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谁脑残?(注意题外话)

    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皮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哼”,江嘉鼎沉声冷哼,到底有些下不来台。

    “小姐”,若薇一反常态,紧紧抓着江兮浅的手。

    “放心”,江兮浅拍了拍若薇的手背,她比谁都想要活着,季巧巧没死,齐浩远没死,她又怎么舍得死。

    相府祠堂。

    江兮浅上下打量,阔别三年,景物依旧,人依旧,甚至连场景都与当年何其相似。

    “逆女还不跪下!”,江嘉鼎坐在主位上,手狠狠地拍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江兮浅抬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牌位,嘴角微勾,心中的嘲讽达到了最大,不声不响亦不跪。若真的祖先有灵,她前世为何过得那般苦楚颠沛流离;若真的先辈有灵,又如何会让一个外姓女子霸占属于她的一切;若真的地下有知,又怎会任由那数典忘宗之人高坐明堂?

    江嘉鼎面色难看,这个女儿她越发的看不透了,“来人呐,给我摁下去!”

    屋外侍卫虽有些不忍,犹疑了一下,还是左右摁住江兮浅,只是那微薄力道还不足以撼动江兮浅,江嘉鼎却兀自起在江兮浅腿弯处狠踢一脚,“让你给我跪下!”

    “砰——”

    “噗——”

    江兮浅双膝及地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她起先将玉香天青丸的毒到腿处,江嘉鼎那一脚却将少量毒踢散,内力冲击致使心脉受损,当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她嘴角冷笑,重新将毒回一处。

    只是却无人注意到那鲜血中亦带着丝丝黑线。

    “江兮浅我问你,你为何要对巧巧下毒?”,江嘉鼎沉声。

    “为何?我也想知道为何”,江兮浅轻蔑一笑。

    “你”,江嘉鼎抿唇,“既然你对下毒之事供认不讳,那……”

    不等他说完,江兮浅轻蔑一笑,“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我何时承认过?”

    “我亲眼所见,你也要狡辩么?”,大抵是安置好了季巧巧,江文武匆匆赶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与他同来的,还有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季巧萱。

    江兮浅冷笑,“你亲眼所见?你当真亲眼所见了么?”

    江文武愣住,可只要一想到大夫说的话,他就忍不住,垂在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巧巧生善良,对你亦是一再忍让,甚至带了她生母留下唯一的一头面去给你赔罪,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她?”

    “我怎么对她了?”,不同于江文武的气急败坏,江兮浅却是云淡风轻,好似所有的事都与她无关一般,纵使形狼狈,可那股淡然的气质却怎么都让人忽视不了。

    “你”,江文武扬手。

    江兮浅仰起脸,“怎么想打我?”

    “你”,眼见江文武的手就要落下,季巧萱厉喝一声,“住手文武!”

    “娘!”,江文武皱着眉,声音拉长,语气不满。

    “不管她做了什么,都是你唯一的妹妹”,季巧萱面色难看。

    江文武撇过脸,“我没有这样心狠手辣的妹妹。”

    “刚巧,我也不想要这般脑残的哥哥”,江兮浅呛声。

    “你说谁脑残?”,江文武黑脸。

    “谁应说谁”,江兮浅亦抢白道。

    “你们有完没完”,江嘉鼎怒喝,“都给我住嘴!”

    江兮浅和江文武同时冷哼一声。

    “浅浅”,季巧萱蹲下,取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她嘴角的残血,而后抬起头,双眼死死地盯着江嘉鼎,“她是我们的女儿,唯一的女儿啊,你怎么舍得下次毒手!”

    江嘉鼎这才注意到江兮浅嘴角的猩红,心底好似被什么刺了一下,犟着脖子,“她这是罪有应得!”

    “好,好,好”,季巧萱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心如死灰,“好一个罪有应得,都说女不教,母之过;想要惩罚浅浅,就先惩罚我吧!”

    “你”,江嘉鼎到底有些不忍。

    “娘我没事”,江兮浅摇摇头,而后看着江嘉鼎,“我说了这件事与我无关。”

    “你还敢说!”,江文武眼中尽是厌恶。

    “如何不敢?”,江兮浅可不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小丫头了,为无忧谷少主,若非想将计就计毁了那个人,就算她想要改朝换代,也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更遑论一个女人,命一条而已。

    江嘉鼎沉着脸,“来人呐,请家法!”

    “我说了,想行家法,从我开始”,季巧萱一把拥住跪在地上的江兮浅,将她紧紧地护在怀中。

    “娘”,江文武恼,“你就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着她,你看她已经被你宠成什么样子了?”

    江兮浅心中冷笑,她当真被宠过吗?

    七岁之前,的确是!

    相府最受宠的大小姐,这凤都谁人不羡慕?

    只可惜从季巧巧寄住开始,原本备受宠的天之骄女逐步成为这人们眼中的蛇蝎少女,拜谁所赐?

    江兮浅冷冷地看着江文武,他怎么好意思说宠这个字。

    若是大哥在这儿,他绝对不会像他这般。

    只可惜,那个温润儒雅的如玉公子,今夕却不知在何方。

    江嘉鼎几次抬手,终究不忍,只好作罢,他起冷冷地看着季巧萱,“你就护着吧,我看你还能护她到几时”,说着对后之人吩咐,“江兮浅,既然你不知悔改就在此对祖宗思过吧,你们在这儿给我守着,不准大小姐离开半步,也不准任何人给她送任何东西过来!”

    “是”,侍卫们齐声。

    “把夫人给我拉开”,江嘉鼎见季巧萱仍旧抱着江兮浅,眼角含泪,厉声喝道。

    “江嘉鼎,你够狠!”,季巧萱怒了,“如果我女儿有任何闪失,这辈子也别想让我原谅!”

    “拉走!”,江嘉鼎脸色难看,对季巧萱他到底是有真感的,只是……

    季巧萱无可奈何,只是挣扎着,“浅浅,你要好好的,娘会想办法救你的,不管你做了什么,都是娘的浅浅。”

    “娘,我没事的”,江兮浅到底不是铁石心肠,经历前世颠沛流离,被众人舍弃;经历今生无尽追杀,背井离乡;季巧萱所给予的那些温暖是她最眷恋,想接近却又害怕接近的。

    看着被拉走的季巧萱,江兮浅终于忍不住,两行清泪自眼角划过,在地上溅起点点尘埃。

    心儿:~o(>_<)o~俺错了,刚浏览了下存稿,到亲们最想看到的虐巧,还有个六章左右,真的不是心儿拖沓……

    只是这是心儿本文设定中颠覆渣巧形象很重要的转折点,其中的伏笔,铺垫,造势有很多都需要着墨,可以透露下,最后这事儿皇家会介入,其中的伏笔可想而知,所以渣巧的结局是很惨的,浅浅自然也会趁机落井下石,就算渣巧不死起码也得褪层皮……而这些都不是几千字能说完的,好吧,剧透只能到这儿了,看到收藏哗啦啦的掉,心里真是百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儿自认不是玻璃心,本来今天上了一天课回来好累,真的有点儿承受不住了……

    ——PS:

    如果有非常心急想看虐巧节的亲们,要不你们先养一个星期的文吧,到时候保证你们都能看到非常爽快的虐巧节……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