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进宫谢恩

    “那……就麻烦齐世子了!”江兮浅笑得清浅,答得从容,只是那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色,那硕大无神却透着无辜的双眸。

    齐浩远原本只是简单的客,可现在倒真是起了怜惜之心,连声音都不由得放缓轻柔,“只要浅浅喜欢,算不得麻烦。”

    “远哥哥对妹妹可真好,看得姐姐好生羡慕”,季巧巧心底恨得不行,可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实际上那又红又肿的两腮也表现不出来。

    齐浩远面色发烫,耳根微红,“巧……巧巧说的哪里话。”

    “萧公子对……对表姐不也很好?”,江兮浅无力地微笑着,“听得这玉……玉肌膏乃无忧谷圣药,表……表姐可别辜……辜负了人家的好意。”

    季巧巧心头一紧,本能地抬头看向齐浩远,“远哥哥,我和萧公子没什么的,这……这玉肌膏你还是帮我送回去吧”,说着她低下头,“巧巧实在受之有愧。”

    “巧巧这是说的哪里话”,齐浩远故作愠色,“萧二公子好不容易求来的,你若是不用岂不如浅浅所言,辜负人家一片好意。”

    “远哥哥……我”,季巧巧低着头,想要解释却无从开口。到底是女儿家,就算再孟浪也无法当着心上人的面说出我心悦之的话来。

    以为季巧巧是想通了,齐浩远这才松了口气,笑笑,“这就对了嘛,好在萧二公子送来及时,若是毁了这如花似玉的容颜,就太可惜了。”

    “嗯”,季巧巧低低应声,到底还是怕真的毁容了;何况刚才的推拒也不过是做做模样而已,玉肌膏这样的圣药,若只是她,只怕穷其一生也难见到,她又正虚,怎会真心往外推拒。

    看着两人间的相处,江兮浅倒是觉得有些好笑,看来这齐浩远对季巧巧亦并非她想象中的喜嘛,不然为敌送礼这样的事,要换了她肯定是干不来的。

    江兮浅换了条干净的手帕捂在唇间,轻轻咳嗽两声,声音无力近乎飘渺,“原……原本担忧表姐容颜受损,如今见了,好歹是放心了。”

    “妹妹子尚未大好,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劳妹妹过来一趟若是再有个什么,倒成姐姐的不是了”,听那容颜受损,季巧巧搁在桌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她咬着牙,恨不得江兮浅立刻消失,再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感受到季巧巧上气息的变化,见目的达到,江兮浅这才悠悠起,“那我就不……不耽误表姐休息了”,说着无力的双眸转向齐浩远,“齐世子,可……可要一起离开?”

    “也罢”,齐浩远看了季巧巧一眼,他到来也有些时间了,想起上次季巧萱的话,他心底颤了颤,还是早些离开吧。

    江兮浅微微一笑,再次对季巧巧微微一福,“那就告辞了。”

    “不……送”,季巧巧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却没有理由挽留齐浩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行四人的背影,心底怒吼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江兮浅撕碎。

    江兮浅心头愉悦,连带着脚步也快上了不少。

    “浅浅……你”,齐浩远张了张口却不知从何说起,他本是她的未婚夫,她可知晓?他既盼着她知晓,又盼着她不知。自己两次过府都先去竹园,她若是知晓,只怕心中更有芥蒂,“你的子可好些了?”

    江兮浅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两口气,“劳世子……挂怀,已好多了。”

    “浅浅你非要如此客气吗?”,后若真成了夫妻,如此这般岂不显得太过见外。

    江兮浅可不知道齐浩远心中想法,只是往后退了两步,无力地福了福,“世子说笑了,小女子实在疲累,就不……不多送了。”

    看着江兮浅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火红色的披风包裹着小巧的子。分明是的颜色,可此刻在他眼中却愈发显得那背影的单薄,以前他怎么没注意到她的柔弱呢?到底也是个女子……

    “小姐,那齐世子到底是何意?”,一向乐天派的若芸也难得蹙起了眉头。

    “哼,不过是两面难舍罢了”,江兮浅冷哼一声。

    若芸撅着嘴,“可是我看那齐世子对小姐的态度好像变了好多。”

    “变了又如何?”,她可不稀罕,江兮浅抿唇,“那季巧巧倒是好命,只可惜了,明就把玉罗衣送到竹园去。”

    “是,小姐”,若芸乐了。

    若薇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只是这事还需做得隐蔽些”,不然若是查出来就不好了。

    “不用”,江兮浅冷冷地开口,“想办法以我们丞相大人的名义送去”,到时候就算有人发现,那又如何?

    她倒要看看,心生间隙的两人还能否像以往那般亲若父女。

    若芸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玉罗衣也算是难得的食材,大厨房偶尔做些也正常,再说那人不是受伤正需要滋补吗?”

    “小姐,我们先回屋吧”,若薇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这才松了口气。

    “嗯”,快到汐院时,江兮浅又成了那副柔弱得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模样。

    林靖亚和韩佩安正坐在大榕树下的石桌旁,好像在探讨什么,见到三人也只是礼貌地笑笑,微微颔首算是招呼了;江兮浅也微微福算是回礼。

    原本以为此事应该告一段落,可当办公归来的江嘉鼎不知听谁说起江兮浅能下还去竹园探望的事,非要她明随季巧萱进宫谢恩。

    江兮浅已经知道了皇帝御赐的那些药材金银和珠宝,原本倒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如此这般的落幕了,虽然很遗憾没将季巧巧彻底扳倒,不过有些事倒是可以好好利用。

    谢恩么?

    她这副病歪歪的模样倒可以好好利用利用。

    圣旨既下,当是她与季巧巧两人之事。就算谢恩,那季巧巧虽受了掌刑,可却手脚健康,能走能跳;不知那自傲的江丞相是如何安排的呢?

    不管他如何安排,无论季巧巧去或是不去,呵呵,她都已经打定主意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