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要她死!!

    三皇子府中。

    风景优美,景色动人的茹雅小筑,艳丽少女面色苍白,薄唇微抿,双手绞拧着手帕,“你说的,可是真的?”

    “郡主”,婢女模样人面带担忧,“许是事并非如此。”

    “就算不是,我也要她死”,艳丽女子面色扭曲,“胆敢勾引寒哥哥,就得死!”

    “可是郡主”,婢女皱眉。

    “哼,没什么可是的,寒哥哥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艳丽少女面带怒容。

    “可是奴婢听说那江小姐对齐世子一往深,今之事也是姚小王爷的主意”,婢女还是没忍住开口劝道,近来郡主的格越发的偏执了,若是让三皇子知道,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艳丽女子冷哼,“那人若是没有勾引寒哥哥,寒哥哥为什么会主动提出送她回府,哼!”

    寒哥哥为人那般清冷,对女子想来不假辞色,又怎么会主动提出护送那人,肯定是她勾引寒哥哥的,肯定是!

    婢女无奈,以三皇子的份,注定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更何况面前的这位宝珠郡主虽客居于此,可三皇子却从未承认过她女主人的份。只这样的话,让她如何敢出口?

    “去把含香给我叫来”,艳丽女子也就是宝珠郡主咬牙切齿道。

    “是”,婢女犹疑一下,转离开。

    而被宝珠郡主惦记上的江兮浅,此刻却被江嘉鼎质问着。

    “你就这么容不下巧巧?”,江嘉鼎面色难看,语气低沉,“她是你姐姐,就算是一时没看清冤枉了你,你也不应该推她啊。”

    江兮浅冷笑,“所以我就活该被众人指责,活该成为别人眼中的蛇蝎毒妇?”

    “你……还敢顶嘴!”,江嘉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我说错了么?”,江兮浅冷笑。

    “巧巧生柔弱,难道她还能故意冤枉你不成?”,江嘉鼎脸色一沉。

    “故不故意,某些人心里明白”,江兮浅斜睨了季巧巧一眼,接着道,“更何况,不是故意的,我就活该被冤枉不成?若是没有姚小王爷和三皇子,丞相大人有没有想过,明,这凤都千万百姓会如何说我?”

    江嘉鼎愣住,抬起眼皮看了江兮浅一眼,“可你也不该……”

    “那我该做什么?”,不等他说完,江兮浅步步紧,“任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打了左脸,我还得乖乖把右脸贴上去;就算是冤枉我也得乖乖承认,她想喝茶我就得去烧水不成?我是这相府的大小姐,不是她季巧巧的丫鬟!”

    被抢白江嘉鼎面色苍白,可却无力反驳。

    季巧巧双目含泪,猛的跪在江兮浅面前,“妹妹,千错万错都是姐姐的错,姐姐跟你道歉,你原谅姐姐好不好?”

    “你说原谅就原谅,当我是寺庙里供奉的菩萨不成”,江兮浅冷冷地开口,而后斜睨了江嘉鼎一眼,“当然,如果丞相大人需要的只是一个伏低做小,任人践踏的嫡女,那丞相大人还是别抱希望得好!当然丞相大人年轻有为,再生一个,也不无不可,我累了,先回房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

    江嘉鼎回过神来,只看到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季巧巧,想到江兮浅刚才说过的话,心头又是一滞。

    “姨丈,巧巧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季巧巧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先回房吧”,江嘉鼎的声音有些冷。

    “姨丈……”季巧巧可怜兮兮的。

    “我还有事,此事后再说”,江嘉鼎声音低沉,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是,巧巧先告退了”,季巧巧低着头,仍旧柔柔弱弱,前提是忽略那垂在侧紧握成拳的双手。

    从书房出来,季巧巧双目灼灼地盯着汐院的方向,心中却多了一些不确定,江兮浅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能言善辩,她不是高傲不屑吗;那今天的事又如何解释?难道就这样认命吗,不……她费尽心力才能留在相府,才在凤都有了如斯名声,她不甘心,凭什么她江兮浅就能轻而易举的拥有她想要的一切,她不甘心,不甘心!

    回到竹园,季巧巧迫不及待的让人准备了水,坐在浴桶中,水氤氲着,她闭上双眼,任由翠云给她擦拭揉搓着。

    脑中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幕幕,甚至一向宠她的姨丈都石破惊天的发了火。不,她不能任由事这样发展下去,得好好想想要怎么挽回。

    不知为何,脑中又浮现出群芳园中江兮浅那似笑非笑的模样。

    对!

    江兮浅!

    突破口就在江兮浅上,只要江兮浅的名声一如既往,那今之事大家都只会当做意外!

    这人都会同弱者,就这一点她就比江兮浅占优势得多。

    “翠云,去把我那金枝翠玉的头面取来”,季巧巧淡淡地吩咐。

    “啊?”,翠云不解,季巧巧也不打算解释,只是径自从浴桶中起取了一旁的干布擦拭了换了一干净的衣衫,看着仍旧愣在当场的翠云,皱眉催促道,“还不快去!”

    “哦”,翠云点头,回过神来,“知道了!”

    季巧巧轻轻拂过那精致的雕花木盒,打开,里面是完整的一金镶玉的头面,是她母亲留给她的,虽然不舍,可死物终究是死物,得发挥它的价值才好。

    “小姐,你这是?”,翠云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今冤枉了妹妹,我这做姐姐的,当前往赔罪才是”,季巧巧淡淡地开口。

    “可是这头面”,翠云有些不舍,这可是小姐最好的一了。

    “妹妹为相府大小姐什么好的东西没有,今之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若我不做出点儿姿态,让其他人怎么看我?”,季巧巧冷笑一声。

    翠云心疼,“那也不用这吧,这可是夫人留给小姐唯一的东西了。”

    “若非这样,如何显得出我的诚意呢?”,季巧巧嘴角微勾,江兮浅,我倒要看看这次还有什么人来帮你翻

    翠云似懂非懂,可是只要想到那金枝翠玉的面首要送给别人,那颗心就一阵阵的揪着疼。可是对季巧巧的决定,她又不敢反驳,只能跟在季巧巧后面。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