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谁要死了?

    看着姚瑶溪踉踉跄跄的影,姚铭书一颗心紧紧地悬着,不过好在有暗卫护着,他倒也不担心她的安全,看着怀中的小人儿,轻得几乎都没有重量了,那苍白的脸色,嘴角的黑血,再联想到自己收到的消息……

    看起来,这事恐怕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呐!

    据他所知,这季巧巧的毒可是在江兮浅关进刑部的第二天就已经解了。可是现在江兮浅却在刑部大牢毒发,若说她畏罪自尽,想起那个一脸张扬说着,你说我推了,嗯,我现在承认我推了的女子,那般高傲的女子怎么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唔……痛……”

    江兮浅迷迷糊糊,皱着眉头,低声呢喃着。

    姚铭书心里突然揪紧了一下,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女子,心里总是有一个淡淡的忧伤,那连昏迷都无法放开的眉头。

    “小王爷,这……”

    狱卒大起胆子,毕竟江兮浅还是代罪之,不管是她在刑部出事,还是丢了犯人,他们都承受不起啊。

    “人我带走去,去通知刑部尚书,立刻带人封锁刑部大牢,另外让他亲自带人和仵作前往相府”,姚铭书有条不紊地吩咐,而后抱起江兮浅足下运气,纵一跃,踏着城墙,越过闹市大街,彩旆牌楼,整个人稳稳地落在相府大门前。

    收到消息时,江嘉鼎正在御书房跟皇上讨论江夏河堤的筑造事宜。看着毫无形象冲进来的姚瑶溪,楚擎天有心发火,却有些不忍。

    “呜呜,皇帝伯伯,求求你救救浅浅姐,浅浅姐她要死了,哇呜呜”,姚瑶溪一把抓住楚擎天的手臂,脸上泪迹斑斑,“皇帝伯伯求求你,让黄爷爷去救浅浅姐好不好,求求你!”

    楚擎天皱着眉头,“这谁要死了?”

    “浅浅姐要死了,流了好多血,好多血,皇帝伯伯,让黄爷爷跟我去救浅浅姐好不好”,姚瑶溪此刻宛若无助的婴儿般嚎啕大哭。

    不知的人,还以为是死了爹娘呢。

    “这谁是你浅浅姐啊?”,楚擎天的脑子转了一圈儿也没发现,这姚瑶溪口中的浅浅姐是谁。

    “相……相府大小姐,江……江兮浅”,姚瑶溪抽噎着,语不成调。

    江嘉鼎手中的奏折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郡主,你说什么?”

    “浅浅姐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姚瑶溪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儿神智,江嘉鼎一问,泪又如决堤的洪水一般,“皇帝伯伯,你救救浅浅姐,呜呜……”

    “行了别哭了”,楚擎天揉了揉太阳,“来人呐,传太医。”

    姚瑶溪瘪瘪嘴。

    很快,太医院的两名太医提着医箱快速跑来,姚瑶溪一看,又开始大哭大闹,“不要他们,要黄爷爷,要黄爷爷,呜呜,哥哥说只有黄爷爷能救浅浅姐,要黄爷爷啦,哇呜呜,皇帝伯伯坏,坏……”

    楚擎天没辙了,谁让这小丫头是真真让他疼到心上了呢。说来也怪,他也不是没有女儿,可对于姑姑的这个孙女,他是一见就怜惜上了,此刻虽然有些懊恼,不过仍就顺着他,“高连,去把黄院首叫来。”

    “这,皇上,不合规矩”,高连低着头,太医院每任院首是默认的御医。这沾了一个御字,顾名思义,只负责给皇帝看病的,就连掌管三宫七十二院母仪天下的皇后都没有这个殊荣。

    姚瑶溪狠狠地瞪了高连一眼,双眸泛着蚊香眼,可怜兮兮地盯着楚擎天,眸中含泪,“皇帝伯伯,要黄爷爷”,那架势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意思。

    “行了,朕了”,楚擎天摆摆手。

    “皇帝伯伯,我就知道了你最好了!”,姚瑶溪在楚擎天上蹭了蹭。

    看着龙袍上沾染的泪痕和鼻涕,楚擎天狠狠地抽了抽嘴角,看着愣在当场的江嘉鼎,“江卿也随郡主一起回府吧,发生这样的事,江卿不要怪朕才是。”

    “微臣不敢”,江嘉鼎立刻跪在地上,回过神来,“微臣替小女多谢圣上垂怜!”

    “罢了,江夏之事改再议,去吧”,楚擎天摆摆手,发生这样的事,不管是江嘉鼎还是他都没有了议事的心

    而此刻的丞相府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若芸趴在边,看着若薇替江兮浅换衣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若薇亦是眼中含泪,贝齿紧咬下唇,手紧紧捏着手帕,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做出什么事来。

    “姐,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若芸双目通红,“早知道我们不该回来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若薇厉声呵斥,半晌才问道,“相府其他人呢?”

    若芸咬着唇,“我让水冰和水阳把他们拦住了。”

    “你……”,若薇恼,“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如果不是他们,小姐又怎么会中毒,又怎么会这样?当初他们那样冤枉小姐,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探望,不需要他们假惺惺”,若芸嘶吼着,宛若失去幼兽的狂狮。

    若薇气结,沉默了……

    “我去找若咬”,若芸手一横,草草擦了脸上的泪迹起

    “不准去”,若薇伸手在若芸背上轻轻一点,深吸口气,“小姐这样,我也很难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小姐可是名闻天下的神医君无忧,如果因为你一时冲动坏了小姐的大事,你……”

    若芸咬着牙,体却动弹不得。

    “先看静观其变吧,实在不行再传信给谷主”,好不容易若薇才冷静下来,看着这样毫无生气的小姐,天知道她需要多大的定力才没有让自己冲出去将那些伤害小姐的人碎尸万段。

    可是她不能!

    “我知道姐,给我解开”,若芸沉默良久,开口道,声音平静无波。

    若薇点点头,“让水阳和水冰让他们进来吧!”

    “知道了!”

    看着若芸的背影,有多久没见过这般冷漠的若芸了,这样的她不让她有些担忧。

    打开门,若芸冷冷地看着水冰和水阳。

    在不远处,江文武的小厮观言抚着他,嘴角有一丝可疑的猩红。

    心儿:亲们别急别急千万别急,马上就要虐渣巧了,到时候心儿在标题上提醒大家,养文的亲们千万别急啊,~(>_<)~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