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师父,我又忘了(必看,罚巧)

    “是”,安嬷嬷站出来,从后宫女手中接过约莫三尺长,半尺宽的玉板;另外两名太监一左一右将季巧巧摁住跪在地上。

    江文武和齐浩远同时心头一紧。

    “啪——啪啪——”

    清脆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张公公端坐在主位上,优哉游哉地抿着茶水,面带微笑地看着行刑的一干人等,他后的小太监嘴一张一合,依稀可以听到计数的声音,“一、二、三、四、五、六、七……五十六、五十七……”

    季巧巧强忍着脸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疼痛,双目迸出浓烈的恨意,凭什么,凭什么同样是中毒她江兮浅就是补药金银,她季巧巧就得忍受非人的折磨。凭什么!

    她咬牙抿唇,她恨江兮浅一回来就抢走了所有的目光,她恨江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替她求,她恨那些冷眼旁观看着她受辱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就连那九五之尊之人也站在江兮浅那边?

    她不就是有个好的出生,有个份尊贵的爹娘么?

    为什么!

    她季巧巧到底哪一点输给江兮浅了,为什么这些人都看不到她的好。那江兮浅刁蛮任,一无是处到底那里好了?

    只是陷入癫狂的季巧巧却忘记了这件事本就是她先挑起的。

    那样浓郁不假掩饰的恨意,张公公嘴角微勾,心中冷笑一声,“小子,咱临走时陛下还吩咐了啥来着?哎,这人年纪大了,记就是不好。”

    “师父,陛下不是说让您替他亲自去探望江小姐么?”,从宫里那个大染缸出来的,小子也是个人精,看出来自家师父想要教训季巧巧,赶紧接口道。

    张公公疑惑了下,“哦对了,杂家想起来了,林太医呐?”

    “林太医说是回太医院收拾东西,稍后就到”,小子低头恭敬的答话。

    “原来如此,杂家就说心里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原来是林太医啊”,张公公的声音仍旧慢悠悠的,“多亏小子提醒,回宫杂家有赏。”

    “谢师父”,小子立刻福行了半礼,起看着那行刑的众人猛然捂着嘴,“啊,遭了师父,我忘了刚才数到哪儿了。”

    张公公面色一沉,“这可如何是好?陛下可是特地交代,务必打慢一百下的,要不……重来?”那语气就好像是在问,你吃饭了吗?要不我们去吃红烧鱼!

    “这……不好吧?”,小子低着头。

    “可若是陛下问起,那可怎么办呀”,张公公抬头看着季巧萱,面带难色,“夫人,你看这事儿?”

    心忧江兮浅的季巧萱此刻哪里还有心管她季巧巧如何,赶紧摆摆手,“任由公公做主!”

    “嗯,夫人真是大义”,张公公微微一笑,对季巧萱的上道非常满意,他会有此一问不过是拉个盟友,到时候若是皇帝真的问起来,这季巧萱同意了也是说得过去的。

    季巧萱微微颔首。

    “娘……”,看到季巧巧那通红的两腮已经泛起了血丝,江文武皱着眉头。

    “你给我闭嘴!”,季巧萱冷声。

    江文武还想再说什么,可看到季巧萱的冷眸,立刻噤声。

    小子对着停下动作的安嬷嬷道,“安嬷嬷,动手吧。”

    “是”,安嬷嬷举起玉板。

    “一、二、三……”小子清脆的计数声再次响起。

    季巧巧双手紧握成拳,咬着牙愣是不吭一声。因着张公公的态度,这次行刑安嬷嬷的手劲也增加了三分。她肤色白皙,此刻两腮却又红又肿,早已看不出原来的脸型。

    “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八十六、八十七、八十八……”小子看着那扬起又落下的玉板,一本正经地数着。

    若芸突然跑进正堂,“奴婢见过公公,夫人,二公子,齐世子;林太医已经到了,不知要如何安置?”

    “哦?这么快就到了?”,张公公双眼晶亮,斜睨了眼地上的季巧巧,这当真是老天不容她呐,他嘴角微扬,“陛下特地交代林太医这三月不用去太医院了,夫人看是否为他安排间客房?”

    季巧萱略微思忖,“若薇将林太医带到汐院客房住下。”

    “是”,若薇应声而去,张公公却突然开口,“小子与这位姑娘同去吧,顺便提醒林太医准备好请脉的东西,杂家可是忙着回宫复命呢。”

    小子连连点头,“是师父,小的这就去。”

    没人计数,却也无人叫停,安嬷嬷的手仍旧机械地重复着扬起落下的动作。

    “张公公,这……可否让公公数完再去?”,齐浩远终是不忍,开口问道。

    张公公抬了抬眼皮,“这小子可是陛下钦点的计数之人,齐世子还是自己问吧。”

    “公公,这……”,齐浩远试探着开口。

    小子却抿着唇,两眼无辜地看向齐浩远,又看了看张公公,最后定格在季巧萱上,“夫人,请夫人恕罪,刚才这位姑娘一岔,小子又忘了数到哪儿了”,年轻的小脸,双眼无辜又委屈地盯着季巧萱,薄唇微抿,脸上尽是为难,“要不……要不就算了?大不了就是小子被杖责。”

    季巧萱愣了一下。

    张公公却面露难色,几经张嘴才缓缓开口,“求夫人怜悯,小子自幼体弱是胎中带来的,前些个打碎了陛下的琉璃盏,这旧伤未好,若再添新伤,恐怕……”

    “娘,他们明明就是……”

    “文武你给我闭嘴”,不等他说完,季巧萱接过话头,“公公说得是,巧巧此番作为的确有违大家作风,严惩也是应当。等公公见完林太医再重新开始吧。”

    江文武咬牙抿唇,张了张口,却未说出话来。

    “江伯母,这恐怕不妥吧”,看到季巧巧那红肿的两腮,心头像是被什么堵住,喘不过气来,这张公公分明就是有心为难,偏生季巧萱还由着他们,以往她不是对季巧巧疼有加吗?

    季巧萱心头冷笑,她的女儿如今病卧榻,生死未卜;他为先帝御赐江兮浅的未婚夫不前来探望反而先去竹园,真当她季巧萱的女儿会这般没骨气吗?好在当年先帝垂怜留有后手,不然她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女儿被毁了一生?

    心儿:呼……嘱咐我吧,今天我应该在考场上了,阿门让心儿过了吧,终于发到这章了,后台君好伟大~亲们,你们还满意不?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