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挤兑江丞相

    翌

    天边还泛着灰色,尚未大亮,江嘉鼎就派人前来,在林靖亚的再三保证下,江兮浅被若薇若芸两人挖起来,不甚清醒地任由两人洗漱更衣;为了掩住苍白的面色,在江嘉鼎的授意下,她第一次擦起了腮红。

    江兮浅百无聊奈地靠在若薇上,悠悠地打了个呵欠。

    “小姐,若是子不适就告诉若薇,林太医给您配了药丸,若是不适就服用一粒”,若薇故意当着江嘉鼎的面大声的说。

    江嘉鼎坐在对面,面色微沉。

    整个马车厢就这么大,父女两人对面坐着,江嘉鼎这才发现,好似从这丫头回来到现在,他们还是第一次这般心气和地坐在一起。

    “咳……咳咳”,江兮浅一手捂着口,一只手紧紧抓着若薇,好久才喉头微动;若薇赶紧将水壶递上去,“小姐,喝点儿水润润喉吧。”

    江兮浅虚弱地笑笑,“也好。”

    “不过是中个毒,子怎么弱成了这般?”,江嘉鼎有些不悦,“也没见巧巧这般气。”

    “丞相大人教训的是”,江兮浅声音有气无力却面色倔强。

    “哼”,听到江兮浅的称呼,江嘉鼎心头突然膈应了下,冷哼一声。

    两人随即沉默,只是静静的等着,直到季巧萱前来,才打破两人之间沉闷的气氛。

    “只是一,娘觉得浅浅的气色是好了不少,看来这普宁寺的普云方丈当真未有虚言”,季巧萱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朴沉着却带着木香的吊坠,给江兮浅挂在脖子上,“这可是娘求了普云方丈的念珠所制,能保佑娘的浅浅后无病无灾。”

    江兮浅顿时觉得眼眶一笑,呼了呼鼻子,“谢谢娘。”

    “傻孩子”,季巧萱揉了揉江兮浅的头发。

    原本若薇和若芸都有些好奇,自从江兮浅中毒,这季巧萱可谓是夜守护,子连擦梳洗喂药这样的事都不假他人之手;可对江兮浅这般关心的季巧萱昨居然没有出现,却原来是去普宁寺求这个东西去了。

    一寺方丈的念珠不过一百零八颗,若人人求得,那也就不稀奇了。

    看那吊坠的成色,合该是人常年握在手中才能打磨的圆滑,心头对季巧萱倒是越发认可。

    看着马车对面,母女深的二人,江嘉鼎冷哼一声。

    季巧萱也不管他,只是仍旧轻抚着江兮浅的额头。

    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进着。

    “咳咳……表姐不与我们一同进宫谢恩么?”,江兮浅声音有些单薄无力。

    “巧巧尚有千遍女戒,等完成后再去不迟”,江嘉鼎冷声,其实他已经忘了这一茬了,这还没听说过受罚之后还要专程进宫谢恩的。

    只是这季巧巧与江兮浅一同受旨,若是江兮浅去了而她不去,难免落人口实。

    江兮浅点点头,“这倒是,想来陛下也会体谅的。”

    “陛下乃有大慧之人,想法岂容你轻易揣度”,江嘉鼎面色难看,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在故意挑刺。

    江兮浅抿着唇,靠在若薇上,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整个人显得越发的单薄飘渺,那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肤色,饶是绯色胭脂也掩不住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虚弱。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季巧萱面色一沉,狠狠地瞪了江嘉鼎一眼,然后心疼地看着江兮浅,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进宫后,勿忘礼节。”

    说到这里,季巧萱抿着唇,一阵懊恼,“你子骨尚弱,想来就算有些失礼,主子们也是能谅解的。说来都怪娘没本事,若不是从小未养在膝下,今也不会这般……”

    江嘉鼎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季巧萱这话分明是在挤兑他,可怜他却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娘……那都是女儿……咳咳……女儿自己的决定”,至少今生是她在心里补充道,虽然就算她未离开,也迟早会被遣送走;虽然在离开路上受尽波折,但她依旧不后悔。

    师门,是她最大也是最后的依仗。

    “你这孩子,别人不知道难道娘还能不知”,季巧萱沉声,她不止一次的后悔过当年的偏听偏信,如今看来,那季巧巧也未必如在他们面前一般乖巧懂事,甚至当年的那些事……

    江兮浅倒是不知道季巧萱心中的想法,只是斜靠在若薇上假寐。

    不知为何季巧萱也陡然沉默下来,原本略嫌拥挤的马车厢内,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到了”,门外小厮的声音传来,若薇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摇醒江兮浅,“小姐,我们到了。”

    “嗯”,江兮浅轻轻应声。

    “浅浅觉得体如何,可还能撑得住?”,季巧萱面带担忧。

    “还好”,江兮浅声音轻微飘渺。

    季巧萱仍旧蹙着眉头,“嗯,若是不行就别强撑。”

    可这都已经到了宫门口,难道还能回转不成,若是让宫内其他人知晓,指不定怎么编排呢,再传到那位的耳朵里……

    江兮浅可不想将季巧巧所受的再受一遍,不过对于那个传旨公公她倒是有些好奇。

    这季巧巧在凤都数年,人缘还是不错的,句别人的话说,群众基础夯实;难得见到一个对季巧巧不满还出手那般利落的人,若是有机会定是要见上一见的。

    “你们先去偏候着,等早朝之后,我自会禀告陛下”,江嘉鼎面色仍旧有些难看。

    “知道了”,季巧萱没好气地应了声,而后便与若薇一左一右搀着江兮浅往前走去。

    江嘉鼎还想再说什么,看到三人的动作,只能将话再咽回肚子里。

    自楚擎天登基后,倒是百姓安居乐业,国力益昌盛繁荣,早朝也不过是祖制难违,倒不是真有那么多的大事;真要有事请示,早朝那些些许时间也是不够的。

    所以很快,就散朝了。

    当有小太监来传唤两人时,江兮浅刚服用了一粒药丸。

    “劳烦小公公了,不知小公公如何称呼?”,季巧萱试探着开口。

    “夫人客气,杂家姓杜,陛下都唤杂家小杜子”,杜公公翘着兰花指。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