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牢中毒发

    “那个废物,连下毒都能弄错还有什么用”,宝珠面色难看。

    含香又细细地给她分析了形势,现在明面上是刑部插手进来,可暗地里却是各派之间的较量,江兮浅的事就好比是一个引子,如果一旦有异动,倒时候各方追究起来,反而容易暴露自己,不如静观其变。

    更何况江兮浅不过是个相府小姐,要毁了她,多的是办法。

    宝珠将信将疑,良久才冷静下来,“寒哥哥那边怎么样了?”

    “郡主放心,奴婢手里有一种草药能让三皇子寒毒提前催动,到时候他离不开小姐,只要咱们茹雅小筑的人都闭上了嘴,三皇子便无从得知了”,含香咬牙。

    宝珠点头,“既然如此,越快越好。”

    “是”,含香低着头,所以宝珠并没有看到她眼底的那一抹鄙夷。

    江兮浅半躺在石上,心里却是盘算着。

    两来,季巧萱带来的消息让她心里有些担忧,国子监的江文斌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跑去竹园大闹了一顿,而后被江嘉鼎足在家。

    银面也偷偷来过一次,说知道她份的人都开始暴动,甚至暗狱众人已经开始策划劫狱的事了,让她哭笑不得。

    楼外楼各部最清楚她份的也就是暗狱众人了,毕竟做的是暗杀工作,消息也比其他人要灵通一些;好在被银面制止了,不然她的苦可不就是白受了。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第三天清早。

    江兮浅盘算着时间,将一直以内力强制压在大腿处的毒缓慢释放出来。若是太急,伤;若是太慢,又达不到效果。

    她在跟随江嘉鼎去祠堂之前就已经交代过,等她进了刑部三之后,将消息传给姚瑶溪。本来之前也想过江文斌,可想了想还是作罢,以江嘉鼎的作风,不会让他出来的。唯一的人选就是姚瑶溪,为郡主,刑部尚书不敢不让她来,虽然有些利用她的嫌疑,可她也是没有办法。

    当时形势紧急,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她了。

    毒释放,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血液中横行,五脏六腑,不断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整个腔好似好裂开一般,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发丝不断的往下,顺着脖颈湿了衣衫。

    喉头突然一阵猩甜,她闷哼一声,乌黑的血不断的从嘴角流出,她趟在石上,双手紧紧地捂着小腹,头脑已经开始发懵了。

    果然不愧是她研制出来的毒药,比起简单的玉香蛇毒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当然这痛苦也是不能比的。强忍着腹中疼痛,她看了看天色,辰时刚过,姚瑶溪也快来了。饶是这样狼狈的姿态也掩不去她上的绝世风华,苍白的小脸上,嘴角微扬。

    她深吸一口气,嘴角的黑血宛若溪流,前的衣衫全被黑血浸湿了,带着腥臭的血腥味不断散开,疼痛太过难忍,她却硬是没有吭一声,只是强忍着,垫在下的锦被已经全都湿了,整个人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

    脑袋更是想要炸开一般,双眼更是渐渐变暗,在最后失去意识前,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季巧巧,别以为只有你会对自己狠!

    因为赏花会上之事,公主府基本成了官家口中的忌。

    姚瑶溪更是被铭王妃着学着学那,什么《列女传》《女戒》,她心里甚是烦闷,每都盼着江兮浅来找她,可是却在昨才收到江兮浅入狱的消息。

    本想连夜赶来,却被阻止了;好不容易才说动了哥哥,她自是急不可耐。

    “哥,你快点”,姚瑶溪撅着嘴,托着姚铭书的手,若不是母妃说没有大哥的陪伴不许独自出府,她才不会拖着他来呢。

    看着没有半点淑女模样的姚瑶溪,姚铭书只能暗自摇头,“那刑部又不是食人国,还能吃了你浅浅姐不成?”

    “那可说不准”,姚瑶溪撅着嘴,在这样的家庭,对官场黑暗,后宅私的了解远非他人可及。虽然铭王是个洁自好的,可后院仍有三个姨娘四个夫人三个庶子两个庶女,那些人可没少给她下过绊子。

    姚铭书满脸无奈,只是眸中却充满了宠溺,“这丫头……”

    到了刑部大牢,姚铭书给狱卒使了银子,随然以他的份并不用,但入乡随俗,这些狱卒也不容易,姚瑶溪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还不快点儿!”

    “是,郡主”,狱卒听话,快走两步将两人引到最里间看起来布置得算是不错的牢房中。

    姚瑶溪一眼就看到那个躺在石上的影,“浅浅姐,浅浅姐……”

    “哥,浅浅姐她怎么不理我?”,回头撅着嘴,看着哆哆嗦嗦的狱卒,“还不快把门打开!”

    狱卒愣了一下,本能地看向姚铭书,见他点头之后,这才取出钥匙。

    姚瑶溪急切地拨开狱卒,跃进去,到得近处才闻到那股浓郁的血腥,“浅浅姐,浅浅姐,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姚铭书本来站在门外,虽然是刑部大牢,但两个女儿家他还是要避嫌的,可听到姚瑶溪的惊叫,他却忍不住冲进去,“瑶溪,你冷静点儿!”

    “冷静个啊,你们对浅浅姐做了什么?”,姚瑶溪恨恨地瞪着两名狱卒。

    “这,这……”,两名狱卒也是惊了,“小人不敢!”

    这位可是尚书大人交代下来要好好照顾的,他们敢做什么?可却偏偏在他们大牢出事了,这,这……

    “瑶溪你别接,让我看看”,姚铭书沉着脸,可在看到江兮浅那嘴角已经干涸的黑色血迹和她前的血污,却是心下一紧,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将江兮浅打横抱起,“快,拿着我的令牌去找皇帝伯伯,把御医请过来。”

    姚瑶溪双目无神,愣了一下,知道姚铭书踢了她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啊,御医,对……御医,到哪儿?”

    姚铭书略微沉吟半晌,先在江兮浅这个样子,带回公主府肯定说不过去,“相府!”事急从权,也只能如此了。

    “啊”,姚瑶溪双目含泪,氤氲的水光看得姚铭书心中一疼,他这个向来大大咧咧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妹妹,已经多久没有哭了,“相府,呃,是我马上去!”

    心儿:呼……总算出了口气,从大牢出来了啥,接下来就是慢慢的查真相,虐渣巧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