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交由刑部

    这郑御史,真是只苍蝇;江嘉鼎心中腹诽。

    “哦?”,楚擎天愣了一下,本来是下臣家事,可既然已经闹到了朝堂上来,他断没有理由袖手旁观了,“既是如此,此时就交由刑部处理吧。”

    江嘉鼎微愣,“这……启禀圣上,这小女虽顽劣,可并未闹出人命……”

    倒不是他有多疼江兮浅,也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想要弥补,而是他江嘉鼎的女儿若是进了刑部,这毁的可是整个相府的颜面。

    “江丞相的意思是,只要没有闹出人命,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人下毒了?”,郑御史咄咄人。

    江嘉鼎咬牙,心里暗恨,“郑御史,你……”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楚擎天大手一挥,心里有些烦躁,“刑部尚书众卿还有何事启奏?”

    良久,无人应声。

    “那就退朝吧”,楚擎天也懒得跟他们在这儿耗着了。

    “是!”皇帝金口玉言,江嘉鼎就算有心想要说什么也不敢当堂反驳,只是狠狠地瞪了郑光和一眼。

    郑光和却笑得花枝乱颤的回视一眼,险些没把江嘉鼎气得吐血。

    下朝之后,刑部尚书就一直战战兢兢的,去顶头上司家里拿人,他惶恐!

    “李尚书不必顾忌”,江嘉鼎饶是心中不满,也不敢当场为难。

    “是,是”,得了话,李永泰这才回到刑部,只带了自己的心腹前往相府。

    在见到李永泰的时候,季巧萱和江文武都是一惊,可江兮浅却像是丝毫不意外一般,也不用人请,安慰了季巧萱两句,就跟着李永泰去了刑部。

    好在江文武在国子监修学除了沐修都一般不回家住,这样她内心的担忧就少了一份。

    “大小姐,暂且委屈你了”,虽然传闻这个大小姐并不受宠,可见今丞相在朝堂上的表现又不像是不在乎的模样,实在拿不准,他也只好恭恭敬敬地。

    江兮浅看着面前的小屋,上下打量,四周全是青石垒成的,两边以结实的木料隔成的约莫二十平米的单间,这就是传说中的刑部大牢,呵!

    只是她所要进去的那个单间却明显被重新布置过了,单人睡的石台上铺了两锦被,整间牢房也不像其他,乱哄哄的全是茅草,甚至还添置了屏风。桌椅也是明显换过的,这李永泰倒是会做人,她心里嘀咕这。

    “尚书大人客气了”,江兮浅也不是个不懂事的,“倒是小女子给大人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李永泰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大小姐放心,本官一定会查出证据还小姐清白。”

    “那就麻烦尚书大人了”,江兮浅点点头,“我看尚书大人印堂发暗,面色暗黄,可是经常夜半惊醒,虚汗不停?”

    李永泰捏着手心,“这……大小姐如何知晓?”

    “呵呵,学过两天歧黄之术罢了”,江兮浅微微一笑,李永泰心里却是嘀咕着,不是说这江大小姐是个草包吗?果然传言害人啊。

    大致知晓他心中的想法,江兮浅从袖袋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这是醒脑提神的药丸,我自己没事捣鼓出来的,不值什么钱,尚书大人可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李永泰赶紧接过来。

    只是他却不知道,光是他手上的那一小瓶,那道外面那可是有价无市,万金难求的。

    江兮浅点点托,对李永泰的态度非常满意。

    “大小姐看看,若是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李永泰非常上道,江兮浅也不忍让他为难,“兮浅如今待罪之,得尚书大人如此照顾,心里已是万分感激,不敢再有所劳烦。”

    李永泰心里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位姑提出什么出格的要求来,“既然如此,那就委屈大小姐在这里住上几了。”

    “尚书大人言重了”,江兮浅点点头。

    坐在石台上,看着李永泰离开的背影,心里明白他是看在江嘉鼎的面子上才不得不对自己恭谨,可这也总比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强多了。

    再说江嘉鼎回到相府,让暗卫彻查,却怎么都没有发现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只怕她至死都不会想到,却是江兮浅派人将消息透露出去的。

    宝珠郡主狠狠地瞪着跪在地上的含香,“不是说已经办好了吗?中毒的怎么会是季巧巧,你说啊!”

    “郡主息怒”,含香抿唇,“奴婢的确是将毒药交给季巧巧,只是没想到那女人居然这么笨,给江兮浅下毒居然断错了茶杯。”

    宝珠郡主一把掀翻桌布,上面新添置的白瓷茶壶杯子碎了一地,她面色扭曲,“连这都能弄错,真是个废物!”

    “郡主,可要给她解药?”,含香面无表的请示。

    “给什么给?”,宝珠厉声呵斥,“难道要杀了我的宝贝香儿给她一个人解毒不成?”

    “奴婢不敢!”,含香低着头。

    “哼!”,宝珠怒火稍息,“听说那个人被抓紧刑部大牢了?”

    “是”,含香不敢有任何隐瞒。

    “刑部,刑部大牢”,宝珠一手把玩着腰间的流苏,一边默念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她脸上勾起扭曲的笑容,“去,买通狱卒将那人跟那些亡命之徒关在一块,我倒要看看这次她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含香愣了一下,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若是落到那些亡命之徒手里,何其残忍,皱着眉头,“郡主,这恐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难道本郡主还不能处置一个罪人吗?”,宝珠面色难看。

    “郡主想要处置她自是没问题,只是这事既然已经闹到了朝堂之上,若是闹大了,江丞相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彻查起来,只怕是……”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两人心知肚明。

    “难道就这么放过她?”,宝珠不甘心,胆敢勾引寒哥哥的人,都得死!

    感受到那陡然发出的寒意,含香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虽然对江兮浅有些同,可人到底是自私的,“郡主,您怎么忘了咱们还有一个工具。”

    “工具?”,宝珠不解。

    “季巧巧”,含香点到即止。

    心儿:这章算是过度章节,在等两天亲们就可以看到虐渣巧了啥,呜呜,亲们不要放弃心儿哇~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