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瑶溪来访

    若薇没好气地瞪了江兮浅一眼,真是败给她了。

    江兮浅抿唇笑笑,心中却是了然。就算有心人想往她上泼脏水,以如今这般状况,那也得看看凤都人民相信不相信。

    当初她就是太过天真,却忘了这世道,人心永远是向着弱者。当初背井离乡,不得不寄人篱下的季巧巧不就是抓准了这点么。可现在形势逆转,她可期待那季巧巧自食恶果的一呐。更何况,那包三德是何人,道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真当这脏水是这般好泼的?

    一个不小心弄巧成拙,只会加速自我灭亡而已。

    一晃七

    “江小姐的体恢复得比我想象中要快”,林靖亚取过用以隔开把脉的锦帕,嘴角含笑。

    “都是林太医和韩大夫的功劳”,江兮浅轻咳两声,声音轻柔。

    韩佩安面色微红,“韩某愧不敢当,这都是林太医潜心所致。”

    “呵呵,韩大夫谦虚了”,林靖亚也不托大,“现在江小姐体内毒污排除得差不多了,不过到底伤了底子,要补回来只怕要些子了。”

    “还劳林太医费心”,江兮浅捂着唇。

    “本分而已”,林靖亚微微颔首。

    “既然江小姐体内之毒已解,韩某也该告辞了”,韩佩安对江兮浅拱拱手。

    “如此小女子也不多留了,若薇给韩大夫支两百两银子”,说这也不待韩佩安拒绝抢先开口,“小女子无余长,唯这黄白之物聊表心意。”

    韩佩安愣了一下,他的确也是需要银子,不然当初也不会应招前来,最后在相府耽误了许久,但愿村子里没发生什么事才好,“那韩某就却之不恭了。”

    “恕不远送了”,江兮浅声音柔弱清浅,让人听起来觉得清风拂面,异常舒心。

    林靖亚突然想到前黄院首找自己说的事,只是在心里叹口气,到底他还是没办法这样对一名弱女子,“这药补终究不如食补,从今个儿起,若芸姑娘每辰时可到我那儿,我交给你一些食补的方子,可以让江小姐的子恢复更快些,也没有副作用。”

    “那就劳烦林太医了”,江兮浅微微颔首。

    若芸本想拒绝,不过看到江兮浅的眼色,只好答应下来。

    虽说圣旨让林靖亚奉命给她调理体,可江兮浅却知道,这何尝不是皇家在做一种姿态。对相府恩宠有加,可这种恩宠未必就是好事,若是过度也可能是催命符。

    从皇宫回来,若芸每负责她的膳食,自然对林靖亚的动作一清二楚。只是这人许久未有动作,还有从他今脸上的怜惜看来,倒还算是可造之材。

    正所谓医者仁心,若是那林靖亚真的听了楚擎天之命,想要绝她生育,那她也不介意原样给他还回去,好在他还没被权势迷了眼。

    送走韩佩安,若薇回到屋里,“小姐,这都已经十余了,你打算何时好起来?”

    “呵呵,时候到了自然就好了”,说着还装作西子捧心状,轻咳两声,而后眉毛微挑,“如何,你家小姐我装得可像?”

    若薇满脸无奈,“对了刚回来的时候碰上前院守门的,瑶溪郡主来访,小姐可有何需要准备的?”

    “就这样吧!”,江兮浅半躺在上,以她现在的况也算不得失礼。

    若薇点点头,那她就直接将人引进来了。

    姚瑶溪好不容易,软磨硬泡这才得了祖母大人的恩准,前来相府,此刻就宛若出笼的小鸟,若非因为在路上偶遇江文武,又与自家大哥聊得起劲,她早就奔进内院了。

    “若芸,去准备茶糕点!”,江兮浅抿着唇,“若薇,直接将他们引进来吧。”

    话音落,前面的小丫头就来通报了。

    “浅浅姐,我来看你啦!”,通报的丫头还未出去,姚瑶溪已经飞奔过来。

    “你这丫头”,江兮浅没好气地摇摇头,“若是让你大哥看见,少不得又说你一通。”

    姚瑶溪撅着嘴,“浅浅姐,你也忒坏了。人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还是数落我,哼,下次再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理我”,江兮浅仍旧嘴角含笑,其实姚瑶溪说白了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小丫头。不知世态炎凉,不明世事多舛,在她的世界只有黑白对错。若是一直有人守护,其实这也并非不好,只是在皇家,担了郡主的名号,注定她的婚事无法自主,一生一世一双人,几乎是个奢望了。这样的她,如何才能在那吃人的后院生存下去?

    姚瑶溪倒是不知江兮浅心头想法,只是憨笑着,看着若芸端来的托盘,深吸一口气,“浅浅姐,你这儿的糕点真不错,可是相爷新为你请的大师父?”

    “是啊,站在你面前的大师父”,江兮浅笑着,下巴朝着若芸扬了扬。

    “哦?想不到若芸姑娘竟然有这般手艺”,姚瑶溪拈了云片啧啧嘴,再配上她这儿独有的清茶,那滋味真是做神仙都不换的。

    江兮浅心中摇头,“若芸取个食盒,待会儿给瑶溪带些回去。”

    “哇哦,浅浅姐你真好!”,姚瑶溪扑上去。

    “那刚才是谁说我坏,后再不理我的来着?”,江兮浅挑眉。

    姚瑶溪突然面色一沉,做大怒状,“谁啊,居然敢这般诋毁我浅浅姐,看我瑶溪不灭了她。”

    “扑哧……”

    连江兮浅都再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丫头。”

    “嘿嘿,浅浅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姚瑶溪索坐在边,一把抱住江兮浅、

    “瑶溪,不可这般无礼!”,刚这般,门口就响起一声轻喝。

    放眼望去,居然是江文武和姚铭书,江兮浅只是对着两人微微颔首,“子不便无法给小王爷行礼,见谅!”

    “江小姐客气了”,姚铭书走进屋,却端坐在一边的茶几旁,江文武陪在他侧。

    姚瑶溪吐了吐舌头,“人家就是喜欢浅浅姐嘛。”

    “江小姐子尚未大好,你再这般鲁莽,小心下次祖母也救你不得”,姚铭书话中带着深意,看姚瑶溪那突变的脸色,想来是什么家法吧。

    江兮浅也不在意,摆摆手,“小王爷多虑了,小女子与瑶溪很投缘,倒是托大了。”

    “哪有!”,姚瑶溪撅着嘴,“对了浅浅姐,上次都怪哥哥居然把我打晕了,怎么样,黄爷爷说你体内的毒已经解了,是真的吗?”

    心儿:其实这章是铺垫啥,重点在下一章……渣巧要倒霉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