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装!看谁会装?

    “姐”,看着面前虽然略嫌稚嫩却不难看出后绝色容颜的女子,终于回过神来的江文斌愣愣开口呢喃着。

    江兮浅这才发现当年那个永远跟在她后,怯生生叫着姐姐的小娃居然已经长成了翩然少年,她上下打量着面前着天青色锦袍的少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黛眉微蹙“娘不说你在国子监修学么,怎么都这个时辰了还不去,逃学了?”

    “没,没”,对这个姐姐江文斌向来不敢有半个不字,此刻更是连连摆手着,“今个儿沐修,本来打算去跟娘请安之后就去汐院探望姐姐的,前几忙着夫子的作业,姐姐不会怪我吧?”

    江兮浅没好气地,“你这小子。”

    “我怎么了”,江文斌撅着嘴,不过很快又是一副笑脸,“既然是娘叫姐姐去了,那我们索就一起吧。”

    季巧巧面色却面露难色,“可是妹妹她……姨丈也沐修呢。”

    “哦?”,江兮浅似笑非笑。

    从未见过江兮浅这般表,江文武皱起眉头,“嗯!”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江文斌也皱起眉头,“对了,姐,你说娘让你去云亭怎么回事?”,说着他看了看一旁的的香莲,“我们刚从花园过来,娘并不在那里啊。”

    江兮浅故作诧异,“什么?香莲,你不是说娘在那里等我吗?”

    “小姐,我什么时候说过?”,香莲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双膝咚的一声跪倒在江文武面前,“二少爷,你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奴婢真的没有说过。”

    “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江兮浅嘴角微微上扬,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小……小姐,不是你说……”,香莲满脸委屈无辜。

    “我说什么了?”,江兮浅冷意更甚。

    “小姐你……”,香莲缩了缩脖子,子颤抖着。

    “我什么?”,江兮浅往前近一步。

    “够了!”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思绪又回到了十年前,面前这个女子也是这样一副高傲的模样,却生生将季巧巧推进湖中,害她伤了底子,养了几年都未恢复,现在又摆出这样一副模样。

    季巧巧站在一旁,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妹妹,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做什么了?”,江兮浅心中冷炙,“还是说你们宁愿相信这个婢也不相信我?”

    “没,姐,我信你”,江文斌赶紧解释道。

    江文武却陡然愣住,卡在喉头的那个是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唯有季巧巧捏着手帕,“妹妹,不是我说你,姨丈将你足也就嘴上说说,可是你……你也不可以……”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表姐还请慎言”,江兮浅面色一沉,“难道娘有传话我还能拿乔不去么?”

    江文斌狠狠地瞪了香莲一眼,都是这个婢,明明他还开开心心的准备去探望姐姐的,结果却……

    看着这一幕,季巧巧双手死死地捏着手绢,这几年她无处不讨好着江文斌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哼,她对着香莲使了个颜色。

    香莲缩了缩脖子,收到季巧巧暗中传递的眼色,她心中一沉,咬牙,对着江文武,咚,一声闷响,头磕在地上,隐隐可以看到血丝,“二少爷为奴婢做主,奴婢真的没有,奴婢今天早上路过汐院,被小姐看到就说让奴婢带她去云亭,奴婢不敢,她就威胁奴婢要将奴婢卖去那肮脏的地方,奴婢这才……路上遇到其他姐妹,也是小姐教奴婢说是夫人传她过去的,奴婢真的是被的,求二少爷为奴婢做主啊。”

    话音未落,又是咚咚两声闷响。

    “你先起来”,江文武深吸一口气,看着香莲额头上的血迹皱眉。

    “二少爷求求你,救救奴婢,小姐真的会将奴婢卖到那窑子去的,求你了”,香莲不管不顾地抱住江文武面前的小腿。

    “啪啪啪——”

    两道清脆的掌声将在场众人的视线拉回,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江兮浅突然拍了拍手,走到香莲旁蹲下,右手食指轻佻地抬起香莲的下巴,摇摇头,“啧啧,当真是场好戏呐,明明眼角含,嘴角带羞却偏偏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

    “够了!”,不等她说完,江文武却再也忍不住厉声呵斥,“江兮浅!”

    “不劳您费心,我知道自己的名字”,江兮浅冷声。

    香莲跪在地上,在江兮浅动作的一刹那,她就被吓住了,那般冷的气息,明显的煞气,小姐真的会杀了她的,她再也顾不得其他,她既然选择这么做,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咬紧牙关,她盯着不远处的假山,闭上眼,一咬牙趁众人不备,猛的冲了出去。

    等众人回过神来,只见一道粉色影从边划过,而后听见“啊”的一声尖叫。

    “香莲!”

    “若薇!”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江兮浅不赞同地看着若薇,“她要死,你拦着她做什么。”

    “妹妹你……”,季巧巧仿若被气得不轻,前波涛一起一伏的,只是心中却是无比的畅快,只可惜这香莲胆子太小,这后面的戏看来只有她自己来了,她故作弱柳扶风的模样,“妹妹,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香莲做错了什么,她只是一个下人而已。”

    江兮浅冷笑,“那表姐的意思是,我还不如相府一个下人么?”

    “我,我没有”,季巧巧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可面上却让就一副慈模样,“其实妹妹若想出来,只要跟姨丈低个头,姨丈哪能真的气你;可你,你也不能仗着你是主子就对香莲如此这般。”

    “我对香莲如此哪般?”

    江兮浅抬头,双目似笑非笑,斜睨了季巧巧一眼。

    只见那人腰肢轻柔,眼里渐渐聚拢一片雾气,看起来真真是好不柔弱,我见犹怜。对!当年的她不就是以这样一副美丽弱的面具,让众人偏向,让她千夫所指,最后不得不离开生长的地方。

    可惜呐,她可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得不谙世事的江兮浅了。季巧巧,既然你要装,那可就是得一直装下去,不然有一天装不下去了,呵呵!

    她们之间的账,那可就算不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