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这就是资格!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

    若芸着急上火,跟若薇天天唇舌大战,只是最后都无力溃败,谁让江兮浅所有的调令都是由若薇管理,没有调令,她有心无力。

    刑部。

    李永泰更是着急,查了两,仍旧毫无头绪。

    白衣仵作翻看卷宗,眉头微皱,“大人,我们好似都忽略了一个重点。”

    “什么?”,李永泰抬头,看着白衣,虽然他来历不明,但在他的帮助下他的确破了不少案件,其中不乏重案要案,不然上任尚书告老还乡,他也不会从区区侍郎,一跃成为六部之一的尚书郎。

    白衣抿唇,“这江小姐和季姑娘中毒的地方。”

    “相府?”,李永泰心底一紧。

    “确切来说,是江小姐的居所”,白衣随手翻了翻之前的卷宗,“季姑娘和她的贴丫鬟口供,季姑娘是在汐院中毒,而之前人们之所以认为是江小姐投毒,便是因为这份口供。”

    李永泰点头,“这一点江二公子也曾作证。”

    “可现在,江小姐同时中毒,之前的口供只怕做不了数”,白衣思忖着,“……既然有人投毒,那不妨去汐院再调查,或许能查到些许蛛丝马迹。”

    李永泰迟疑了,“这个……”

    相府啊,那可是顶头上司的府邸,他一个办案的,老是进进出出,只怕是……

    “大人不要忘了,这件事可是圣上亲自吩咐下来的”,白衣沉声。

    对他来说,只有真相,没有权势,没有地位。

    “更何况,七去二,大人的时间不多”,白衣再甩出一个重磅炸弹,以他们现在的进度别说七天,就是七年也未必能查出来。

    李永泰咬牙,“好吧!”

    “咻——”

    “大人小心”,白衣突然飞将李永泰扑到在地,耳边一声尖利的哨响,白光一闪,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利刃插入屏风。

    李永泰心下一紧,起,看着那尾部仍左右摇晃的飞镖,尖处是一张雪白的宣纸,“是谁?给本官出来!”

    “人已经走了”,白衣虽然心惊,可面上却未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拔下飞镖,取出那张白色的宣纸,细细浏览,突然他眼中出一道精光,“大人,有眉目了。”

    “什么?”,李永泰刚经历惊吓,此刻头脑还有些懵。

    “大人请过目”,白衣将宣纸递过去。

    李永泰突然心下一喜,“这,当真是天助我也,快让右侍郎点齐人马,我们立刻前往相府抓捕要犯归案!”

    “是”,白衣虽然疑惑,到底是谁居然在短短两将事查得一清二楚,他们倾尽刑部之力也未做到的,可破案的心思冲淡了心中疑虑。

    相府汐院。

    江兮浅仍旧昏迷着,黄院首仍旧每都来请脉,可每天都黯然而去。倒是之前那位青衣大夫被破例留下了,黄院首有心指点他一二,对此青衣大夫越发的卖力。

    虽然体内毒素未解,但江兮浅的面色比起之前好看了许多。

    季巧萱更是衣不解带地在旁边照顾着,吃喝拉撒都在汐院,连江文武每也会来上几次,唯有季巧巧,每都来,每次都被拒之门外,然后哭哭啼啼而去;只可惜众人心思都不在此处,无人怜惜。

    今亦是如此。

    “若薇姑娘,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就看一眼,看一眼我就走”,季巧巧任由翠云搀扶着,面色苍白,贝齿轻咬,眉眼间一股抚不去的忧愁,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若芸冷冷的斜视,“装模作样。”

    “你怎么说话的呐,我家小姐好心前来探望,你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挡路”,终于忍无可忍的翠云厉声大吼。

    若芸扬起手,翠云还未回过神来,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这就是资格。”

    “你……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翠云放开季巧巧,整个人扑上去。若芸冷笑,正愁火儿无处发泄呢,纵一跃,空中一个虚踢,翠云整个人就被踢了出去,跌倒在地。

    季巧巧愣了,前几虽然也会被挡在门外,可也不过是做个姿态,今天怎么就打起来了?她有些不解,看着几步外的翠云,心里暗道一声废物,不过面上却是表现处怜悯悲戚之色,“翠云,翠云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翠云轻咳两声,吐出一口污血,“小姐,我,我没事。”

    “翠云”,季巧巧的眼泪说来就来,吧唧吧唧。

    “小……咳小姐,我没事”,翠云紧紧抓着季巧巧的手。

    李永泰被江文武带人领进来时,刚好看到这样的场景。

    “怎么回事?”,江文武面色一黑。

    “哼”,若芸冷哼一声,扭头就走;对自家小姐的这位哥哥,她可是憎恨无比。

    江文武声音一沉,“不是让你在屋里养着,不要来了吗?”

    “表哥,我……”,季巧巧抿着唇,面上尽是可怜和无辜,让江文武责备的话却再也出不了口,只是冷冷斜睨了翠云一眼,“回去吧。”

    季巧巧咬牙,手死死地捏着手帕,心中暗恨,江兮浅,江文武,哼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给我的屈辱通通都还回去,你们给我等着!

    “二公子,这……没事吗?”,李永泰悄悄叹了口气,看着汐院大门内,这江小姐的婢女,咳咳,行事可真是别具一格啊。

    倒不怪他会这么想,试问这凤都所有达官贵胄的后院,哪个不是表面上温柔如水,暗地里心如蛇蝎;谁会用这般直接的方法来教训别人,不说其他,面上不好看呐。

    江文武摆摆手,心里冷哼,不过一个丫头而已;而后又恭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尚书大人,请!”

    “二公子,请”,李永泰点点头,走在前面。

    若薇早已经等在花厅处,“不知尚书大人今前来是……”

    “呵呵,这……就是想问问江小姐中毒之的一些况,劳烦若薇姑娘将汐院所有下人集合一处可否?”,李永泰非常的客气。

    “大人客气了,奴婢这就去办”,李永泰对她客气是给相府的脸面,若薇却不能以此为依仗,更何况此事关乎的是自家小姐的名声,她自然不会拒绝。

    心儿:依旧是后台君自动更新,有板砖的,等心儿走了再仍哈,若是留言回复不及时的,勿怪勿怪,28号心儿考试,最近都在集训中……

    另:有没有人猜到刑部要抓的人是谁?猜中的人有奖哦,不过得等心儿回来啦……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