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看不惯?杀了就是!

    “没关系,直说便是”,黄院首朝他鼓励地点点头,这青年的医术不错,是根苗子。

    “小姐的脉相有些奇怪”,青衣大夫嗫嗫嚅嚅,“脉相不像是今中毒,可偏偏今才毒发,这……不应该啊……”

    “这是什么意思?”季巧萱急了。

    黄院首赞赏地点点头,“初步判断这丫头中毒超过三,至于为何现在才毒发”,他顿了一下看向江嘉鼎和季巧萱,“那是因为这丫头之前种过更剧烈的毒,不过被高人所解,她的血液中参与了对毒药的抗;所以毒发的时间比普通人要晚些。”

    仵作点点头,顺手拿过一个本子,或许是职业习惯,他也不惧开口,“如果我没记错季姑娘中毒正是三之前,如果是这样的话,传言江小姐下毒害人也是三之前,如是,江小姐为何中毒更深?”

    一句话,正中红心!

    原本有人心中疑惑的畏罪自尽被骤然推翻。

    “你说什么?”,季巧萱一把抓住青衣大夫的手;而后却兀自呢喃着,“曾经中过更剧烈的毒,不可能……不可能……”

    “嘶”,青衣大夫暗抽口气,心里嘀咕这丞相夫人的手劲可真够大的。

    江嘉鼎不着痕迹地拉回季巧萱的手,沉默着,半晌没有说话。对江兮浅这个女儿,他虽然说不上疼可却也是自己的骨,他敢保证在她十岁之前没有中过剧毒,那就是十岁之后,江家老宅,谁有这个胆子?

    李永泰擦了擦额头冒出的虚汗,心里嘀咕着,这都叫什么事儿啊,相爷的女儿和相爷的妻家侄女,这手心手背都是,可偏生现在这况,居然还牵扯处了多年以前的恩怨,若是那顶头上司发下话来要他明察,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黄院首,可能查出江小姐之前所中之毒?”,白衣仵作沉声。

    黄院首摇摇头,“替江小姐解毒之人乃杏林高手,本官尚有不及啊,更何况江小姐虽昏迷不醒,丹田处却中气十足,若老夫猜得不错,那股内劲也是延缓毒发的因素,哎,可惜了……”

    “这毒可能解?”,江嘉鼎迟疑了片刻,开口问道。

    “小伙子,你觉得如何?”,知晓这青衣大夫曾替季巧巧解毒,黄院首开口问道。

    青衣大夫沉着脸,“这……若是玉香蛇毒不难,只需要天香辅以温补药材即可,可江小姐所中的毒,虽是玉香,可毒却堪比玉香蛇王,除非能得到玉香蛇王之胆,否则……”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

    黄院首对着青衣大夫点点头,年纪尚青,却知道以天香解毒,只可惜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过也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解法了吗?”,季巧萱捂着唇,就算再没见识,她也知道这玉香蛇王的稀有程度,更何况谁有把握能抓蛇取胆?她声音哽咽着,刚止住的眼泪又吧唧掉了下来。

    黄院首摇摇头,轻叹口气,“难呐!”

    若薇垂在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几乎在听到玉香蛇三个字的时候,她就明白了,不是玉香蛇王之毒,而是她家小姐特制的玉香天青丸之毒,心在提起的同时又稍微放下。

    心里异常的矛盾。

    玉香蛇毒,那痛苦,她曾作为试药的药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看着躺在上的江兮浅,眼眶一

    “姐——”若芸喃喃地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无事”,若薇深吸口气,眼泪一滴一滴,晶莹剔透。

    江嘉鼎沉着脸,季巧巧的毒刚解,江兮浅又毒发,他双手紧握成拳,“李尚书,我给你七时间,务必查出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居然敢在我相府下毒!”

    “啪——”

    一声脆响,江嘉鼎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李永泰沉声,“是,下官一定全力追查。”

    “你说什么?”,夜冥语气不善,死死地盯着寒风。

    寒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这……爷,江大小姐中剧毒,生死未卜。”

    “到底怎么回事,为何收到消息不立刻告诉我?”,夜冥难得露出激动的神色。

    “这……爷……江大小姐毒发时,正是您毒发的子”,寒风抿唇咬牙,索一口气说出来,“您这次毒发时间提前了十。”

    夜冥慵懒地半躺在软榻上,一只腿曲起搁在榻边,一只腿伸直,整个人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如果不是他上散发出的寒。

    “爷……寒旗从您的饮食中查到了冰灵子”,寒风深吸口气,神色愤怒,“这件事可要彻查?”

    夜冥嘴角微勾,冰灵子,这些人的手倒是伸得不短,居然都伸到他的地盘里来了,“传令下去,彻底肃清,另外彻查江兮浅中毒之事。”

    “可是爷……我们与暗狱”,寒风尚未说完,只感觉到两道冰冷的视线过来,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是,查到的证据是送到刑部还是相府?”

    以自家爷的作风,自然不会亲自出马的。

    夜冥略微思忖,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刑部!”

    “是,属下明白”,寒风应声而去。

    夜冥双手枕在脑后,半眯着眼,躺在软榻上,只是短短片刻又翻而起,一贯的深紫色外,头发左右两缕交回脑后缠绕着,用玉梳紧扣,余下的披散着,明明简单到了极致,却偏生让他打扮出了一股贵不可言的味道。

    来到相府,避开暗卫岗哨,不得不说他来的时机极好。

    若薇、若芸都有事离开,至于水冰和水阳还没那个能力查探到他,他进到屋里时,一片寂静。江兮浅尚未醒转,毫无生气地躺在上,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整个人好似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啧啧,不是嚣张的吗?怎么这般无用,连个弱女子都对付不了”,夜冥嘴角轻啧两下,轻轻抚开那耳边的碎发,那冰冷的触感,若非能感觉到那微弱的呼吸,甚至他会以为她已经……

    “看不惯的人杀了就是,至于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么?”

    “小丫头,怎么办,本座失望得紧呐!”

    “这次就作罢了,若有下次,哼!”

    心儿:这是后台君自动更新的,那收藏实在让人不忍直视…。心儿越来越有朝玻璃心发展的趋势了,还是等到了这个节**结束再上后台吧!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