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谁算计了谁

    翌清早,晨雾尚未散去,因心头惦记着事儿,江兮浅起了个大早。

    用过早饭,打发水冰、水阳两人去楼外楼取凤都所有达官贵胄的卷宗,自己却百无聊奈地半躺在靠窗的软榻上,不知为何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想到赏花会上的一幕一幕,她突然觉得好不真实。以往这样的场合,季巧巧都会充分发挥她的柔弱,可昨,想到季巧巧那副模样,她就觉得痛快!

    可是想到楚靖寒……

    又一个前世没有接触过的人,重生大神的小翅膀扇啊扇的,季巧巧的惨状,楚靖寒的出现,难道他们的命运轨迹真的开始变了吗?

    用过早饭,去主院请安之后,回到竹园,看着桌上那金枝翠玉,脑中又浮现出昨夜潜入的黑衣人,季巧巧死死地咬牙抿唇,缩在袖中的手,死死地捏着一颗药丸。

    真的要这么做么?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何会找上她?

    如果真的做了,江兮浅真的出了点儿什么,那去过汐院的她又该如何解释,替自己开脱?虽然那女向自己保证过,可……

    不错,昨天夜里,季巧巧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夜半,一名黑衣人潜入她的房间,跟她谈了一桩交易。

    那人给了她一颗药丸,让她找机会给江兮浅服下;而那个女人负责让她以相府大小姐的份光明正大的嫁给齐浩远。虽然那个女人没说,却也知道这药丸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至于她的份,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那带有龙纹的玉珏却让她不得不信。

    龙珏,想到这里,她下定决心!

    江兮浅,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小姐若是不舍,就换一吧”,看着季巧巧的模样,显然翠云误会了。

    回过神来,季巧巧摇头,“无事,只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有些感伤”,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

    “可是小姐”,翠云抿着唇。

    季巧巧臻首微摆,“昨之事本是我不对,赔礼道歉也是应当的。”

    “哼,就算不是她做的,也难保她没这个心”,翠云不服气。

    “别说了”,季巧巧深吸一口气,又是那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来到汐院,若芸刚从外面回来,手上挎着的篮子里还装着鲜脆滴的青菜。

    “哼”,若芸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进了院子。

    翠云不服气,“小姐,你看她……”

    “别说了”,季巧巧对着她摇摇头,那副弱柳扶风的柔模样,看得翠云心头一疼,“反正她们也不领,小姐,我们回去吧。”

    季巧巧左手缩在袖中,拇指和中指见紧紧捏着那颗药丸,深吸一口气,“既然都来了,若再折返,岂不是让他人看了笑话,更何况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的,看点儿脸色也是应当的。”

    “就小姐好心”,翠云无奈。

    若芸将菜篮子搁在厨房,匆匆地回屋,“小姐,季巧巧来了!”

    “嗯”,江兮浅点头,“让她们进来吧。”

    “可是小姐,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若芸撅着嘴。

    “不管她安的什么心,相府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能将她拒之门外不成?”,经过昨,江兮浅好似想通了很多,对于季巧巧,也打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主意。

    至于季巧巧自己不安分,那就别怪她不留面了。

    “知道了”,若芸没好气的。

    江兮浅微微颔首,“去备茶。”

    “是”,饶是再不愿,江兮浅的话,她还是要听的。

    当季巧巧和翠云款款而来时,若芸刚好端着装茶水的托盘进屋。

    “今姐姐是特地来向妹妹赔罪的”,季巧巧难得的直接开口,挡住若芸,宽袖在托盘上面拂过,在无人看见的时候,一颗黑色药丸入水既化,从她手中接过托盘,“昨之事是姐姐唐突了,姐姐就接若芸的这两杯茶向妹妹道歉了,还望妹妹大人大量,别跟姐姐一般计较。”

    若芸瘪嘴,嘟哝着,“明明比我家小姐要年长还好意思让我家小姐大人大量,真是厚脸皮!”

    “若芸!”,江兮浅轻叱一声,却全无指责之意,而是抬起头看向季巧巧,微微一笑,“若芸生耿直,表姐不要介意才是。”

    季巧巧面色一僵,“不,不介意。”

    “呵呵,那就好”,江兮浅淡淡一笑。

    “既然妹妹都不计较了,那喝了姐姐这杯赔礼茶可好?”,季巧巧看着托盘上一模一样的两杯茶水,遭了!

    那药丸入水,无色无味,自己刚才只是顺手一扔,却忘了注意到底是哪一杯被下药了,怎么办,怎么办?

    “表姐都这么说了,我若再推辞岂不显得太不近人?”,江兮浅挑眉,这季巧巧神色紧张,她今绝对不是赔罪这么简单。

    看着江兮浅伸出的手,季巧巧愣了一下,却更是紧张,她暗自回想着自己刚才的动作,良久才端起左边那杯递给江兮浅,深吸一口气,“多谢妹妹能原谅姐姐,以后我们还是好姐妹。”

    “自然”不是,江兮浅结果茶杯,闻了闻微抿一口,果然她们家若芸的手艺就是好。

    见江兮浅喝了,季巧巧松了口气,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端起另一杯喝了一大口。

    什么味道?

    江兮浅突然问道一股,玉香蛇毒,她心下一惊,抬头看向季巧巧,味道是从那杯茶里面散发出来的,怎么可能?

    若芸绝对不会做这种事,那……

    想到季巧巧刚才的神色,她咬牙低声咒骂,这季巧巧果然是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玉香蛇号称五步蛇之王,其毒可想而知。就算是无忧谷倾尽全力也不过得了五条而已,这季巧巧从哪里的来?

    可现在却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可不管如何,她在汐院中毒,就算说出去谁会相信她会自己给自己下毒!

    想着,江兮浅毫不犹豫掏出一颗玉香天青丸服下。

    玉香天青丸,以玉香蛇毒为主药,辅以天青,最大程度的激发蛇毒,熔炼而成的药丸是当之无愧的剧毒;就连她手上也不过堪堪五颗而已?

    既然她季巧巧想玩儿大的,那她奉陪了。

    玉香蛇毒虽烈,却并不是没有解药。

    刚服下药丸,江兮浅就觉得内脏一阵针刺般疼痛,用内力将蛇毒到大腿处,仍旧面无表

    “啊……好痛……”

    心儿:求收藏啊,亲们要给力啊!

    ——

    亲们别着急啥,女主会狠狠反击回去的,至于服毒可能有些亲没看太明白,女主自己是神医啊,这点儿毒是小case啦,更何况,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反击啊…女主复仇,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看到收藏哗哗哗的掉,心儿难受~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