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提下点,恶整明柳

    到了那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哼!

    还有那季巧萱,原本以为看在那个软骨头男人的份儿上,她能对自己照顾些,甚至以往她都认为那季巧萱对自己是个好的,却没想到,居然会这样……

    她辛苦裁制的衣裙,既然你季巧萱不屑一顾,哼,那就别怪我了。

    自从跟明柳谈了那样的条件,她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季巧萱这些年来待她不薄。

    到底她也只是个刚及笄的姑娘,心再狠,也是有限的。

    只是此刻,季巧巧却是冷笑着,既然你无就别怪我无意了,心头最后一丝愧疚消散而去,她深吸口气,忽然想到那明柳与自己提的条件,淡淡地开口道,“昨个儿,让你们给各处送的东西可都送去了”

    翠文低着头,敏锐地察觉到季巧巧周气质的变化,可她却聪明地什么都未表现出来,仍旧低着头,谦卑恭顺的模样,“奴婢负责的大厨房和绣房都已打点妥帖了。”

    “奴婢也已经将东西送往了两位管家处”,翠芜哆嗦着双腿,赶紧应道。

    “嗯”,季巧巧微微颔首,心里放心了些,心里想着事,倒是对周围那些人的目光都看淡了些。

    回到竹园。

    季巧萱指挥着翠文和翠芜两人开始收拾行李,若是以往,说去玄青庵静养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可现在她却有些拿不准江嘉鼎的态度,甚至不知道他何时会派人接自己回来,若当真等腿全部恢复了,焉知是何年何月?

    不过,这些该带上的还是得带上,免得到时候在哪个地方,还是自己遭罪。

    “小姐,这些首饰钗环可都需带上?”,翠芜有些小意地开口。

    季巧巧转头,看着翠芜手中的那个盒子,若不是今她翻出来只怕连她都快忘了,这些东西都是当初她从江兮浅手中抢来的,哼,当初那个人可当真是蠢,只可惜现在都没用了,“都扔了……慢着”,她略微沉吟片刻,这些东西她虽然不喜,可到底价值不菲,要知道当初那江兮浅可真是这相府名副其实的公主呢,她能瞧得上眼的岂会太差,“先放着吧,另外将那绿匣子里的三百两纹银给和园送去。”

    “是”,翠芜恭谨地福,找到季巧巧口中的绿匣子,双手捧着飞快地奔出房间,竟像是后面后洪水猛兽般。

    “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是清单,您瞧瞧还有什么漏下的没有!”

    翠文好不容易清点完了东西,又整理好清单之后,这才双手呈上。

    “嗯,搁着吧”,季巧巧摆摆手。

    在凤都这样的地方,一切都离不开银子,或许她该多带些的。

    季巧萱心中有事,越发的没有胃口,面容也越发的憔悴。

    “娘可是不舒服?”,江兮浅有些担忧,对孕妇她还真没什么研究,无忧谷里全是些老头子,就算是跟她同辈的,也男子居多;实在没什么机会研究这个。

    季巧萱摇摇头,“娘只是累了,想歇了,浅浅也回罢。”

    “娘”,江兮浅张了张口,却始终没说出话来,只是点点头,“那娘你好生歇着,我改再来看你。”

    “嗯!”

    看着江兮浅离开的背影,季巧萱屏退左右,半躺在上,眉头紧皱。

    “夫人,您可是双子,这般忧心对小少爷可不好”,张妈妈端着一盅补汤,用汤匙搅拌着,又自己试了试温度,这才喂到季巧萱的唇边,口中还不停的唠叨着。

    闻到那油腻的喂到,季巧萱微微蹙眉,“妈妈,我……”

    “夫人,大小姐如今长大了,也懂事了,您无须时时刻刻的替她担忧着,更何况如今眼看着二少爷也清醒了不少,您就放心吧”,张妈妈握着汤盅,在心里轻叹口气,夫人心中的担忧她岂能不知,只是……

    季巧萱摆摆手,两眼望着帐,那些事她如何能不明白,只是有些事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浅浅到底是个女子,又在老宅呆了多年,文武又是那般的个,若是当年文清未离开……

    “夫人,您还是别担忧了,好好养着子才是正道,事总会过去的”,张妈妈将汤匙喂到季巧萱唇边。

    江兮浅嘴角微微上扬,在院子里优哉游哉地晒着太阳,喟叹一声。

    “江小姐今很好”,林靖亚搭着江兮浅的手腕上探脉。

    “嗯”,清脆欢快地应了一声。

    若薇取了披风和薄毯,“见过林太医。”

    “不必多礼”,林靖亚摆摆手,“今江小姐的体好了不少,脉象沉稳充盈,是好现象。”

    “都是林太医的功劳”,江兮浅轻笑一声,淡淡道。

    “呵呵,说来芸丫头的那些药膳倒是不错的,在下可不敢居功”,林靖亚倒是个谦虚的,“近来天气逐回暖,看这阳,多晒晒倒是好的,若江小姐有这兴致,也可去郊外踏踏青,看看我凤都周边的景色也是极好的。”

    当真是说曹,曹到。

    林靖亚话音刚落,端着果盘和糕点的若芸就到了,听到林靖亚的话,顿时两眼放光。

    “林太医说的可是真的?小姐的子当真无事吗?”

    若薇在心中摇摇头,这丫头装的倒是极像,“芸儿!”

    “姐”,若芸撅着嘴,老大的不愿;自跟着江兮浅出谷,因着担忧谷主会遣人将她们给追回去,一路上可以说得上是马不停蹄,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去溜溜,她可是期盼得很。

    江兮浅状似无意地斜睨了若芸一眼,无奈地摇摇头,“倒是劳林太医挂心了,这光正浓,百花开时,出去看看是不错的。”

    “小姐,你答应了?”,若芸猛地转头,怔怔地看着江兮浅惊呼。

    江兮浅故作惊诧状,“怎地不想去?那就……”

    “谁说奴婢不想去的,奴婢这就去准备”,若芸生怕江兮浅会反悔,立刻将托盘中的果盘、糕点摆放在躺椅旁的石桌上,而后放下托盘抱在怀中,飞快地朝着屋内跑去。

    “林太医见笑了”,江兮浅无奈地摇摇头。

    “倒是个坦率的子”,林靖亚本就对若芸印象极好,此刻也只是淡笑着,“既然江小姐由此打算,那今稍晚,我让药儿给你送些成药过去,若是感觉有不舒服的地方,尽早回来就是。”

    “多谢林太医”,江兮浅莞尔一笑。

    看着林靖亚离开,若薇黛眉微蹙,抿着唇,有些不解,“小姐为何会答应外出?如今竹园与和园的那些人虎视眈眈,夫人那边的境况又……”

    “林太医说得对啊,不仅是你们,就连我也许久没见过凤都城外的色了,正所谓最是一年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若是错过了这次,就需再等一年了”,江兮浅不以为意,“更何况,你当真以为我娘没有丝毫防备么?若真是如此,那孩子没了,倒也好。”

    她能护她一时,还能护得了她一世?

    如果那人当真连自己的骨都护不住,倒不如别生下来,免得又如她前世那般,煎熬,痛苦……

    “小姐”,看着江兮浅渐渐掉下的嘴角和暗淡下来的眼色,若薇抿着唇,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和若芸都是孤女,亲对她们而言是那般的可望而不可即。

    “无妨的”,江兮浅深吸口气,嘴角微微勾起,“呆在这相府许久,也是时候去放松放松了,让水阳准备准备,小心看着,可别到时候让人钻了汐院的空子。”

    若薇原本以为她和若芸至少有一个是需留下的,可没想到……听着江兮浅的话,瞪直了眼,表也呆愣了一下,可随即眼中划过一道狂喜之色,“是,多谢小姐,奴婢这就去安排。”

    看着一向淡定沉稳的若薇,竟然迫不及待奔走的影,江兮浅微微摇头,也是,难为她们了。

    初入这相府时,她虽有这底气,可于她们来说,到底是个全新的地方,在无忧谷那样的地方长大,对着事事算计,处处谋的地方,又怎能不小心翼翼的,也难怪听到可以出去放风的话,会这般的失态。

    索,她也好久未在山野林中野餐过了,以往去山间采药时,那些美味,啧啧,光是想想就觉得流口水呢。

    看来她是得好好安排安排了。

    直到连若薇的背影都看不到,江兮浅有些无奈,对着旁边轻喝一声,“来人呐。”

    “奴婢在,大小姐有何吩咐”,一直侯在不远处的翠柏听到,战战兢兢地上前。

    “把这里收拾收拾,躺椅搬回屋子去,这果子和糕点都赏你了”,江兮浅淡淡地,眼角斜下扫了眼石桌。

    “谢大小姐”,翠柏立刻躬,直到江兮浅离开之后,她这才长长地呼了口气,手在口处轻轻拍着,脸上却是带着诧异,看来大小姐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凶残嘛,还有石桌上的果子糕点,平里她们可没这个口福呢。

    回到屋内。

    江兮浅对着暗处,“水阳,水冰。”

    “小姐”,一袭黑衣的两人立刻从暗处闪出,若不是知道,她肯定分辨不出两人。

    “水阳准备准备,明好生看着汐院,若有人或有事全都推了等我回来;水冰务必随时跟暗、月两部的人保持联系,若有什么处理不了的,速速与清风联系,他知道该怎么通知我”,江兮浅眉毛微调,暗自忖度着,和园那边还是没动静吗,那三人也太沉得住气了,季巧巧不就要被遣送道玄青庵,那明柳当真就忍得住?

    冷静下来的若薇,面色通红,看着江兮浅卧室紧闭的大门,深吸口气,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双颊,耸耸肩,举起手。

    “咚——咚咚——”

    “何事?”,有节奏地敲门声打断江兮浅的思绪,她微微蹙眉,抬头朝大门处望去,语气带着些许不悦。

    “是我,小姐”,若薇的声音响起,江兮浅脸上的不悦散了些,“进来吧。”

    若薇进屋,看到水冰、水阳两人,瞳孔微缩,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小姐恕罪,是奴婢唐突了,可刚接到消息,竹园那位已经将东西送往了相府各个管家,掌事处;和园那位安排的活计也是最轻松的,照料相爷的饮食起居,竟是了伤好了,贴服侍。”

    “什么?”,江兮浅冷哼,“谁安排的?”

    贴服侍?

    这以往还不是贴服侍呢,都能想着方儿的爬上那江嘉鼎的,这要真成了贴丫鬟,那岂不是……

    “听说是二管家安排的”,若薇低着头。

    “嗯?”,江兮浅尾音微扬。

    “是相爷前两才提拔上来的,以前是相爷手下商铺的管事,听说很是得相爷的看重”,若薇小声解释着。

    江兮浅蹙眉,前两倒是忘了听谁说过,可当时没大注意,诺大一个相府,增添一两个管事什么的,她还不放在心上,可现下仔细想来,却觉得有些猫腻了,这管事提上来的时间有些尴尬了不说,却偏偏又跟竹园与和园搭上了,“都有谁收了竹园那人的东西?”

    “除了江管家,其他的大都收了”,若薇低着头,神色恭谨,声音平和。

    “哦?”,想不到这季巧巧都那般声名狼藉,在这相府还能有如此威信;虽然她相信那些人大都是看在银子的份儿上,可到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若是没那个关系,就算找上门了,那些人也未必敢收,看来还是相府某些人的态度……

    江嘉鼎!

    若薇心头也有些愤懑,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在心头呸了一声,这人当真是腿断了都不让人安生,“小姐,要不我们……”

    “快到午时了,让若芸备膳吧,下午把江管家和二管家给我请来,顺便也让我见识见识”,她倒要看看那所谓的二管家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得了江嘉鼎的青眼不说,竟然新官上任,这板凳还没坐呢,就胆敢做出收人贿赂的事来,“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奴婢/属下告退!”

    ——弃女重生——

    午时刚过。

    江城刚用完午饭,正准备休息时,就被若薇派人请到了汐院;原本以为是那位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可在汐院大门时,却看到了新上任的二管家。

    “江管家,呵呵,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二管家对着江城拱拱手。

    “是啊,没想到杨管家也在”,江城同样嘴角勾了勾,拱手淡笑道。

    这是杨健第一次来汐院,到相府不过短短两,可关于这位大小姐的传言可是听了不少,其中有之前早就有所耳闻的老生常谈,也有府中下人为了讨好而进谏的箴言,只是这位大小姐为何会找上他,还偏偏与江城一起。

    “奴才参见大小姐”,两人齐齐躬

    江兮浅慵懒地斜靠在软椅上,嘴角带笑,摆摆手,“两位管家不必多礼,请坐。”

    “多谢小姐赐座”,江城谢礼之后,径自坐在江兮浅右下方的椅子上。

    “……”,杨健有些犹疑,可看到江城的动作之后,也照葫芦画瓢的谢礼后安坐,只是他却不知,自他进入这堂屋之后的一举一动都在江兮浅的视线之中,她嘴角微勾,心中带笑,看来这杨健倒并不似她想象中的那般。

    “若芸上茶!”,江兮浅对旁的若芸使了个眼色,下巴朝着下方两人扬了扬。

    若芸立刻会意,从后面的屏风进入内堂,很快就端了茶上来。

    闻到那清幽的香味,江城瞬间眼前一亮,赶紧端起来抿了一口,“当真是好茶,只是不知大小姐今唤我等前来,有何吩咐?”

    杨健本端着茶,刚想尝尝,听到江城的话,立刻放下茶杯,转头看着江兮浅,眼神灼灼。

    “这茶好,香而不浓,苦后味甘,都尝尝吧”,江兮浅淡笑道。

    “……”,江城讪笑着,端起茶杯,“是香的。”

    杨健也有些苦恼。

    这大小姐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话说他最近也没招惹她吧?

    两人同时在心头把自己这些子的所作所为捋了一遍,确定没有招惹到这位大小姐,才放下心来。

    “听说杨管家以前是管商铺的”,江兮浅状似无意地开口。

    “是”,杨健来不及放下杯子,“大小姐但有差遣,尽管吩咐。”

    “这倒没有”,江兮浅抿了口茶,嘴角微微勾起,“只是不知二位管家对贴丫鬟这个位置怎么看?”

    “……”,江城鼻翼狠狠滴抽了抽,“奴才愚钝,请大小姐示下。”

    “……”,杨健也眼神灼灼地盯着江兮浅。

    “这下人伺候主子乃是本分,不知两位管家对本分这一词又怎么看?”,她淡笑着,又抛出一个问题。

    江城神色晦暗,哭无泪,当真不知道自己最近哪里得罪了这位祖宗,只能苦笑着,“大小姐教训的是!”

    “……”,杨健心里却是咯噔一声,本分?!

    陡然想到,自己刚进相府那,有一个自称是竹园的小丫头,送了些东西,说不上值钱,但却非常的实用,当时他还以为只是竹园那位主子给他庆贺呢。

    毕竟自己初进相府时,二少爷也曾遣人送来贺仪;倒也不是多贵重的,但却胜在心意。当时他还嘀咕着,到底这表小姐与正经小姐就是不同,虽然他没有什么踩低捧高的心思,但对季巧巧这点儿心意还是非常受用的,难道大小姐说得是这个?

    素闻这位大小姐是个强势的,且与竹园那位也是历来关系不和,他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

    “两位管家怎地不说话?”,江兮浅看着杨健那白了青,青了紫,紫了黑的脸色,只觉得心大好,哼,敢帮着那几人跟她作对,就必需做好随时接受她报复的准备!

    杨健却一脸迷茫,战战兢兢的,飞快地抬头看了江兮浅一眼,而后快速低下头,却并未放过江兮浅嘴角那似笑非笑的表,难道真的是那件事被大小姐知道了?他心里咯噔一下,刚想张口喊冤,江兮浅却又摆摆手。

    “其实本小姐相信不管是颇具资历的江管家还是新上任的杨管家都是本分的”,她垂下眼皮,注视着茶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只是这诺大相府,总有几个不知趣的,妄想着攀上高枝儿一步登天,两位管家还得多费心才是。”

    江城和杨健几乎同一时刻,双眼清澈了几分,长长松了口气,心头都明了了几分。

    前两,相府大门前发生的事,就算未亲眼见过,也都是听说了的,不过也是,这位大小姐可是相爷的结发嫡妻所出,这么些年,整个相府却是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任是谁遇到那样的事都接受不了吧。

    江城是松口气了,杨健却是抬头看了江兮浅一眼,端着茶杯的手都才是不听使唤,不停的颤抖着,刚添满的茶水随着抖动溅出,浸湿前儒衫,他全紧绷着,面带尴尬,“让大小姐见笑了。”

    “呵呵,杨管家也别太紧张,大家只当随便聊聊便是”,江兮浅摆摆手,对若薇轻喝一声,“还不去给杨管家取条干净的帕子来。”

    杨健刚放松下来的子顿时一紧,连说话都磕磕巴巴,“不……不用了。”

    “无妨的”,江兮浅薄唇微抿,竟是连眼角都带着笑意,“想来两位管家都知道,相爷了我娘这相府唯有一妻无妾,只是不知按着祖制,这通房丫头应该做什么样的活计,烦请江管家与本小姐说道说道。”

    杨健子一僵,手顿时愣在空中,随即赶紧跪下去,“大小姐恕罪。”

    “诶,杨管家这是作甚?”,江兮浅故作惊诧,在空中虚扶一下,“快快请起。”

    杨健此刻哪里敢起,这位姑就差没点名了说他,“大小姐恕罪,奴才……”

    “杨管家还是起吧,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杨管家不满呢”,江兮浅状似无意地淡笑道,“本小姐也只是不大明白,想请两位管家来说道说道,可不是什么有罪无罪的,两位管家为我相府鞠躬尽瘁,再这般若是我娘知道了,可饶不了我。”

    杨健颤颤巍巍地起,刚才口那强烈的跳动,此刻还未平复下下来,心里盘算着看来这位大小姐是不打算放过那位了,也罢,左右都不是他们这些下人能掺和的。

    “大小姐,这按着江家族制,通房丫头与一般的大丫头无异,只是夜间可服侍主子”,江城斟酌着用词,小心翼翼地开口,“若是生有子女,或提为妾,或子女需养在嫡……别,别处。”

    想了想,他将嫡母两个字咽了回去,改成了别处。

    江兮浅挑眉,递给江城一个赞扬的眼色,“既是与一般的大丫头无异,那明柳为何会……”

    “……”,江城刚想开口,江兮浅却不给他机会,“如果我没记错,主院大丫头的配额早就满了吧?”

    “……是!”

    “本小姐年纪尚小,却也跟母亲学过两中馈,前些子清点时发现,这汐院大丫头的配额还缺两位,索就把明柳拨过来吧”,江兮浅淡淡道。

    整个相府,小院虽多,可住人的到底就那么几个。

    主院是不行了,余下的锦园是地,韵苑和雪阁都需避嫌,也断是没有父亲将儿子边的大丫头纳未通房丫头的先例,不过若是播道汐院,这……这也不合规矩。

    杨健张了张口,却没发出话来,他的心脏现在还剧烈跳动着,索都由着江城了。

    “……这,这不合规矩”,江城咬着牙,眉头紧皱,一张脸都快堆成一团了。

    “额,那……不知相府何处还有大丫鬟的配额?总不能降到二等丫头去吧?”,江兮浅故作惊诧,她当然知道把明柳拨到汐院是不现实的,不说其他,江嘉鼎那关就不好过;可就算明柳不到汐院,也由不得她到主院去。

    江城左思右想,杨健也思索着,相府大丫头位置的空缺。

    蓦地,他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浣洗房的大丫头卖契就这两就到期了。”

    刚说完,他立刻捂着嘴,有些后悔了。

    那明柳虽然名义上是通房丫头,可……可到底为相爷育有一子一女,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提为侍妾或者姨娘,如果让她知道去浣洗房是自己的主意,那他……

    想到这里,他不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江兮浅满意地笑笑,当真不愧她前面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功夫,总算是引入正题了,她转头看向江城,“既是如此,就配去浣洗房吧。”

    “……是”,江城无语,可却仍旧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位姑可是不好敷衍,“大小姐可还有其他吩咐?”

    江兮浅摆摆手,“本也是没有的,原只是好奇,这通房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分位,可现在明白了,两位管家都是大忙人,本小姐就不耽误你们了。”

    “不耽误,不耽误”,杨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赶紧摆手。

    “呵呵”,江兮浅微微一笑。

    “既然大小姐没有别的吩咐,奴才们就先告退了”,江城恭谨地俯行礼。

    “劳两位管家走这一趟”,江兮浅说着,又让若芸将糕点一人分了一包带上,“都是我这丫头自己琢磨的,两位管家可别嫌弃。”

    “多谢大小姐赏赐,奴才告退!”

    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汐院大门之后,若薇和若芸这才稍微松懈。

    “小姐,您刚才可是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您真要把那碍眼的弄到汐院呢”,若芸撅着嘴,老大的不愿意;这汐院可是她们的地方,没得让那些碍眼的人玷污了;更何况小姐这般多的秘密,若是一个不查被发现可就不好了。

    江兮浅没好气地摇摇头,若薇也是,纤纤素手狠狠地戳了下若芸的额头,“你这泼猴,自己不动脑子还敢怪起小姐来了?当真是胆儿肥了你……平时让你多动动脑子,脑子!”

    “姐姐,你可轻着些”,若芸边闪躲,边俏地笑着,“人家这不是担心嘛。”

    “你当小姐真心想把她弄到汐院?没得碍眼”,若薇摇摇头,“还记得前两小姐让你去帮那翠梅赎的事儿,当真忘了?”

    “哦”,若芸恍然大悟,转头看向江兮浅,“小姐你……”

    江兮浅哑然失笑,有时候这丫头的反弧可当真不是一般的长。

    “小姐可需去那边看着?”,若薇有些不放心,这两名管家可都是直接听命相爷的。

    “月部会有人看着的”,江兮浅嘴角微勾,眼中尽是自在必得,江嘉鼎现在可没时间去顾及什么明柳,暗柳的。那相府大门前发生之事,已经掀起了一片对江嘉鼎品行的质疑,尤其以御史监为首,他现在可是锅上的蚂蚁呢。听说,近来他除了上朝,偶尔会去看看季巧萱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书房。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让时间去沉淀那件事的影响。而另一件事,他需要的是表现,以足够的政绩冲刷去明柳母子三人带给他的耻辱和质疑。

    若薇虽不知道这些,但她知道自家小姐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想着,“小姐,既然府中有专门的浣洗房,我们汐院的衣衫被褥也该好好浆洗浆洗了;尤其是之前那些,闲置数年,全是尘土。”

    “那些可都是好料子”,江兮浅岂能不懂这丫头,也不知她肚子里怎么那么多坏水,不过她喜欢就是了

    “听说浣洗房来了个大丫头,对浆洗很有一,不伤料子还能洗得焕然一新呢”,若薇淡笑着。

    “行了,翠柏她们也累了,都放假两”,江兮浅摇摇头,可心中却满是笑意,这汐院原本库房中的那些衣衫被褥,可都不是小数目,“既然那大丫鬟这般得力,就指定她浣洗吧,记得交代掌事妈妈,别把我最喜欢的那几件衣衫洗残了。”

    若薇会意,顿时眼前一亮,“是,奴婢立刻去办。”

    若芸在旁边呆愣着,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嘴角不断抽搐着,良久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家姐姐欢快的背影,喟叹一声,果然,“小姐,您当真是太牛了。”

    “行了,若没事就去想象明要准备的东西,厨房的那些调料多备些带上些,好久未野餐过,倒是有些怀念了”,江兮浅咂咂嘴,当真是有些怀念了,只可惜雪球不在。

    若芸嗯了声,两眼立刻放出了精光,野餐呐!

    啧啧,自家小姐的手艺那可不是盖的,想当初……咕嘟她咽下嘴中的口水,“小姐,那奴婢先去了。”

    江兮浅摇摇头,双眼望着空中,投向竹园的方向,心头划过一道冷厉之色,哼!想让那明柳去膈应她娘,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德。她倒是要看看,这明柳还有没有时间去琢磨陷害她娘。

    此刻她却不知,她心心念念中的和园却是一番鸡飞狗跳的景。

    “什么,浣洗房?”,明珠面带诧异,“这位妈妈,你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黄氏一声冷哼,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明珠小姐,您还是让让吧,这可是两位管家亲自任命的,她明柳不过区区下人,既然分配到了我浣洗房,那从现在起就归我黄妈妈管;若是浣洗房的下人们都不上工,难道要让这府里的主子们都穿着脏衣服出去不成?”

    明珠面色有些难看,这黄氏说话也忒是难听了,“你……”

    “明柳,还不快走?”,黄氏上下打量着,眼神中尽是对明柳的不满,她原本手下的大丫头翠梅那可是浣洗衣衫一顶一的好手,只可惜却被人给赎了,分来这么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抬还偏偏受伤了的,当真是晦气。

    “这……黄妈妈,能否宽限两”,明柳虽然有些好奇,原本不是说好分到主院做相爷的贴丫鬟吗?怎么又突然改了主意把她分到浣洗房了,她垂下眸子,强撑着起走了两步,牵动了上的伤口,发出“嘶”的一声闷哼。

    明珍也从屋子里出来,“黄妈妈,我娘……明柳她如今重伤在,也做不了什么活计,您就给宽限两吧”,说着从袖中递出一个精致的荷包,“劳妈妈走这一趟,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就当是给妈妈的茶水钱。”

    黄妈妈掂量掂量,点点头,“既是明珍少爷替你求,那便罢了,明早寅时,记得准时前往浣洗房上工。”

    话音落,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左右,她接到的命令也是明,今过来也是得了某位主子的暗示,也不知道那明柳到底得罪了谁,有做主子的运却没当主子的命!

    不得不说,江城和杨健两位的动作实在迅速。

    几次求见江嘉鼎不得,又被江兮浅那般软硬兼施地迫,两人商量了下,索就定下了。反正都是大丫鬟的分位,就算相爷再不满也抓不出她们的错来。

    看着凶神恶煞般的黄氏离开,明珠狠狠地瞪了明珍一眼,“弟弟,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带的银子本就不多,在路上又花了许多……”

    “珠儿!”,明柳轻喝一声,对明珍点点头,“珍儿做得很好。”

    “娘”,明珠不满,“之前季巧巧不是说帮忙打点的吗?怎么会突然被调到浣洗房去”,她自幼便是养尊处优的,在沪南,虽然住的宅院不如相府,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是设有浣洗房的,那个地方就算是大丫鬟,也不过是个洗衣服的下人罢了,哪有做主子们的贴丫鬟来得自在。

    明柳垂下眼皮,问她?她怎么知道,她现在还纳闷着呢。

    “娘,是不是那季巧巧唬了我们?”,明珍声音低沉,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鸷。

    “不会”,明柳深吸口气,“那季巧巧如今在相府的处境比起我们也好不了多少,或是打点有限吧。”

    “那娘你还答应她那样的条件”,明珠瘪瘪嘴,眼中尽是不屑和鄙夷,就算只是相府表小姐,那也算的上是凤都中的贵女了,居然混成了那副模样,毁容断腿暂且不说,光是那名声……

    她来凤都不过几,可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明柳抬起眼皮,看了看这个平里就没什么脑子的女儿,心里叹口气,有些后悔以前没有教她,这相府虽然看起来平静,可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弯弯绕绕,想到这里她的眸色沉了沉,环视四周,见四处无人这才放下心来,“柳儿!有些事放在心头便是,别到处瞎嚷嚷。”

    “知道了”,从未见过这般严厉的娘亲,明柳有些委屈,嘴上虽然答应,可心里却是嘟哝着。

    “咚——咚咚——”

    “谁?”,明柳条件反地绷紧了子,看向门外。

    “是奴婢,儿;表小姐派人过来,夫人可要见?”,儿谦卑和顺的声音传来。

    明柳这才松了口气,对明珠和明珍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会意,点点头。

    “进来吧!”

    翠芜小心翼翼地,在儿的带领下进入房间,看到明珠和明珍两人,恭谨地福,“奴婢见过明珠小姐,明珍少爷。”

    “免礼”,明珍飞快地褪去眼中的不满,抬头看着侧坐在软榻上的明柳,而后才开口问道,“表姐有何交代?”

    翠芜喉头滑动,子颤抖着,听到明珍的问话赶紧回道,“表小姐说她要前往别处静养,所以让奴婢将这匣子交给明柳,里面是三百两纹银。”

    “替我多谢表小姐”,在明柳的示意下,儿收下匣子。

    “是,奴婢先告退了”,终于将匣子平安地送出去,翠芜狠狠地松了口气,手臂颤抖着,双腿发软,早上那一幕犹在眼前,若是这事再出点儿纰漏,她肯定会被打死或者发卖的。

    想到这里她一阵后怕,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从儿手中接过绿色的木匣打开,看着整齐摆放的三十个银锞子,明柳闭上眼,略微松了口气。

    她亦曾是季家大宅的婢女,自然清楚在这样的大宅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银子!

    不仅仅是吃穿住行用,更多的是用在上下打点之上。

    自从跟了江嘉鼎,到生下明珠、明珍,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劳任怨的季家大丫鬟明柳,而是彻彻底底地成了位养尊处优的夫人。如今重回那样的生活,她甚至不确定那自己能不能熬得下来。

    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前往凤都寻找江嘉鼎;可这一方面是担心相府主母,昔年季家最受宠的大小姐;另一方面却是因为经济拮据,江嘉鼎虽然每年都会派人送些银两,但到底撑着门户,又是女子当家,衙门各处需要打点的就不少,还要维持着整个府宅开销,花费可是不小。

    这次能顺利来凤都,也是卖了大宅,才得足够的银两。打点完了沪南上下,这才堪堪够路费的。

    原本她还忐忑着,自己未得到江嘉鼎的同意擅自前来,唯恐再被赶回去,到时候他们可真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还在季巧巧的方法还算奏效;现在回想起那,还有些后怕,若那江兮浅真的将他们赶出去了……

    到凤都时,她们母子三人上的银子不超过十两,在凤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她们又是那般奢华惯了的,竟是连一天都撑不住,她这才会想了那样的法子。

    如今季巧巧这三百两纹银,算是送到她心坎里了。

    “娘”,明珍神色晦暗,轻唤了声;那季巧巧这幅做派,只怕所求不小。

    “收着吧”,明柳面色终于好看了些,对明珠使了个眼色,她蠕了蠕唇,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那娘你先休息着罢。”

    “小姐,那杨管家的动作倒是麻利,听说回去当场就让人将竹园那位的东西给退回去了”,若芸边整理边转头看向江兮浅。

    “是个聪明的”,江兮浅莞尔,“东西都可都备好了?若薇你与水阳仔细交代下,可别咱们出去没多久,这家里都给人掀了。”

    若薇颔首,“小姐放心,不会的。”

    不说其他,想要在水阳、水冰的眼皮子底下潜入汐院在做点儿什么,那可能本就不大;更何况,林靖亚还住在汐院呢,那几人除非是没长脑子,否则断是不会自寻死路的。

    “嗯”,江兮浅垂下眼皮,黛眉微蹙,眸色微沉,“水冰,去通知下银面,让他们也准备准备。”

    不远处,只看见树脂晃动间,一道暗影飞而出化作一道暗光,再定睛看时,竟是什么都没有。

    ------题外话------

    心儿:阿门,心儿犯了个错误,但让编辑修改了,但愿没有影响到亲们,现在未发布的章节无法删除,所以只能点了发布再删除,所以……阿门,亲们都没有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到素不素,素不素?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