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反教训萧恩

    “貌似知道,他一直瞒着丞相夫人这事,一直以来丞相夫人都只当江兮浅在岷县老宅”,说道这里,寒风语气变了变,他倒是有些好奇,这江丞相为何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此的冷

    夜冥嘴角微勾,兀自沉思。

    城外,树木青葱,趁着骄阳,天气正好。微风拂来,送来阵阵清香,的味道。

    江兮浅张开双手,臻首微抬,深吸一口气,好久了……

    从前世到今生,她真的好久不曾如此轻松肆意了,感受到后跟来的形,江兮浅嘴角微扬。

    “小姐,我们要不要?”,若芸子虽然跳脱,可却也不是愚笨,到现在还看不清自家小姐的目的。

    江兮浅摇头,指了指不远处掩在林中的破庙,而后两人相视一笑。

    “小姐啊,人家好累哦,我们去歇会儿好不好嘛!”

    “你这泼猴,不过两步路就喊累,下次可别跟着你家小姐我跑路!”

    “哎呀,小姐我错了,错了。”

    “哼!”

    “啊,小姐,你看这里有座庙诶,我们进去看看嘛。”

    “哪有?”

    “那儿,那儿,你看那林子后面,我们去拜拜嘛,说不定有什么好玩儿的呢。”

    “后面那句才是重点吧,哼!”

    “小姐——”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来到破庙前。

    其实这破庙并不起眼,当年若非季巧巧买凶追杀,她也不会无意间跑离了大道,曾经这里她躲过了一劫,看着面前早已经腐朽的大门,屋顶的草也有些蓬乱,院墙上不满了青黑色的苔藓,早已经看不出当年香火鼎盛的模样,不过对江兮浅来说,却是格外的亲切。

    若芸可不知道江兮浅心里是怎样的九转十八弯,上前一步推开大门。

    只听见咯吱一声,带着厚重沧桑的气息。

    “咳咳”,若芸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不断在面前扇呼着,“咳咳,小姐,这也太破了吧,你看这灰,多少年没人来过了。”

    江兮浅愣在大门外,心绪却早已经飞走;直到萧恩带了人追过来。

    若芸心中欢喜,可面上装作柔弱模样,“你,你,你们想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萧恩冷笑一声,看着江兮浅,其实他对江兮浅并没有多大的印象,不过谁让她欺负了巧巧,要怪就怪她她容不得人,想着,他对萧平使了个颜色,七八个混混顿时围了上来。

    江兮浅回过神来,看着萧恩,材修长,面容俊俏,倒是不可多得,只可惜,她抬起头,满脸懵懂,“这位公子,你们这是?”

    “呸”,萧恩心中厌恶,“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

    “好嘞”,跟来的混混都是胆子大的,更何况这样有美女还有钱拿的好事儿,立刻有人扑上去,“嘿嘿,美人儿,来陪哥哥好好乐一乐。”

    江兮浅眉头紧皱,护住在后颤抖的若芸,声音不自觉带了三分冷意,“滚!”

    “小美人儿,别这样嘛”,混混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立刻就伸出猪爪。

    江兮浅往旁边一闪,一脚踢在混混的下某处,顺便还不忘将若芸抱在怀中,就算是做戏,两人也得做全乎了。

    混混大怒,“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弟兄们给我上,他妈的,敢踢老子,老子要你死!”

    余下几人一听,赶紧上前,看着江兮浅,像是看到骨头的狗,那满脸的**和垂涎,简直让人犯恶心。

    江兮浅心中冷哼一声,不着痕迹地从袖袋中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药粉,一边却虚与委蛇着,“你,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走开,走开啊!”

    “别碰我,你们这些混蛋!”

    萧恩双手环,冷眼旁观。

    “少爷,这……过了吧?”,萧平皱着眉头。

    “哼,就是要她长长记”,除了季巧巧,其他女人在他心目中都只是个

    当然很快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趁着七八个混混围在一处,若芸悄悄运气,将药粉朝着萧恩、萧平两人弹出去之后,对江兮浅微微颔首,两人拉着手,运气飞跃,足尖在几个混混上轻点,而后飞出重围,一把白色药粉同时洒下。

    “既然人是萧二公子找来的,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江兮浅冷冷地留下一句,而后带着若芸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萧恩看着面色泛着不正常潮红的几个混混,拉着萧平想要离开却突然脚下一软。

    只是片刻之前,几个混混已经围了上来,甚至其中有两名混混已经忍不住,相互撕扯着衣衫,饶是萧恩再愚昧,此刻也知道了江兮浅临走时那句话的含义。

    “你……你们不准过来。”

    他跌倒在地,想要向萧平借力,谁知往旁边一看,萧平早已经跌在墙边,努力的挣扎着想要起,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

    “嗯……啊……”

    已经有几名混混不管不顾的在破庙大门前做起那等不要脸的事来,萧恩更是心中大惊,更让他觉得无力的是,其中一名混混已经朝他扑来。

    “走开啊……滚!”

    “撕拉——”

    “你敢,呕。”

    “嗯……舒服……”

    “……”

    衣衫破碎的声音,横流的交错,感受到那在自己上不断游走的温,萧恩只觉得恶心至极,他现在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如此莽撞;他恨,恨江兮浅竟然用这种方法践踏他男人的骄傲。

    可是他却忘记了,若非江兮浅有自保的手段,她一名弱女子若是真的让他得逞,这后半辈子又该怎么过下去。

    所以,人呐。

    当夜冥和寒风追过来时,哪里还有江兮浅半分踪迹,只看到满地衣衫碎屑,七八个大汉面色潮红,相互慰藉着。

    那所谓的萧家二公子,此刻正被混混压在下,那一耸一耸的形,还无比**的声音,无一不让人面红耳赤。

    “爷……爷这……”

    看到这一幕,寒风瞠目结舌。

    原本他怎么也不相信那个传闻中的草包大小姐真的如自家爷所说的那般,非同寻常。可看到现在这一幕,他却是惊了。

    背后不由得惊起一阵凉意。

    夜冥嘴角微勾,呵呵,果然是带刺的小猫儿呢,有趣有趣。

    “爷……你,你不会?”

    看到夜冥的表,寒风顿时大惊,自家爷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眼神,难道?

    不,他一定不会让这钟事发生的。

    如果真的那样,摊上一个有这种恶趣味的主母,那他们到时候岂不是,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恶寒。

    见寒风脸色白了青,青了紫,紫了黑,夜冥只觉得好笑。

    “行了,走吧!”

    回过神来的寒风看着自家爷的背影,哪里还顾得上乱七八糟的,赶紧追了上去。

    心儿:今天是俺家亲耐滴妈妈滴生,哦也也~祝妈妈生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