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两个消息(首推求收藏)

    江兮浅撅着嘴,“娘啊,这下可是气消了,将这些嘴碎的都打发给女儿,女儿这可不依。”

    “行了你这泼猴”,季巧萱被气乐了,“说吧,看上娘院里的谁了?”

    “哪能啊”,江兮浅连忙讨好着。

    季巧萱戳了下她的鼻子,“行了,难得今个儿文斌沐修,今个儿娘亲自给你们做好吃的。”

    “娘你也太偏心了,就疼姐一个”,江文斌也凑上来。

    “怎么,你的心不是偏着长难道是长正中间儿的”,江兮浅打趣着。

    江文武立时噤声。

    看着这样母慈子孝,言笑晏晏的场景,江文武心里极不是滋味;明明那也是他的亲娘、亲弟、亲妹,为什么……

    另一边季巧巧死死地捏着手怕,凭什么,她努力了三年,整整三年,她却能如此轻易得得到这一切,凭什么?难道就凭她有一个好的出生么?

    陷入自己思绪的季巧巧,好久才回过神来,生生凑上去,“姨母,我来帮你吧。”

    季巧萱摆摆手,“你还是回院子里养着吧,不然等你哥来了,我可没办法跟季家人交代”,那语气中带着的疏离显而易见。

    “什么?季家来人了?”,江嘉鼎惊声。

    “嗯”,季巧萱深深地看了江嘉鼎一眼,心中悲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变了。变得让她觉得好陌生,好不理解,如今他们之间也不过是维持着表面的和睦罢了,想到这里,“前两收到季家修书,巧巧的大哥要参加来年科考,说是提前来熟悉熟悉。”

    江嘉鼎面无表地点点头,若有所思,却没有再提江兮浅足的事

    在正院用过午饭,江兮浅就以午休为由,回了院子。

    江文斌有心跟过去,可看到江兮浅的倦容强忍着将她送到汐院外。

    “姐你好好休息,我明个再来看你”,江文斌有些不舍。

    “你这小子”,江兮浅轻笑,“先生布置的作业可是完成了?”

    江文斌嘴角往下一掉,“姐你……”

    “行了,自己好好念书,没事姐姐回去看你的”,江兮浅揉了揉他的头发,一如多年以前;江文斌却不如以前般柔顺,连连挣扎着,“姐,我已经长大了。”

    “再大你能大过我去?”,江兮浅反驳。

    “姐你强词夺理”,江文斌撅着嘴。

    “呵,这小嘴儿都能挂个油壶了,谁说自己长大了来着”,江兮浅调侃着。

    江文斌终于顶不住,落荒而逃。

    看着少年青葱背影,江兮浅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回想前世,却是她太过执着,以至于忽略了好多,甚至还害得娘……

    想到这里,她双手紧握成拳。季巧巧,齐浩远,今生她不会让他们好过。

    当她不再痴齐浩远,当她对季巧巧已经没有了嫉妒,齐浩远也不能再让她痛苦时,她倒要看看她季巧巧还能用什么来打败她?

    哼,当相府宛若黑白分明般的两位小姐少了一个,没有她这个恶毒表妹来衬托那狗第一才女的纯洁和善良,她倒要看看齐浩远会不会看上她!

    季巧巧!

    回屋躺在软榻上,江兮浅深吸一口气。

    “小姐,银楼主来信了”,若芸端着刚冲好的茶水,轻声道,“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江兮浅懒懒地抬起眼皮斜睨了她一眼。

    若芸笑得花枝乱颤,“嘿嘿,那我还是先说好消息吧,小姐要的院子已经买下来了,正是紧邻咱们汐院的这座。”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然后呢?”

    若芸微愣,随即想起,“至于坏消息嘛,凝儿小姐追到凤都来了。”

    “什么?陆家哥哥呢?”江兮浅突然惊坐而起,鼻翼狠狠地抽了两下。

    “呵呵,消息正是三公子传来的,他们走不开让小姐注意一下”,若芸语带笑意却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调侃。

    江兮浅微微蹙眉,在这种况下凝儿那丫头过来,的确算不上什么好消息。不过这也要怎么看,不过那丫头怎么会一个人跑来,简直太胆大包天了!

    若芸捂嘴轻笑,“其实陆小姐对小姐真不错的。”

    “靠”,突然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向文明的江兮浅忍不住,“不错的毛线。”

    “姐姐,淑女啊淑女”,若芸学者陆希凝的语气,江兮浅一把抓起软榻上的靠枕给她扔过去,“有多远滚多远!”

    若芸往旁边一闪,嘴上却不停,“其实几位陆公子都很好啊,大公子是小姐的师兄,风度翩翩;二公子行走江湖,侠骨柔;三公子仪表堂堂,官居三品;四公子年轻有为,富可敌国;五公子虽然年少些与小姐同龄,可却也俊桥无比;更重要的是陆氏家训,男不纳妾,女不共夫,不管嫁给哪一个,都会非常幸福的啊。”

    “若芸!”,江兮浅恼了。

    “人家又没有说错”,若芸嘻嘻哈哈,“我就是不懂小姐为什么这么抗拒嘛。”

    江兮浅声音低沉,“是啊,师兄是很好没错,整个无忧谷的女子光盯着他了;二哥是侠骨柔,可却偏不红妆;三哥是官居三品,可是尼玛他是西蜀的官;四哥是最不错的了,可却吝啬得要死;至于五哥,这些毛病都没有可却偏偏被个刁蛮公主给缠上了,这些你怎么不说。”

    “嘿嘿”,若芸一边闪躲着江兮浅时不时扔出的暗器,一边笑道,“可是我看陆家几位公子对小姐都很不错啊。”

    江兮浅下巴扬起,“那是,五位哥哥都是极好的。”

    “那就嫁了呗”,若芸旧话重提。

    “其实是你这小妮子自己思了吧”,江兮浅突然眉毛一挑,看着若芸,“啧啧,来给你家小姐我说说看上哪家公子了,要不要小姐给你提亲去啊?”

    若芸不恼反笑,“我忘了上次是谁来着,拉着三公子的手一个劲的哭什么郎妾意什么来着?”

    “住口”,江兮浅咬牙切齿,“你再说,再说就……”。

    若芸却偏偏不信这个邪,小脸凑到江兮浅面前,“就怎么样?”

    “再说就把你送到银面那儿去,话说最近若咬好似无聊的”,江兮浅冷静下来,她怎么就忘了这若咬可是若芸的克星呐。

    若芸缩了缩脖子,嘟着嘴,敢怒不敢言。

    一旁的若薇摇摇头,“小姐,楼主说院子需要重新装潢,你要亲自去看看么?”

    “也好”,江兮浅略微思忖点头,“让水阳传话就说明会将装潢的图纸给他送去。”

    “好!”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