咐都忘光了,张口就是爹爹,闭口就是我娘。

    明珍眸色一沉,“姐,你少说两句。”

    “你爹?你娘?哼”,江兮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不过是下丫头生的庶女,焉有资格唤爹称娘?明柳,你平就是这般教导小姐少爷的?还是说,某些人心中还痴心妄想着?既然不肯当通房丫头,那我这就回了我娘去,左右我相府养着这些不相干的人作甚!”

    话音未落,江兮浅对着后的江城和若薇等人厉喝一声,“我们走!”

    “大小姐,且慢”,见状明柳却是急了,她赶紧出声;而后恨恨地瞪了明珠一眼,“大小姐,这,是奴婢的错,奴婢教导无方,请大小姐责罚。”

    说着,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明柳双膝跪地。

    “行了,起吧”,江兮浅淡淡道,“若让别的人看见,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奴婢不敢”,明柳低着头,嘴角却是冷笑着,她要的就是别人看见。

    “不敢?”,江兮浅轻哼,“既然不敢,那就跪着吧。既然你自称奴婢,那便是承认了自己的份,这人呐”,她斜睨了明珠一眼,接着幽幽道,“贵在有自知之明,江管家,笔墨准备吧。”

    江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从后小厮手中接过一沓早就写好的宣纸,递给江兮浅道,“大小姐,相府卖契都是凤都府尹统一印制的,填写盖手印后只需去官府备档即可。”

    “这倒是简单”,江兮浅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倒是不知这和园中,其他下人怎么算?”

    明柳沉默着,跪在下方,“自,自然是相府的下人。”

    “那就好”,江兮浅点点头,“那就签了这契书吧,其他人的卖契在何处?”

    “奴,奴婢这就去取来”,明柳略微迟疑了下,江兮浅未叫她起,她……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斜眼看着在左下方双目大瞪,泛着厉光,恨不能在她上戳出几个窟窿来的明珠和明珍,嘴角微微勾起,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连江嘉鼎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替他们出头了,她还真是不知道这三人怎么还这般有底气;连形势都看不清楚的笨蛋,她当真是高看他们了。

    很快,明柳从内室出来。

    “大小姐”,她双手呈上一叠卖契。

    江兮浅对若薇使了个眼色,若薇颔首,接过来,一一浏览过,而后点点头,“四男四女,无误。”

    “既然如此,这是你的契书,自己看了,若是同意就签了吧”,江兮浅将准备好的契书示意江城,江城立刻让小厮端着托盘,里面放着契书,笔墨,印泥,明柳看着那黑体加粗的三个大字,卖契,只觉得血气上涌,她是当真没想到,来一趟凤都不仅没得到自己想象中的名分,却竟然先将自己搭了进去。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咬着牙签下名字后又盖上指印。

    江兮浅点点头,意味深长,“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方面明柳可得还好教导教导;我相府的大丫头月例二两银子,二等丫头一两银子,粗使丫头八百钱;小厮则另有安排,既然相爷将明珍明珠安置在这和园,按例,两人各一名贴伺候的,两名二等丫头,两名粗使丫头;算起来这和园倒是多出了两位,江管家你看着安排吧,至于明柳既然是浣洗房的丫头,但住在和园已是法外施恩,其他的就都撤走吧”,说着上下打量着明柳,只见她一袭月牙半新金丝滚边对襟长裙,头戴黄莺吐珠翠摇,耳坠牡丹,唇点朱红,一双眸子顾盼流光,她微微蹙眉。

    “这丫鬟当是有丫鬟的样子,你见哪家丫鬟穿戴成这副模样的”,江兮浅有些不悦,“江管家记得让绣房的人给她配上两大丫头的衣衫。”

    江城颔首,却是在心头记下了。

    “行了,记得按时去浣洗房上工,我相府规矩矿一扣三,到时候例银少了颗别怪本小姐没提醒过你”,江兮浅冷声。

    “是,奴婢记下了”,明柳咬着牙,昨她才和那浣洗房掌事黄妈妈吵了一架,今天这大小姐就来提醒她让她按时上工,若是没有她的指示,她才不信那黄妈妈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心里恨得牙痒痒,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应着。

    “既是如此,本小姐就不多留了”,江兮浅起,“江管家记得去官府备档,我们走。”

    “是”,江城毕恭毕敬。

    看着江兮浅一行离开的背影,明珠咬着牙,“娘,你干什么对她这般客气?还居然签了卖契,你难道真的甘心就一辈子当个通房丫头么?”

    “啪——”

    明柳一把掌挥过去,看到明珠脸上瞬间浮起的红印有些后悔,可只是瞬间又硬起心肠,“你知道什么?”

    “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但也总好过你这般低三下四来得强”,明珠捂着脸,看着明柳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你……”,明柳又扬起了手。

    “你打啊,你打啊”,明珠已经是破罐破摔,她脸上原本的浮肿未消,又添新伤,明珍一脸紧张地叫出了声,“娘!”

    “哎——”

    明柳的手无力地垂下,她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那季巧萱如此她,不就是怕她抢了相爷的宠吗?哼,她深信相爷心里是有她的,不然也不会同意他们母子三人进得相府,便是当年的小姐,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明珠,你也别怪娘,现在那个女人怀着孕,连你爹都只能顺着她,若是你再如此这般的冲动”,明柳眸色暗沉了下去,“到时候,就算娘想保你都不能。”

    明珠此刻哪里听得进去,她捂着侧脸,垂着眸子。

    “娘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明珍带着稚嫩的脸上,双眸鸷。

    ……

    汐院中。

    若薇边整理着旧衣柜中的那些衣衫被褥,边对着江兮浅道,“小姐为何独独放过了竹园,那位可是没少为和园那位打点呢。”

    江兮浅端着茶杯,轻轻抿一口,“放过?本小姐何曾说过放过她?”

    她季巧巧欠她江兮浅的,是命!一条活生生的命,就这般放过,岂不太便宜了她。

    若薇眼珠子一转,将已经整理出来宛若小山似得衣衫被褥叠在一处,在屋内,好几个两米宽一米高的篮筐都已装得满满的,“小姐,奴婢心中有个想法……”

    “……”,江兮浅眉毛一挑。

    “嘿嘿”,若薇讪笑着,摸了摸鼻头,“那个……昨去城外游玩时,虽然没能尽兴,最后还发生那样的事,但奴婢却突然想到,那玄青庵坐落在城外那绵延山脉的一个偏远山头的半山腰处,香火虽勉强能维持,却算不上鼎盛,若是到时我们以做道场为由将庙里的师傅请走,再这样,这样……您觉得如何?”

    江兮浅悠悠地斜睨了她一眼,原本她也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有一点,这木香花,可不是一两就能长成的。”

    “也不定非要那东西,奴婢已经盘算过,白色的纸钱啊什么的,只要能达到效果也未尝不可,更何况我们要的是那种气氛”,若薇笑得一脸邪魅。

    江兮浅微微颔首,果真不愧是跟在她边多年的丫头,这想法甚和她心意,“既然如此,通知银面,让红绡去布置吧。”

    “小姐”,若薇撅着嘴。

    “行了,到时候我们去一旁观看就是”,江兮浅岂能不知这丫头心中所想,“只是若芸她……”

    “无事的,她昨天只是没有心理准备被吓到了”,若薇有些悻悻的,其实她们彼此心知肚明,若芸心中定然有事,只是她不说,她们也无法强求,但总归这对小姐来说……哎……

    “嗯,没事就好”,江兮浅略微思忖,沉吟片刻,“这次的行动就不要让若芸参加了,让她好好歇着吧。”

    “是”,若薇颔首,“那我先让翠柏带人将这些抬到浣洗房去?”

    “去吧”,江兮浅只视线略微扫了扫,不得不说在她十岁前,的确是幸福的;光是这汐院的衣衫就整理了六大筐,少说也有上百;加上夏被褥薄毯,竟然装满了整整十个大筐。这其中还不包括被季巧巧看上,以各种名目讨要而去的。

    江兮浅沉着脸,尤其是她的那些钗环,其中还有好些是季巧萱特意为她定制的,只因为那件事,江嘉鼎一句话却悉数进了那季巧巧的梳妆盒。

    这世上,还没人能白白拿了她的东西。

    就在江兮浅愣神间,若薇已经领着翠柏等二十位粗使婢女,浩浩地进屋,两人一筐抬着,又浩浩地朝着浣洗房而去。

    “哎哟,这不是大小姐屋里的若薇姑娘吗,今个儿怎么有空到我这浣洗房来了!”,黄妈妈一见到若薇立刻脸上堆笑着上前去,可在看到她后浩浩的队伍时,却是当场愣住,“若薇姑娘,这,这是……”

    若薇抿唇但笑,“我家小姐说了,这些衣衫被褥经年累月的,总觉得有股子味道,听说你们浣洗房新来了个丫头,对浣洗衣衫很有一,这些可都是上好的料子,都交给她的,黄妈妈您可得好好照料些”,说着若薇走到一个箩筐前,随便扯出一件,“这些可都是我家小姐心的衫裙,若是洗坏了……”

    黄妈妈也是个人精,哪能听不懂,赶紧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老奴明白明白。”

    “嗯”,若薇颔首,“也别说我家小姐苛刻,但这些却是急用的,就给她七天了,若是浣洗不完,哼!”

    “若薇姑娘放心,老奴定亲自监督着,就算夜赶工也定不会误了小姐的事”,黄妈妈眼中迸出一道精光,其实那些衣衫被褥哪有什么急用,再急能急道把整个屋子都搬出来洗了不成,这大小姐想要整治那明柳,她自然也乐见其成,敢在浣洗房跟她黄妈妈较劲,哼!

    对黄妈妈如此上道,若薇自然开心,拉着黄妈妈的手,顺势将手腕上的银镯撸过去,而后拍了拍她的手,“既然如此,那小婢就先告辞了。”

    “姑娘慢走,不送!”黄妈妈右手摩挲着左腕上多出的银镯,微微掂量,很是满意。

    明柳来上工时,刚好只看到若薇一行二十余人浩浩的背影,看着黄妈妈那副嘚瑟的模样,在心里轻啐一口,面上却是带着笑意,看着浣洗池旁边密密麻麻堆着的装满衣衫被褥的大筐,“黄妈妈,这是……”

    “呵呵,明柳啊,你来得可真是时候,咱们大小姐听说沪南有女多会浣纱,这些衣衫被褥都是上好的料子,若是交给别人却是不放心,特地嘱咐了让你七内将这些浣洗出来,咱大小姐等着急用呢”,黄妈妈嘴角带着笑,“其实也没多少,也就百来衣衫襦裙,动作可得麻利了些,若是误了大小姐的事,仔细你的皮!”

    说着,黄妈妈扭着腰,朝着屋内而去。

    明柳看着空地上,摞起来比屋子还高,几乎能绕浣洗池一圈的诺大箩筐,风中凌乱,七……七天洗完?她……她一个人?江兮浅,她怎么不去死啊她……

    “呿,昨个儿不耀武扬威的,跟黄妈妈打架来着,今就现世报了吧”,一个浣洗女捂嘴轻笑着。

    “你小声些,别让她听见了,小少爷的衣衫洗完了吗?”,另一名浣洗女瞳孔微缩,偷看了明柳一眼,而后捂着嘴。

    前一名浣洗女却不以为然,“哼,你以为如何,现在这府上可是大小姐当家,若是得罪了大小姐,就像那般……”

    “行了,洗你的衣服去”,浣洗女从旁边对着的衣衫中取了一件略微整理,放入木盆中。

    “……”

    整个浣洗房,十余名浣洗女都三三两两聚成一堆,相互咬着耳朵。

    明柳就算想不听见都难,这浣洗房就这么大,看着每个人旁都堆着衣衫,可她却是有整整十大筐,还必须在七天内洗完,她就觉得前途暗淡,她咬着牙。

    江兮浅,又是江兮浅!

    她蹲坐在一个诺大的浣洗用得木盆旁,顺手从箩筐中扯了一件衫裙,绞拧着,心头却是恨恨地,江兮浅,你当真是欺人太甚!哼,急用,看着架势恐怕是整个屋子里的衣衫被褥都刨出来了罢。

    当真以为她明柳是泥捏的吗?

    若是惹急了她,她才不信相爷真的就对他们不闻不问了。就算相爷对那季巧萱的感再深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有了她和小姐,谁知道在她们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多少?

    这男人嘛,哪有不吃腥的。

    就算当初,两相悦时,誓言又有多少是可信的?

    她江兮浅当真就以为她明柳是怕了她吗,哼!心中激动,手上的动作却不受力道的控制,回过神来,只听到耳畔一声轻响。

    “嘶——”

    黄妈妈刚从屋内出来,就看到明柳手中一条湖蓝色金丝沟边绣花抹长裙被撕裂一道口子,脸上立刻愠怒,手上的细棍在空中划过发出呜呜的声音,而后落在明柳的上,“你这个婢,居然敢撕破大小姐最喜欢的衫裙,当真是反了反了。”

    “啊!”

    竹枝虽细,可落在上,却刺痛得紧,明柳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你,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我……”

    “啪——啪啪——”

    看着明柳张牙舞爪着冲上来,黄妈妈心中冷笑一声,不怕你反抗,怕的就是你不反抗;你要是不反抗她怎么有理由下手呢。

    “你,你居然胆敢故意撕坏大小姐心的衣衫”,黄妈妈颐指气使,手上约莫小指大小的竹枝高高扬起,“大家可都看到了啊,这丫头明柳当真太不像话,仗着是相爷的通房丫头,竟然敢对大小姐的衫裙动手;这还只是个丫头呢,要真成了姨娘,你岂不是要当街打大小姐的脸了?”

    看着那宛若雨点般密集落下的竹枝,明柳双臂环,左右闪躲着,“你,你这个死老太婆,江兮浅的走狗,别以为我怕了你,等我见了相爷,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

    “哼!”,黄妈妈可是不怕,她在浣洗房教训奴婢不是头一回,若相爷真因为这明柳来找她的茬,别说前面有大小姐顶着,就算没有,夫人也是不依的,“相爷?如今夫人怀孕,相爷哪里还记得你,当真以为爬上相爷的就多了不得了。”

    “啪——啪啪——”

    细软的竹枝在空中划过,带起一阵轻微的呜鸣声,落在上格外的痛,甚至在衣衫没有遮住的地方,已经能看到条条红痕,明柳目光微微闪烁着,边闪躲着黄妈妈手上的竹枝,边解释着,“我……我不是故意的。”

    “哼,不是故意的?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撕了大小姐的衫裙,要是我这浣洗房人人都跟你一样,相府也用不着浣洗房了,所有的衣衫穿了就扔就是,何苦花钱要你来撕”,黄妈妈扬起手中的竹枝,“来人呐,把明柳给我押到暗室罚跪三个时辰,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给她送衣衫吃食。”

    明柳以为黄妈妈还要打她,子不由得哆嗦一下,听到她的话时,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呼!

    黄妈妈,哼她记住了,等她见到了相爷。

    话音刚落,两名膀大腰圆的老婆子站出来,明柳有心想要挣扎,可哪里是人家的对手,被架着扔到暗室中。

    明柳瘫坐在地上,看着周围黑漆漆的,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阵阵风。

    “给我跪好了”,背上传来一阵刺痛,她子哆嗦了一下;还未来得及动作,又是两下。

    “别,别打了,我跪,我跪”,明柳哆嗦着生怕再背打,赶紧跪好,黑漆漆的暗室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她索闭上眼,只不过三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咕——咕咕——”

    腹中传来抗议的声音,她只觉得浑有些乏力,原本因为被杖责,上的伤就没有痊愈,现在当真是旧伤未愈,又添心伤了;腹中饥饿难耐,她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到了最后,她甚至连怨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姐,你为何要……”

    若薇有些不解,虽然那些衣衫略嫌陈旧,可却也是常年未有人打理之故,若是好好清洗清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些衣衫的布料款式,各方面都是不错的。

    江兮浅只淡淡的笑着,并不解释。

    那些,是十岁前的江兮浅喜欢的。

    父亲,母亲,大哥,二哥……

    那里的每一件衣衫她都能清楚地说出是什么时候,谁给她买的;只是,十岁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她再次重生归来,在相府未呆上十天,而后自请离开,便是经历无尽的追杀。

    那些东西,却是再也不需要的。

    只有告别过去,才能创造更好的未来,她江兮浅,江湖上人人赞誉的无忧公子,不需要那些虚假意;便是让前世种种随风而去罢了,而那些衣衫既然还能有点作用,她也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小姐,你说黄妈妈会怎么教训那人”,若薇微微蹙眉。

    “若薇啊”,江兮浅从书案中抬起头来,“今你的话略多啊。”

    “小姐!”,若薇撅着嘴。

    “行了,那黄妈妈会如何教训明柳先不说,明送季巧巧离开的人选你可都安排好了?”,江兮浅嘴角喂勾着,笑意却不达眼底,昔年她离开时,季巧巧送她的大礼,也是时候还回去了。

    若薇颔首,“暗狱的弟兄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嗯,让他们都小心些,别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江兮浅沉声,“只将那几人远远的发卖的,别伤她们命!”

    若薇心头摇头,早就知道小姐会有这样的吩咐,“奴婢都已经吩咐好,也跟红绡商议过了;到了玄青庵的第二个晚上动手,到时候整个玄青庵方圆十里都只有那季巧巧一人;华先生测算过,那亥时,山中会有大风。”

    “很好”,江兮浅此刻才算是真正露出些许笑意。

    ——

    第二天,寅时。

    楚擎天刚到朝议上时,就觉得今气氛格外压抑些。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顿时跪下去,齐齐喝道。

    “众卿免礼平”,楚擎天隔空虚扶一下,而后太监总管高连夹着嗓子的尖利声音响起,“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整个朝议顿时默然。

    “启禀圣上,御史监联名弹劾丞相江嘉鼎,品德有亏,私行不检,有悖圣人教诲,辜负陛下器重;我晁凤男儿当知千金一诺,江丞相却知其而悖行,其外室大闹相府门前,已让整个凤都沸沸扬扬,若不严惩,恐民愤难平,丞相后也难以服众”,御史监太史越易之颤颤巍巍地出列,手执玉笏恭敬地垂首俯,虽然白须冉冉,声音却洪亮如钟。

    楚擎天沉声,“江卿,越卿所言可否属实?”

    “……”,江嘉鼎垂首俯,躬出列,“陛下明鉴,臣相府只有一妻并无妾室,至于越太史口中的外室,乃昔年臣外放沪南之际的通房丫头,后回凤都时打发了去,不想她却为微臣育有子女,又找上门来,微臣惶恐。”

    是不是属实,皇上,您就自个儿猜去吧。

    越易之见江嘉鼎还敢狡辩,气得不轻,“陛下明鉴,老臣曾耳闻,那外室的确为江丞相育有子女,可子女两人却相差数岁,这江丞相作何解释?”

    “江卿”,楚擎天的声音也越发的低沉,面色难看,这江嘉鼎可是他即位之后一手提拔起来的肱骨大臣,现在这江嘉鼎这般作为,丢的可不仅仅是相府的脸;甚至史书上,还会给他记上一笔,识人不清。

    江嘉鼎只觉得心底一寒,躬道,“陛下,微臣……”

    “还请江丞相三思而后言,当初青口白牙冤枉了江小姐,害她险些死刑部大牢之事,我等可都铭记在心呢”,越易之淡淡道。

    “越太史说得是”,江嘉鼎心中暗啐一口,呸,仗着两朝元老就耀武扬威的,“陛下,那通房丫头的确是臣在从沪南回凤都上任之时就打发了的,这点,臣妻,臣的妻舅都可作证。”

    楚擎天这才面色好些,“既是通房丫头,又打发了的,可这找上门来,到底影响不好。”

    “老臣以为,无论江丞相所言是否属实,不良影响已经造成,陛下当对江丞相严惩,以平民愤”,越易之抓着不放,喋喋不休。

    “哦?”,楚擎天有些暗恼。

    但为两朝谏臣,越易之又岂会被轻易喝退,“自云湖盛会后,凤都城内大街小巷中,相府本就处于风口浪尖;后又发生外室上门被江大小姐拦在门外,江丞相亲自接人之事,众人除对江小姐的怜惜外,更多的是对江丞相的不满,陛下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到街头巷尾多看看听听,看看人家是怎么样说江丞相的,朝三暮四,背信弃义,表里不一……若长此以往,只怕是……哎……”

    “其他卿呢?如何看法?”,楚擎天略微沉吟,抬起头高声道。

    原本因为越太史冗长发言而有些昏昏睡的武官们顿时精神了,心里各自盘算着。

    “臣以为越太史言之有理,江丞相为朝廷命官若不能以作则,将我朝威严置于何地,后再有政令,百姓也会心存有疑”,一名着旭东升朝服的年轻文官出列。

    “臣附议!”,礼部尚书出列躬道,“我晁凤以法治国,以礼服众;如今江丞相德有亏以犯众怒,若不严惩,小则难以服众,大则政令难行,请陛下三思。”

    “臣附议!”,吏部尚书出列,“无论是早已打发的通房丫鬟还是养的外室,均有违江丞相昔年应下江夫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之诺,正所谓男儿千金一诺,江丞相如此朝三暮四之举,实在让我等寒心。”

    “臣附议”,不断有人出列,“……”

    江嘉鼎的心越来越沉,虽然早就知晓,那明柳之事绝不会这般轻易过去,尤其是御史监那群跟苍蝇般无孔不入的谏臣,所以他早就想好了推托之词,却不想这群人居然还不依不挠起来,尤其是那几名尚书,平里不显山不露水,居然也落井下石,当真可恶;只是心头波涛汹涌,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静静的听着。

    “嗯”,良久,楚擎天才长长地呼出口气,“既然如此,那越卿以为该如何处置既能平民愤,又能起到立竿见影之效?”

    “老臣以为,江丞相居高位久矣,早已忘却民间辛酸,百姓疾苦”,越易之淡淡道,“如今锦、蓉两城奇疾泛滥,强盗肆掠,贼寇横行,当地官府数次出兵围剿而不能,江丞相昔年曾随陛下远走沪南,颇有政绩,不仅将水寇一网打尽,更组织水军,保沪南永世安宁,不如此事就交由江丞相负责。”

    江嘉鼎心下一紧,“陛下,这……”

    “其他卿以为如何?”,不等江嘉鼎说完,楚擎天径自道。

    “臣以为越太史之意甚妙”,一人附议。

    “臣附议!”

    “……”

    到最后文武百官中,竟然大部分人都同意将这事交由江嘉鼎全权负责。

    其实,那锦、蓉双城的现状由来已久,只是历来都无人能根除这个问题;文武百官在官场摸滚打爬,个个都是人精。不趁着这次机会将那个烫手的山芋推出去,谁知道下次会落到谁的手中,尤其是那些武将。

    每次剿匪,寇就轮到他们,好处半点不拿,声誉一丝没背,反而累死累活,落不了好。

    这次好不容易能将事推出去,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楚擎天虽然有些意见保留,但为帝王,就算对江嘉鼎再偏,却也不能无视众位朝臣的意见,随即摆摆手,“罢,这件事就如此定下,江卿朕赐你黄马加,精兵三千,给你三时间整兵,务必将两城贼寇拿下,还百姓一片盛世青云;倒是再官复原职,众卿可有异议?”

    “陛下英明!”,越易之俯首躬

    “陛下英明!”众位朝臣附议。

    “众卿还有何事启奏?”,楚擎天暗暗打了个呵欠,此事算是告一段落,只是江嘉鼎的一颗心却是沉了下去,锦蓉双城岂是说拿下就能拿下,说整治就能整治得了的。

    ------题外话------

    心儿:把江相弄走了,才能更彻底地整治渣巧和明柳,可是怎么整治呢?亲们有没有啥好的想法,主要是每次心儿觉得残酷的,亲们都觉得分量不够,那亲们给个重量级别的方法,坐等留言哦

    ——

    ps:心儿今天路考,虽然觉得过不了是去打酱油的,但亲们还是为心儿祝福下吧,阿门……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