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给她加点料

    隔天大早,萧睿尚未起就被小厮从上挖起。

    药库失窃!

    云剑山庄百年来尚未出现过这样的事

    萧睿沉着脸,看着跪在面前的富贵荣华四人,浑散发着不悦的气息,整间屋子气氛压抑得让人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少庄主,当务之急是要查清玉肌膏的下落,至于他们后再发落不迟”,华谷一细雨轻言,上挑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线,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萧睿颔首,“华先生可有想法?”

    “呵呵,这个嘛”,华谷一微微一笑,跟屋内压抑的气氛格格不入,“这防夜防,家贼难防,此事还请少庄主自己拿主意吧。”

    他昨去了趟郊外,回来的时候虽然天色已然却听到了些许风言风语,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少庄主自来是个聪颖的,不想却仍是……

    说起来,那二少爷倒是本事呐。

    萧睿抿唇,“来人呐,飞鸽云城,让庄主速归;萧华立刻去将二少爷给我叫过来。”

    “这既是家事,谷一就不参与了”,华谷一优哉起,对着萧睿微微颔首,“少庄主,在下告退。”

    “华先生,这是恐要劳烦了”,萧睿垂着眼皮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云剑山庄之所以能拿到楼外楼的成药供应,华谷一功不可没,原本以为能成果本季皇家供给后再与楼外楼洽谈,可现在只怕不行了……

    “少庄主客气了,这是华某恐怕无能为力了”,华谷一低首垂眸,掩过眼中的嘲讽之色。

    “华先生……”,萧睿有些为难。

    “少庄主,二少爷带到”,萧华恭敬的声音响起,而后与其他三人跪倒一处。

    华谷一见状即刻告退,萧睿无奈,在看到萧恩的时候周戾气越发浓烈,“老二,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不久两瓶玉肌膏吗,我云剑山庄又不是没有”,萧恩昂着下巴,犟着脖子,“难道我这个二少爷连两瓶玉肌膏都动用不得?”

    萧睿冷声,“你除了吃喝赌、惹是生非你还会做什么?两瓶玉肌膏,你知不知道我药库中成药的储量,你这是非要毁了我云剑山庄你才甘心吗?”

    “哼,别说得这么夸张,你当我不知道,上个月你不是还送给玉香楼的花魁一瓶吗?装什么清高”,萧恩口不择言。

    “你……”,萧睿气结,“你给我滚!”

    “滚就滚!”,萧恩转就走,萧睿气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咳得面色通红。

    “少庄主,你没事吧?”,富贵荣华四人面带担忧。

    “没事,你们自己去刑堂领罚吧”,萧睿沉着脸。

    “是”,四人应声而去。

    刑堂,没有人愿意去,但昨夜是他们失职,不管什么原因。

    当整个云剑山庄被闹得人仰马翻,整座山庄都被低气压笼罩时,江兮浅倚着软枕半躺在上,听着银面的汇报,嘴角微微扬起。

    玉肌膏?

    那季巧巧倒是好命。

    萧恩居然舍得万金难求的玉肌膏给她疗伤,啧啧,楼外楼往年供应给云剑山庄的也不过单手之数,两瓶,不知道要攒多久呢。

    “小姐,萧睿派来的管事上门,我们是否要?”,银面低着头。

    “扔出去!”,江兮浅冷声。

    “嗯?”,银面猛的抬头,有些不解。

    江兮浅再次重复,“若再来,连人带物给我扔出去。”

    “那我们要查的东西?”,银面面带担忧,眉头微微蹙起。

    “并不是非他们不可”,说到这里,江兮浅眼中翻起一道厉色,“拿着我无忧谷的好处来跟我作对,真当我江兮浅泥做的不成?”

    银面低首掩过眸中惊诧,“小姐所言甚是。”

    “哼,当初本小姐既能扶植平心堂,自然也能扶植其他”,江兮浅语带厉色。

    “小姐的意思是?”,银面声音上挑,背靠无忧谷这座大山却不经营药材的确有些浪费。

    江兮浅嘴角微勾,“现在倒是腾不出手来,隔壁装潢如何了?”

    “暗狱兄弟们亲自上手,速度倒是极快的”,银面嘴角微勾,没想到那些平只会舞刀弄剑、收割人命的杀手动起手来倒是不差的。

    “……啥?”

    “近来任务被冥煞抢走不少,弟兄们就闲下来了”,银面语带笑意,“小姐可要见见他们?”

    “……还是不了”,略微思索,她现在的况的确不适合太过张扬,“对外宣布楼外楼三月后拍卖无忧谷紫笺,另外把若风调进凤都。”

    自从三年前,无忧公子昙花一现借楼外楼接诊之后,楼外楼名声大噪,但只是短短几,楼外楼便颁布了求医令,让人望而却步之余不由觉得有些遗憾。谁不知无忧谷紫笺有多难得,如今公开拍卖,只怕是会引起轰动了。

    银面颔首,“小姐可还有其他吩咐?”

    “暂时就这样吧”,江兮浅摆摆手,对上云剑山庄非她所愿,可以萧恩对季巧巧的在乎,对她的敌视,以萧太后与云剑山庄的关系,她却不得不开始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了。至少……要有反击的余地。

    无忧谷,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让它现于人前参与俗世。

    若薇推门而入,“楼主离开了?”

    “萧家二公子为季巧巧拿到了玉肌膏”,答非所问。

    果不如她所料,若薇俏脸一沉,“倒是好命。”

    “哼,他要敢送来,我就给主院炒一盘玉罗衣送去”,若芸将装着糕点清茶的托盘在头柜上放下,语带厉色。

    难得的若薇点头,“这个主意不错。”

    玉肌膏中含有天山雪莲和汨罗香,都是滋补润,调养伤口的好药材。只可惜鲜少有人知晓,在外用玉肌膏其间,若是混合服用玉罗衣,不仅药膏无效,更是能让人伤口愈合速度缓慢十数余倍。

    “难得你们姐妹意见统一一次,小姐我就大方的了”,江兮浅眼中含笑。

    “噢耶”,若芸大声欢呼,可在看到门口陡然出现的林太医和青衣大夫时即刻收敛,“小姐今精神好了不少,奴婢太高兴,失礼了。”

    林靖亚微微一笑,在前半跪取出锦帕搁在江兮浅手腕上,细细诊脉,“看来黄院首的药方果真没错,以朱砂根、银莲花与天竺葵替代天香,不仅能淡化毒,更能避开毒混淆对体造成的伤害,小姐体内虽仍有残毒,可只要坚持服药,不到三月定会大好。”

    心儿:哇咔咔audreyqj亲跟心儿想到一处去啦,^_^,心儿这章保证是昨天以前写滴,果然这就是心有灵犀么?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