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并非良人(首推求收藏)

    江兮浅自然没有忽略季巧巧的动作和那一闪而逝的妒恨,却只是清浅一笑,“我倒是忘了表姐可是公认的凤都第一才女,见笑了。”

    “不过是个虚名,倒是妹妹这般随口成诗若让他人知晓,这才女的名头可就易主了”,季巧巧故作轻松的笑道。

    “这哪里是我随口成诗,前人所作,我只是会吟罢了”,江兮浅也不讨巧。

    季巧巧倒是愣了一下,“妹妹年纪尚小,现学也是来得及了。”

    “还是别了,娘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江兮浅那湿漉漉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季巧巧愣了一下,面色沉了沉,直觉的便觉得这是江兮浅在讽刺自己,可她观察了好久,也没有看出她脸上的异状,只能悻悻的起,“妹妹说的是,姐姐有些累了,哎,这子不能多陪妹妹了。”

    “无妨的”,江兮浅起轻笑,“表姐赶紧回去休息吧,不然若是有个什么倒成妹妹的不是了。”

    季巧巧刚起准备离开,就听见门外的婢女进来通报,季巧萱过来了。

    江兮浅愣了一下,看着一旁的季巧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血天雷加巧合,也不知道该说这季巧巧人品不好呢,还是该叹一声老天眷顾。

    季巧萱带着翠柳红梅两人进来时看到季巧巧愣了一下,“巧巧也在啊。”

    “见过姨母”,季巧巧微微福

    季巧萱微微颔首,视线却落在她后端着托盘的翠云上,在看到那映山红天丝罗裙时,她眼底划过一抹不悦,可面上却不显,只是面无表地,“巧巧这是?”

    季巧巧本能地回头,刚好看到翠云,回想起那天,她心底一惊,赶紧解释道,“侄女听说妹妹受邀云梦公主的赏花大会,想着这锦绣坊的新衣尚未做好,索罗裙还能撑得起场面,就给妹妹送来可。”

    “有心了”,季巧萱的声音听不出语气。

    “这是我这做姐姐应该做的”,季巧巧心底一寒,面上却仍旧恭谨。

    季巧萱看着一旁衣着简单的江兮浅,心头好似被什么刺了一下,“这罗裙浅浅就算穿着也撑不起来,我已经给浅浅准备了衣裳,你还是带回去吧。”

    “娘,我刚就跟表姐说过了”,江兮浅适时地站出来,拉着季巧萱的手臂坐在软榻上,“不过表姐子骨不大好,刚还说有些累了,让翠云把姐姐送回院子吧。”

    季巧巧张口想要反驳,可在看到季巧萱眼底的那抹不耐时,点点头,“那巧巧就先告辞了。”

    “若芸,送她们出去”,江兮浅欢快地吩咐而后拉着季巧萱耳鬓厮磨,母女两人尽欢笑着,任谁看了都是母慈子孝的一幕。

    季巧萱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都快及笄的丫头了还跟个猴儿似的。”

    “人家哪有”,江兮浅难得的露出女儿态。

    季巧萱摇摇头,招手从翠柳手中接过一个一尺宽半尺高的雕花红木匣子,挥手让屋里所有的下人都出去之后,这才从头上拔出一枚金簪,插入锁孔打开。

    看得江兮浅目瞪口呆,这……还可以这样?

    她拿过季巧萱的那枚金簪左看右看,怎么也没看出钥匙的影儿来。

    “你这丫头”,季巧萱摇摇头,从匣子中取出一个用锦盒盛装的血色玉镯,江兮浅瞳孔一缩,居然是上好的血玉。

    翡翠易得,血玉难求。

    这居然是血玉中的极品,满江红。

    “娘,这”,饶是见过不少好东西的江兮浅也有些迟疑了。

    季巧萱摇摇头,“傻丫头,这是娘给你的,你收着便是了。”

    “哦”,江兮浅冷冷的,任由季巧萱给她带在手腕儿上。

    季巧萱开心地翻来覆去的看,“大小正好,可见天生是为我家浅浅准备的。”

    “娘”,江兮浅拖长了声音,“为什么这个时候给我,若是让外人瞧见了,岂不是平白的让人觊觎。”

    相府地位虽然崇高,但在其上的还有许许多多,皇家甚至皇家姻亲,他们都得罪不起,到时候岂不是两难。

    季巧萱摇头,“血玉虽难求却,皇家却易得,再说不过一个镯子,他们还拉不下这个脸来”,当然她没说的是这玉镯不仅是血玉中的极品,更是……

    “浅浅呐”,季巧萱像是想到什么悠悠的开口。

    “嗯?”,江兮浅得了血玉手镯,很是新奇;她发现这血玉当真神奇带上去觉得浑舒畅不说,这玉中的血丝竟然还会长长。

    “对和齐世子的婚约,你……”

    江兮浅抬起头很是认真,“如果我想解除婚约,娘,你会帮我么?”

    “为何?”,季巧萱不解,“浅浅不是很喜欢齐世子吗?若是因为巧巧,你大可不必,先帝赐婚,就算是威远侯府想要悔婚也得掂量掂量。”

    江兮浅摇摇头,靠在季巧萱的怀里,“不是,我只是觉得齐世子并非良人罢了。”

    “哦?”,季巧萱不解。

    江兮浅轻笑,“自古王侯世家,哪个男儿不是三妻四妾,女子群拥;可女儿并不想”,她在心中盘算了下,组织着语言,生怕季巧萱被她离经叛道的心思给吓到,“在外头的这几年,女儿明白了很多,若他足够我便不会与表姐”她很想说私相授受,可想了想还是换了个比较温和的词,“那般”,至于是哪般,大家就来玩儿你猜你猜你猜猜猜吧。

    季巧萱看着这样的江兮浅,轻轻揉着她的头发,轻叹一句,“是娘对不起你。”

    “哪有”,江兮浅撅着嘴,“娘是世上最好的娘。”

    “就你嘴甜”,季巧萱点了下她的鼻子,“若是娘的浅浅真不喜欢那齐世子倒也无妨。”

    “真的?”,江兮浅眼前一亮,要知道她可是一直未如何解除婚约烦心呢。

    看着这样的江兮浅,季巧萱在心中叹气,她是真的相信江兮浅不喜欢齐浩远了,其实近几年她越发的觉得那齐浩远并非良人,只可惜相爷却一意孤行,好在她留有后手。

    “傻丫头!”

    “娘,那可是先帝赐婚,你真的有办法?”,江兮浅打破沙锅问到底。

    季巧萱摇摇头,“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心儿:推荐眼眸亲的新文《盛宠庶妃》:穿越成一名小小的庶女,秋明月既不自怨自艾,也不悲天悯人,而是悠闲的过着她的小子。她的愿望很简单,只是保护母亲和弟弟平安长寿。可为毛那些人就不那么见不得她好呢?嫡母刻薄,处处找茬。嫡姐刁蛮,针锋相对。嫡妹伪善,处处算计。还有各位叔叔婶婶,堂姐堂弟堂兄堂妹,个个不省心。终于某一天,某女怒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