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还知道啊?

    “婆婆别气了”,铭王妃在一旁轻轻拍抚着云梦公主的背,看着对面之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是长辈呐……

    云梦公主怎么可能不气,素手指着那对衣衫不整的男女,咬牙切齿,“姚庆峰,你有种!”

    “祖父?”姚瑶溪好不容易推开众人,突然惊叫一声,然后抬头看着一旁,“祖母,这……”

    “哼”,云梦公主冷哼一声,“来人呐,把这丫头给我卖到窑子去。”

    “楚云梦,别欺人太甚!”,从头至尾都未说话只是紧紧将女子护在怀中的姚庆峰猛地抬头,死死地盯着云梦公主,“云她有什么错?”

    云梦公主抬头看了那哭得梨花带雨的丫头一眼,“你当真执意要护着这丫头?”

    “你”,云梦公主的语气越发的平淡,姚庆峰却知道她是真的发怒了,可看着怀中的云,态度稍软,“公主,这件事……”

    云梦公主突然冷笑一声,“今群芳园多少人,你当真以为还能瞒得住么?”

    当朝驸马,对公主不贞可是大罪;云勾引当朝驸马,按律理当行木马之刑;卖入青楼,至少还能留下一条命。

    云梦公主后的两名嬷嬷犹豫了下。

    “还不动手”,云梦公主厉声呵斥,两名嬷嬷立刻上前,一人抓住云,一人阻挡姚庆峰,两人分工合作。

    云的衣衫本就系得不紧,此刻被两人一扯,露出雪白的前,上青青紫紫,让在场的众位小姐面红耳赤,可公主在场也不好离开。

    “锋郎,锋郎救我”,云却是个看不清形势的。

    “我”,姚庆峰条件反地朝云梦公主望去。

    “带走,哼”,云梦公主冷哼,宽袖一甩,众人立刻让出一条路来;只是临了,视线狠戾扫向众人,原本议论纷纷的,骤然停下。

    姚庆峰到底是丢了面子,临走时狠狠地瞪了季巧巧两人,原本这个地方就少有人来,若非这个死丫头,哼!

    “祖……母”,姚瑶溪嗫嗫嚅嚅,最后声音却暗沉了下去。

    “放心吧,没事的”,江兮浅有些不习惯地将姚瑶溪拥在怀中,拍了拍她的肩膀,宫里出来的女人怎么会相信男人的忠贞呢,不过都是粉饰太平罢了。

    今,看云梦公主的模样,只怕是恼姚驸马丢了面子罢了。

    到底是公主,面上太难看可不行。

    这一点姚驸马懂,在场所有人都懂。

    姚铭书看着仍围在一起的众人,面带歉意,“众位实在抱歉,发生这样的事,这赏花会就到此,若是有人仍想赏花的请自便,恕我公主府无法招待了。”

    江兮浅又安慰了姚瑶溪几句,这才任由她跟着姚铭书离开。

    到底是公主,只一眼,就止了留言。想来也没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才是。虽然最后赏花会不欢而散,不过能给季巧巧拉仇恨,还是个地位不低的,已是额外之喜。

    江文武看了看江兮浅,又看着角落的季巧巧,在心中轻叹,“巧巧,我们回去吧。”

    “嗯”,季巧巧薄唇微抿看着不远处的江兮浅,强压下心中的恨意,“妹妹,我们走吧!”

    “不了,多年未回凤都,趁今天色尚早想出去逛逛”,江兮浅的视线平静地扫过江文武和季巧巧,声音云淡风轻。

    宋珏雨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再欺负巧巧……”

    “宋小姐还是先管好自己吧”,江兮浅斜睨了季巧巧一眼,“若薇,我们走!”

    楚靖寒站在暗处,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就在众人摇头时,他突然现,“不知本宫可有荣幸邀江小姐同行?”

    “嘶——”

    在场尚未离开的众人惊了,小姐们更是拧着手绢,两眼死死地瞪着江兮浅,眼中羡慕嫉妒,要知道这三皇子不仅是晁凤的战神,无妻无妾甚至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外间甚至有隐晦的传言三皇子有龙阳之好,可不管如何,这些都不妨碍他成为整个晁凤闺阁女子的心上人。

    江兮浅视线环视一圈,狠狠地瞪了楚靖寒一眼,而后故作柔状,“小女子受宠若惊,只三皇子贵人事忙,若是耽误了,小女子就成整个晁凤的罪人了”,言下之意,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再忙护送江小姐回府的空闲还是有的”,楚靖寒声音沉稳,绪内敛。

    感受到众人目光中的灼,江文武轻咳两声,“三皇子,舍妹与在下一道回府就行,就不麻烦了。”

    “原来你还知道她是你妹妹呐”,楚靖寒转,清风吹过,冷冷的语气飘入江文武和众人的耳朵。

    江兮浅突然明白了,心中却是有些好笑,这是帮她解围么?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的!

    江文武……

    这个哥哥,她早就已经心寒了。

    心都死了,还指望什么?

    正所谓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对于江文武,她只当个陌生人而已。

    江文武却愣住,季巧巧猛地抬头看着江兮浅,“妹妹,表哥他不是……”

    “是与不是,众人自有公断”,江兮浅没心跟她演戏,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视线落在江文武上,“我们可以走了吗?”

    江文武抬起头,看着清浅从容的江兮浅,心中百味杂陈,对这个妹妹他好像真的忽略了很多,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从她开始纠缠自己的好兄弟时,从她霸道的不准巧巧唤她哥哥时,从她任刁蛮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巧巧时,还是从父亲的那一次坦白,知道巧巧的世时……

    “表哥,我们走吧”,见江文武仍旧愣在当场,季巧巧也有些承受不住周遭目光的压力。

    “嗯”,回过神来,江文武将视线从江兮浅上收回来,“走吧!”

    没了焦点,没了好戏,只是些花草,众人也没了兴致。

    三三两两,马车软轿,原本喧嚣闹的群芳园在片刻之间门可罗雀。

    只是后来,传说中,在凤都的某个著名青楼中出现了一名唤作云娘的花魁,而姚驸马被云梦公主足在家;至于再之后的事,就无人知晓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